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串流大平台】解密Netflix的前世今生:一則顛覆傳統、不斷逆境求生的叛逆故事

【串流大平台】解密Netflix的前世今生:一則顛覆傳統、不斷逆境求生的叛逆故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靠著《紙牌屋》開啟串流王朝的Netflix,實則也如一座紙牌屋,搭得虎虎生風,卻極為輕易一碰就垮,但可別小看這位在好萊塢與矽谷文化的薰陶下,成長茁壯的叛逆資優生。

21世紀進入第三個decade,2020年的一場疫情讓全世界迎來一場「宅經濟」的革命,影視市場也展開了居家娛樂的殘酷戰場,串流影音的群雄割據,讓這場無情的競爭更加激烈。說到串流影音,多數人腦海中一定馬上響起令人熟悉的「登登」兩個音階,搭配流線型的鮮紅「N」字樣動畫,Netflix的開場動畫影像深植人心,無疑是這場影視產業革命的領頭羊。

若要總結Netflix的創業故事,這就是一則不斷逆境求生、顛覆傳統的叛逆旅程。

shutterstock_1706003356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Netflix的緣起與第一波挫折

Netflix誕生於1997年的加州,在那個網際網路即將泡沫化的前夕,比起當時在美國有數千家實體DVD出租連鎖店的一方霸主百視達,Netflix搶先嗅到了商機,推出了使用者線上選片,公司郵寄DVD到府的服務,更將商業模式從「按次收費」改成「訂閱制」。

shutterstock_1344062204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而同一時間,影視產業的數位革命隱約醞釀著,Netflix當然迅速意識到網際網路與串流媒體的重要性,在公司寄送上億片DVD給消費者的同時,Netflix開始研發了專屬的「電視盒」,讓使用者可以透過機盒下載影片。看到了2005年創立的YouTube一夕爆紅,Netflix決定依樣畫葫蘆,於2007年推出自己的線上影音隨選服務(VOD,Video on Demand),隨著DVD市場在接下來短短幾年內崩塌,其線上點播服務逐漸成為公司的經營重點。

還記得前面提到的電視盒嗎?2007年蘋果公司也在同時推出了公司的首台電視盒Apple TV,歸功於蘋果產品引發消費市場趨之若鶩的慣例,一時之間電視盒似乎躍升為影音產品的下一代巨星,成為眾公司積極投入的市場。

為了不讓旗下的電視盒影響日後與其他電視盒廠商的合作關係,Netflix壯士斷腕,毅然決然的將剛研發成功的電視盒拆分成另一家公司「Roku」,2008年第一台Roku機上盒問世,至今Roku已是全美最暢銷的機上盒,市占率四成、安裝至將近4000萬家庭之中。自己催生的Roku產品問世的同時,Netflix內部也進行另一場變革,正式將串流影音與DVD出租的部門分開,並進行了首次的訂閱費調漲,仗著訂閱者穩定上升的優勢,幾乎可以說Netflix押對了寶,營收與股價都攀上了新高點。

2011年,就在公司營運風光的時刻,Netflix迎來了幾乎是創業至今最重大的打擊,授權電影、影集等內容給Netflix的多家內容供應商,宣布終結與Netflix的合作,公司股價瞬間暴跌、訂閱戶也銳減數十萬。

我們公司資深的同事回想那段日子,Netflix根本是成天拜訪各家內容方,懇求能取得內容的授權。Netflix此刻清楚地意識到,自己的命脈被內容方緊緊掐著,若沒有了內容,公司終將一文不值。

RTS2NBDP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紙牌屋》的誕生,Netflix開始全球佈局

不到兩年後,Netflix網羅了導演大衛芬奇(David Fincher)、凱文史貝西(Kevin Spacey)、羅賓萊特(Robin Wright)等重量級卡司,於2013年推出了旗下第一款原創節目《紙牌屋》,乾脆自己當起內容方。誰也沒想到Netflix一家網路影視公司竟然能夠製作出如此精良的影集,而透過長期收集數據、觀察消費者行為的研究分析,《紙牌屋》更大膽地一次釋出全季13集,讓對內容飢渴的觀眾,增加黏著螢幕的時數,日後此模式開創了「追劇 binge-watching」的現象級潮流。

《紙牌屋》讓人跌破眼鏡的大獲全勝,將Netflix推入了下一個紀元,每年投入開發原創影集、電影的經費逐年增加,而同時Netflix也在2015年正式展開了佈局全球的野心,今日Netflix的版圖已幾乎遍及世界上所有國家,訂閱數也超過2億用戶,無疑是串流影視產品的代名詞。

但這不等於Netflix從此穩坐王位,這間公司的命運猶如輪迴般,不停地面對更為巨大的逆境,然後發揮其叛逆的精神逆流而上,隨著好萊塢各方霸主紛紛投入這場串流大戰,我們將看到Netflix更為精彩的一則對抗宿命的旅程。

MV5BNmM4ODU1MzItODYyYi00Y2U0LWFjZjItYTRh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從Netflix的財報中能看出什麼?

2020年疫情使得全世界多數的人口,一整年都在家中度過,無形促成了Netflix訂閱數大幅增長的關鍵,在2020年第四季的財報中,Netflix的全球訂閱數正式突破2億大關,在短短這一年內,Netflix增加了將近3600萬的新訂閱數,傲人的成績持續穩坐影視串流市場的龍頭。

但這場財報會議中有另一項數據,才更令投資者振奮,共同執行長Reed Hastings信誓旦旦地宣布,2021年Netflix預期將會首次轉虧為盈,公司的自由現金流極有機會變成正值。眾所皆知,Netflix在投資原創作品方面毫不手軟,光是2020年就投入了近120億美金 (2020年因為疫情使得許多製作被迫暫緩,這項花費低於2019年投入的140億美金),為了內容大戰所投入的這筆龐大開銷,當然成為Netflix至今負債累累的主因。

而這項好消息,對Netflix來說,公司終於可以開始償還帳面上高達180億美金的負債,也有望告別每天去銀行貸款、大筆舉債的日子,甚至有機會開始從投資者手上購回部分股權。從2007年推出線上串流影視開始,Netflix花了10年才在2017年讓訂閱戶抵達1億關卡,而僅僅用了3年,就突破了2億大關,在群雄割據的串流戰場上,Netflix究竟是如何創造其高速成長的奇蹟?

Netflix執行長接受全球媒體團訪
Photo Credit: 中央社
Reed Hastings

內容為王的時代降臨,Netflix的快速成長與好萊塢的矛盾

2011年被內容供應方背後狠狠捅一刀的慘痛教訓,讓Netflix深知「內容」本該成為公司招牌的道理,從2013年打頭陣的原創節目《紙牌屋》與《勁爆女子監獄》以來,不到十年之內,Netflix為觀眾帶來了無數深植人心的節目,包括《怪奇物語》、《王冠》、《毒梟》、《黑錢勝地》、《漫威捍衛者聯盟》系列、《獵魔士》等,還有2020年表現耀眼的《后翼棄兵》與《柏捷頓家族:名門韻事》,都是Netflix旗下備受歡迎的招牌原創節目,Netflix更在前幾週推出一部宣示意味十足的宣傳片,預告在2021年有將近70部原創電影推出,幾乎是每週都有一部製作精良、巨星雲集的新作品與觀眾見面。

雖說如此,但隨著各方巨頭皆投入串流戰場之中,未來我們能預見的情境就是內容將持續分化。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