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會創生、創生資料庫、樂齡返鄉:「地方創生元年」後的下一波議題與挑戰

都會創生、創生資料庫、樂齡返鄉:「地方創生元年」後的下一波議題與挑戰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參與創生的產業除了精緻的設計,更應該傳遞「在地文化的核心價值」,並且找出人才回鄉的誘因,其中包含樂齡的人力資源投入、都會與城鄉之間的資源共融,成功案例的典範移轉與扶持,讓地方創生邁入第三年之際,不再是理念的倡議,而是真正的付諸實現。

文:呂致緯(中華民國社區營造學會理事)

以人為本、人口回流的策略是否成功?

雖然台灣在2019年設定為「地方創生元年」,各級政府部門在國發會的主導下制定了從中央到地方的地方創生的戰略及政策;迫切的是台灣的人口趨勢,由內政部所公布2020年出生人口與死亡人口,台灣已經首次出現負成長,新生兒僅16.5萬人、創造了史上新低紀錄;此外高齡人口占比也將在2025年超過20%,台灣將邁入「超高齡社會」的同時更顯現出地方創生的急迫性。

雖然政府擬定了「以人為本、人口回流」、「地方特色DNA」、「科技導入、數位經濟」的三個大方向,但至2021年更應檢視兩年來地方創生推動的不足之處以及相關議題與挑戰。

被忽略的都會創生

2018年國發會公布了地方創生優先推動鄉鎮市區,其中包含農山漁村、中介城鎮、以及原鄉等共計134個鄉鎮區;其中大多為資源匱乏與人口流出嚴重的地方,因此更顯示振興的急迫性;但台灣的地方創生在提出大戰略的佈局時,若要真正達到人口壓力的分散、故鄉創新與活化的治本效益,則應該從更大的視角,將都會地區納入整體創生的戰略構思。

都會地區通常在商業活動、政經資源、基礎建設、人口數上居於優勢地位,但其生活、經濟與謀生壓力往往更甚於鄉村地區;都會僅在「生活機能上」佔優勢,但是在「生存機能上」卻屢見許多弱勢群體的困境。

通常政府政策多以長住居民為對象,但現實上社區內部活動與環境形塑的能量多以下圖之四大人口組成為主;例如外來工作通勤者在地區駐留的時間往往超過長住居民,例如彰化與南投,許多人至台中通勤開店與就業(桃基與雙北亦同),駐留的時間超過10小時以上,貢獻了商業服務與消費,也參與當地風格的塑造,但是卻往往被排除在工作地點的社區營造、公共政策照顧與相關服務措施。

圖片1
作者提供
組成社區共同體的四大族群

因此,城鄉之間的創生策略與資源不應該是一刀切,面對交通網絡建設的便捷,城鄉往往界線模糊,甚至成為每日彼此相互依存的生活共同體;若要落實真正的人才返鄉,則必須思考如何城鄉之間達成互補,共榮與共融的整合效益。以下為筆者的觀察與認知分享如下。

先從都會或外地,培育回鄉參與創生的能力!

地方特色的DNA漏掉了離鄉就學、就業的青年。那些年輕人在外地所學與專長亦需建置資料庫。

自2019年由台灣地理資料中心所建置的TESAS地方創生資料庫,匯聚與調查台灣各行政區各項在地的統計資料,以及盤點出人、文、產、地、景的特色資源;並且作為地方進行創生事業的基礎資訊,可以說是有效且好用的工具,但是對於想要推動地方創生、號召人才回鄉的政策卻往往對於離鄉在外的人力資源一無所知,這也是資料庫不足的地方之一。

因此,我們可以用鄉鎮市區級基層單位掌握青年兵役的的經驗與行政能力,針對在籍青年的就學科系、就業類型,進行長期的追蹤與建檔;這樣在地盤點的資源同時檢視能否支撐與號召應屆畢業的學子或是想返鄉就業的青年,提供後續參與創生的建議,並可以在就學與就業的所在地區提前培養回鄉參與創生的規劃。

否則現有的創生案例多集中在已有事業基礎的二代上。畢竟軀體(在地DNA)與靈魂(人才資源)的共鳴,才有辦法立足故鄉推出動人的創生故事。

從下圖,我們可以放下區分本地人與非本地人,無論是返鄉或是移居,都可以從立地的地方開始準備,並培養創生能量;舉例來說,都會區就業的青年可以先從自身的職場學習市場脈動與專業技能,累積專業與市場敏銳度後依據城鄉的資源來思考創生的可能性;也可以針對外地求學的學生於所在學校培養具有潛力的職能,作為後續投入回鄉創生的參考。

圖片2
作者提供
異鄉的創生能量累積與返鄉環境的營造

青年返鄉之外更應是樂齡返鄉

目前中央單位推動地方創生的相關輔導計畫,近年為了討好世俗聲量與觀感而漸漸偏離了應有的目的與初衷,例如青年議題成為媒體與選票關注的重點時,則一堆的政策輔導與補助向其貼近,但是真正需要的青年卻無法得到根本上的協助,甚至得到的是傷害,鼓勵青年返鄉創業就是一例。

根據2018年經濟部中小企業處創業諮詢服務中心統計,一般民眾創業,1年內就倒閉的機率高達9成,存活下來的1成中,又有90%會在5年內倒閉。因此,青年若不是家族已有在鄉經營的產業之外,創業往往是負債惡夢的開始 (創業者年齡集中分布於26-45歲近8成) 。

反觀社會上有許多45-65歲的非自願失業或是退休者,具有成熟的職業技能、人際與市場觀察,以及對現實的體認,反而更有利於號召返鄉參與地方創生,甚至創造更多工作機會,但是政策支援與輔導反而是最少的;因此除了提倡青年返鄉參與創生之外,更應提供樂齡返鄉的條件,讓中高齡專業人才更有信心參與地方創生的執行,其效果相信將比鼓勵企業投資故鄉來的豐碩。

打造城鄉品牌除了國外案例之外,更應歸納適地的作法

我們都知道地方創生的重要性,也知道資源盤點是落實創生的第一步;但是面對精彩的案例與工具的背後,「如何做」是目前許多社區所疑惑的,例如社區DNA的資源盤點與應用,無論是調查盤點出在地的特色或是做了SWOT分析,但對於每一個地方的差異性要如何有效的凝聚出專屬各社區的風格,往往無所適從或是仿效抄襲,因此同質性的特色往往無法突顯無法取代的特色。

因此源自於日本的社區營造與地方創生,數十年來皆創造出許多精彩的案例,但被成功案例振奮同時,該如何做往往是許多地方的疑惑之處,因此典範移轉的案例需要更多專家與單位的歸納與論述,提供給地方創生發展來依循。

例如下圖日本靜岡縣三島市如何推動河川守護並且運用源自富士山湧泉的特殊性,所打造出的創生典範是否可以應用在台灣特色相似的城鄉來做為推動創生的參考?在台灣,亦有東港溪等相似DNA案例。

圖片3
作者提供
經典案例的典範如何移轉,地區推動創生時才有意義

結語:地方創生從倡議到落實

地方創生推動的第一步除了在地元素的調查蒐集之外,最重要的是在於產生唯一性、不可取代的識別性以及讓人親近的吸引力,而不僅是觀光工廠、文創旅宿、特色餐飲等。

所以,參與創生的產業除了精緻的設計,更應該傳遞「在地文化的核心價值」,並且找出人才回鄉的誘因,其中包含樂齡的人力資源投入、都會與城鄉之間的資源共融,成功案例的典範移轉與扶持,讓地方創生邁入第三年之際,不再是理念的倡議、政策變更名項,而是真正的付諸實現。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