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臉的緬甸》(上):為什麼緬甸會走向民主化?想了解原因,必須理解1962年後衰敗的經濟

《變臉的緬甸》(上):為什麼緬甸會走向民主化?想了解原因,必須理解1962年後衰敗的經濟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1962年後,軍政府實行「具有緬甸特色的社會主義」,推動國有化與計畫經濟。這對本已脆弱的經濟無疑雪上加霜。然而這卻是軍政府的信念,也有利他們私人壟斷財富、攏絡自身政治人馬,並且能夠持續壓榨、打擊少數種族的經濟命脈。

對於少數種族實施緬族化,是消滅少數種族軍隊以後的事。在此之前,軍政府採取「四斷」政策對付叛軍:切斷少數種族武裝軍隊從鄉村、叢林或心臟地帶取得食物、資金、訊息和兵源的補給管道。焦土政策,焚燒農作、阻斷與封鎖交通、嚴刑拷打、屠殺村民、強姦婦女、草率處決、強迫從事繇役與充當人肉掃雷裝置等。政府軍內蘊的種族仇恨,使他們樂意做這些事情。

儘管邊境地帶仍有少數種族的武裝民兵,但在國內局勢大致底定後,奈溫在吳努將佛教定為國教、過去制定的一系列「緬甸公民資格」相關法律等基礎上,在文化、政治上大力推動緬族化政策。軍事上的戰勝使得本來吳努嘗試的聯邦制度遭到取消,軍政府的力量得以伸入本來無法控制的各邦國與緬甸各地,軍政府透過採用各種制度來穩固政權,消滅少數種族的族群意識。

在宗教上,透過設立總管僧侶的大頭領來管制全國僧侶,軍人們透過自身家族崇信佛教、建造佛寺、捐獻禮佛等種種作為,對緬甸僧侶進行既攏絡又控制的管理;在政治上,緬甸軍政府成立「革命委員會」和「緬甸社會主義綱領黨」,軍人集體加入該黨,由黨來管理整個國家,其觸角深入各地各邦,透過讓軍人以及其相關追隨者獨佔與分配經濟利益,取得政治效忠,並規定只有學習緬語等相關緬族文化學問才能出任公職,軍政府更打壓、消滅所有反對者。

在教育上,則透過教科書和教學,只准許教授「文明的」緬族的語言、輝煌歷史與文化,少數民族成為「被征討」的叛亂者,同時強迫關閉外國與基督教學校,斷絕其他的學習來源,並在各邦首府興建少數民族文化博物館,當然,呈現的文化地位都比緬族低落;更有甚者,軍隊直接殺死少數種族的領袖,同時各邦境內氾濫的毒品、虛弱的經濟(寶石、木材等均由緬甸軍政府國有化加以壟斷),找不到未來的人們不是加入反抗軍,吸毒荒唐度日,就是逃離緬甸到他國謀生。

1988年經濟崩潰,引起仰光大學學生示威遊行後,奈溫被逼下台,改由想法相近的丹瑞接掌大權。而新首都奈比多的建都,也是緬族化運動的展現,該城由奈溫的繼位者丹瑞所興建。奈比多之意為「太陽皇城」,正是為了喚醒、給予人們緬族光榮歷史而做。決定建都奈比多,以及都城的建設方式,帶有緬族過往信仰占星術和幸運數字的色彩。同時,也包含了國防的考量,為了避免美國從海上進攻,而隱密地建造並遷都至內陸。

透過採取強力的文化改造,配合文化、種族滅絕的殘忍措施,軍政府意圖打造一個單一民族、同質文化並且中央集權的獨裁政權。少數民族戰敗後,除了逃入叢林內進行游擊戰,通常只有被壓迫的痛苦命運,或者選擇「像個緬族人」,對自己出生的根冷酷以對,才能夠在緬族政權內找到工作。

至於羅興亞人等穆斯林則不被當作緬甸國民。在過往的族群衝突和緬族化教育中,在緬甸軍政府運用情報部門製造的假消息中,這些人是要毀滅這個國家的惡魔,是侵占國家領土的外來者,因此,是人人欲除之而後快的對象。這些仇恨思想也成為緬甸軍政府日後在民主化後,煽動人民的利器。

而軍政府更在1974年的《公民法》,規定了1823年(第一次英緬戰爭爆發前一年)以後進入的人群,都不可以算是緬甸公民,刻意地剔除了羅興亞人的公民資格。迄今,少數民族的困境仍未獲解決。

下層結構決定上層建築

為什麼緬甸會走向民主化?這個原因,必須理解緬甸1962年後衰敗的經濟,因為緬甸的民主化來自於經濟困境。

在英屬緬甸時期,緬甸創造出大量財富,仰光更足以媲美新加坡。但在經歷戰爭與獨立浪潮後,許多創造緬甸財富、形成多元社會的外來族群紛紛逃離緬甸,留下來的人被迫成為二等公民,並因種族血統,即使具有相關的工作技能,也不能從事許多被劃歸為只能由緬族才能做的工作。這使得這個國家能夠人盡其才的機會大為降低,許多人不能從事本來做的工作。加上激烈的種族內戰,更摧毀了緬甸脆弱的經濟。

在1962年後,軍政府實行「具有緬甸特色的社會主義」,推動國有化與計畫經濟。這對本已脆弱的經濟無疑雪上加霜。然而這卻是軍政府的信念,也有利他們私人壟斷財富、攏絡自身政治人馬,並且能夠持續壓榨、打擊少數種族的經濟命脈。

這使得軍政府能夠為所欲為,因此,緬甸的經濟往往因為未經熟慮的金融政策而屢屢重創。奈溫的三次幣制改革正是罪魁禍首。奈溫的三次幣制改革分別在1964、1985和1987年,每一次的改革都導致貨幣信用大為降低,以及帶來高度的通貨膨脹,使得本以困苦的生活更形嚴峻。然而,軍政府卻利用周邊開放的環境,將自己累積的財富寄託在海外洗錢,過得豪奢無比,例如2006年丹瑞的女兒結婚所流出來的影片,即引起公憤。[2]

1987年的金融改革,導致奈溫垮台、丹瑞登場。軍政府領導人均迷信改運,因此改革完全是按照奈溫想改運的數字去運作,使得本以凋敝的經濟雪上加霜,引起了1988年民眾憤怒的遊行抗議。

翁山蘇姬於此時登上政治舞台。抗議發生時,她在仰光照顧生病的母親。作為翁山將軍的女兒,她具有的政治光環以及其所能產生的影響力無法估計,她的演說界定了「反對軍人專政」的言論。此後「全國民主同盟」環繞著她逐漸成形,反對派紛紛加入。

AP_18032296293287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