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與歐洲3國互相驅逐外交官,德國強調北溪天然氣2號管線施工不受影響

俄羅斯與歐洲3國互相驅逐外交官,德國強調北溪天然氣2號管線施工不受影響
德國民眾在岸上拍攝要出港的北溪天然氣2號管線俄國施工船。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俄羅斯5日宣布驅逐德國、波蘭、瑞典外交官員共3人,指控他們涉嫌參與呼籲釋放反對派納瓦尼的抗爭,8日這三個國家也各驅逐1名俄國官員回敬。歐盟一直有聲音要制裁俄國,依過去經驗,制裁通常效果不佳,且最重要的天然氣管線根本也碰不得。

※封面圖為德國民眾在岸上拍攝要出港的北溪天然氣2號管線俄國施工船。

俄羅斯本月5日驅逐德國、瑞典、波蘭3國各1名外交官,理由是他們涉嫌在1月23日參與莫斯科民眾呼籲釋放反對派領袖納瓦尼(Alexie Navalny)的遊行;作為還擊,這3個國家昨(8)日亦宣布各驅逐1名俄國駐當地外交官。歐盟本月下旬將討論進一步制裁,不過德國已表示,不會影響德俄之間天然氣管道的鋪設;俄國創業家和商人受訪時指出,商業受到衝擊是出於社會動盪,而外國制裁只是裝飾性的,其實無法改變俄羅斯政權或法治狀況。

俄羅斯反對派領袖納瓦尼上月回國後即被捕,引發數十座城市連續兩個周末(1月23、31日)大規模抗議;本月2日,莫斯科法院撤銷納瓦尼緩刑,判處他須為過去涉及的詐欺案服刑至2023年9月。

西班牙籍的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編按:相當於歐盟外交部長)博雷利(Josep Borrell)上周五赴莫斯科與俄國外長拉夫洛夫(Sergey Lavrov)面談,沒想到俄國當天稍晚就宣布驅逐德國、波蘭、瑞典外交官,並指責歐盟是「不可靠的夥伴」。

歐盟外長主動出擊慘遭滑鐵盧

《Politico》報導,博雷利堅持要此刻赴俄,但顯然準備不足,沒有明確設定出訪目標,訪談過程慘不忍睹,多次無意間承認了一些個人立場,讓拉夫洛夫可藉題發揮,或挑撥美國與歐盟之間的分歧、或批評歐盟總是雙標又虛偽。這場談話被眾媒體與外交官直擊,數名歐盟官員私下表示相當沮喪,博雷利的外交技巧和經驗遠輸拉夫洛夫。

AP_21036481707846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俄羅斯外交部長拉夫洛夫(左)與歐盟外交高級代表博雷利(右)在莫斯科會面。

博雷利出訪失利,7日返歐後面臨巨大譴責。愛沙尼亞籍的歐洲議會議員特拉斯(Riho Terras)要求博雷利辭職下台,並與另外73名議員連署致信歐盟執委會主席范德賴恩(Ursula von der Leyen)表示,若博雷利不主動請辭,執委會就該採取行動。不過范德賴恩已表態支持博雷利。

被驅逐外交官的德、波、瑞典3國只好靠自己。德國外交部昨譴責,俄國驅逐歐洲外交官毫無道理,德國駐俄使館人員在1月23日莫斯科示威中,只是負責回報現場狀況,行為符合《維也納外交關係公約》明列的權利;德國外交部同時宣布,將1名俄國駐柏林使館官員列為「不受歡迎人物」,進行驅逐。

瑞典和波蘭也發出類似聲明,各驅逐1名俄國外館官員。波蘭外交部表示,此舉是根據外交互惠原則,並與德國、瑞典討論過。《法新社》報導指,歐盟各國外長將於本月22日開會,討論是否對俄國進行新制裁,這需要27個成員國一致同意。

若制裁,敢碰天然氣管線嗎?

歐盟若想制裁俄羅斯,德俄之間的「北溪天然氣2號管線」(Nord Stream 2)是最有力工具,但這也將影響德國能源經濟。待北溪天然氣2號管線竣工後,俄國能夠每年向德國輸送1000億立方公尺天然氣;《自由歐洲電台》報導,全長逾1200公里的北溪2號管現在只剩150公里就要完成,其中120公里在丹麥水域(含經濟海域與領海)、德國水域只剩30公里。

美國2019年12月以國防因素為由,透過制裁阻撓北溪2號管的鋪設。美國堅稱,這條管線將增加歐洲對俄國能源的依賴,且管線使天然氣不用經過烏克蘭就可送到德國,有害盟友烏克蘭的利益;拜登上任後,也稱北溪2號管是「對歐洲不利的交易」。

德國和北溪天然氣管線公司去(2021)年決定無視制裁,恢復鋪設工程,丹麥部份也在上月24日開始施工。《歐洲動態》報導,俄國因納瓦尼事件而驅逐德國外交官之後,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本月5日與法國總統馬克宏討論後表示,會保留制裁俄國的權利,特別是針對個人的制裁,並譴責說俄國驅逐外交官「不合理」、是俄國政府又向法治退了一步的舉動;但是,「暫時不會影響北溪天然氣2號管線的狀況,各位也知道政府對於這項建案向來的立場」。

RTX8YDMG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法國總統馬克宏(左)和德國總理梅克爾(右)在俄國宣布驅逐歐洲3國外交官後進行記者會。

梅克爾強調,北溪2號管是個商業專案,亦有政治意義,在「跨大西洋地區」有重要作用。馬克宏受訪時也表示,他譴責俄國對納瓦尼下毒和逮捕、譴責驅逐外交官,但對於北溪2號管線:

「我們已經鋪設了歐洲管線,也將堅持下去。若法德兩國不密切合作,就無法達成任何事。我們希望能有更自主的能源轉型,也希望與俄國推進更嚴肅的討論。」

這凸顯北溪天然氣2號管線不僅僅是商業建案和能源問題。梅克爾口中的「跨大西洋地區」是指歐洲與美國,馬克宏更直接說出「自主」,這代表法國和德國並不接受美國對北溪2號管的批判,畢竟美國想出口自家頁岩油氣的心,路人皆知;對歐洲而言,美國頁岩油氣也許很便宜,但穿過大西洋後就很貴。

德國經濟部長阿特邁爾(Peter Altmaier)可能是最緊張的人。在納瓦尼2日被判處再入獄、及德國外交官5日被驅逐後,阿特邁爾趕緊警告外界不要將此事牽扯到北溪2號管;德國《周日畫報》7日刊出阿特邁爾專訪,他強調「已經存在數十年的商業關係和建案是一回事,侵犯人權又是另一回事」。

制裁?苦的永遠是平民

俄羅斯不是沒遭遇過制裁,但無論是對俄羅斯或是對其他專制國家,制裁帶來的效果往往不盡人意,專制國家不會變得更開放,但政局和社會更加混亂,最貧困而痛苦的是平民、不會是政客,委內瑞拉、伊朗、北韓都是例子。

納瓦尼被判入獄後,俄語獨立媒體《The Bell》刊出一篇訪問集,詢問俄國各行業人士對判決的看法。受訪者表達對於政府和執法單位濫權的譴責之餘,有創業背景的受訪者普遍提到,可以預見俄國盧布貶值、外資流出、人口外流,線上俄語教學平台Skyeng合夥人拉揚諾夫斯基(Alexander Laryanovsky)更說:

「我覺得俄國商業環境已經不會再更糟了,因為已經爛到無法再爛,過去俄國政府的行動刺激了商業環境惡化,加上納瓦尼事件可能會引起的社會動盪和衰退,西方資本未來幾年也都不會回到我們身邊。」

受訪者大多不是擔憂外國制裁,僅僅是國內的抗爭與鎮壓等行動,就足以嚇跑外國人;拉揚諾夫斯基就說,這種情況之下,誰還會想學俄語、誰還會想來俄國?

AP_21035645166118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結冰的聖彼得堡豐坦卡河。2021年2月4日,當地氣溫為攝氏零下12度。

住房管理公司總經理洛瑟夫(Alexander Losev)接受俄媒《VTimes》訪問時表示,法院對納瓦尼的判決可能促使西方對俄國實施新制裁,但就像過去6年(編按:2014年克里米亞併入俄國後引發的制裁)以來,制裁通常是針對特定人物,只能起到裝飾性作用,畢竟在現有世界經濟體系裡,不可能將俄羅斯從全球產業鏈中封殺,「商業和市場是很犬儒主義的」。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