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留下的「政治遺產」,將造成地緣政治長久且深遠的影響

川普留下的「政治遺產」,將造成地緣政治長久且深遠的影響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近來大量的實施政治經濟制裁,不但對被制裁國家造成巨大影響,其他關聯國家的政治經濟活動也被二級制裁限制。這種單邊主義的制裁,已被歐盟及中國視為嚴重干涉國家主權的工具,必須對其採取反制。

川普(Donald Trump)執政後期,視政治及經濟制裁為外交及軍事工具,不只對俄羅斯及伊朗等軍事敵對國家使用相關制裁,對歐盟等盟國也展開二級制裁(secondary sanction),處罰不遵守美國制裁與被制裁國進行相關經濟活動的企業。

除此之外,在一些有關地緣政治的基礎建設項目(如天然氣輸送管),美國甚至對盟友也進行制裁。當然,在2020年最引人注意的是,川普對中國一連串的政治經濟制裁。雖然川普於2021年1月下台,但這些制裁將留下地緣政治的深遠影響。

美中貿易紛爭轉變為全面制裁大戰

2020年之前,中美主要的戰場在貿易紛爭,除了針對伊朗及北韓外的二級制裁外,美國自北京天安門六四事件以後,基本上沒有對中國進行直接經濟或政治制裁。

但川普上台後,開始針對中國違反美國對伊朗的禁令及5G科技智慧財產權問題,展開對中興與華為的調查與制裁,之後,美中貿易對中國進口貨品大幅增加關稅,自2020年1月簽署中美貿易協定後,在全球疫情及美國總統大選的混亂狀態下,川普對中國發動了一連串的經濟與政治制裁。

美國在2020年對中國企業及政治人物的制裁,早已超過之前的貿易及5G的紛爭,美國對中國的政治經濟政策已進入地緣政治及國家安全問題,制裁的議題除了原來的高科技轉移外,包括(1)新疆人權;(2)香港政治自治;(3)南海軍事;(4)中國海外社群媒體及統戰;(5)美國資金投資中國軍工產業。

以美中關係而言,2020年在歷史留下的紀錄不只是全球疫情,如果美中地緣政治在拜登(Joe Biden)上任後沒有緩和並持續惡化,2020年將會在歷史上紀錄為中美冷戰元年。

近兩年美國對中國政治經濟制裁大事紀:

  • 7月20日:美國針對新疆維吾爾族人權問題,對相關的企業及個人進行制裁。
  • 7月23日:美國以涉及間諜活動的名義,關閉了中國的休士頓領事館。
  • 8月6日:川普發布行政命令,禁止中國社群媒體應用程式,抖音(TikTok)及微信(WeChat)在美國上架。
  • 8月7日:美國針對《港區國安法》,對香港特首及中國國家領導級別人士,進行制裁。
  • 8月26日:美國針對南海軍事化問題,對中國相關企業進行制裁。
  • 11月13日:針對中國軍工產業資金問題,禁止美國法人及自然人投資軍工關聯的中國企業。
  • 2021年1月6日:美國禁止支付寶等網路支付工具在美國使用。
  • 2021年1月16日:美國將中國海洋石油集團公司及小米加入中國軍工相關企業名單,禁止美國人民及機構股票及債券投資。

美國對中國制裁命令的發布日期多在2020年下半年總統大選競選期間,換言之,川普將反中政令視為美國總統大選的主軸。某種程度上,也顯示對中國的強硬政策反應了美國民意,對美國大眾反應敏感度極高的川普,自然在此議題盡力演出。

不論川普的「美國優先」主義,未來在美國政壇是否能持續留存,就美國對華政策而言,川普的反中政策將會有長期且深遠的影響。

美國對俄羅斯、伊朗、土耳其、北溪二號管使用的經濟制裁

美國在俄羅斯2014年發動克里米亞事件後,歐巴馬(Barack Obama)執政期間與歐盟對此軍事行動,進行嚴厲的經濟制裁,不過川普政權在執政期間,將美國最主要的敵人,從俄羅斯變成了中國。雖然2016年大選期間俄羅斯在網路干預選情,於美國引起軒然大波,但川普政權對俄羅斯的政治及經濟制裁,相對中國可算是小巫見大巫。

另一方面,美國對與俄羅斯相關的能源及軍火貿易的經濟事件,反而相對重視。德國與俄羅斯的北溪天然氣二號管線(Nord Stream 2),美國不但反對,而且進行強力進行經濟制裁。相關制裁的企業不只是俄羅斯的能源相關企業,其中包括參與建設輸送管線工程的歐洲企業。

2020年12月,川普對土耳其購買俄羅斯S-400反飛彈軍事設施,發動制裁。此事件固然影響美國軍事設備的資訊安全問題,但美國軍火產業的商業利益,也是極具商人特色的川普政權重視的原因之一。

川普上台後,推翻了歐巴馬對伊朗的限核協議,並對伊朗進行全面性經濟制裁。最重要的是,歐盟在伊朗限核事件與美國不同立場,且宣布歐洲不適用美國對伊朗制裁,但美國對在美國有營運的歐盟企業,祭出二級制裁方式,使得所有歐洲跨國企業皆不得不遵守美國對伊朗的制裁。

t3qraeqgqkb8901xfehtq5tpx5yht4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美國制裁對歐盟的影響

在川普「美國優先」背景下,歐盟自然產生極大的憂慮。

西歐各國雖然與美國為軍事盟友,但在政治及經濟上考量上,美歐經常會有利益衝突。例如,歐洲(尤其是德國)與俄羅斯、土耳其的經貿關係十分密切,美國對俄羅斯及土耳其的經濟制裁,將限制歐盟與這兩個國家的經濟往來,但美國與俄羅斯及土耳其經濟貿易上,互動相對沒這麼大。

在能源供給上,俄羅斯與伊朗皆為石油輸出國,美國對俄羅斯及伊朗經濟制裁,反而有利美國能源輸出競爭。這些經濟利益衝突皆使得美國單方面在使用制裁手段時,影響到歐盟的經濟利益。

在北溪二號管建設議題上,美國不只對俄羅斯企業進行制裁,所有參與管線建設的歐洲企業也列為制裁對象。換言之,美國對北溪二號管的制裁等於介入德國及歐盟的內政。

美國退出伊朗禁核協議並對伊朗進行制裁一事,最能表現歐洲在美國一意孤行的窘態。歐盟在美國制裁伊朗之後,明確宣示歐洲企業不適用美國制裁,但所有歐洲大型企業皆懼怕被美國視為違反二級制裁的第三方,必須遵守美國單方面實施的伊朗經濟制裁。

此外,歐盟為規避美元匯兌系統,成立的Instex匯兌系統與伊朗獨立進行商品匯兌。美國也威脅將對參與Instex的成員進行制裁。

在中美貿易及地緣政治衝突事件上,歐洲除了在人權議題與美國同步外,其他如5G華為電信設施,及南海軍事議題上皆與美國利益有所分歧,以德法等歐陸國家而言,俄羅斯是歐盟最重要的國家安全威脅,中國是經濟貿易夥伴。

不同於美國視中國崛起為軍事威脅,歐洲多著眼於中國的經濟利益。此外,歐洲重視的氣候變遷議題,必須與中國合作,川普執政首先退出《巴黎氣候協議》,無視歐洲的不滿。無怪乎法國總統馬克宏(馬克宏)大聲疾呼歐洲政策獨立性。這也是為什麼中國與歐洲在2020年結束前要簽署《歐中投資協定》(Comprehensive Agreement on Investment).

結論

美國近來大量的實施政治經濟制裁,不但對被制裁國家造成巨大影響,其他關聯國家的政治經濟活動也被二級制裁限制。這種單邊主義的制裁,已被歐盟及中國視為嚴重干涉國家主權的工具,必須對其採取反制。

在匯兌系統上,中國、俄羅斯、歐盟都正在積極發展非美元的匯兌系統,未來將很可能降低美元SWIFT系統的控制力。此外,排除美國的貿易協議也陸續簽署。這皆顯示川普的「美國優先」政策及經濟制裁軍事化,在短期內可能有一定的效果,但長期而言,美元及美國貿易影響力可能會因此而降低。

拜登上台後,原先對中國的強硬政策應不會有太大的改變,但將轉向於多邊主義及盟友共同行動。

而川普單邊主義造成盟友的不信任感,拜登則需加強力道才能讓其逐漸消失。猶如拜登政府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表示的意見一般,他同意川普對中國的強硬態度,但在手段上還須有所調整。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