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評慈濟是「宗教斂財」團體?請你先打破對「非營利組織」的迷思

批評慈濟是「宗教斂財」團體?請你先打破對「非營利組織」的迷思
Photo Credit: Winertai CC BY 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應當樂見有良好的募款能力的非營利組織,我們當在意的不是它拿了多少錢,而應是注意它花了多少錢,以及怎麼花這些錢。

文:劉凱琳

台北市長柯文哲一句「奇怪耶」引起社會各界對慈濟內湖開發案的熱議,延燒半個多月以後,在慈濟宣布撤回內湖開發案申請後暫時告終。

事實上,「挺慈濟」與「反慈濟」的兩派立場早已存在多年,此現象並非最近新聞熱潮下臨時且短暫的產物。本文從此次慈濟風波中,希望提供一個較中立的角度來看非營利組織,而此次風波反映台灣的非營利組織管理問題不在本文討論範圍,留待後續再討論。

(推薦影音:慈濟規劃的內湖園區到底有什麼問題?看完這動畫,你就能了解內湖人害怕淹水的恐懼

在討論「慈濟有沒有問題?」或「慈濟是宗教組織還是慈善組織?」之前,我們應先正確理解「非營利組織」的性質,唯有把慈濟擺在正確的「非營利組織」框架下才能避免強加過度的期待與義務在慈濟身上,如此一來討論慈濟爭議才有實質性意義。

1. 什麼是非營利組織?

學術定義非營利組織(nonprofit organizations)有五個主要性質:

  1. 具有某種程度的組織化(organized),可為正式立案登記的組織,或是有常態性會議、規程、或辦公人員;
  2. 私人性質(private),不屬於任何層級的政府組織;
  3. 自我管治機制(self-governing),有自己的內部管理程序並享有一定程度的自主權;
  4. 不分配盈餘限制(non-profit distributing),其盈餘必須用在與組織使命相關的用途上,而不分配給組織成員、職員、董事等
  5. 志願性質(voluntary), 組織成員是出於志願性參與而非強制性參與。

我們稱其為「非」營利組織,而非「不」營利組織,這樣的組織基於不分配盈餘限制,可以從事營利行為,但不以營利為目的;最重要的是,獲得盈餘後不像私部門會分配給股東、董事會成員、或職員,而必須分配在與組織使命有關的活動上。

由於社會大眾並不理解「不分配盈餘限制」的概念,因此常可聽見反慈濟的人會用慈濟每年吸收巨額捐款,批評慈濟為一宗教斂財團體,這樣的批評是誤解非營利組織的基本性質。財務問題往往是非營利組織能否持續運作面臨的最大挑戰,款項來源的正當性是可另作討論,但我們應當樂見有良好的募款能力的非營利組織,我們當在意的不是它拿了多少錢,而應是注意它花了多少錢,以及怎麼花這些錢。

2. 對非營利組織的迷思

從反慈濟者的言論可觀察到,台灣對非營利組織仍存在「純美德迷思(the myth of pure virtue)」,社會大眾普遍對非營利組織的存有完美的幻想,認為非營利組織背負著公眾的信任與資源,因此不能出錯。但實際上,非營利組織對任何組織可能面臨的問題並未免疫,尤其當運作規模與複雜性日增,組織彈性、效率、效能、課責等等問題對非營利組織而言仍然是挑戰。

從慈濟這次危機處理的過程來看,慈濟應意識到組織管理上的問題,高層確實需正視外界一直以來對其決策正當性以及資訊公開不足的質疑。但是,社會大眾也必須排除對慈濟的問題出現反應過度的情緒性批判。

Photo Credit: 維基百科

Photo Credit: 維基百科

3. 單純的宗教或慈善組織?種類?功能?

若從非營利組織從事的「活動」來分類,慈濟是有多樣性活動的龐大非營利組織。從慈濟的四大志業、八大腳印來看,慈濟可被視為宗教組織、社會服務組織、文化組織、教育組織、醫療組織、以及環保組織。

慈濟從事多重活動是行之有年的既定事實,因此,慈濟當然不是單純的宗教組織,也不是單純的慈善組織。社會大眾若主觀認定慈濟是單純的宗教或慈善組織,來限制或批評慈濟的組織行為,是過度簡化且漠視非營利組織的多面性。

慈濟到底該被歸類為從事何種活動的非營利組織並非重點,我們應重視身為非營利組織,慈濟發揮什麼「功能」,而此功能如何影響慈濟的組織發展,以及社會對此功能的期待。

學術上大致將非營利組織的功能歸為四類:服務提供者(the service-provider role),先驅者(the vanguard role),價值提倡者(the value-guardian role),與倡議者(the advocacy role)。顯而易見,慈濟從事的四大志業、八大腳印在台灣甚至是國際社會中皆發揮顯著的「服務提供者」的功能。

雖然慈濟提倡人文與環保也發揮「價值提倡者」的功能,但作為一個優良的「服務提供者」,仍是多年來成功吸引捐款者也是慈濟得以擴展志業的主因。若慈濟是一個單純地宣揚佛教的宗教團體,相信外界的質疑聲浪不會如此強烈。

社會大眾對慈濟身為台灣重要的「服務提供者」衍生的期待,應形成對監督其服務提供效率與效能的正面力量,但不應成為針對性非理性的批評。

慈濟多年提供許多社會服務是毋庸置疑,外界應以客觀的立場持續監督慈濟的所作所為,鼓勵慈濟轉型成更透明的組織,順應現今組織管理注重課責的潮流,以利慈濟永續發展,持續提供社會服務。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