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通過零工經濟公投案,能為台灣外送員帶來什麼啟發?

加州通過零工經濟公投案,能為台灣外送員帶來什麼啟發?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20年加州選民以58.6%支持對上41.4%反對,透過第22號提案公投,決定App接案的零工經濟者為「獨立承攬工作者」而非僱傭關係下的員工,這個公投案能為台灣的外送人員和業者帶來什麼啟發?勞資關係又真只能非黑即白的劃分嗎?

美食外送、叫車、家事打掃、跑腿、代駕等平台,促成全新經濟型態的崛起,開啟零工經濟的時代。企業改以C2C的媒合平台,讓使用者與自由接案者,能有遵循的規則及付費標準。然而,伴隨新穎商業模式而來的,是全世界都面臨法規適用的模糊地帶:到底外送員、駕駛、打掃人員、家事照護者等和平台是承攬或是僱傭?不同的法律定義,牽動產業的興亡。這些都不是新的問題,究竟台灣的零工經濟可能會往什麼方向走?

要回答這題,得先把注意力拉回2020年11月初的美國總統大選,在加州一共12項全州綁大選的公投案中,加州選民以58.6%支持對上41.4%反對、約200萬票落差,透過第22號提案(Prop. 22)公投,決定App接案的零工經濟者為獨立承攬工作者(Independent Contractors),而非僱傭關係下的員工,這項提案也象徵他們拒絕2020年1月生效的AB5法案(Assembly Bill 5)。

由矽谷數位平台巨頭們Uber、Lyft、Instacart、DoorDash和Postmates帶頭倡議,將之付諸公投,讓加州選民自己決定零工經濟的商業模式與未來。公投至今不到四個月,斷定它的功過或許言之過早,不過加州第22號提案確實為現在零工經濟的困境,提供一個更折衷的方案,定義一套平台、自由工作者、消費者三方權益關係與責任的參考標準。加州模式的零工經濟不僅會成為美國各州、各國政府處理同樣問題的先例模板,也會是台灣發展零工經濟的重要參考之一。

把零工工作者當作僱傭的正式員工,哪裡不好?

談第22號提案如何驅動台灣零工經濟發展,先瞭解它的誕生是為了解決什麼問題可能會更清楚。去年公投不是加州第一次處理零工經濟,2019年9月加州議會通過、2020年1月生效新勞工法規AB5法案,就已經定義零工經濟者認定為「僱員」,除非這個勞資關係有符合ABC標準:

A. 工作者的作業不受雇主控制指示
B. 工作者從事的內容為僱傭公司核心業務以外的工作
C. 工作者有自己獨立生意或專業,業務性質與提供給僱傭企業的相同

只有通過標準的雇主才能像法案生效前一樣,將僱員視為「獨立承攬的自由工作者」。否則雇主必須將自營工作者視為僱員,以法律保障最低薪資及請假制度等基本福利,若雇主誤分類,每一例罰款可達5000至25000美元。

乍聽之下,AB5法案似乎更加為自由接案者的生計著想,但實際上有不少聲音說,這會形成惡性循環,且違背自由工作者選擇投入零工經濟的本意。衍生問題包括,僱傭公司人事成本提高,會有更多的成本被轉嫁在服務、銷售產品,影響市場消費意願;因為明文規範自由工作者勞動上限,例如自由作家每年僅能向特定雇主提供定量的稿件,導致自營工作者原本的工作模式、獲取薪資方式改變,以及市場上原有的工作機會銳減等。

shutterstock_1554209378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為此,不只Uber、Lyft等企業聲明考慮退出加州市場,還有傳統自營自由業工作者,如自由記者、作家、獨立營業的執照牙醫、心理醫師、律師、會計師,以及原本就有臨時承攬人員僱傭需求的公關業、婚顧業、中小企業,甚至有些人指控AB5法案違憲。

AB5法案將零工經濟者納入僱傭關係,深受民主黨政治人物如拜登(Joe Biden)、華倫(Elizabeth Warren)和桑德斯(Bernie Sanders)大力支持,讓這項州級法例,提升到總統選戰層面,成為全國級別的議題——但在把傳統的勞工管制思維置入零工經濟時,其實已經無可避免產生偏誤,並打擊這個新興產業。

無論是承攬或僱傭,吸引民眾投入零工經濟的誘因才是關鍵

零工經濟近幾年的蓬勃發展已經不是新鮮事,根據Business Insider的報告,到2028年美國勞動力會有50%會加入零工經濟,英國則是在2021年就會先達到這個比例。MasterCard的零工經濟白皮書指出,整體零工經濟GMV(Gross merchandise volume,包付款和未付款的含網站成交總金額)會從2020年的近3千億美金,在2023年時成長至4500億美金。

Covid19的疫情則是加速進程,Upwork的美國自由工作勞動力報告說明,2020年自營工作作為主力收入的比例增加8%到36%,在疫情爆發期間開始做自由接案工作的人,有96%說他們會在未來做更多類似工作。這類補充性、臨時性、自主性極強的崗位出現,調整了勞動市場的體質。

而作為對全美經濟貢獻極高的加州,擁有發達的叫車服務、安全的酒後代駕、疫情下蓬勃的外送平台、短期技術人力媒合等,穩定的零工經濟商業模式確實強而有力支撐整體經濟社會。零工經濟者之所以選擇獨立承攬工作,排除就業者需要增加專業技能才能解決貧窮問題的考量,他們可能是趁孩子上學時間想賺外快的家長、課堂間趁空檔打工的大學生、為了維繫人際互動的退休人士、時常搬家無法進入穩定僱傭關係的軍眷,或是負擔不了加州高昂生活費的家庭。

彈性、自由、自主性高、受最小化監督指揮,正是這些人選擇工作的原因,突顯零工經濟和傳統僱傭的不同,也能看出各國現行勞動法規的侷限。但難道勞資關係只能非黑即白劃分為僱傭跟承攬?二分法後,真的有助於消費者權益提升、自營工作者保障或是整體商業動能提升嗎?

第22號提案誕生,不只因應前述AB5法案對市場經濟造成的過大衝擊,也回應了這個叩問。

RTX2E1ZH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加州第22號提案如何承攬與僱傭的平衡?

全稱是「豁免基於應用程式的運輸公司和快遞公司向特定駕駛員提供員工福利」的第22號提案,從倡議內容可以看出,提案的目的為了保障獨立、彈性工作的自由,提供現行法律缺乏的保障和福利。

雖然加州的立法模式和台灣的法律結構、保障狀況不能一概而論,但我們也能從提案內容中對基本收入、福利政策、反歧視與性騷擾法律保護、公共安全規範、承攬合約細節等,看出第22號提案如何確保零工經濟模式持續運轉,成為思考台灣狀況的借鏡:

  • 基本收入保證:上線時間保證時薪平均達加州最低工資13美元/小時的120%,另有每英里外加約30分美元的支出補貼;司機可100%保留小費。
  • 醫療保險補貼:比照一般勞工Covered California健保計畫平均給付額,相當於每人每月約$367美元。每週時數達到15小時的工作者,可享有部分補貼。每週超過25小時者,則可享有全額補貼。跨平台接案的外送員或駕駛,可享有多重補貼。
  • 執行業務期間發生意外可享有意外保險、傷殘補助金、遺屬撫恤金等。

針對消費者權益,22號提案也對平台責任訂下基準,App平台服務商有責任進行承攬外送員或駕駛背景調查、教育培訓,對酒駕、藥物濫用的服務提供者採取零容忍政策,並在假冒身份之承攬行為發生時,配合相關調查。

為什麼台灣人需要知道加州第22號提案?

零工經濟的兩難是在提供穩定品質服務的前提下,保有自營工作者彈性自主的核心價值,並同時讓平台和獨立承攬人的權利義務關係貼近實務需求。

22號提案確立駕駛、外送員為獨立承攬工作者而非員工,同時提案內容也告訴全球政策制定者、零工經濟參與者:數位時代下的勞動關係不會是僱傭與承攬二元對立,在承攬制度的架構下,也能透過溝通協商,劃分出合於社會、時代的保障。

shutterstock_1527838787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台灣目前尚無類似的公投提案,而在現行法規制度中,若直接適用勞動基準法,無法解決近幾年發生的爭議事件,也勢必會落入加州AB5法案類似的困境。勞動部在2019年11月19日、12月2號分別發布「勞動契約指導原則」、「食品外送作業安全指引」等規定供業者遵循,依照個案契約是否具備「從屬性」判斷平台與外送員間的法律關係。

其實除了契約應該個別認定,本協會也呼籲政府參考世界各國立法、美國商會意見,將加州第22號提案視為台灣零工經濟發展的可能之一,著手立法或增訂勞動關係中,明定特定行為或狀態「不會違背既有的法律」,以「安全港條款」將規範明確化、排除不確定風險所產生對承攬者、消費者的直接傷害,以及對市場經濟投資發展的間接障礙。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