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ubhouse搞「飢餓行銷」,完全打中了現代人的三大文明病要害

Clubhouse搞「飢餓行銷」,完全打中了現代人的三大文明病要害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即便清楚這是行銷推廣手法,但竟然也有幾度冒出是不是該換個蘋果手機的念頭,而且對於別人的發文還有幾分輕微的「眼紅感」。這讓我對這樣的行銷操作手法感覺厭惡,因為這不只是操作了人們的慾望,也操縱了人們的恐懼。

當廠商決定或不得不採取限量邀請及單系統時,就應該能料到會面臨不能使用者的抱怨,也知道有人會慢慢覺得這樣不好玩而離去,並且要冒著可能因為自己開發太慢被競爭者取代的狀況。更何況,在台灣2020年Android市占率高達七成,而有收到邀請的iPhone使用者應該不超過三成,意思是將近九成的人無法使用,在其他國家也是同樣狀況。

相較起一般使用者的無意識行為,網紅和名人一窩蜂的響應,也是Clubhouse風潮下的奇特現象。平常廠商找個小網紅一則業配文就是幾萬起跳,找個名人出席沒有十萬百萬連影子都看不到,即便是公益活動,沒有一定的能見度,也極難找到名人願意站台。更別提粉絲要親近偶像絕對是難如登天,即使是記者也幾乎只能接受到官方說法,但是這些人卻在這幾天像是中邪一樣瘋狂無料大放送,脫稿演出,卻沒考慮:

  1. 花時間跟大眾互動交流應該是為了增加影響力,但卻選擇跟跟一成不到的少數人互動?Why?
  2. 要達到最佳效益,應該是要讓資訊能夠保留和傳播,但卻選擇使用一個不會留下紀錄的平台?Why?
  3. 在與少數人交流時,不擔心其他不得其門而入的粉絲,或是付費的消費者感覺到不公平?Why?
  4. 平常忠實的粉絲,掏錢的廠商都要掏錢才能取得,現在願意免費放送的動機是?搶佔市場?跟上流行?純粹好玩?

當眾多名人網紅跟隨著科技鉅子馬斯克的腳步前仆後繼跳進這個平台免費代言和貢獻時,創造驚人的擴散率和黏著度時,可能不知道馬斯克和這間公司創辦人還有投資人有私交及商業往來,背後的音訊技術公司聲網(Agora)的股價短期內也上漲 30%。儘管如此,大家能開心就好,只期盼各界大神們能繼續堅持到全面開放時,還能在上面無料放送,才不會對不起廣大的粉絲們。

當然,我寫這篇文章探討Clubhouse所引起的特殊現象,主要是希望和我一樣有輕微錯失焦慮或被排除感的人,在看到這篇文章能了解這種操作手法背後的成因和自己情緒的來源,別讓廠商操作自己的行為和情緒,而趕著排隊買蘋果,更別讓菁英意識型態模糊了社交核心價值,畢竟公平、開放、促進交流本該是一個社交平台應有的社會使命。


如果你們想分享及討論自己對於不能使用Houseclub的感受和看法,歡迎在「我的clubhousehater宣言」留言,也歡迎提案惡搞活動。我個人是幻想能有Android的網紅或名人用某種舊技術,來跟大家一起搞個有趣的懷舊線上派對,輸人不輸陣啦。

另外我也會將閱讀到探討Clubhouse現象的一些文章和資訊,持續更新在粉絲頁「我傲嬌,我不用Clubhouse」,如果有閱讀到不錯的資訊,歡迎分享給我。放心,粉專名稱刻意用了我傲嬌,就是為了讓大家和我自己未來開放可以去使用時不會被打臉,以及使用後發現缺點,還能回來繼續跟大家邊罵邊用。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