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支持緬甸軍方政變?羅興亞難民慶幸翁山蘇姬被捕?緬甸的問題沒這麼簡單

中國支持緬甸軍方政變?羅興亞難民慶幸翁山蘇姬被捕?緬甸的問題沒這麼簡單
2月6日,緬甸僑民在曼谷的聯合國辦事處外集會,反對軍方政變與要求釋放翁山蘇姬。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緬甸軍方發動政變的動機可以從三個方面來看,第一是軍方總司令敏昂萊任期即將結束;第二是軍方對情勢的誤判;第三是軍方對權力與形象的在乎。

文:劉忠恩(緬甸時報Myanmar Times記者)

緬甸時間2月1日週一,新任國會議員上任的第一天,凌晨4點,軍方在首都奈比多逮捕翁山蘇姬(Aung San Suu Kyi,港譯昂山素姬),並大動作在各主要城市逮捕才剛在11月選舉大勝的全國民主聯盟的政黨領袖。同一時間,各邦、省政府首長以及民運領袖也被軍方一一帶走。隨後在當天上午10點左右,在緬甸斷網、斷電視台、斷電話線的一片慌亂中,軍方透過其電視台宣布國家進入一年的緊急狀態

週三晚間,翁山蘇姬正式被起訴,而罪名是違反出入口法,在家中私藏數十隻「非法進口的對講機」,根據相關條例最高可被判處三年有期徒刑。

民主轉型十年之後,緬甸耀眼一時的民主光輝轉為黯淡。從週一開始軍方的種種行動:斷網、宵禁、停飛一切航班——之後更進一步宣布禁止使用臉書以及推特,讓準備迎向第二個任期的半民主政權,再次跌入軍方封鎖與獨裁的陰影。

2月6日早上開始,仰光出現政變以來最大規模的抗議,其他主要城市也可見抗議行動。隨著越來越多人走上街頭,從緬甸時間中午左右開始,軍方再次切斷網路,範圍與廣度超過週一,使得緬甸對外聯繫幾乎全部中斷,只有零星的國家電話可以通。雖然到目前為止,未傳出抗議民眾被逮捕的事情,也未見激烈衝突或軍方鎮壓,但緬甸彷彿回到三十年前孤立於世界的狀態,幾乎沒有人知道現在的最新情況。

政變之後,沒有人知道下一步會發生什麼,民眾、外資早已如坐針氈。現在加上對外資訊完全被切斷,接下來幾個小時軍方如何應對全國的反彈與抗議聲浪需要世界的關注。本文作者收集了數個外界看待緬甸政變的疑惑,希望透過這樣的整理與解答能增加大家對緬甸的了解。

緬甸軍方為什麼要政變?是怕失去權力嗎?

軍方目前政變的理由是指控翁山蘇姬的民選政府在選後沒有處理一切選舉舞弊的情事,所以為了維護國家的憲法以及民主,軍方只能出此下策,來調查選舉舞弊,並重新舉行選舉。

但軍方真正的動機可以從三個方面來看,第一是軍方總司令任期即將結束;第二是軍方對情勢的誤判;第三是軍方對權力與形象的在乎。

根據相關法規,軍方總司令敏昂萊必須在今年年中退休,他卻遲遲未向外界宣布他的動向,但問鼎總統之位的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此外他亦擔心退休後,若沒有掌握任何實質權力,可能在國際上因迫害羅興亞人被起訴。敏昂萊從去年開始便動作頻頻,包括高調捐款給佛寺、捐贈醫療防護器材給社會團體,製造親民的形象,許多人便推測他在為總統大選鋪路。除此之外,他更在去年6月出訪俄羅斯時接受當地媒體採訪,意有所指地暗示他想角逐總統大位的野心。

在緬甸特有的體制下,總統候選人是由上議院、下議院及軍方議員各推派一人,並由上下議院共同投票選出總統、第一及第二副總統。因此,國會裡只要有足夠的軍方背景的聯邦鞏固及發展黨議員,加上本來就有的四分之一的軍方議員,敏昂萊要成為總統其實比全民盟需要拿下的席次少很多。

事實上,有分析指出當初軍方在撰寫2008憲法時,是有足夠的自信,認為在為自己保留了國會四分之一的席次後,應有足夠的優勢,縱然無法屆屆執政,也可依憑著有定期選舉的民主制度成為執政者。

的確,在翁山蘇姬前任政府,鞏發黨登盛的領導下,各樣經濟發展與政策相較全民盟頗受好評,而翁山蘇姬的第一個任期,從民主、自由到經濟,也飽受批評。這些現象都導致軍方可能大大的誤判情勢,低估了緬甸民眾對軍方與「軍方代理人」鞏發黨的厭惡,導致2015、2020兩次大選都輸,去年輸的甚至還更多。

除了野心,軍方也有十足的自負與自尊心。由於緬甸國防軍是由國父,即翁山蘇姬的父親翁山將軍一手創立,軍方一直以來都視自己為這個國家的父親。然而,翁山蘇姬領導的全民盟政府在2016年夾帶巨大民意上任後,軍方便覺得自己並未受到因擔當起保家衛國大任,而應當獲得的尊重與敬畏。

因此,軍方與民選政府的摩擦便時有耳聞,翁山蘇姬甚少與敏昂萊見面,只有在重大政治場合同台。對軍方來說,她迴避掉軍方撰寫的2008憲法阻擋她成為總統,給自己創造了一個比總統更高的職位——國務資政;她更拒絕召開民選政府劣勢、軍方為優勢,但是憲法明定的政府行政最高部門「國防及安全會議」(National Defence and Secuirty Council); 在政變前幾天軍方也要求召開此會議,卻被翁山蘇姬拒絕。縱然軍方擁有一切憲法保留的權力,但在民選政府眼中地位愈來愈低,種種舉措不斷忽視軍方讓軍政府相當不滿。發動政變後,第一時間召開國防及安全會議,也算是一個對長期受到忽視的回擊。

RTX8U8RN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圖為不滿緬甸軍方發達軍事政變的人士,腳踩國防軍總司令敏昂萊的肖像,以宣洩不滿。

去年11月大選,到底有沒有舞弊?

去年大選後,國內外有在緬甸各地派駐選舉觀察員的亞洲自由選舉觀察協會(ANFREL)、美國的卡特中心(Carter Center)及本地的PACE(People’s Alliance for Credible Elections)都先後聲明選舉當天,除了一些個案之外,不存在選舉舞弊或造假的情事。

但的確,去年大選前其實數度傳出選舉不公的爭議(先前寫過關於這方面的報導:斷網、關媒體、取消少數民族的投票──緬甸民主惡化陰影下,翁山蘇姬可望連任)。因著疫情還有相關禁令,去年大選,反對黨的競選活動其實大受限制,包括鞏發黨在內的數十個政黨,都曾希望選舉延期。

而在選舉結果逐漸明朗——全民盟大勝——後,軍方背景的鞏發黨大開記者會,指控選舉不公平、拒絕承認選舉結果,並要求再次舉行選舉。軍方更曾在選後兩天發聲明指出,選舉已被「成功地舉辦」。一直到11月底,軍方才宣布要重新檢視選舉過程是否有違規的事項,並在12月底公布他們「發現」了超過七萬多例的違規,這個數字更在1月底達到八百多萬。

軍方一而再,再而三地催促民選政府的選委會調查處理「這些問題」,卻只換到了不斷的否定與拒絕。1月的最後一週,軍方發言人在記者會上時,說軍方不能保證不會政變,瞬間激起一片恐慌,同一個週末軍方卻發出聲明,指控媒體及特定有心人士扭曲軍方的言論,沒想到週一凌晨,大規模的逮捕行動便在夜幕低垂下,拉下政變的序章。

政變後,中國支持軍方的謠言甚囂塵上,但種種跡象顯示中國從中作梗的機率不高。在經歷羅興亞事件後,緬甸與歐美一眾西方國家的關係降到冰點,也在同時間,中國與翁山蘇姬政府越靠越近。

目前中國在緬甸的最大的一帶一路計劃「中緬經濟走廊」——串連中國雲南到緬甸西部若開邦的皎漂,若完成將大大提升中國在印度洋的戰略優勢,中國西南省份的貿易可以直接略過馬六甲海峽直通印度洋——便是在翁山蘇姬主政時期提出的。習近平於2020年初訪緬,簽署了三十三項協議,宣布加速中緬經濟走廊的建設,也被視為中緬關係來到新高點。

另外,從2019年起,緬甸數個大型電力投資招標計劃,絕大多數都由中國國企或相關企業拿下,政變所帶來的不穩定絕不是中方所樂見的。此前中國投資的另一個大型計劃密松大壩,在軍方主政時提出,期間卻爭議不斷,民間反彈聲浪不斷,最終在2011年由軍方背景的鞏發黨政府宣布在其任內停建。這樣的決定不只讓中方耿耿於懷至今,也暗示緬甸軍方不想太過依賴中國。

另一方面,由於軍方一直以來與緬甸邊境許多少數民族的武裝組織交戰,而這些武裝組織的武器都是中國製造,使軍方心存芥蒂,指控中方供應武器給他們,因此軍方與中共一直存在這樣的緊張關係。

而從中國外交部長王毅於1月12日訪緬的一系列作為來看,中國在背後支持政變的可能性就更小了。在訪問之後中方新聞稿提到,中緬雙方達到了十二項共識也簽署了八項具體成果,例如啟動中國援緬疾控中心建設、無償提供緬甸一批抗疫物資以及疫苗等等。若是軍方的政變是中國在背後指使的,這些中方對於翁山蘇姬政府的讓利措施,都沒有必要。

美國華府智庫史汀生研究中心(The Stimson Center)中國計劃主任及中緬關係專家孫韻(Sun Yun)便指出:「政變絕對不是北京的利益,北京在此之前與全國民主聯盟的合作非常順利。」

RTX8Z2D2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2月6日,緬甸人民湧上仰光市區街頭,反對軍方政變與要求釋放翁山蘇姬

羅興亞難民支持政變?

政變的消息傳出後,其實不管在台灣甚至西方國家都能看見一些幸災樂禍的言論,認為翁山蘇姬罪有應得、惡有惡報,因為她在羅興亞人被屠殺後並沒有譴責軍方,更在前年年底遠赴荷蘭海牙的國際法庭為軍方辯護,否認種族滅絕的指控。

許多人認為羅興亞難民可能支持或對翁山蘇姬被捕持正向的態度,但其實各大媒體採訪羅興亞難民都是一面倒的,沒有人對政變有一絲的樂觀。對於還在孟加拉難民營的羅興亞人,他們知道在更為保守、持緬族中心主義的軍方手中,回家變得更不可能。而在緬甸的羅興亞人,更擔心他們將再次面臨鎮壓。我曾經採訪過的羅興亞人,也在社交媒體上哀悼民主,轉發譴責軍方的貼文。

知名的緬甸民主人士以及自由羅興亞聯盟(Free Rohingya Coalition)協調員芒薩尼(Maung Zarni),便在推特大聲反對政變,並呼籲:「我們應把翁山蘇姬對羅興亞種族屠殺的默許與緬甸人追求民主的心願脫鉤。」

緬甸民眾對軍方的看法?現在有什麼行動?

不管從翁山蘇姬及全民盟在2015、2020接連兩次大選都大勝,並拿下七成左右選票的情況來看,可見過去多數緬甸人因在軍方獨裁統治底下受困於貧窮的經歷,基本上普遍民眾不存在對軍方的任何好感,反倒是厭惡與怨恨。

2021年,是緬甸軍方自立國以來的第三次政變,但科技的普及資訊的傳遞速度,已超越以往。在政變發起第二天,大批國民便在網路上串連發起「不合作運動2021」,宣布抵制一切軍方有關的公司,各省邦的醫護人員亦宣布從週三起罷工。而每天晚上8點,雖然是軍方訂定宵禁的時間,人們拿著鍋碗敲打——代表趕走惡靈的緬甸傳統——表達抗議。許多人也紛紛把社交軟體的頭像換成三指朝天的手勢,仿效電影《飢餓遊戲》中對抗暴政的象徵。

RTX8XFN6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緬甸民眾敲打鍋盆的文化是為了驅邪,這次他們以此來抗議軍方政變。

雖然一開始還未見街頭抗議,但網友迅速將他們的不滿及希望外國/聯合國介入的聲明以數種語言透過社交軟體轉發,也使在泰國、日本的緬甸人迅速與當地公民團體發起聲援,抗議軍方政變。

週四,軍方宣布禁止使用臉書及其相關產品,不到一天內大部分活躍於社交軟體的緬甸人,都下載了VPN、大批網民也註冊了加密通訊軟體Signal以及推特,網路上也流傳著各種教學文。我與其他新聞同行也觀察到網友大規模地從臉書到推特的遷徙,《Myanmar Times》的推特帳號一天內的追蹤數有超過一成多的成長率。這些迅速、大規模的網上及實體行動,都是在1962、1988年兩次政變沒有、也不可能發生的。

從6日早上9點開始,大批民眾在仰光街頭高舉三指,喊著「軍事獨裁,失敗;民主,勝利」反抗暴政。據估計仰光就有數千名民眾走上街頭。雖然防暴警察與水砲車隨即被派出來圍堵抗議人潮,在場的民眾卻紛紛向前線警察遞出水瓶與食物,一面喊著「人民的警察」,一面勸說一個個拿著防暴盾的警察應該與人民站在同一陣線。儘管對峙了一整天,幸好警方目前沒有對在場的民眾使用武力,示威遊行大致呈現和平的狀態,後續軍方與人民的行動尚待觀察。

為何美國、聯合國不馬上實施制裁?

從歷史上來看,全面經濟制裁受害最大的會是一般市井小民。美國自1998年對緬甸開始制裁行動,並在2000年代後發展成與歐盟的全面制裁,只證明了對軍方沒有什麼作用,反倒最慘的是一般民眾。對於當權者,他們有能力在制裁的情況下找尋替代方案,比如轉向其他國家進行貿易,尤其軍方透過自己的公司緬甸經濟控股壟斷了許多自然資源,如玉及寶石,保證了他們源源不斷的收入。但對一般人而言,根本無從選擇。

由於羅興亞人遭遇迫害,歐盟從2018年便在考慮是否對緬甸實施經濟制裁——收回對緬的普遍性優惠特遇(GSP)。但一名歐盟駐緬甸外交官曾私下向我表示,他們了解到此舉只會使數百萬的製造業,尤以成衣業的勞工失業,使他們的生計更為困窘,卻對屠殺羅興亞人的罪魁禍首軍方起不了作用,因此一直沒有相關行動。

事實上,軍方指揮官敏昂萊還有幾位重要的軍方人物在前年已經受到美國制裁,若要制裁現階段最合適的手段應該是對準軍方相關的企業實施針對性制裁。美國國安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週四時間亦表示,正在考慮簽署行政命令對個人與軍方組織進行針對性制裁。

至於聯合國方面,雖然安全理事會第一時間於台灣時間週二宣布緊急會議,但最終卻連一個聲明都發不出來,箇中原因來自中國與俄羅斯的反對。不管是軍政府獨裁時期,或是民選政府主政時期,中國一直以來都在聯合國支持緬甸,反對一切干預緬甸內政的聲明以及決議,只有非常少數的例外,因此週四安理會發佈的聲明令人意外。

中國本來在政變後,相較其他主要國家,很慢才發出聲明,內容也只是把政變描述為「內閣大規模改組」,希望各方盡快溝通結局分歧,並阻攔聯合國譴責軍方,到週四願意(或至少不反對)發聲明表示「深切關注」,呼籲釋放被抓的人,強調「繼續支持緬甸的民主轉型」,中國的態度是一個很大的轉變。

結語

的確,緬甸過去幾年發生的問題,包括羅興亞難民議題,磨蝕了緬甸在國際上的名譽,以及國際社會對翁山蘇姬的支持,而她本人在任內也有許多充滿爭議甚至飽受批評的政策及作為,但這並沒有影響到2020大選結果及超過七成選民堅定支持她的事實。

去年選舉當天,許多不畏疫情出門投票的緬甸人跟我說,他們必須投票支持民主、支持翁山蘇姬,因為他們不想再回到軍方統治時沒有自由、民不聊生的樣子,現在回想起,這已成一個巨大的諷刺。

現在政變的情勢下,撻伐翁山蘇姬只忽視了緬甸人超過半世紀前仆後繼爭取民主的歷史,以及緬甸整個國家持續被軍方的陰影籠罩的事實。民主不能解決所有問題,但沒有民主的軍事獨裁所有問題都解決不了。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吳象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