諮商心理師的職業倫理:只是和案主吃個飯、喝杯咖啡也不行嗎?

諮商心理師的職業倫理:只是和案主吃個飯、喝杯咖啡也不行嗎?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心理師與當事人不會是朋友、情人、客戶、玩伴,他們只允許一種關係,就是最單純的「心理師與當事人」。

怡君因為失戀很難過,找心理師小王進行諮商。某次諮商結束之後,小王說要安慰怡君,於是請他到星巴克喝咖啡。但怡君越想越不對,小王是想要追求她嗎?她確實很信任小王,但那是基於付費諮商之後對專業的信任,並不是因為她想跟小王發展關係。

但是現在這一弄,怡君卻開始不知道怎麼和身為心理師的小王相處了,到底小王的同理是專業的展現,還是只是一個追求者的甜言蜜語,未來怡君還可以將自己的傷痛放心交給他嗎?

站在專業的角度,小王的行為是完全違反倫理中對「雙重關係」的規範的。但僅僅只是喝一杯咖啡也不行?為什麼諮商心理師的職業會受到這些規範?

多種角色的雙重關係,會對互動造成影響

人跟人之間的互動方式常常是多元的,也會身兼很多角色。例如,同事也是你的朋友,下班會一起出去吃飯;是同事也是家人,回家後也會討論公事。這些不同的角色身分大多可以和平相處,但是有時候隨著互動也可能發生衝突。

例如一個餐廳老闆店面要裝潢,他想起有一個常客就是設計師,因此找他來重新設計餐廳,他們開始有了「老闆與常客」以及「設計師與客戶」的雙重關係。但不幸的是,設計師覺得老闆吃定他是常客而不斷殺價,覺得合約談得很不開心,設計完的品質老闆也不滿意,為此他們大吵一架,從此以後再也不往來。

在這樣的狀況下,兩種角色的互動不但彼此干擾,最後甚至造成兩種角色都無法再維持。

許多的行業都會對雙重關係有倫理上的要求,最常見到的就是「師生戀」,教師不被允許與學生發展感情關係。即使雙方的關係你情我願,師生戀仍然受到強烈的倫理限制,就是因為教師的身分有太多權力的不對等,要是學生的一方不願意時,教師一方多的是用各種權力來操控、甚至傷害這段關係。

房思琪的故事中學生的各種疑惑、焦慮、害怕,正是將雙重關係造成的傷害最血淋淋的寫照。而手握更多秘密的諮商心理師,自然會受到比教師更嚴格的倫理規範。

諮商心理師專業,嚴格限制雙重關係的互動

諮商心理師在服務個案時,確實可能有不只一種的「專業關係」:可能會與個案進行個別諮商或團體諮商,又或者是做心理測驗。但是除了這些專業互動的時間以外,諮商心理師被嚴格限制與當事人有非專業的互動。為此在台灣輔導與諮商學會訂立的諮商專業倫理守則中,就寫到:

諮商師應儘可能避免與當事人有雙重關係,例如下述,但不止於此:親屬關係、社交關係、商業關係、親密的個人關係及性關係等,以免影響諮商師的客觀判斷,對當事人造成傷害。

因此在哪怕只是在諮商室之外關心一下近況,很多諮商心理師都會盡量避免,自然更不用說找當事人做投資理財、一起出去旅遊、去家裡作客、一起共進晚餐這些事情了。而諮商心理師也會極力避免當事人餽贈禮品或各種金錢借貸,心理師與當事人不會是朋友、情人、客戶、玩伴,他們只允許一種關係,就是最單純的「心理師與當事人」。

坊間很多人不明白諮商跟聊天的差別,不就是講講話而已,憑什麼收人家錢?但很多人不明白的事情,是諮商進行的過程中,完全以當事人為重心,因此不會像是一般互動一樣有來有往、雙方各自都在關係中得到滿足,諮商心理師所有的回應,都只是在幫助當事人達成他所期待的改變。

當有這層意識的時候,去看心理師與當事人的「對話」就會有不同的視野。假設一個人平常在生活中太過退縮而來諮商,心理師首先會設想的就是,這個人為什麼會是一個退縮的人?這個人跟心理師說話到一半突然變很小聲,這是因為他感受到了什麼,而將他的退縮在這個時候展現出來嗎?

對心理師而言,與當事人互動的每一個片段、每一個資訊都會成為對當事人理解的來源,不斷在關係中思考「為什麼」。所以當事人要送禮物,心理師想的就不會是「好好喔有餅乾可以吃了」,而是「為什麼他現在要送我禮物?這反映了他的什麼一些行為模式?」

諮商之所以可以成為專業,就是因為他在談話的當下必須全神貫注的累積對個案的理解,並且想辦法將這些理解化成語言,來幫助當事人增進覺察。也許心理師自己很累、很生氣,或者因為其他的事情很疲憊,但他都必須將這些情緒處理好,因為幫助當事人就是他在諮商時間的全部。

shutterstock_209747275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有雙重關係的限制,諮商療效才能發揮

但是這些理解的解讀,都必須建立在雙方的互動「只有心理師跟當事人」的關係之上。要是心理師跟當事人有了「朋友」或其他的關係,從此當事人的舉動就再也無法做出適當的解讀了:他現在生氣是因為我的表情讓他想到爸爸,還是因為昨天喝酒時我開他玩笑?而站在個案的角度也會很困惑,心理師現在說的話好像在挖苦我,這是我自己做出錯誤的解讀,還是因為我不願意跟他去喝酒,他才在挾怨報復?

當心理師不再是心理師、當事人不再是當事人,基本上這個關係就很難再產生療效了。更不要提,心理師在諮商的過程可以單方面的取得當事人的各種資訊,包含成長經驗、感情與人際關係,以及所有發生過的創傷、羞恥罪惡的經驗,都會為了治療而在諮商關係中攤開。這也讓心理師有太多手段,可以對當事人進行影響、操控、傷害,哪怕只是一句價值評斷,有時候也可能讓當事人崩潰。

而且因為親密關係的特殊性,台灣輔導與諮商學會在倫理規範上,還特別將它獨立成一條,寫到諮商師不可與當事人或與已結束諮商關係未超過兩年的當事人建立親密或性關係;即使諮商結束超過兩年要發展關係,也必須建立在不是剝削,且不是諮商關係延伸的前提下。

之所以如此嚴格禁止,就是因為當事人在關係中的各種秘密,一旦被心理師惡用來滿足個人在情感上的需求,當事人得到的將不會是救贖而是更多的痛苦,違背心理師要幫助人的初衷。

任何一個有倫理且專業的心理師,除非工作性質需要,否則是會盡量迴避跟當事人有各種非專業的互動的。如果你在與心理師的互動過程中,發現自己的心理師有了多重的關係,並且因此影響到諮商的進行時,也許你的心理師並沒有做到自我管理,而已經違背了專業倫理的規範。

你可以先試著與自己的心理師討論,看看他如何解釋自己的行為;但要是你依然感覺事情不對勁,例如在非必要的狀況下將諮商地點轉移到私人空間,不斷要求有私下的互動,甚至是有產生身體或性的接觸與騷擾,讓你感覺自己可能因此而受到傷害時,你可以試著與所在地區的公會進行聯繫,甚至直接進行倫理的申訴。情節嚴重時還可以直接提起相關的刑事訴訟,讓違反倫理的心理師受到相對的制裁。

只有符合諮商倫理,諮商的效果才可以展現,而當事人才會願意信任這個專業,將自己的深藏的秘密交給另外一個人,這是所有專業的諮商心理師都會極力要求自己的事情。我們的專業讓當事人有更多覺察、能做出自我肯定的改變,那才是我們的職責所在,也期待每一個諮商心理師能夠不要忘記自己身上背負的責任,發揮自己的專業幫助社會上需要的每一個人。

本文經陳劭旻 諮商心理師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