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可以「協商」出來,這件事本身如何「協商」出來?

特首可以「協商」出來,這件事本身如何「協商」出來?
圖片由作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英雙方就「協商」條文的具體談判會議紀錄基本上仍然保密,但透過英方部門之間電報討論到談判時重點和結果,卻能重現出當年部分協商的角力點。

近日有傳北京正考慮改變香港政治制度,梁振英近日亦追溯到《中英聯合聲明》(歷史文件?),話聲明已經寫到明特首可以由協商(consultation)產生,究竟點解當年英方會覺得行政長官可以「協商」出黎? 翻查過千頁80年代的英國解密檔案,可以搵得翻當年中英雙方談判香港「協商政制」的「協商過程」。

就香港前途問題,中方一直採取「宜粗不宜細」嘅談判方針,英方就開始以細節作為談判策略,上演了一輪又一輪枱底協商。翻查一份1983年關於香港前途問題的英國解密檔案[1],在1983年12月第七輪談判檔案中,收錄了中方首度對英方的非正式工作文件細節,當中提出一籃子關於香港政制具體意見,但英方一收到就表示好多都唔討好 (less welcome),除了首提要求在港駐軍,其中一個重點正是未來行政長官可以經「協商」或者本地選舉產生並由北京委任,這很可能就是聯合聲明包含「協商」方式的起源。

144227176_3804996199596425_1604371007595
圖片由作者提供

中英雙方就「協商」條文的具體談判會議紀錄基本上仍然保密,但透過英方部門之間電報討論到談判時重點和結果,卻能重現出當年部分協商的角力點。根據另一份1984年關於香港前途問題的英國解密檔案[2],就能進一步透露英方曾主動妥協「協商特首」的由來。

到1984年9月,中英聯合聲明草簽的前夕,當時外相賀維向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匯報,建議接受聯合聲明可以「協商」或選舉特首的中方意見,以「換取」中方能在聲明中確認立法機關必須選舉產生 (we should be prepared to accept the Chinese line that the Chief Executive could be chosen by election or consultation in return for a statement that the legislature should be elected)。最後,時任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亦同意外相賀維的看法。以「協商特首」確保立法機關選舉承諾即使並非以一換一的直接政治交易,但明顯看出這也是一場雙方政治協商下的妥協。最後於中英聯合聲明中,順利成章地看得到「行政長官在當地通過選舉或協商產生」的字眼,並非香港民主體制設定上的「失誤」,而是中英雙方政治協商下的犧牲品。

144247444_3805029409593104_6859967423296
Photo Credit: 1986 PREM 19 1267 HONG KONG. Future of Hong Kong; part 19

「協商」不足一年,檔案透露出中方已曾有以「協商」取代選舉的口風。1985年的檔案中[3]就看到中方更提出過「民主協商」取代以選舉方法(the use of democratic consultation versus election as methods) 產生出特區政府。而當時作為「傳聲筒」的譚惠珠,就向當年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許家屯「探下口風」,譚惠珠一聽到「民主協商」,都表示一頭霧水,完全唔知點解中方覺得「民主協商」係行得通 (she did not get anything specific on how Chinese believe that “democratic consultation” would work)。到咗今日,唔知而家譚惠珠會唔會講番同一句說話?

而時任港督的尤德一收到風,於電報中講明反對呢個「民主協商」提議,形容將中國式「民主協商」概念帶到香港的行徑是在香港無人認受的 (attempting to carry the mainland concept of “democratic consultation” will carry no credibility here)。面對中方對香港政制的理解,尤德認為之後可靠香港人民意、基本法起草會同港英政府三者一齊教育 (educate) 中方,讓中方可以思考什麼才是真正香港人接受的政治制度。

觀乎今日中方對中英聯合聲明同基本法的闡釋同應用,教育中方已是太過天真,反而倒轉槍頭,需要「再教育」的竟是香港本身,唯獨這段歷史無法抹去。

參考檔案

  1. 1983 PREM 19 1059 Future of Hong Kong Part 10
  2. 1986 PREM 19 1267 HONG KONG. Future of Hong Kong; part 19
  3. 1985 FCO 40/1796 Constitutional development in Hong Kong (Part E)

文章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請看作者Facebook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