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師,救救我的色鬼老爸!》:穿透「性」的迷霧,每個靈魂最深的渴望是「被正確理解」

《心理師,救救我的色鬼老爸!》:穿透「性」的迷霧,每個靈魂最深的渴望是「被正確理解」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事性諮商以來,我看過太多撕裂與傷透了心的人們,他們在關係中因缺乏面對「性」的能力,拿起以愛之名的正確價值觀大刀,狠狠傷透了所愛的人的心。而這把刀,當然也砍斷了自己的愛。

文:呂嘉惠(諮商心理師)

序曲

「老師,我只問你三個問題!」

無視於長廊後面等候室中凝結又尷尬到極點的氣氛,及一雙肯定直勾勾盯著我們背影的眼神,75歲的陳先生一走進晤談室,連我門都還沒關好,他也還沒坐定,就用宏亮有力的聲音說:

「老師,我只問你三個問題:

一、人幾歲應該沒有性慾?二、壓抑性慾會不會對身體不好?三、老人性慾應該怎樣抒發才對?」

我嘆了口氣,苦笑了一下──確實是女兒的爸爸,父女都給足了個案管理師Una跟我壓迫感。

就在幾分鐘前,我還跟他那幾位在外面等候的孩子──說他們是孩子也很尷尬,因為都是50多歲的人了──所創造的情緒張力與心理動力奮戰。而這位老先生,卻一副人不在現場的自在。

或許我得把時間推到四天前,Una掛下初談電話,大大喘息的那時候。那天,我正在諮商所跟Una核對所有個案諮商的時間。

Una是我諮商所的個管師,我們已經合作多年了。她非常擅長用電話協助第一次預約諮商的人,針對他們的需求給出相關資訊、說明諮商的基本流程與計價方式。除此之外,她還管理諮商室外個案與心理師的行政事宜,比如協助媒合個案與心理師工作的時間,確認每位個案每次晤談的時間;個案缺席、遲到,她都會去電追蹤;甚至包括每年的消防安檢、衛生局督考跟諮商所所在大樓的種種人情世故。

這是一個與心理師緊密合作的角色,因為每位個案與家屬都有表達「關切」的不同方式,比如那一天⋯⋯

那一天,我正跟Una核對資料到一半,電話鈴響了。她一手接電話一手翻開紀錄本,我看她的手寫不到兩個字,就開始轉起筆,表情變得嚴肅,身子也挺直起來。顯然來電者,也就是這位老先生的女兒,姑且稱她陳小姐好了,讓Una繃緊神經,謹慎應對。

從Una的答話中,可以猜測對方堅持要直接跟我談她父親的狀況,但Una為了治療效果謹守諮商專業界線,多次堅定地拒絕她的要求。掛掉電話後,她彷彿剛跑完馬拉松、體力耗盡似地頹軟在椅子上,跟我訴說剛才與陳小姐的這段雞同鴨講。一般人用自己的「情緒」、「感覺」、「以為」所認定的邏輯來思考,因此往往無法理解心理師的龜毛是有其專業依據的。

「我幫你泡杯茶吧!」我笑著問:「現在要的是薄荷降火、還是薑茶暖心?」

「不用啦!抒發一下就好了。」她搖著頭說:「我反覆跟她說明,我們為了當事人而堅持諮商界線的目的,就是為了促進諮商療效。我算一下⋯⋯」她回憶談話的脈絡:「嗯,我至少講了三到四次。」

而電話那頭的陳小姐,顯然也經歷到無法說服Una照自己意思去做的強烈挫折感後,在最後一輪,想必聲調高八度且富有戲劇性、威脅感地炸裂了:

「我覺得你不讓我跟心理師先說明我父親也就是病人的真實狀況,是很不專業的作法!」她用評價的語調產生攻擊的力道,「心理師本來就需要有完整全面的訊息才能更專業地治療病人!」以不屑的語氣表達羞辱,目的是要你心虛,使你動搖。接著,換成了嘲諷的口吻:「如果需要付費,好啊!那你就明說,我付錢就是了!」她把治療者看成只要錢的勢利眼,背後其實是以貶低來表達無法影響個管師Una的挫折。

而個管師無論心中多麼OOXX,仍然以一貫平靜的語調,溫柔堅定地堅持下去,這是個管師角色必要的訓練:

「你父親是成人,我相信他有能力以他的方式讓心理師知道他需要心理師協助的地方。心理師會以專業評估,如果需要家人進來一起會談,必然會跟你們說明,至於是否需要付費,會依照心理師評估當事人的目標、家屬參與的目的,來向你們清楚說明。」Una不卑不亢地回應。Una的工作是第一線與個案接觸,她是否能妥善處理界線,會影響心理師接下來的諮商效果。

經歷了這一連串對話、無法說服個管師的挫折、飆升的焦慮,陳小姐的情緒必然需要出口。果然,Una挨了一陣狂罵後,陳小姐開始滔滔訴說父親性關係的混亂是如何讓做子女的他們困窘。

「Una,你有沒有跟他說明諮商的作法、歷程與產生效用的原因?」我想知道她用了哪些方法,同時她怎麼解讀與評估跟陳小姐的互動。

「當然沒有啊!我又不是傻子。」Una給了我一個你怎麼會不懂的白眼,「她要的不是我們做的那種諮商,她要的是矯正!我才不會浪費口舌解釋那麼多,她聽不進去的。」

「那你怎麼決定要聽她說完那些故事啊?」我拿出珍藏的楓糖鬆餅,用甜食作為Una辛苦燒腦的補償。

「我知道她要抒發焦慮啊!這一點,我還能傾聽,當然我也是盡力讓她知道,諮商也是可以協助她的──當然,也是被狠狠拒絕了。」

Una一面吃著餅乾,一面繪聲繪影地描述電話內容,活靈活現彷彿對方就在眼前:「這樣吧!我直白跟你說,請你務必轉達,我父親在性上面真的有很大的問題,讓我們做孩子的極為困擾,要不是這樣,你以為我們願意走進你們那個⋯⋯諮商所嗎!」十足的鄉土劇氣勢,Una說到這裡,嚥下了一嘴餅乾。

「『你們那個』!連『性諮商所』都說不出來。」她搖著頭:「嘖嘖,我說性諮商師真是無奈,性是人的基本需要,卻被這樣貶低,吼,我們是瘟神嗎?講成這樣!」

Una換了個語氣,「但真要開口,還是得克制一下對父親不屑的羞恥感吧!也真難為她了。」Una喝了口水,停頓了一下,「來囉!一口氣!」她開始原音重現,模仿電話那頭的連珠砲,陳小姐一口氣說出了許多具體事實,想要說服Una放棄界線。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