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做出爆紅Podcast?》:好的故事需要「解決方案」和「教訓」,若有一個「轉折點」更好

《如何做出爆紅Podcast?》:好的故事需要「解決方案」和「教訓」,若有一個「轉折點」更好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PODCAST王牌製作人無私分享,數百個節目反覆驗證而得的經典實例。邏輯式分析、圖解理論、技巧練習,讓觀念不再抽象難懂,適合PODCASTER、電台、音頻界的新手與老鳥們快速上手。

文:艾瑞克.纽朱姆(Eric Nuzum)

故事元素

場景角色動機行動阻礙解決方案教訓,或是還有一個轉折點更好。每一個故事對於這些元素,都保持著自己獨特的平衡,每一個元素對於廣播和Podcast故事來說,都和文字、視頻或是其他媒體有一定區別。

(中略)

故事有解決方案

「解決方案」是故事講述中最有趣的一個元素,因為就算沒有這個元素故事還是可以運作,但是缺少「解決方案」只有在刻意安排的狀況下才可以成立。

可以通過以下這兩種方式,來解決故事中的複雜難題和阻礙:改變世界或是改變自己。

勞勃.麥基(Robert McKee)在他具有開創性的書籍《故事》(Story)一書中,花了很長篇幅講述了「好萊塢結局」(Hollywood ending)。好萊塢結局有兩種,有一種是「封閉式結局」,意思是一切問題都有答案,問題都被解決,都被包裝在一個乾淨俐落令人滿意的包裹中,簡而言之,有一個「明確的解決方案」。反觀「開放式結局」,就是一個留下了一些爛攤子,不是乾淨俐落的,有些問題沒有得到答案、沒有被解決。

我特別鍾情於開放式結局,主要是因為現實生活中的故事很少會有那樣乾淨俐落、搞定結案的特質,總是會有一些事情出差錯或是無法恰恰好的解決。有時候我不是很相信一個封閉式的結局,我認為只是製作人沒有挖掘得夠深入以至無法找到散落的線索。

故事有一個教訓

每個故事都有一個「寓意」,每個故事都有一個「教訓」,不然的話還有什麼意義?

就算是那些喜歡避重就輕的人們所創作出來的大眾新聞,通常也會有一個寓意,即使那個寓意單純只是「行動會伴隨後果」。

你還會發現說故事的人喜歡辯論寓意該如何展示:這個道德教訓應該要明示還是暗示,或是完全留給聽眾自己去發覺?

如同我在本書前面提到過的,我相信如果是一個大的主題或是謎題,我們需要帶領聽眾走百分之85的路去尋找答案,但是我不會把所有的東西都直接填鴨式的餵食給他們,這樣做一點都不有趣,沒有發現新大陸的感覺也沒有自我啟發感,聽眾沒有辦法享受自己摸索故事寓意的美好之處。

而這段故事旅程會有多長呢?我常常會對電台和Podcast創作者說,如果他們能用一句話把你的故事說完,那就是這個故事該有的長度。

而且最好的故事都有轉折點

每每有創作者向我推薦一個故事或是非正式地談起他們著手中的計畫,我在聽的時候都會嘗試在腦子裡先編寫這個故事。假設有個創作者正在處理一位木製鐘錶匠師的簡介,我會立刻猜測(對自己說),這個作品將會包含幾個面向:在現代社會中練習一個過時手藝是件多困難的事,以滴答作響的鐘聲組成的交響樂作為特色,還可以包含一些對於時間意義的闡述。

我為什麼要這樣做呢?因為我希望在自己腦海裡先預演一遍之後再與創作者對話,如果創作者可以在對話中加入一些我無法預測的東西,那麼這個東西就會是「一個轉折」。轉折和關鍵是故事中最令人開心和驚喜的部分,每一個好的故事中都包含了很多意想不到的轉折、關鍵、情境、新面向,或是讓人無法預想到的複雜狀況。

一個「好的轉折」能夠顯露一個故事的「真正含義」。也許你一開始被故事吸引的原因,可能因為這是個真實的犯罪故事,說的是一起沒有破案的謀殺案,但是一但深入了解,你就會發現這個故事其實是在講種族主義和文化衝突;也許你一開始被故事吸引的原因,可能因為這是個關於瘋狂陰謀論者的故事,但是一但深入了解,故事轉折會顯示那個古怪的陰謀家其實一直都是正確的,故事就轉變成要如何對待外來者和那些違背文化規範的人;也許你一開始可能是被無辜者如何在家裡被警察槍殺的故事所吸引,但是一旦深入了解之後,會發現這其實是在闡述精神疾病以及我們希望執法單位如何處理類似事件。

一個有轉折的故事如果是可以被預測的,那就可能會是無聊和二維的。一個故事如果有「無法預料的轉折」,就會變得讓人愉快、令人驚訝、有啟發性和挑戰性。

說到「轉折的力量」,我近來最喜歡的例子是《美國眾生相》裡面一個叫做「魔術秀」(The Magic Show)的故事。故事的主角是雙人魔術師搭檔潘恩和泰勒中的(the magic duo Penn and Teller)泰勒,他在解釋一個叫做「浮球表演」(The Floating Ball Routine)的魔術發明。

故事是以解釋這個魔術把戲如何被發明的方式呈現,很多魔術師會告訴你,這個演出需要花很多年時間才能臻於完美。

泰勒分享了他對於浮球表演的靈感是來自大衛.雅培(David P. Abbott),這位20世紀初的魔術師。雅培認為進行魔術最好的地方就是客廳,所以他只在內布拉斯加州奧馬哈的家中客廳內進行表演,來自世界各地的魔術師,包含哈利.胡迪尼(Harry Houdini)都會前往內布拉斯加州來看大衛.雅培的表演。

雅培在1934年去世的時候,正在寫一本介紹他發明的所有魔術技巧的延伸書,他的遺孀原本計畫要出版這本書,但是兩年後也去世了。之後這本書就消失了,成為了一個不可思議的神秘話題,很多人都在尋找這本書,但是每次都只找到幾頁,直到1970年代才發現其餘手稿,其中包括的魔術技巧之一就是浮球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