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出口「資本主義鐵拳」,澳洲華人討薪不成反被同胞暴打

中國出口「資本主義鐵拳」,澳洲華人討薪不成反被同胞暴打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為一個來自中國的移民,我們更應該反省自己的腦海裡有沒有殘留著「中國式的社達主義」,有沒有不知不覺中帶來了「中國特色的資本主義」,如果還有這樣的思想,何嘗不是一種「無聲的入侵」。

在澳洲有這樣一種說法,男人的家庭地位排在小孩、女人和寵物之後。澳洲男人也有「三不敢」:一不敢打小孩,二不敢打女人,三不敢打寵物。不過,這一慣例快被澳洲華人打破了。

最近,一位來自中國的女性留學生因為討薪被一位澳籍華人男子掌摑和踹倒,此事不僅轟動當地華人社區,也登上了澳洲各大主流媒體。澳洲華人社區長期存在的工作剝削問題再次引發公眾關注。

華人討薪不成反被同胞打

「我試工沒有工資,你不想發我工資是吧?」 網路流傳的視頻中,一位紮著丸子頭、穿著牛仔連身褲的年輕女子和一位灰衣男子因為薪資的問題發生爭吵。就在雙發的衝突持續升級時,一旁的黑衣男子(據傳是灰衣男子的朋友)上前狠狠掌摑了這位女子。

隨後,店內發生了一場激烈地打鬥。作為反擊,女子扔出自己的包,上前和黑衣男子筆劃了幾下,不料被該男子一腳踹倒在地,結果她的頭撞到了桌子。一名衝上去保護她的女子也被人推倒在地,壓在另一名受害者身上。此時,咖啡館裡的顧客驚慌失措地抱起孩子跑開。

這一事件曝光後,有如在當地華人社區投下震撼彈。網友們紛紛譴責男子的暴行,還有人公開了該黑衣男子的背景資料。據悉,他和妻子在當地風評不佳,為人豪橫跋扈,名下有兩棟豪宅和一家建築公司。打人後,他還囂張表示,自己有當地議員朋友做靠山。

此外,澳洲各大主流媒體也相繼報導了這一事件。據當地9號新聞的報導,打人的39歲男子已被當地警方以攻擊罪起訴,目前已獲保釋,將於今(2021)年5月7日在阿德萊德地方法院出庭。記者還採訪了男子的議員朋友,這位議員表示很震驚,同時譴責了該男子的打人行為。

另據ABC新聞報導,當地南澳綠黨議員泰咪・弗蘭克斯(Tammy Franks)在網上轉發了這段視頻,她也譴責了該男子的行為,她認為這種程度的暴力肯定應該受到刑事指控。

有一家為中國打工者提供法律建議的社工組織,還採訪了被打女子,她說:「非常害怕被唐人街的其他雇主列入黑名單,因為她在阿德萊德還有兩年的學習時間,她擔心自己現在找不到另一份工作。」

華人暴行引發澳洲主流社會關注

儘管這是一件發生在華人社區內的糾紛事件,但是澳洲的勞工和婦女組織並沒有置身事外。2月4日,有約50位民眾聚集到涉事的奶茶店前舉行抗議活動,其中不少是當地西人,他們高喊「拒絕非法薪資,拒絕剝削」(Say no to underpayment, say no to exploitation)。當地的公平工作委員會的專員也已著手調查這一欠薪事件。

2月6日,兩個勞工組織在阿德萊德唐人街聯合發起了「工資偷竊是犯罪,唐人街和平抗議活動「(Wage Theft is a Crime! - Chinatown Peaceful Protest)。有當地華人手舉「我們要一個安全合法的唐人街」、「澳洲華人的恥辱」、「克扣工資是一種歧視」、「人血饅頭」等標語。

據報導,被打的這位20歲的女子和她22歲的同事,幾個月來一直被支付低額報酬。另有兩名國際學生聲稱他們已經在該奶茶店工作了將近半年,但時薪在10至12澳元之間,不到最低法定工資的一半。

據澳洲公平工作委員會的最新披露,澳洲各行各業的不同工種都有最低工資標準,付給僱員的薪資不能低於這個標準。一般來說,年齡21歳或以上的僱員每小時工資應該至少達到19.84元。如果他們不享受帶薪假日,則最低工資應該為每小時24.80元。

AP_758572422990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華人社區的阿基里斯之踵

據經合組織的資料,澳洲的最低薪資水準一直位居世界榜首。然而澳洲華人社區卻很難達到這個水準,低薪和剝削問題一直是華人社區的阿基里斯之踵。

據澳大利亞統計局2019年公佈的移民個人收入調查結果顯示,在2016-2017年,移民的年度薪資只有5萬5900澳元,位於澳洲收入的中低位,這些移民通常被認為是「高學歷、高素質、可以為澳洲帶來技術」的人。其中華人移民和韓裔移民排名最後兩位,薪資收入分別為4.5154萬澳元和4.0305萬澳元。

「三高」技術移民尚且如此,那些英語不流利、缺乏技術、學歷不高移民的薪資水準可想而知。在餐館、農場幹苦力的華人時薪大概在10澳元左右,更早的時候只有幾澳元,勉強可以買一杯咖啡。除了薪資低,還要承受高強度的工作量和老闆的言語霸淩,工作狀況可謂十分淒慘。

在澳洲華人圈中流傳著這樣的鄙視鏈:一流人自己做老闆;二流人給西人老闆打工;三流人為華人老闆打工。雖然澳洲主流社會崇尚人人平等、職業不分貴賤,但是作為邊緣族群的華人社區等級尊卑觀念依然根深柢固。

我們經常可以在新聞中看到海外華人社區「老鄉坑老鄉」、「老移民欺負新移民」、「華人老闆剝削同胞」,這些現象反映的不是「橘生淮北為枳」,況且在他們的母國也是司空見慣,只是在海外的語境下顯得更加突兀而已,這不過是一種糟粕文化的輸出。

杭亭頓(Samuel P. Huntington)曾經提出過著名的「文明衝突論」,他認為文明衝突將是未來世界衝突的主導模式。這件事之所以在澳洲主流社會引起巨大反響,也說明了同一國家不同族群之間暗藏的文明衝突。

據瞭解,如果澳洲的公共場合發生一起當地男人打女人的事件,那麼在場的男人可能會群起為女人打抱不平。而這位華人男子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在公共場合掌摑女人,周圍大部分的華人客人也無動於衷,這不禁讓人想起去(2020)年發生的方洋洋案和娜姆案,她們的丈夫怎麼虐待她們都是她們的家事,周圍人管不著。

澳洲政府明文規定了最低時薪標準和試工期有工資,但是這些華人老闆就敢熟視無睹,不僅不按規定結工資,還幻想著「朝中有人」就能去仗勢欺人,這和地痞流氓有啥區別呢?可惜澳洲是一個法治國家,市議員們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神通廣大的官說能力。

這位黑衣男子之所以如此囂張,不外乎兩個原因:要麼是他不瞭解澳洲國情,還帶著中國的思維慣性,以為自己在中國有權有勢就能擺平一切,來到澳洲也不例外。這不,前段時間,中國的一位社區書記被人罵了之後,竟有本事讓員警逮捕罵人者;還有可能他是揣著明白裝糊塗,明明知道自己沒有那麼大的氣焰,但是總要拉大旗作虎皮來嚇嚇自己的同胞,讓自己顯得更有面子。

還記得中國網路紅人、移民美國數載的鳳姐(羅玉鳳)在去年說過一段發人深省的話:「移民改變不了階級。」

這應該是她通過多年的觀察得出的結論,筆者也很贊同這句話。移民改變不了階級,尤其對於底層民眾來說。不管發達國家還是欠發達國家,它們優先歡迎的都是有錢人,中國的有錢人來到美國和澳洲,依然是有錢人,中國的底層民眾來到美國和澳洲,可能淪落到底層中的底層,他們想要翻身付出的艱辛會遠勝於前者。

不可否認地是,生活在海外的華人大多數是善良的,他們中大部分人靠著自己的勤奮努力過上了體面的生活。但是也不乏像上述奶茶店老闆和其朋友這樣的陰險狡詐之徒,他們中的不少人是中國改革開放的既得利益集團,靠著父輩的蔭庇或是獨特的手段成為中國的富商名流。

財富來路不正,心理自然不會有安全感,所以移民成為他們最好的選擇。

有些人來到海外,喊幾句口號就搖身一變為「反共義士」,有些人加入當地國籍後,以地主自居,然後欺負新移民。當他們回到中國,上下齊手,又搖身一變為「愛國華僑」。這種如意算盤真不愧是最精緻的利己主義。

RTX3IE83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資本主義鐵拳」也是「無聲的入侵」

就在全網抨擊、聲討華人社區長期存在的勞動剝削問題時,有些自媒人總愛搞一些騷操作,他們竟然批判起澳洲的最低薪資制度,捧資本家的臭腳,真令人不忍卒視。

這位自媒體人說:「如果澳洲華人餐館都按法律標準發薪,那麼餐館服務品質會大幅下降,飯菜價格會大幅上升。」

他認為最低工資標準這種東西就不應該有,不應該訂這麼高。他還質疑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最近將美國最低時薪從7.5美元提高到15美元,他認為這是大錯特錯,薪資應該由市場自由競爭決定。

眾所周知,每個政府出台的任何政策都有利有弊,不可能十全十美,做出取捨的關鍵是利和弊之間的比例,最低薪資標準也不例外。最低工資首先是為了停止血汗工廠對工人的剝削,然後被視為幫助低收入家庭的一種方式。到20世紀末,大多數國家都制定了最低工資立法。

反對最低工資的人認為,這將加劇貧困,增加失業率,因為低薪工人將無法找到工作,並損害企業,因為工資要求將導致企業提高產品和服務的價格以適應勞動力成本。

據國際勞工組織的最新報告顯示,90%以上的國際勞工組織成員國都設有最低工資。據估計,全球有3.27億工人的收入為當地的最低工資或低於最低工資。這占全球工薪階層的約19%,其中包括1.52億女性。

報導提到,COVID-19疫情引發的經濟和勞動力市場危機已經危及弱勢群體,並可能進一步加劇不平等現象,使許多家庭陷入貧困。在這種情況下,由政府設定或通過集體談判達成的適當最低工資可以發揮重要作用。它們可以保護工人的工資免於下降到過低水準,防止貧困和不平等現象進一步加劇,並有助於經濟穩定和復甦。

最低工資是好還是壞,關鍵是從資方還是勞方的立場來看。但是它的好處也顯而易見,弭平社會不平等,照顧弱勢群體,它的壞處絕沒有這位自媒體人渲染得那麼誇張。

那位奶茶店老闆在視頻中說:「我給你10澳元每小時都覺得虧。」由此可見,最低工資不是影響他發不發工資的原因,如果最低工資降為10澳元,他依然不會按照標準發,關鍵是他壓根就不尊重別人的勞動。

如果在總收入不變的情況下,勞動者的工資作為企業的一項支出,老闆只有通過不斷壓低它,最後才能實現自己的利潤最大化。實踐中,那些處於關鍵或不容易被替代崗位的員工,在工資上的議價能力更強,老闆大多數時候更願意妥協,而那些普通崗位的員工議價能力相對較弱,如果沒有最低工資托底,最後可能會兩極分化。

另外「餐館提高工資,服務品質就會下降」的觀點完全是謬誤,中國的胖東來和海底撈就是最好的例子,相信海外也有很多這樣的企業。

企業提高員工工資,加強他們與企業的連接,會增強他們對企業的歸屬感,使得他們在工作上更投入,進一步為顧客提供更好的服務。美國的餐館為什麼會有給小費的傳統?因為員工工資低,給小費才能提高他們的工作積極性。澳洲華人餐館工資低的後果是飯菜價格便宜了,但是服務品質下降了,每一位服務員基本上都是臭著一張臉。

這位自媒體人不理解澳洲最低時薪是世界之最,反映了他對澳洲歷史的無知。眾所周知,澳洲有著歷史悠久的勞工運動史,澳洲是最早爭取「8小時工作制」的國家之一,罷工在各行各業早已司空見慣。澳洲的薪資標準是歷史選擇的結果,朝野的共識和人民的選擇。

澳洲作為全球最發達的國家之一,難道不配擁有這樣的時薪標準嗎?作為一個移民,來到這樣一個偉大的國家,我們應該時常懷有敬畏和感恩之心,融入到當地經過歷史實踐的社會生活中。

作為一個來自中國的移民,我們更應該反省自己的腦海裡有沒有殘留著「中國式的社達主義」,有沒有不知不覺中帶來了「中國特色的資本主義」,如果還有這樣的思想,何嘗不是一種「無聲的入侵」。

今天我們看到一些號稱來自「社會主義國家」的企業,繼續在海外剝削著自己的同胞,難道不應該羞愧萬分嗎?澳洲保障打工人的權利,中國可以保障嗎?

還記得一位台灣政治人物曾經說過:「低薪是國恥!」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