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友湧入Clubhouse聊台港新疆,帶來「和解」氣氛但資安疑慮未解

中國網友湧入Clubhouse聊台港新疆,帶來「和解」氣氛但資安疑慮未解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社群軟體Clubhouse近來爆紅,中國網友加入行列,與各地網友大聊新疆、台灣、香港等平時不敢隨意談論的話題,加深了多方交流。不過,Clubhouse仍有些資安上的問題,難保背後沒有「老大哥」想要窺聽。

文:William Yang

過去一週,透過邀請才能註冊的美國語音社交軟體Clubhouse上出現大量的中國用戶,而軟體上過去幾日也出現許多中國大陸丶香港丶台灣與居住在各地的維吾爾用戶討論這些敏感話題的「俱樂部」。

過去幾日多次在Clubhouse上開群與中文用戶交流的澳大利亞華裔藝術家巴丟草告訴《德國之聲》,他覺得由於Clubhouse是以語音為基準的社群網站,所以華文用戶能跨越簡體字與繁體字的隔閡,更直接的交流。

他說:「如果以文字在其他社群網站上交流,用戶常會遇到的問題是,他們很難知道另一個帳號背後的用戶是否為真人。在推特上,我們常看到香港示威者與中國五毛引起罵戰,用戶很難得知這些中國帳號背後是機器人還是真人。然而,Clubhouse因運用語音交流,所以很難用機器人去複製帳號,所以當中國用戶與其他地方的用戶交流時,我們都可以透過語音聽出來帳號背後是個真人。」

巴丟草認為,各地的中文用戶透過語音交流,能夠在群內建立一個「和解」的感覺,而這種效果是必須透過Clubhouse的語音發言才能達到的。他說:「目前在華語圈的Clubhouse上,大部分用戶都有發言權,這也讓用戶更敢於表達。我在觀察中發現,Clubhouse上很多用戶是我平常在推特等社交平台上接觸不到的,而看到很多人願意說話也是件十分鼓舞人心的事。」

沉默族群和取樣偏誤

不過,人權觀察的中國部研究員王亞秋則點出,由於Clubhouse目前限制iPhone用戶才能下載,所以在中國國內,這個條件會自動篩選出社經地位較高的用戶。她告訴《德國之聲》:

「在討論新疆丶台灣跟香港這些話題的群裡,很多人都是自己選擇加入的。我們可以看到Clubhouse展現出中國有一群比較自由派的人,因為很多有愛國傾向的中國人比較不會出現在Clubhouse上,他們也不會加入討論敏感話題的群。」

從2020年開始為被新疆政府判刑關押的弟弟發聲的維吾爾律師萊漢‧阿薩特,7日也在Clubhouse參與了一個用中文討論新疆再教育營的群(編按:即「群組」,Clubhouse群組又稱「房間」)。她表示,在討論過程中,發現中國其實有不少漢族用戶能理解維吾爾人過去幾年的感受,這也讓她感到蠻感動的。

AP_19339252388053
Photo Credit: AP / TPG Images

她告訴德國之聲:「當有些用戶在討論中問了一些不恰當的問題,其他漢人用戶就會出來捍衛我們維吾爾人,那個時刻挺感人的。透過兩天的交流,我的感覺是畢竟漢族與維吾爾人在中國國內同在一個體制內共存,所以我在Clubhouse的討論中可以感受到我們是一個聯盟的感覺。這些漢人很想為我們發聲,但他們也很害怕被政府打壓。」

萊漢‧阿薩特表示,這些漢族用戶想幫忙的意願,也讓她理解到為何中國政府過去幾年在國內要一直壓抑與新疆再教育營相關的各種討論。她說:「部分漢人用戶一直問的問題是,他們如何幫助我們,但也同時避免讓自己陷於危險的狀態。由於這些漢族用戶首先仍要考慮個人安全,所以他們無法公開聲援維吾爾人。」

資安疑慮:手機通訊錄、音訊技術

儘管中國用戶在Clubhouse上與其他華文用戶的互動令人鼓舞,但這個軟體使用的技術仍為部分用戶帶來一些安全疑慮。巴丟草在接受德國之聲訪問時表示,由於Clubhouse要求用戶以手機號碼註冊,並在註冊時,詢問用戶是否願意提供通訊錄內的資訊,這些步驟都引發了很大的安全疑慮。

他說:

「目前Clubhouse是採取邀請制,所以每個用戶的關係網很容易被中國政府所掌握,這是一個相當嚴重的問題。另外,由於Clubhouse使用的是中國公司Agora的聲音技術,所以這些公司是否能在中國政府要求與其進行技術合作時,有能力拒絕相關的要求,也是非常值得關注的。如果無法拒絕中國政府的要求的話,這可能造成很嚴重的安全疑慮。」

人權觀察的王亞秋則表示,Clubhouse是一個美國的軟體,所以如果它在中國的營運引發爭議,Clubhouse在美國可能像Zoom一樣接受調查。她說:「如果Clubhouse配合中國政府做事,這對它本身的名聲會有影響。」

正因理解國家而恐懼

即便如此,王亞秋與巴丟草都認為,外界應該以正面的方式看待過去幾天大量中國用戶出現在Clubhouse上的現象。巴丟草表示,Clubhouse證明了中國不是一塊鐵板,雖然國際社會從外面看,都以為中國國內只有愛國主義與國家主義,但是Clubhouse上的中國用戶顯示,可能很多中國人對於自己國家有很清楚的認識,他們也很清楚知道自己面臨的困境為何。

他告訴《德國之聲》:「感覺上,中國就像一個高壓鍋(編按:台灣稱「壓力鍋」),當Clubhouse出現時,就像是有人把高壓鍋上的氣閥稍微推開,高壓鍋內傳來的尖銳聲音傳遍全世界。但我們不知這個氣閥何時會被政府的大手關掉。Clubhouse證明的一點是,中國這個鍋子內部並非像北京所說的如此風平浪靜,鍋內的社會反而存在很大的怨念跟矛盾。」

王亞秋也指出,雖然外界可能對於Clubhouse上出現不少思想偏自由派的中國用戶感到驚奇,但實際上這些用戶一直以來都存在,只是礙於可能被政府打壓的風險,這些中國人一直無法公開談論香港丶台灣或新疆再教育營等敏感話題。

她說:「Clubhouse讓這些中國人浮出檯面。我希望台灣丶香港跟全世界的人,瞭解這些中國人是存在的,只是因為他們擔心潛在的風險,所以無法公開評論這些話題。」

© 2020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林宜萱
核稿編輯:黃筱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