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遠弗屆(下):泰國境內的高棉遺址,絕非只是「吳哥窟」的配角

「吳」遠弗屆(下):泰國境內的高棉遺址,絕非只是「吳哥窟」的配角
看著復原前「披邁神廟」的斷垣殘壁,讓人更加珍惜今日碧草如茵的歷史園區。Photo Credit:Fran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泰國境內的高棉遺址,我們不僅看見帝國幅員廣大,也發現出土文物對高棉文明研究具有關鍵價值,更重要的是,高棉帝國統治的呵叻高原,在自然上、建築上甚至宗教上展現出強烈的獨立自主性。在某種意義上,呵叻高原的統治階層必須因地制宜,鞏固其統治正當性,另一方面又與洞里薩湖平原區的權貴對抗或爭奪權力。

文:法蘭克(南洋誌)

本文為系列文章,上篇請見:「吳」遠弗屆:拜訪泰國境內的高棉遺址(上)

在暹羅大地上微笑的闍耶跋摩七世

歷代君主中,史學家又將西元1181年到1218年統治高棉帝國的「闍耶跋摩七世」視為是帝國鼎盛時期的代表人物,不論在對外軍事擴張或是城市及神廟的建造上,闍耶跋摩七世所留下的痕跡直到今天都令人讚嘆不已。人稱「高棉微笑」的巴戎寺(Bayon)正是他的傑作,同時也反映出闍耶跋摩七世帶領高棉文明短暫地從印度濕婆信仰轉變為大乘佛教的這段插曲。

1ac1f89e-2bf7-4cfb-b26a-896a2731375c
Photo Credit:Frank
所謂「高棉微笑」指的是「巴戎寺」上方的浮雕,同時也見證高棉帝國從印度教轉為信奉佛教的歷程。

在闍耶跋摩七世之前,各君主所建造的神廟都是用來供奉印度教三大主神:梵天、濕婆(Shiva)和毗濕奴。遊客最常造訪柬埔寨的小吳哥城(也就是俗稱「吳哥窟」所在),其最初的設計就是為了祭祀毗濕奴。如果說小吳哥城是高棉帝國印度教的巔峰傑作,那麼大吳哥城正中央的巴戎寺就是闍耶跋摩七世試圖讓帝國皈依佛教的證據。據某些研究指出,闍耶跋摩七世信奉佛教是受到他兩位夫人的影響,但從宏觀的角度來說,有可能是呵叻高原的佛教信影逐漸影響了帝國核心,統治者不得不與時俱進作出調整。

3fa23d0e-7f92-4172-bd3d-df514e112b9c
Photo Credit:Frank
「林伽」和「優尼」分別代表男女的生殖器,是印度教神廟中常見的元素,不過高棉遺址因輾轉於不同文明之手,因此印度教及佛教元素常常共存。此圖攝於披邁國家博物館。

無論如何,根據碑文記載,闍耶跋摩七世在23座帝國城市中,豎立了「勝利救世佛陀」(Jayabuddhamahanatha)雕像,顯示在帝國境內推廣佛教,確實是不遺餘力。由於碑文並沒有敘述雕像的型態,目前學界對於碑文所指的「勝利救世佛陀」倒底長甚麼樣子還未有定論。用各地出土的雕像比照碑文文獻,有人認為是千手觀世音菩薩(radiating Avalokiteśvara),有人則認為應該是曾經置於披邁神廟中的微笑雕像。

f2ca10b8-e716-4838-8503-e62fb296d425
Photo Credit:Frank
闍耶跋摩七世在帝國的23座城市中,豎立了「勝利救世佛陀」,部分學者認為是千手觀世音菩薩。此圖攝於北碧府的「獅城」。

雕像臉上祥和的笑容給人靜謐圓融之感,使學者認為這些雕像不僅只是刻劃闍耶跋摩七世本人的容貌,同時暗示這位帝王希望以「觀自在菩薩」之姿照看帝國子民。

ebd2fed0-5e51-45e0-985b-8d9cdd7f5934
Photo Credit:Frank
原置於披邁神廟內的雕像,研究者認為這是闍耶跋摩七世本人的容貌與菩薩形象的結合,起初陳列於曼谷國家博物館,現移至呵叻府的披邁國家博物館。

闍耶跋摩七世統治帝國時間不過40年,在整個高棉帝國600年歲月中只佔了一小部分,但是作為一位中興帝國以及推廣佛教的帝王,他積極地透過系統性的建築工程,讓後世能夠一窺當年雄心壯志和虔誠的靈魂。譬如前述的「三峰塔」、「獅城」和「甘烹藍寺」,便是他統治期間的工程,後來的學者稱其建築結構及浮雕藝術屬於「巴戎寺風格」(Bayon style)。

c06a258b-4c47-4171-9166-8da6725a5442
Photo Credit:Frank
有些高棉遺址塔門雙邊石柱底端的浮雕常見此風格之抱膝盤坐佛像,此即為「巴戎寺風格」元素之一。此圖攝於「披邁神廟」

事實上,「巴戎寺風格」只是學者用來描述闍耶跋摩七世當年大興土木的一段時期,其在泰國境內留下的遺跡建築風格,與他本人在首都大吳哥城建造的若干廟宇仍有相當大的差異。原因之一在於他為了在短時間內展現個人霸業和推廣佛教,使得首都以外的建築外牆雕刻不如吳哥帝國早期細緻工法。或許各地建築師為了使命必達,他們運用紅土(laterite)快乾且堅硬的特性,大量採用紅土磚搭配容易雕塑的灰泥粉飾(stucco)來建造帝國首都以外的城市及廟宇。像是「甘烹藍寺」外牆殘留的灰白色雕塑,即是明顯的證據。

8365e7e4-a9b6-44fe-a74e-1de480e11e18
Photo Credit:Frank
「甘烹藍寺」外牆殘留的灰白色雕塑是各地建築師為了能在短期達成「闍耶跋摩七世」的指令,運用紅土(laterite)快乾且堅硬的特性,大量採用紅土磚搭配容易雕塑的灰泥粉飾(stucco)來建造帝國首都以外的城市及廟宇。

另一個原因是帝國結構性問題。正如前面提到,吳哥帝國的核心區域以洞里薩湖和湄公河構成的平原為主,當國力強盛時,帝國控制力便能輕易越過「扁擔山脈」,進入泰國東北的呵叻高原。但是作為自然屏障的「扁擔山脈」,依舊有效地將「平原高棉」與「高原高棉」區分開來,導致兩個區域在文化、語言、宗教等方面逐漸演化出分歧,這個分歧也顯示在建築之上。闍耶跋摩七世或許在政治及軍事權威上仍能影響「高原高棉」的領主,但是卻無法完全磨滅此區的文化特色。

不只是「泰國吳哥窟」

從泰國境內的高棉遺址,我們不僅看見帝國幅員廣大,也發現出土文物對高棉文明研究具有關鍵價值,更重要的是,高棉帝國統治的呵叻高原,在自然上、建築上甚至宗教上展現出強烈的獨立自主性。在某種意義上,呵叻高原的統治階層必須因地制宜,鞏固其統治正當性,另一方面又與洞里薩湖平原區的權貴對抗或爭奪權力。

9b5c381c-c1f7-489f-8244-b23ed94fb2ff
Photo Credit:Frank
扁擔山脈上的柏威夏神廟因泰柬邊境軍隊相互爭奪神廟主權而受戰火波及,12世紀呵叻高原與洞里薩湖平原的權力爭奪再度於20世紀上演。

此外,在西方殖民勢力入侵東南亞的階段裡,

4c11552c-ed27-47b1-b1ad-830a578d4821
Photo Credit:Frank
4c11552c-ed27-47b1-b1ad-830a578d4821
Photo Credit:Frank
看著復原前「披邁神廟」的斷垣殘壁,讓人更加珍惜今日碧草如茵的歷史園區。

目前披邁神廟以及帕儂藍神廟都已進入世界文化遺產的等待清單中,也有很多旅遊介紹以「泰國吳哥窟」來介紹,但是從後世研究者在泰國各地研究所得出的結論,我們可以清楚的發現,泰國高棉遺址不只是「泰國吳哥窟」,而是近一步豐富了我們對高棉文明的認識。

本文相關之高棉帝國君主附錄:

截圖_2021-02-04_下午4_06_55
圖表整理:Frank

註:本文所提「吳哥窟」指網路上最常見的照片,也就是小吳哥城,「吳哥城」則包含大吳哥城和小吳哥城,「高棉文明」則泛指所有在其疆域影響下的建築或宗教特色。另本文高棉帝國之年代分期採Michael D. Coe和Damian Evans合著專書Angkor and the Khmer Civiliztion之論點。

參考文獻:

  1. Coe, M & Evans, D. (2018). Angkor and the Khmer Civilization. Second edition. London : Thames & Hudson.
  2. Conti, P. (2007). Tantric Buddhism in Phimai: A New Reading of its Iconographic Message. The Angkor Database (online)
  3. Freeman, M. (1996). A Guide to Khmer Temples in Thailand and Laos. Bangkok : River Books.
  4. Petrotchenko, M. (2017). Focusing on the Angkor Temples: The Guidebook. The Fourth edition. Bangkok : Amarin Printing and Publishing.
  5. Sophorn, V. (2012). Portrait of King Jayavarman VII. Angkor National Museum Bulletin. Volume 3 : 4-7.
  6. Woodward Jr., H. (1994/1995). The Jayabuddhamahanatha Images of Cambodia. The Journal of Walters Art Gallery Volume 52/53 :105-111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杜晉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