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男兒王》的變裝皇后文化,看新加坡電影產業的沒落與復興

從《男兒王》的變裝皇后文化,看新加坡電影產業的沒落與復興
《男兒王》劇照。Photo Credit:mm2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新加坡電影產業從1979年至1994年共經歷了15年的空窗期,直至邱金海1995年執導的1電影《Mee Pok Man》在各個國際影展參展後才開始復興。

這是我第一次嘗試寫劇本。主要是因爲,當我有這個機會寫劇本的時候,我就問我自己想寫什麽故事。那我就重心找回,我從小就被人家嘲笑,說我很娘,很娘娘腔。然後,我懷恨在心。然後呢,我覺得說如果我有一個機會,可以改變這個世界,讓更多人從中學到讓大家知道:娘無罪。我(也)想大家知道,與衆不同,這是老天賜給你的禮物。所以,我希望大家看了這部戲會喜歡。謝謝大家。

這是新加坡電影《男兒王》(簡稱《男》)在去年台灣金馬影展的映後交流上,共同編劇兼演員之一的賴宇涵所發表的談話。刷了兩次觀看這部電影的筆者,也對Jaspers的這一番話感到動容。賴宇涵的感觸不僅僅是爲了另一群人而發聲,筆者往廣義來看也是為新加坡電影這「弱勢」的媒介道出心聲。

《男》是獅城去年經過Circuit Breaker(阻斷措施)解封,電影院重開之後,第一部上映的新加坡國片。按當時(10月1日)起生效的規定,超過300個席位的放映廳,只能容納最多150個人的觀影人數,小型的則視安全距離的規範,可以讓最多50名或者按放映廳的總席位的數目,開放多50%的位子供消費者觀影。在那樣的限制之下,《男》還能夠在10月22日上映首個周末取得9萬新幣(約新台幣189萬元)票房,而在11月22日金馬獎頒獎典禮舉行後,所累積的票房超過了53萬新幣(約新台幣1111萬元)。 在一個消費者長期不普遍支持國片,轉而消費觀看外國電影的環境裏,《男》有著這樣的票房成績,實屬難能可貴了。

新加坡演員賴宇涵也在劇中演出變裝皇后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新加坡喜劇演員賴宇涵首次擔綱編劇的電影「男兒王」 入圍金馬獎兩項提名,他也在戲中演出變裝皇后的角色 。

新加坡的變性人社群

雖然《男》看似在新加坡受到歡迎,但這類講述變性人、變裝皇后邊緣社群題材的華語電影,在早期是得不到新加坡觀衆的青睞的。也許今天大家談到東南亞的變性人文化會想到泰國,但實際上新加坡才是先驅,而電影就為我們見證了歷史。

由台灣導演楊凡執導的電影《三畫二郎情》1995年在新加坡上映,而香港的翻譯名稱為《妖街皇后》,礙於當時保守的社會氛圍,就因民眾的反對聲浪而遭新加坡當局禁止放映。一直到電影20週年紀念之際,修復版才有機會於2015年新加坡國際電影節上映唯一一場,並且由當年的主要演員姚志麗(越南語:Lê Thị Hiệp,美國籍越南裔 )和余健順出席映後交流。這也是姚志麗生前出席其主演電影的交流會,她在2017年12月19日因胃癌併發症在洛杉磯醫院去世,享年46歲。那麽,姚志麗是何許人物?她主演了美國導演奧利佛·史東(Oliver Stone)在1993年上映的《天與地》而成名。除了《妖街皇后》,一部1979年的美國犯罪喜劇電影《SAINT JACK》都有描寫跨性別人士70年代在新加坡的畫面。

所謂的妖街,係指新加坡的武吉士街(Bugis Street),在1960至1970年代,那裡是西方旅客和海軍水手會造訪的風花雪月之地,與聚集在那的變性人約會,到了1980年代,新加坡經濟起飛,武吉士街和海南街被規劃為商業用途,直至1990年代才重新對外開放,如今成了商場林立的購物街。

那為何80年代前新加坡會有不少變性人社群呢?台灣作家黃一展在其文章指出,最早以人妖作為歌舞演員吸引外籍旅客的國家,就是二戰後的新加坡,而消費族群主要是那些尚未撤離亞洲戰場的美國士兵,而新加坡政府因擔心有礙風華而打擊這產業,同時也隨著越戰的爆發,美軍轉而駐紮在泰國的芭達雅,人妖表演的產業才轉移至泰國。另一方面,新加坡也是早期東南亞實施變性手術的先驅,《海峽時報》報導,新加坡公立醫院在80年代前每年可處理數百例變性手術,但公立醫院在2013年後已不再提供變性手術,剩下少數私人診所提供服務,而且也不獲得衛生部補貼,有變性手術需求者,只能到相關產業更為蓬勃的泰國和韓國了。

新加坡電影消失的15年

回到新加坡電影發展上,新加坡的國產電影自1998年上映的《錢不夠用》之後,總給人的感覺是劇本、拍攝手法和剪接都擺脫不了電視媒介和舞台劇的影子。欲探討這問題的源頭,這不得不提到新加坡電影長達15年的空窗期。

根據研究新加坡電影史的法國籍電影評論員Raphael Millet,在其英語著作《Singapore Cinema》中的〈Decay And Oblivion 1973-1986〉一章指出,當1973年的第一部新加坡獨立華語電影《血指環》,和由外商投資拍攝的1979年英語獨立電影《Saint Jack》被禁止放映後,便宣告了獅城電影工業的垮台。這篇文章也引用了著名電影評論員Roy Philip Armes的著作《Third World Film Making and the West》的觀點:「新加坡成了在東亞或者東南亞地區,唯一一個沒有電影製作圈的國度」。Raphael Millet在<From Survival To Revivial 1987-2005>一章指出,新加坡電影產業的復興,是由邱金海在1995年推出的電影《Mee Pok Man》,在各個國際影展參展後算起的。因此,獅城電影產業的沒落是由1979年開始,1994年結束,共經歷了15年的空窗期。

這15年的空窗期,也讓電視產業的節目深入了新加坡,以及馬來西亞南部柔佛州居民的心。例如出生於柔佛州麻坡的鬼才藝人黃明志,他在2017年發佈的單曲《搞笑再行動》,就是向新加坡知名導演、演員梁智強致敬。

在梁智強沒有成爲電影導演之前,他和另一名搭檔林益民聯合主持的搞笑節目《搞笑行動》,在1990年開播之際是一個華語綜藝節目裏的其中一單元而已,爾後才開始慢慢地獨立成爲一檔每週一晚上播映一小時的節目。在《男兒王》有演出的配角程旭輝(新加坡人熟悉的輝哥),和男主角李國煌都是出身於該綜藝節目。後者則是從扮演垃圾桶的角色開始,慢慢地廣為新加坡人所熟悉。該系列節目播映了長達18年之久,也讓其中的反串角色:梁細妹和梁婆婆,分別在1999年和2018年登上了大銀幕,推出電影《梁婆婆重出江湖》和《旺得福梁細妹》,而這兩個人物都是由梁智強扮演。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