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臉的緬甸》(上):為什麼緬甸會走向民主化?想了解原因,必須理解1962年後衰敗的經濟

《變臉的緬甸》(上):為什麼緬甸會走向民主化?想了解原因,必須理解1962年後衰敗的經濟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1962年後,軍政府實行「具有緬甸特色的社會主義」,推動國有化與計畫經濟。這對本已脆弱的經濟無疑雪上加霜。然而這卻是軍政府的信念,也有利他們私人壟斷財富、攏絡自身政治人馬,並且能夠持續壓榨、打擊少數種族的經濟命脈。

文:黎胖

按:本文曾發表於2017年,因緬甸政變,遂略為修改並增補後記,以饗與我一樣對緬甸有興趣的朋友。

羅興亞人在緬甸的困境,引起了大家對緬甸局勢的關注,以及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緬甸實際的領導者翁山蘇姬的批評。令人不禁好奇,羅興亞人為何有此困境?翁山蘇姬掌握實權後,為何仍不敢採取行動?是不是緬甸內部有什麼問題呢?那我該怎麼理解緬甸呢?

在這本《變臉的緬甸》中,作者理查.考科特(Richard Cockett)將親身的訪談,放入以歷史為經,國內政治、少數族群、地緣政治、社會變遷各層面狀況為緯的脈絡中,帶領讀者全面性地進入並理解緬甸。他指出,形塑當代緬甸的三股力量:英國殖民主義、大緬族主義與少數族群爭取自治的抗爭。而他認為,如果這三股力量被調和,緬甸才會有真正的和平。

殖民時代

在成為英國的殖民地之前,當時由緬族建立的貢榜王朝武功鼎盛,東滅泰國大城王朝,西滅阿拉坎王國(今若開邦),北攻中國雲南,南佔丹那沙林半島地區(今德林達依省),並占有部分印度阿薩姆。

當時緬族王國不可一世,但取得印度的英國也圖謀向緬甸擴張,連結印度與其東南亞殖民地。而緬甸王國也對印度有企圖,雙方在1824至1826年間爆發戰爭,並以緬甸簽署不平等條約、割讓領土告終。此後緬甸走向衰落和內鬥,英國趁機於1852、1885年發動戰爭,消滅貢榜王朝。

Thibaw_Min
Photo Credit: Unknown @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錫袍為緬甸貢榜王朝的末代國王,在位期間為1878年10月1日至1885年12月29日。

英國隨後將緬甸併入英屬印度,直接管理,並將少數民族與緬族分治,在少數民族內傳播基督教和西方文化,使少數民族藉此形塑出獨特文化與自我認同,種下日後各族尋求與緬甸分離的種子。

由於英國殖民地人民能夠自由流動,因此除了統治者與資本家進入緬甸外,印度人、穆斯林、猶太人等紛紛前往緬甸,特別是仰光與距離印度最近的若開邦。外來的資本與移民,使得以小農經濟為主的緬族人落入窮困,無法適應與全球資本主義經濟,許多印度人更成為高利貸業者,大幅剝削緬族農民,掠奪土地。

相反地,由於英國人對於緬族人的不信賴,原本受到緬族壓迫的少數民族在英國治下得以發揮其才能,受到大幅重用,成為協助英國統治的幫手、軍隊要角與富有的資產階級。

這使得自認高人一等的緬族感到憤怒、不滿與羞辱,遂發動游擊戰反抗英國,然卻遭到英國的多族聯軍(特別是克倫族)徹底擊潰。這股對英國、對其他種族的憤怒與歧視,深埋在充滿挫折又自傲的緬族人心中,在1920、30年代,演變為喊出「把緬甸還給緬族」的大緬族主義黨派與政治暴力。有趣的是,他們對少數族群和穆斯林兇殘無比,反抗白人時卻非常溫和。

儘管如此,在弭平緬族的反抗後,英國治下的和平確實在緬甸出現,形成了一個繁榮的「多元社會」:宗教種族複雜,並被做為區隔方式,彼此只忠於自己的群體而互不往來,沒有形成具有共同意識的社群,只以商業財富為交集點的不穩定社會。在其上者,正是英國殖民政府。

這個脆弱的和平與社會,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日本入侵緬甸後,徹底粉碎。

緬族之國

日本帝國與緬族之間處於互相利用的關係。

日本對緬甸產生興趣,一是對緬甸的稻米、所蘊藏的石油礦藏等戰略物資有所需求;再者是中國透過滇緬公路運補戰爭物資,日本希望切斷這條運輸線;三來則是大緬族主義者的慫恿。

而在1920至30年代活躍的緬族抗爭團體,此時已統合為「自由同盟(Freedom Bloc)」,其中的領導人有翁山、巴莫(印度與緬甸在1937年分治,巴莫為緬甸首任總理)、吳努、奈溫等人。他們為了反抗英國統治,與日本密切交流,並反對英國逕自代表緬甸向日本宣戰。

翁山等人希望和所有能夠協助他們反抗英國統治的國家接觸,起初選擇的是路線同樣屬於左翼的中共,但是在從台灣前往廈門過程中遭到阻攔,最後與日本合作,接受軍事訓練和援助,這批人後來成為緬甸有名的「三十壯士」和1941年成立的「反殖民緬甸獨立軍(Burma Independence Army)」的核心骨幹。

雙方互利的合作形成,日本利用協助緬甸人獨立作為進攻緬甸的藉口,翁山等人則藉由日本進攻,企望能趁機宣布獨立。1942年,日本對緬甸發動進攻後,緬甸獨立軍也隨之前進,沿途對克倫族等少數民族燒殺擄掠,並招兵買馬。

這段期間,族群衝突更加惡化。不僅因為日本重挫英軍,而是因為隨之而來的緬甸獨立軍,以及與其他族群積怨已久的緬族、若開族人,藉機對印度人、穆斯林、克倫族、克欽族等少數民族大肆屠殺、姦淫擄掠。而少數族群則站在英美一邊,協助對抗日本與緬族軍隊。緬甸境內的族群仇恨已經根深難解。

Smith_Dun
Photo Credit: Yangon Heritage Trust @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二戰時受到英國重用的克倫族將軍史密頓(Smith Dun)。

同時,日本扶植巴莫成為緬甸領袖。巴莫師法日本,推行中央集權,並創造鎔鑄所有種族,只有「一種文化(緬族文化)、一個民族(大緬民族)」,由一個政黨領導的國家。這成為日後所有大緬族主義者對付少數民族時參考的藍圖。[1]

不過,翁山將軍並非日本忠誠的盟友。日本行將戰敗之際,他巧妙地轉變立場,成立「緬甸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改與同盟國合作,換取緬甸獨立。英國與之簽約,承諾緬甸1948年獨立。

然而,克欽各族協助英軍作戰時,英國曾經允諾讓他們獨立,此時卻突然支持翁山,使得各族感到遭英國背叛。而為了確保克欽、撣、欽各族繼續留在這個國家,1947年翁山將軍在英國協助下召開彬龍會議,與克倫族外的各族商談聯邦制、各族完全自治等事,並簽署彬龍協定,並合併軍隊。

然而,翁山將軍於當年七月遭到暗殺,吳努成為總理。不滿的克倫族、與緬甸當局反目的緬共等人遂發動戰爭,兵臨仰光城下,緬甸仰賴著相信彬龍協議的克欽族步兵協助才扭轉局勢。為了改善種族衝突問題,吳努作了諸如舉辦選舉、制度化聯邦制、隱隱承認國家並非緬族獨佔等努力。然而,1962年奈溫發動政變,成立軍政府後,一切化為烏有。

軍人專政

此源於翁山將軍死後,出現了權力真空。政治上由吳努繼任總理,奈溫則掌握軍隊。奈溫是當初與翁山共同接受日本訓練的一員,是緬甸獨立軍的軍官,戰爭期間的種族衝突與分裂深植於他們這些軍人腦海,而他在獨立後成為軍隊總司令,參與了種族內戰,使得他對其他種族的偏見、建立緬族專屬軍隊的信念更形加深。這個偏見也存在於將少數族群清洗出去後的緬甸軍隊內,他們信仰大緬族主義。因此奈溫執政後,大力推動「緬族化」政策。

AP_13418497140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帶領緬甸脫離英屬印度獨立的軍事領袖翁山將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