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揭新疆集中營有系統地性侵維吾爾婦女:目的是摧毀所有人,離開的人也已經完了

《BBC》揭新疆集中營有系統地性侵維吾爾婦女:目的是摧毀所有人,離開的人也已經完了
新疆達坂城區集中營。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BBC》採訪曾在新疆集中營遭性侵的受害婦女、被迫協助性侵的被拘留者、集中營內的中文教師,證實集中營內的性侵是有系統、有組織的行為文化,在所有人心中留下無法抹滅的傷口、摧毀每個人的身心。

多次揭露中國新疆維吾爾族集中營慘況的《BBC》,昨(3)日再度獨家報導,新疆集中營有系統地對婦女進行性侵和性虐待。雖然先前報導也曾提到類似情事,這次不但有受害者的指控,更有曾在集中營工作的警衛和教師第一手說法,再再顯示集中營並非中國宣稱的「職業訓練中心」,實際就是「以摧毀所有人為目標」的集中營。

目前流亡於美國的維吾爾女性季雅吾頓(Tursunay Ziawudun)曾在新疆集中營被扣留9個月。她憶述,每到深夜,會有穿著西裝的人到集中營來挑選女人,雖然那時還沒有疫情,這些人總是戴著口罩;他們將被選中的婦女帶到走廊盡頭的暗房,那裡沒有監視器。季雅吾頓也被選中幾次,「這也許會是我永生無法忘記的傷疤,我甚至不願說出那些字眼」,然而仍鼓起勇氣揭露真相。

系統性的施虐與性侵,行為不知是人還是畜生

季雅吾頓現年42歲,丈夫是哈薩克人,她和丈夫在哈薩克待了5年,2016年底返回新疆。抵達新疆時兩人即受到審問,護照被沒收;數月後,她被公安告知要與其他維吾爾人和哈薩克族人一起參加1場聚會,結果這場聚會之後受到圍捕,與會者都被拘留,她被送進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新源縣的拘留設施。

季雅吾頓首次被拘留後一個月,因胃潰瘍獲釋;她丈夫取回護照,先回到哈薩克工作,但季雅吾頓仍受困在新疆。2018年3月,季雅吾頓被要求向當局報到,她被告知「需要更多教育」,就此再度被帶到她先前進過的拘留中心,但是這間拘留中心已大幅擴張,外面有多輛公車,車水馬龍地運來更多被拘留者。

AP_21032308779983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由衛星照片可見新疆集中營的擴張。圖為新疆達坂城區的集中營,非本文提到的新源縣集中營。

女性身上的首飾都被沒收,季雅吾頓的耳環硬生生被扯下,導致耳洞出血。她與其她婦女被關進1個房間,其中有1名戴著頭巾、穿穆斯林罩袍的老婦;集中營警衛拉掉老婦的頭巾,並脫去老婦的罩袍,「他們剝去老太太的一切衣物,只剩下內褲」,老婦只能用手臂遮住身體,淚如雨下。

進到集中營時,所有女性被要求交出任何有鬆緊帶或鈕扣的衣物和鞋子。被扣的維吾爾女性每14人住1間牢房,牢房內有雙層床架、鐵窗、1個洗臉台和1個蹲式馬桶。

前一兩個月沒什麼事,人們被迫觀看宣傳節目,強制剪短頭髮;之後季雅吾頓開始被審問關於丈夫的事,並遭到警衛痛毆,「警靴又硬又重,起初我以為他在揍我,後來才意識到他是在踹我的肚子」;她被踹到下身出血,牢房內的室友發現後希望為她爭取診治,警衛則回答「女人流血很正常啊」。

集中營內每晚都有女性被帶出牢房,當季雅吾頓首次看到有婦女在晚上被帶走時,她不知道原因,還以為這些女性被轉移到其他地方關押。有些被帶走的女性沒再回來,而回來的人被威脅不可洩漏發生了什麼事。

女性遭到1個或多個蒙面的中國男子輪暴,季雅吾頓也曾3度被2名以上的男子性侵。第一次發生在2018年5月,季雅吾頓不記得確切日期,「因為在那(集中營)裡你根本無法記得日子」,她和1名20多歲的室友被帶離牢房,室友先進了暗房裡,一進房間就開始尖叫;季雅吾頓以為她被什麼酷刑折磨,「我沒有想到是性侵」。輪到季雅吾頓進房間後,戴著口罩的中國男子用電擊棒對她施暴,用電擊棒侵入她的下體。

季雅吾頓說,那些蒙面人不僅會性侵,會故意在婦女身上留下咬痕,「你不知道他們是人還是畜生」,他們不放過女性身上任何部分,四處留下可怕痕跡,令人看了就作嘔,「折磨你的不只一個人,不只一個禽獸,每次都是兩三個」。

AP_19275137743480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中國將新疆集中營稱為職訓中心。圖為新疆和田(舊稱和闐,1959年被改名)。

集中營內的女性被強制裝上節育器或進行生殖器殺菌,不僅是進行莫名的醫學檢查、被迫服藥,每15天還會被注射某種「疫苗」,引起噁心和麻痺等不良反應,同時集中營還以飢餓強迫人們就範。季雅吾頓說,「我不知道他們是不是有什麼洗腦藥,或者這是服藥後的副作用,但你除了希望吃飽,就無法再有其他想法了」。

其他女性被迫為虎作倀,集中營內的教師也不忍睹

《BBC》採訪到1名新疆哈薩克族女性奧埃爾罕(Gulzira Auelkhan),她被拘留在集中營18個月,被迫協助中國男子施暴,「我的工作是脫掉她們(維吾爾族婦女)上半身的衣服,然後把她們銬住」,然後她就離開現場,會有警衛或是外來的中國男子進到房間,她則站在門外,等待男人完事離開後,她負責清理現場、帶被施暴的女性去洗澡。

奧埃爾罕說,中國男子願意付錢挑最漂亮的年輕囚犯,而她無力抵抗或介入,因為先前曾有人說過,試圖介入的人若不是最終被迫協助、就是遭到處罰。被問到集中營內是否有組織性的性侵制度,奧埃爾罕給予明確肯定的答覆。

新疆烏茲別克族女性賽迪克(Qelbinur Sedik)是被安排給集中營被拘者教中文的老師,後來逃離中國。賽迪克對《BBC》表示,女性集中營受到嚴格管控,有一天她聽說了集中營內有性侵,小心翼翼向營裡1個女警衛打探,女警衛謹慎答道,「我們中午到院子裡再談」。

在沒有太多監視器的庭院裡,女警衛告訴賽迪克:

「是的,性侵在這裡已經成為一種文化,是輪姦,中國警衛不僅強暴她們,還對她們用電擊。這些人有可怕的虐待傾向」。

賽迪克對於電擊的轉述,和前述的季雅吾頓說法互相符合;賽迪克說,集中營有4種電刑方式:電椅、電擊手套、電極帽、電擊棒侵入性侵。

另1名被迫在集中營教學的老師薩烏帛伊(Sayragul Sauytbay)說,集中營性侵很普遍,警衛會挑選他們想要的年輕女性,她也曾目睹1名只有20歲左右的女子在約百名拘留者面前性侵;那名女子被迫認罪,然後警衛在所有人面前強暴她,並且注意人們的反應,只要有人露出反抗神情、握緊拳頭、移開視線或閉上眼睛,就處罰這些人。看到這一幕的薩烏帛伊覺得自己也和死了沒兩樣。

衣服顏色區分等級,宛如反烏托邦小說《美麗新世界》

在集中營內,人們要花好幾個小時唱中國愛國歌曲、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相關節目。1名曾在集中營工作的警衛匿名受訪表示,被關押在集中營的人們被迫讀習語錄,背不起來的人就沒東西吃,「不及格的人會穿不同顏色的衣服」,衣服顏色有3種,用來區分背不住習語錄的次數,依此作為處罰根據。

AP_19211217968371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而被問到集中營內的性侵時,這名警衛稱自己不知情,但他承認營裡有電刑、逼供等狀況。《BBC》指出,雖無法驗證這名警衛證詞的真偽,但對方提供的文件顯示他確實在集中營內工作過。

中國政府向來否認新疆集中營內有不人道的狀況存在,稱新疆「再教育營」是要幫助人們洗心革面、消除邪惡。對於《BBC》的新疆追蹤報導,中方嘲諷《BBC》很會編故事;對於美國國務院將新疆集中營稱為《種族滅絕》,中國政府譴責那是謊言和荒謬指控。

英國前駐中官員、皇家聯合研究所(Royal United Services Institute)資深助理研究員帕頓(Charles Parton)說,習近平或中共高層不太可能指示或授權性侵,但他們肯定會知情,「我想他們寧願睜隻眼、閉隻眼」。

曾將新疆集中營研究資料透露給《BBC》的德國學者鄭國恩(Adrian Zenz)說,《BBC》這篇最新報導的證詞,「是新疆暴行以來我所見過最恐怖的證據之一」,證明了先前曾聽聞過的慘況,對性侵和酷刑有詳盡的描述,顯示暴虐程度遠比想像中更高。

AP_21032322761568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2021年2月1日,中國外交部記者會譴責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妄稱」新疆有種族滅絕。

中國對外國媒體現在有嚴格限制,《BBC》表示雖無法完全查驗季雅吾頓的身份,但她提供的證件和出入境紀錄與她說詞中的時間皆相符,對新疆新源縣集中營的描述也符合衛星照片;她講述集中營內的生活和虐待,也和其他逃出的被拘留者相同。

和季雅吾頓一起被帶走的室友回到牢房後,再也不說話了,靜靜直視前方,宛如進入無我狀態,「許多被關押的人最終都瘋了」。2018年12月,季雅吾頓與其他有哈薩克籍親友的人一起獲釋,中國還給她護照,她逃往哈薩克,然後在維吾爾人權組織協助下再逃到美國。在前往哈薩克前,她在新疆街頭看到了那名室友醉倒在路旁。

季雅吾頓說,很多人離開集中營後都開始酗酒,那名前室友也完全上癮了,「她宛如空殼,否則就必須死,因為她已經被性侵事件完全殺了」;對於外人說,還是有人從集中營獲釋,季雅吾頓認為:

「離開集中營的每個人也已經完了」,這都是計劃好的,那些監視、拘留、洗腦、慘絕人寰、絕育、酷刑折磨、性侵,「目的就是要毀滅所有人,而且每個人都心知肚明」。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林宜萱
核稿編輯:黃筱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