拜登政府稱台灣當局為「台灣民選代表」,是美國對台政策的倒退嗎?

拜登政府稱台灣當局為「台灣民選代表」,是美國對台政策的倒退嗎?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很多人抓住國務院這起聲明把台灣當局寫成「台灣民選代表」,認為是美國對台政策的倒退。美國對台政策在川普之前,向來是多做少說,實質的互動遠比名目的互動重要,如果川普算是異數,現在美國也只是回歸常態而已。

拜登(Joe Biden)確定當選美國總統後,亞洲各國對他可能扭轉川普(Donald Trump)對中國的強硬態度憂慮不已,尤其是台灣、日本和澳洲,更是美國最緊張的亞洲盟友。過去四年川普政府對中國的強硬態度,讓這幾個國家都做了抗衡中國的部署,如果拜登扭轉了川普的中國政策,這些部署顯然會有點不合時宜。

不過這一、兩週以來,拜登政府對中國政策顯然沒有太多的退讓。川普的貿易戰、科技戰格局,拜登並沒有作出大幅調整。最重要的是,美國國務院對中國在西南空域的挑釁行動,發出了強烈措辭的聲明。

這起事件肇因於美國的羅斯福號航空母艦在南海活動,中國不但採取偵查,戰鬥部隊更以假想敵模式進行演練,台灣西南空域熱鬧異常,美中台三方飛機都在上面飛來飛去。

中國此舉對台灣社會影響不大,近期以來,中國在西南空域頻繁活動,已經成為台海日常,台灣國防部已經有一套透明公開的應對模式,台灣民眾也習以為常。但中國空軍針對美國航空母艦活動的大動作應對,被認為是對美國印太秩序的試探和挑釁,也因此美國國務院才會發出嚴厲警告。

有趣的是,很多人抓住國務院這起聲明把台灣當局寫成「台灣民選代表」,認為是美國對台政策的倒退。

美國對台政策在川普之前,向來是多做少說,實質的互動遠比名目的互動重要,如果川普算是異數,現在美國也只是回歸常態而已。近期美國官員在聽證、或者各種時刻表現出來的對中和對台政策態度,都以三公報、台灣關係法為基本論述,也顯示了美國政府希望回歸常態的立場。

問題是美中台關係有可能回到常態嗎?其實很困難。

美中之間的矛盾日深,習近平對新疆、香港的態度,明顯和美國牴觸。貿易戰方酣,雙方也不可能一夕和解,拜登的國安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先前批評川普政府的中國政策時,也是用「少關注怎麼讓中國減速,多關注怎麼讓自己跑得更快」來帶過,顯示他對這樣的競爭態勢也看得清楚。

但外交政策如果是「多做少說」,讓中國減速也必然是美國的態度。當中國成長快速,對美國來說當然是威脅,美國儘管自己需要跑更快,但外交上不太可能那麼紳士,放任中國傾全力來追趕。這也是美國一時沒有打算解除川普設下的中國政策方向,只是改變了官員對中國講話的態度的原因。

當然,拜登執政才剛剛開始,中國問題雖迫切,但比起美國國內烏煙瘴氣的問題,還不算是立即。未來的中國政策會怎麼走,就算拜登政府裡面的官員,也不見得講的清楚,因此現下也是說得保守,採取摸著石頭過河的方式。

坦白說,局勢瞬息萬變,拜登政府裡面的人,大概也只能掌握局勢已經和四年前不同,但要把未來的中國政策談得頭頭是道,他們自己也恐怕還在思考。

和中國交往,同時也和包括台灣在內的盟邦促進關係,多做少說,官員不會一天到晚在Twitter上罵中國,應該是目前看得出來的主要方向,但至少和中國交往這件事能走多遠,就如同剛卸任的川普政府副國安顧問博明(Matthew Pottinger)提醒的,要看中國做了什麼,不是說了什麼。

此刻的台灣,國內情勢相對穩定,因為防疫成功的關係,有著史上最良好的國際形象。這個政黨輪替的開端,既是挑戰,也是機遇。就像四年前很多人看到川普當選,覺得這位身繫「通俄門」疑慮的生意人總統,可能讓台灣萬劫不復,後來卻因為外交團隊的努力,結果恰恰相反那樣;台灣、日本和澳洲這些利益相關的中型影響力國家,現在當然不能只是憂慮,更應該要花更多時間和美國人溝通,讓他們理解印太局勢的利益衝突點,從中找到適應的方向,把印太穩定帶到符合美國盟邦利益的趨勢上。

尤其是經常對中國舉棋不定的日本政府,去(2020)年才因為想要處理習近平訪日,沒有對疫情採取鐵腕手段,最後落得奧運延期、中日關係也沒有因此改善,現在副首相麻生太郎幾句欽佩台灣的詢答,對照日本去年的「佛系防疫」措施,只會讓國民覺得政府相當無能而已。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