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在諸多議題尋求中國合作,台美關係會因此受影響嗎?

拜登在諸多議題尋求中國合作,台美關係會因此受影響嗎?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拜登政府剛上任即開始恢復美國在國際議題上的參與,而要解決環境、核武等跨國議題,美國不得不尋求中國的合作,而在這樣的情況下,台美關係是否會受影響?過去四年好不容易提升的外交地位是否會倒退?

2月4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宣布延長與俄羅斯的《新戰略武器裁減條約》(New Strategic Arms Reduction Treaty,簡稱 New START)五年,該條約限制美俄可部署的戰略核子彈頭,不得超過1550枚,為目前美俄間僅剩的核武控制條約。

就在簽署完成後,《路透社》報導該協議的雙邊諮詢委員會成員伍德(Robert Wood)表示,在全球的「核武器控制和風險控制上,美國將尋求中國的參與」,伍德個人也指出希望中國能加入美俄控核的行列。

同天,進步派智庫「數據促成進步」(Data for Progress)副總裁噪音貓(Julian Brave NoiseCat)和亞洲社會政策研究所(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高級顧問伍德魯夫(Thom Woodroofe),以〈為了地球美中需要合作〉(The United States and China Need to Cooperate—for the Planet’s Sake)為題,共同投書《外交政策》雜誌(Foreign Policy),認為美國應在全球環境議題上與中國合作。

隔天的《紐約時報》專欄也登出了一篇名為〈是時候信任中國和俄羅斯的疫苗〉(It’s Time to Trust China’s and Russia’s Vaccines)的文章,指出眾多(significant)研究已證實中俄的疫苗有效,起初不被西方國家信任,單純只是因為中俄為威權國家;作者更認為,目前世界衛生組織認證疫苗的規定,仍對富裕的西方國家較為有利(skewed in favor of rich, essentially Western, states),因此該讓中俄和西方國家站在同樣的起點,並讓兩國與西方一起合作防疫。

一連幾篇的投書與報導,顯示了中國在跨國議題上的重要性,甚至是不可或缺性,而對台灣人而言,最擔心的莫過於台美關係,是否會因為美中或世界各國與中國的合作而受影響?回答這個問題,或許可以從過去的紀錄來了解。

布希時期的反恐大戰略

1991年蘇聯解體後,美國成為世界唯一的霸權,再沒有一個政權有能力與美國抗衡,美國政府將政策重心轉向國內。

不過10年後的911事件給華府一記大大的耳光,看似所向披靡的美國,被中東激進組織攻擊,同時迫使小布希(George W. Bush)政府將國內政治的重心轉至對外的反恐戰爭(War on Terror),恢復美國霸權(American Primacy)的聲譽,並藉由先發制人預防性戰爭(Preemptive War)試圖根除任何對美國或民主擴張的威脅,其中除了伊朗和伊拉克外,還包括了北韓。

在這樣的大戰略下,美國開始拉攏其他國家加入反恐行列,而為了在北韓核武問題取得更高的談判優勢,美國勢必要尋求中國的合作。

部分學者認為,911不僅改變了美中關係,也導致了台美關係鬆落,不過如此的結論恐怕不符現實。

當時的國務次卿阿米塔吉(Richard Armitage)就表示:「中國錯誤的假定,反恐戰爭和伊拉克的戰爭可以使他們在台灣問題上獲得報酬,亦即美國可能會在台灣問題上讓步,但這種事情將不會發生。」然而反恐大戰略仍舊對美中關係造成了重大影響,為原本低迷的美中關係提供一個改善的機會。

同時,由於扁政府錯誤推斷台美關係,在沒有知會華府的情況下推動多項與兩岸關係、台灣自決相關的公投,導致台海緊張、造成亞太地區的不穩定,在這樣的情況下,台灣成了美國眼中的「麻煩製造者」,而不是中國。

台美關係出現嫌隙、互信下降,小布希總統也修正了美國在台海議題的立場,從一定協防台灣的「戰略明確」,轉變至不公開明確保證的「戰略模糊」,擔心給予台灣過多的軍事保證,會導致台灣在政治上採取過於冒險的作為,另外小布希也從傾向台灣,轉為在兩岸之間採取較為平衡的立場。

RTR8O32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台美與美中關係脫鉤

從上述例子也可以發現,比起美中關係,台灣自身的政策推動更能直接影響台美關係,也會決定台灣對於美國而言到底是個台海議題上一個要被管理、處理的問題, 還是關係良好的戰略合作夥伴。

美國大戰略以及在全球事務上中國參與的需求,確實可能讓美國在某些議題上對中國採取較配合的態度,不過前國防部亞太助卿薛瑞福(Randall Schriver),去(2020)年將對台關係的部門從對中關係部門移出,轉進入東亞事務部門,與日韓紐澳等美國盟國同屬一部門,就是在將台美關係與美中關係脫鉤,兩邊發展能平行化。

遠景基金會理事長賴怡忠就曾說過:「有關川普、拜登何者對台有利的問題,必須先破解『對中強硬等於對台友好』的盲點」,在此處也是,看待拜登的國際政策必須破除「與中合作等於台美關係降低」的盲點。

雖然拜登的上任能恢復部分自由派學者的聲勢,恐怕其中也包括對中交往派的人士,不過在過去幾年台美關係的穩定進展,台灣透過民主和防疫證明了自身不可取代的價值,同時中國的多項政策讓美國政、學界乃至於民眾,甚至眾多的西方國家,重新認清了中國的本質,提升台灣不可取代的戰略位置,都讓台美、美中關係的平行化越顯重要。

而台灣最需要的,就是繼續推動並證明平行外交關係對美國以及其他國家戰略的好處,讓美國和西方國家就算不得不在國際議題尋求中國的配合,也不會影響台灣與美國以及其他西方國家的發展。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