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新版「國際合作」白皮書,毫不掩飾其政經野心與大外宣色彩

中共新版「國際合作」白皮書,毫不掩飾其政經野心與大外宣色彩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隱匿疫情、宣稱自己確診人數持續下滑,病毒獲得控制且打贏防疫戰役之際,中共儼然以「救世主」的形象登場,除了重建中國在疫情中受挫的國際形象外,也擴大其在一帶一路國家與傳統第三世界的影響力,並試圖打造新的紅色供應鏈。

在全球疫情險峻、美中經貿大戰方興未艾之際,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在2021年1月發佈《新時代的中國國際發展合作》白皮書,勾勒未來經濟外交的路線與政策。

《白皮書》定義的「中國國際發展合作」,是指「在南南合作框架下,中國通過對外援助等方式在經濟社會發展領域,包括人道主義援助方面開展的多雙邊國際合作」,具體內容包括了經濟援助、資金挹注、區域經濟整合、債務抵減、人道救援、基礎設施等內容,主要目的除了搭配其一帶一路、十四五規劃經濟、2035遠景目標等政策,建構新紅色供應鏈,也希望透過大外宣重建國家形象,其政治與戰略意義鮮明。

從歷史脈絡觀察,中共建政之後,基於冷戰格局與國家戰略的需要,採行與蘇聯結盟的「一邊倒」路線,但在1956年以後,因為意識形態分歧與毛澤東的權力考量,中蘇關係出現了戲劇性的轉變,也構成了北京推動「不結盟運動」的背景。在中共認知中,既然蘇聯與美國同是既得利益的霸權,因此唯有積極拉攏亞拉非等第三世界國家,才能在既存的國際體系中,進行一場新的世界革命。

然而,60年代以來中共的革命外交雖然讓自己陷入美蘇兩強的封鎖與杯葛,但是對於南方世界所進行的各項政經統戰卻頗有成效,這也埋下中共在改革開放後推動非洲與中南美洲的外交戰時,擁有某種特殊的正當性,因為在這些被殖民國家眼中,中共儼然成為「進步與解放的力量」。

直言之,中共在這個階段國際合作的角色是扮演「資源的重分配者」或「造反者」的角色,因此工作的重點必然建立在國際統戰的第三世界為主。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已從昔日經濟全球化的「剝削者」、「參與者」,成為現階段的「最大受益人」,這意味北京在資本主義世界體系中的位置也從「壓迫的邊陲」逐漸走向「宰制與分配的核心」。如何透過國際合作維繫中國在國際地位的影響力,主要目的是為改革開放之初的政經利益服務,階段性任務在於協助中國成為國際政經秩序的參與者。

習近平掌權後,積極想改變中國在國際政經秩序中的角色

十九大的〈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的標題就具有鮮明的習近平個人風格。

對於習近平而言,中國崛起已經成為客觀事實,除了西方現代化發展路徑,中國模式或是中國夢足以成為其他後輩發展國家學習的典範,這也意味所謂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現代化已經可以擺脫「普遍下的特殊」的從屬關係,身置可以一躍為「特殊下的普遍」的主導地位。

RTS3K1B0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貫穿整個十九大政治報告內容,「新時代」應該是出現最頻繁的字彙,深入觀察這也是習近平展現個人意志的「語境政治學」。研究中共意識形態的人都理解,馬克思主義中國化一直是其重大政治工程的一環,在不同歷史發展階段都有與時俱進的詮釋技巧,藉以平衡「馬克思主義的真理與中國國情」兩者之間的「普遍/特殊」與「全球/本土」之間的辯證關係。

直言之,在「新時代」的路線下,國際合作政策本質就是經濟外交的延伸,在於落實習近平「中國夢」與「兩個一百」的政治目的,除了擴大中國在全球政經的影響力之外,同時透過一帶一路、區域經濟整合機制、紅色供應鏈擴大全球政治經濟的影響力。

美中貿易戰顯然改變了華府對中國崛起與雙邊關係的既有認知,美國本來期待中國可以在融入全球生產分工鏈的過程,在外部逐漸接受國際建制的約束與規範,至少可以成為美國足以信任的「建設性的夥伴關係」或「負責任的合夥人」,成為一個在外交政策上具備可預測性與交往的政權。

習近平掌權後內外一系列意圖改變現狀的作為,已經讓美國徹底揚棄自由主義典範

在習近平提出「一帶一路」、「中國製造2025」與「中國夢、兩個一百」等積極論述與政策後,華府顯然已經思考「沒有中國的全球化」的可能,這也是川普及其策士試圖改變全球經濟秩序的初衷,除了斬斷北京的紅色供應鏈外,更嘗試建構一個嶄新的全球生產體系;這也是美國希冀在轉單效應下,與其他盟邦進行貿易雙邊談判的原因。

此外,武漢肺炎在中國的爆發與全球擴散,只是坐實西方國家對於中國崛起的疑慮。這個新型態的威權政權正向全世界宣示,在內部疫情出現與蔓延過程中,其獨特的維穩政治是如何運作:基於政權正當性與社會穩定的需要,中共如何透過鎮壓能力與宣傳體系隱匿疫情、封鎖訊息、輸出危機、轉嫁責任的政治工作。

世界輿論終於理解中國的各種銳實力,如何在其中不斷扮演粉飾太平、文過飾非、收買國際組織、製造各國恐慌的功能。

AP_20327438542431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關鍵在於,在隱匿疫情、宣稱自己確診人數持續下滑,病毒獲得控制且打贏防疫戰役之際,中共儼然以「救世主」的形象登場。在此背景下,中國的國際合作除了扮演傳統經濟外交的角色外,同時又兼具大外宣的功能,除了重建中國在疫情中受挫的國際形象外,也擴大其在一帶一路國家與傳統第三世界的影響力,並試圖打造新的紅色供應鏈。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