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體的歷史》:玉皇大帝為何封孫行者為「弼馬溫」?

《立體的歷史》:玉皇大帝為何封孫行者為「弼馬溫」?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西遊記》中,孫悟空被玉皇大帝派去管馬,給了他「弼馬溫」的職位,但你有沒有想過,為何要叫猴子去管馬?「弼馬溫」有沒有特殊涵義?

文:邢義田

二、玉皇大帝為何封孫行者為「弼馬溫」?

作為一個歷史學者,我覺得應該把古人留給我們所有的材料,文字與非文字的材料,通通納入視野和思考,才能較全面地掌握和瞭解古人想些和做些什麼。今天的正題,無非是把我前面講的,借用一個題目玉皇大帝為什麼封孫行者為「弼馬溫」?作點說明。如果聽完,大家心中有了一個具有時代縱深、較為多面立體的孫悟空,我的努力就不算白費了。

首先,這個問題和中原農業社會與草原遊牧民族的文化互動有關。我將從明清時代往前追溯,談談這個大家熟悉的故事背後,會有怎樣一段長遠複雜的歷史,又如何利用文字和非文字、視覺性或者說圖畫的資料,去勾勒這一段歷史尚可考知的幾個方面。

大家都知道玉皇大帝封孫行者為「弼馬溫」見於吳承恩的《西遊記》。孫悟空大鬧天宮,玉皇大帝很傷腦筋,打算給他封個官位,免得他再胡鬧。天庭裡有很多馬沒人管,玉皇大帝決定讓孫猴子來管馬,給個官銜叫「弼馬溫」。中國歷朝歷代從來沒有一個官叫弼馬溫,吳承恩怎麼會謅出這麼個官位?

其實吳承恩不是瞎掰胡謅,有他的根據。「弼馬溫」是諧音字,就是「避馬瘟」,避免馬得瘟疫。因為在他的時代,人們普遍相信猴子能保護馬、牛等牲畜不得瘟疫。大醫家李時珍和吳承恩的時代相近,李時珍在《本草綱目》卷五十一「獼猴」條下說:

養馬者廄中畜之,能辟馬病……,時珍曰:「《馬經》言:馬廄畜母猴,辟馬瘟疫。逐月有天癸流草上,馬食之,永無疾病矣。」

李時珍為證明養獼猴能避馬病,特別徵引了一部《馬經》。據《馬經》說,在馬廄中養母猴,馬吃了流有母猴經水的草,可以不生病。這部《馬經》來歷不可考,必然比李時珍的時代要早。

此外,稍晚於吳承恩,在謝肇淛《五雜俎》卷九,明確提到《西遊記》中玉皇大帝任命孫行者為弼馬溫的理由:

置狙於馬廄,令馬不疫。《西遊記》謂天帝封孫行者為弼馬溫,蓋戲詞也。

所謂「狙」就是猿猴。「蓋戲詞也」是說吳承恩藉諧音在搞笑。吳承恩謅出弼馬溫一職,雖搞笑,卻非沒有道理,因為那時的人相信在養馬的地方養猴,馬就不會得病染瘟疫。《明史》卷八十二〈食貨〉六「上供采造」條有弘治十五年為減費,命令光祿卿:

放去乾明門虎、南海子貓、西華門鷹犬、御馬監山猴、西安門大鴿等,減省有差,存者減其食料。

由此可見,猴能防馬病不是李時珍一人一時的認識。明代朝廷裡,在養御馬的地方也養有山猴。朝廷為了減省開支,才把畜養的各種禽獸放生或減少牠們的飼料。

以上舉的是文獻,再舉些實物資料。2008年我到南京博物院參觀,在進博物院前的通道右手邊有栽滿花木的庭院,其中排放著很多明清時代的拴馬石柱。不少柱頭上雕刻著猴子。

2011年我在西安碑林一個院落裡也看到大批拴馬石柱,它們都是從陝西農村收集來的。石柱上也有猴子,背後甚至刻出一條長長的尾巴,可以保證是猴子無疑。2012年,我從五台山回到太原的時候,在一家飯館「寶晉會館」前看到一排拴馬石柱,柱頭都是猴子,繫著紅綢。飯店主人大概仍然相信猴子能防「寶馬」車染車瘟。古為今用一下,就將古老的拴馬柱排放在今天的停車場旁邊了。2013年改稿期間,承侯旭東兄惠賜他前一年在廣州廣東美術館院子裡拍攝到柱頭有猴子的拴馬柱,和其他各地看到的非常類似,可見拴馬柱分布之廣。

猴子能夠防止馬得瘟疫的想法也傳到了日本。十三世紀鎌倉時代《一遍聖繪》繪卷上就可以看到馬廄柱子旁邊有一隻猴。另一個在「滋賀石山寺緣起」繪卷第十七紙上,也可以清楚的看到養牛、馬的地方拴著一隻猴子。日本這方面的資料還有很多,不去多說。

三、避馬瘟說溯源

何時東傳到日本,我沒多考究。但似乎應該早於明代。明以前,是否還有線索?先引三條宋代的文獻資料。北宋許洞《虎鈐經》卷十「馬忌」條說:

養獮猴於坊內,辟患並去疥癬。

北宋梅堯臣有〈詠楊高品馬廄猢猻〉詩:

嘗聞養騏驥,辟惡繫獼猴。

南北宋之間,朱翌《猗覺寮雜記》卷下「死馬醫」條:

故養馬家多畜猴,為無馬疫。

如此看來李時珍《本草綱目》所引的《馬經》必早有淵源,追到宋代都有可能。

不但有文獻,還有圖畫。北京故宮博物院藏有唐代的《百馬圖》。圖錄中標注的是唐代繪畫。據我瞭解,藝術史家多認為所謂唐代的繪畫,很多實際上是宋代的摹本。無論它是唐畫或是宋畫,這幅《百馬圖》很有趣。圖上畫有很多馬匹,以及養馬的場景。請大家注意在畫面左側,餵馬的草料旁邊有個柱子,上面拴著一隻猴子。我相信以往研究《百馬圖》的學者會去注意馬的千姿百態,大概很少注意這隻不起眼的猴子吧。

1981年內蒙古庫倫遼墓曾出土保存完好、規模宏大的壁畫,其中一匹由人牽著的駱駝背上載有一隻描繪清晰的猴子。遼墓中這種駱駝載猴的畫面不是孤例,可往前追到唐代。

2011年9月,我在陝西歷史博物館看到一件唐三彩的駱駝。這件駱駝陶俑出土於陝西醴泉縣唐麟德元年(664年)鄭仁泰墓。駱駝的背上有一隻猴子,除了大眼突吻的面部特徵,還能確定牠形象的是尾巴。雖然尾巴有點短,但由尾巴可以確認這是猴子無疑。看來猴子不只防馬病,猴子對牛、馬、羊、駱駝等都具有神奇的保護作用。

這樣的想法應該可以上溯到西漢。1999年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在河南永城黃土山發掘出時代屬西漢中晚期,推定墓主為諸侯王后的二號墓。在一件陪葬雕飾極精美的銅質車蓋柄箍上,有錯金銀的各種動物及狩獵紋飾。紋飾中有一奔走中的駱駝背負著刻畫十分明確清晰的猴子。這件車器的紋飾繁複多樣,我沒法證明猿猴和駱駝在這一紋飾脈絡裡必有什麼特定的寓意,但牠們這麼早就被聯繫在一起,似乎不好說是純出偶然。

不論駱駝或馬,單說資料較多的馬。最少唐代的文獻也指出猴可助馬消百病。

唐末五代的韓諤在《四時纂要》中說:

常繫彌猴于馬坊內,辟惡消百病,令馬不患疥。

再往前追,可以追到北魏賈思勰的《齊民要術》:

《術》曰:常繫彌猴于馬坊,令馬不畏,辟惡,消百病也。

至此,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到,貫穿唐宋明清,猴能防馬病的說法,至少可以追到北魏。錢鍾書先生在他的《談藝錄》(《談藝錄增訂本・補正》,臺北:書林出版有限公司,1988年,頁510)中說:

猴能使馬羊無疾患,其說始載於《齊民要術》。〈養牛、馬、驢、騾第五十六〉「此二事皆令馬落駒」句下有注:「《術》曰:常繫獼猴于馬坊,令馬不畏,辟惡除百病也」;又〈養羊第五十七〉「羊膿鼻口頰生瘡」節下有注:「豎長竿於圈中,等頭,施橫板,令獼猴上居;數日,自然差。此獸辟惡,常安於圈內,亦好。」後世似專以猴為「弼馬溫」,而不復使主羊事。

錢鍾書先生是大學問家,博聞強記,擅引各種中外文獻。他說「猴能使馬羊無疾患,其說始載於《齊民要術》」,自然有其權威性。問題是:真的就沒有更早的線索了嗎?我不甘心,繼續往前追。在圖像材料裡找到了突破口,也有少許間接的文獻。

先說文獻。傳世干寶《搜神記》裡有一個故事,述說西晉永嘉年間將軍趙固愛馬忽死,郭璞如何利用猿猴使死馬復活。這個故事也見於《晉書・郭璞傳》,大家不難查找故事的細節。這個故事和避馬瘟有點距離,但如果可靠,似乎西晉時已有人相信猴子和馬的生死之間有一種奇妙的關係。

再往前追,就只能找到不完整、間接性的文獻。東漢王延壽的〈王孫賦〉從頭到尾都在描述猿猴,牠的習性、長相、生活樣態,到快結尾的地方出現「遂纓絡以糜羈,歸鎖繫於庭廄」一句。根據這句話少可以說,漢代已有在庭或廄拴鎖猴子的事,雖然沒有明說為了什麼,是否能防馬病。

明明白白說養猴防馬病的,的確以《齊民要術》為最早,錢先生說得沒錯。可是請稍稍留意《齊民要術》的原文,就可發現《齊民要術》是引據一本名為《術》的書而後立論的。這是一本怎樣的書呢?以校注《齊民要術》著名的繆啟愉先生曾指出,《齊民要術》在很多地方都提到「《術》曰」。他歸納後,認為《術》是古代一本講術數的書而為賈思勰所徵引。因此,是不是應該推定:賈思勰並非猴防馬病之說的第一人?此說早有來歷,已見於較早的著作。可惜這部著作沒能流傳下來。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立體的歷史:從圖像看古代中國與域外文化(增訂三版)》,三民出版

作者:邢義田

  • momo網路書店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從2D思維進入3D視角,看見前所未有的「立體的歷史」!

你有沒有想過,上帝為什麼要給人類兩隻眼睛?難道,研究歷史就只能案牘勞形?古人為我們留下的歷史材料浩如煙海,除了平面的文字資料外,更有琳瑯滿目、豐富多樣的圖畫資料,只有同時掌握兩者,才可以建立不同以往的「歷史」。

精選四講主題,中外交流一眼看穿

邢義田教授精選四講主題,內涵中西文化交流下的圖像與藝術,讓讀者們一眼看穿,從雕像的帽子,到畫像的猴子,一步一步解析,用最淺白的口吻,來理解最深澳的歷史!

第一講——請孫悟空去管馬是有特殊意義的!
在《西遊記》中,孫悟空被玉皇大帝派去管馬,給了他「弼馬溫」的職位,但你有沒有想過,為何要叫猴子去管馬?「弼馬溫」有沒有特殊涵義?

第二講——原來胡人不一定是左衽?
孔子有言:「如果沒有管仲,我們就要披髮左衽了!」孔夫子用這段話來指出,中原文化「右衽」象徵文明,與胡人「左衽」截然不同。然而,胡人其實跟我們想像的不一樣!

第三講——希臘大力士華麗變身
希臘大力士赫拉克利斯是希臘神話中的神,擁有無窮的神力、擔負保護者的職責。誰能想到,原來希臘大力士的形象,曾經流傳到中國?希臘到中國直線七、八千里,大力士究竟是如何「流浪」到中國的?

第四講——希臘陶片流放制度也有漏洞?
古希臘不少城邦實施民主制度,他們採取「陶片流放」,投票獲得最多人討厭的人,必須離開城邦。然而,這些陶片上的名字,真的是自己寫的嗎?

附錄——精選四篇研究成果,扎扎實實補充歷史知識!
邢義田老師精選四篇文章,一次補足歷史知識,讓你意猶未盡!

封面_立體的歷史(增訂三版)(三民書局)
Photo Credit: 三民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