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麒麟啤酒終止與緬甸軍方合資計畫,是給外企的一記警訊?

日本麒麟啤酒終止與緬甸軍方合資計畫,是給外企的一記警訊?
麒麟(Kirin)啤酒。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據聯合國調查,緬甸經濟控股公司被緬甸國防軍總司令敏昂來掌控。人權觀察(Hunam Watch)指出,緬甸國防軍須為長期嚴重侵犯國內少數民族的人權以及違反戰爭法的行為負責。

日本啤酒公司麒麟控股株式會社(Kirin Holdings Company, Ltd.)今天(5日)宣佈,停止與軍方企業緬甸經濟控股公司(Myanmar Economic Holdings Public Company Limited, MEHL)的合資計畫。

緬甸軍方1日以選舉舞弊為由,對執政黨全國民主聯盟(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以下簡稱全民盟)的民選政府發動政變,國務資政翁山蘇姬(Aung San Suu Kyi,港譯昂山素姬)、總統溫敏(Win Myint)與全民盟高層遭到軟禁或逮捕,此舉引發國際社會的強烈批評。

衛報》報導,「我們對緬甸軍方近期的行動相當憂心。」麒麟控股株式會社(以下簡稱麒麟)在聲明中表示「鑑於目前情勢,我們別無選擇,只能終止和緬甸經濟控股公司的合資夥伴關係,因為該公司提供給軍方金援。」

「我們在2015年決定投資緬甸,相信透過彼此商業往來,在緬甸進化民主化的關鍵時期,我們可以為人們帶來正面效應和經濟利益。」麒麟在聲明中指出,「我們的精神是透過營運緬甸啤酒有限公司(Myanmar Brewery Limited)和曼德勒啤酒有限公司(Mandalay Brewery Limited),持續對緬甸經濟社會創造正面影響。」

麒麟與緬甸經濟控股公司(以下簡稱緬甸經控公司)合作下,持有緬甸啤酒有限公司和曼德勒啤酒有限公司絕對多數的股份。根據聯合國(UN)調查,緬甸經濟控股公司被緬甸國防軍(Tatmadaw,音譯塔瑪都)總司令敏昂來(Min Aung Hlaing)——也是本次政變主導者所掌控。

法新社》報導,2015年麒麟以超過500萬美元(約1億3987萬新臺幣)取得緬甸啤酒有限公司的股份;2017年以430萬美元(1億2029萬新臺幣)取得曼德勒啤酒有限公司股份。根據麒麟2018年報告,緬甸啤酒有限公司產品包括當地指標性品牌緬甸啤酒(Myanmar Beer ),市佔率將近八成。

衛報》報導,曾協助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調查緬甸經控公司的緬甸社運團體Justice for Myanmar發言人Yadanar Maung表示,麒麟聆聽人民的聲音,並做出正確的決定。「總司令獲取的商業利益是政變的其中一個動機,所以切斷與之合作是一個關鍵。」Yadanar Maung呼籲,所有和緬甸經濟控股公司往來的公司應立即停手。

然而,麒麟並未說明終止與緬甸經濟控股公司的合作是否代表將全面退出緬甸,因為麒麟手中握有對軍方而言相當重要的資產,此時要抽身也非易事。去年(2020年)開始,多個人權組織呼籲因軍方侵害人權等行為,麒麟應停止與緬甸經濟控股公司合作。

路透社》報導,美國金融顧問機構伯恩斯坦研究公司(Bernstein Research)指出,本週稍早的估計,麒麟在緬甸合資企業中握有股份,估值在14億美元到17億美元(約391億到475億新臺幣)之間。分析者指出,麒麟的火速切割,對其他日本公司從零售業者永旺公司(Aeon Co)到豐田汽車旗下電裝公司(Denso Corp)都是一記警訊,他們都有可能陷入相同的困境。

日本投資緬甸

人權觀察(Hunam Watch)去年6月指出,緬甸國防軍須為長期嚴重侵犯國內少數民族的人權以及違反戰爭法的行為負責。2017年8月起,軍方對若開邦(Rakhine)羅興亞人實施族群清洗和危害人類罪行,包括殺戮、性侵和強迫遷徙,使其罪行達到高峰。

根據國際特赦組織調查,曼德勒啤酒有限公司在2017年9月至10月,向緬甸國防軍和若開邦當局提供了至少3萬美元(約84萬新臺幣)的捐款,當時正是軍方對羅興亞人進行族群清洗行動高峰。

聯合國緬甸實況調查團2019年9月發佈的報告指出,任何外國企業的活動只要涉及緬甸軍方及其企業集團,包括緬甸經控公司,「很可能助長或涉及違反人權法和國際人道法。最起碼,這些外國公司是在提升和支持緬甸國防軍的財務能力。」調查團呼籲對軍方實施「財務孤立」的制裁,達到嚇阻效果。

麒麟在去年6月致人權團體的回覆信函指出,願意「解決國際社會關於本公司在緬甸商業營運所提出的各項疑慮。」並表示「麒麟公司絕對無法接受與緬甸經控公司合資企業的任何收益被用於軍事目的。」麒麟指出,已要求緬甸經控公司詳細說明財務與治理結構,並稱已聘請第三方稽查員進行評估。

日本對緬甸投資額頗高,不論官方民間,都與全民盟政府和緬甸軍方關係相當良好。

伊洛瓦底》報導,根據緬甸投資暨公司管理局 (Directorate of Investment and Company Administration)數據,2016-2017財政年度到2020-2021財政年度,日本是緬甸第五大投資國,在全民盟主政時期已經投資超過13億美元(約363億7127萬新臺幣)獲准在緬經營的企業共有37家。

去年11月全民盟勝選,日本駐緬甸大使Ichiro Maruyama才宣布日方將投資緬甸南方、計畫規模80億美元(2238億2324萬新臺幣)的土瓦經濟特區(Dawei Special Economic Zone )。今年1月20日,民間組織日本緬甸協會(JMA)主席、前國會議員渡辺秀央才抵緬甸首都奈比多(Naypyitaw),先後與翁山蘇姬、敏萊昂會面,商談擴大投資。

事實上,對若開邦而言,日本也不是初來乍到的陌生人,在當地民族衝突議題上,日本較之西方國家甚至中國,也提出更多建設性方案。近幾年來,緬甸民族和解日本政府特别代表笹川陽平(Yohei Sasakawa)與敏萊昂關係良好,甚至在調停衝突方面,也獲得若開邦多位民族領袖的讚賞。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徐卉馨
核稿編輯:杜晉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