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許自己選擇愛》:我不是來定罪行的,而是一名想陪他度過難關的輔導員

《允許自己選擇愛》:我不是來定罪行的,而是一名想陪他度過難關的輔導員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管我的個案是大人或小孩,我都會告訴他們:你要為自己的生命負責,這樣的生命走起來會比較有力量。

文:馮以量

我相信這世上沒有壞小孩,只有受傷的小孩。窗外,我看見這個小男生不停地在門外敲門、敲玻璃窗、開門。媽媽埋怨說:「他沒有一刻可以停下來。我不知道怎樣教導他!」

然而,我感受到的,卻是小男生心中一縷縷的焦慮──他可能擔心媽媽在我面前給他的評價。

30分鐘後,輪到這位「小魔王」與我交談。我問他:「你猜我剛才和你的媽媽談些什麼?」

他玩弄著小指頭、搓著腳跟、望著地上,搖搖頭說:「不知道。」

他以為我是法官,是來判定他的生死的,所以完全封鎖內心。拚命說的「不知道」,是最能保護自己的答案。

他的這類雕蟲小技,早就被我看穿。我豈會輕易放棄?於是繼續追問:「你猜呢?」

「我不知道。」他用很膽怯且顫抖的聲音做了同樣的回答。而且,還偷瞄了我一下。這兩次的回答,我完全感覺不到有任何的敵意。

我眼前這個雙眼晶瑩剔透的小男生,如此可愛、乖巧,怎麼有可能是老師心目中的小魔王、父母眼中無可救藥的壞男孩呢?這,激起了我的好奇心。

每一次的第一次輔導面談,我都會簡單地做自我介紹以及輔導中心介紹、我所服務的範圍,還有我的名字。

「我叫以量──可以的以,力量的量。你呢?」

「我叫小康──小康之家的小康。」

我喜歡如此瀟灑的回應。我直接問他:「你知道你今天來這裡,是為了什麼嗎?」

「知道。」

「是什麼?」

「輔導嘍!」

「好嗎?」我問。

「不好。」他搖頭。

「嗯,是的。換做我是你的話,我也覺得不好,好像覺得自己有問題。我也不喜歡這樣的感覺。」我試著先與他有初步的連結。也試著說出他心裡真實的想法。

「是。是。是。」他猛點頭。

我要在開始的這一刻,讓他知道我不是來定他罪行的。

他似乎瞭解了一些,我確實不是他眼裡的訓育主任、爸爸、校長或警察。我只是一名輔導員,一名想陪伴他度過難關的輔導員。

我婉轉地把主題拉回開場的問題。

我再問:「那麼,你猜剛才我和你媽媽談了些什麼?」

「說我壞嘍!」他開始願意與我說話了。「說我在學校的行為很過分、很不聽話。」他很無奈地看著我。

「嗯。謝謝你告訴我這些,我知道這是很不容易的。」當然嘍,哪一個小男生會願意在你面前赤裸裸地讓你看到他的瘡疤?!

輔導室裡的空間靜了好幾秒。

「嗯,告訴我,你真的這樣壞嗎?」我望著他那雙透亮的眼睛。

他連忙搖頭。

「那,可以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讓你這樣做了?」

話匣子打開了。

一個純真、無攻擊性的小男生,開始毫無保留地,讓我走入他的內心世界。

他的世界被父母、老師安排得好好的。生活的字典裡頭只有「服從」兩個字。所有家人都出外工作,從童年到現在,他唯有在家裡看著窗外發呆,那是他長期擁有的安靜時光。

近來,他在學校頻頻生事──毆打同學、無理頂撞老師、拒絕被老師懲罰、逃學。在家裡,他也頻頻頂撞母親、吵架。唯有爸爸能夠把他鎮壓下來。

一天下午,正當他望著天空發呆時,母親投來一句責罵:「還在那邊做什麼?還不快點給我讀書!」

他不知從哪兒生來的力量,異常生氣、發瘋了起來,打開窗口,站上窗框。他一面嘶喊、一面威脅媽媽說:「你再吵,我就跳下去!」

說到這裡,小康的呼吸聲急促了起來。看著坐在我面前的他,一個僅有13歲的小孩,他的未來,實在令我擔心不已。

「我很想死!」13歲的小康想自殺。他以為自殺可以解決難題。

我們第一次在輔導室裡見面,他低頭緩慢地告訴我「我很想死!」的時候,我不禁心酸。

這樣的一句話,怎該是一名13歲的男孩說的?!一個小小的心靈,竟有如此沉重的心情,顯見小康似乎已經被大部分的師長定罪──永遠是個壞小孩!無論如何使出渾身解數、努力翻身,只要稍有差錯,他就會再失去父母對他的信任。既然難以翻身,又何必苦苦經營生命?!

他一臉苦澀地說:「我晚上會失眠。」

我問:「爸爸媽媽知道嗎?」

「不知道。」

「失眠的時候,你會做什麼?」

「失眠的時候,我會發呆。」

「然後呢?」我問他。

他想了想,「盡量往好的看,不要看壞的。」

沉穩的語氣裡間接透露了他早熟的思維。那不像是一個13歲男孩該有的想法。

「可是,我有時候沖個涼就沒事了。」

我點點頭以示認同。我還是比較喜歡這樣稚氣的答案。

「那麼,剛才,你不停地開門敲門的時候,你有看到媽媽的眼睛紅了嗎?」

他不好意思地點了點頭。

「你猜,她為什麼會哭?」

「因為我嘍!」頭又再次低下來,又做錯事了!

「嗯。是的,她受傷了。就像你一樣,她也很傷心。而且,她更擔心的是,你會想不開。她怕你會自殺。」

「……」

「你要繼續這樣嗎?」

他搖頭。

「那,你能怎樣?」

他嘆了一口氣,「我要聽話、不頂嘴、不打架。」這麼熟練地說出來,一看就知道這個模範答案早已被訓練有素了。我比較相信他嘆的那口氣,那才是比較貼近他內心的聲音。

我沒有稱讚他,反而拆穿他,「你真的可以做到嗎?」

他回答:「要給我一點時間。」

「多久?」

「一點時間。」

突然覺得這個孩子的IQ和談判能力不遜色於大人。懂得討價還價,一點也不簡單。當然,這只是第一次會面,所以我試著放鬆點,不繼續追問。

「好,你的改變是為了誰呢?」

「媽媽。」

「你真的以為媽媽可以讓你改變嗎?」

「……」他沉默地看著我,因為他不明白我的用意。

「可不可以為自己?」

不管我的個案是大人或小孩,我都會告訴他們:你要為自己的生命負責,這樣的生命走起來會比較有力量。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允許自己選擇愛》,寶瓶文化出版

作者:馮以量

十歲時,父親遺下巨債,離家出走;13歲時,父親回家了,不久卻癌末過世;十八歲時,母親也罹癌走了……年輕的以量連遭重創,三度自殺未遂。但隨著由求助者成為陪伴許多脆弱心靈成長的助人者,亦幫助他明白了:心裡那個無底的黑洞一直都會在,那是自己的一部分──然而,我們能為黑洞點亮光。

在本書裡,他如實還原與協助對象的對話、互動歷程,引領我們不僅閱讀著這些真實蛻變,更深入諦聽自我內心。

getImage
Photo Credit:寶瓶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