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不平等至關重要》:若一個人比他人付出更多努力,他就應該得到更多嗎?

《為何不平等至關重要》:若一個人比他人付出更多努力,他就應該得到更多嗎?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如何理解「努力」的意義?一個人可不可以因為有特殊技能,而值得更多的經濟獎勵?哪些能力值得如此待遇?

文:托馬斯・斯坎倫(T. M. Scanlon)

關於應得分配不平等的論點,一種常聽到的主張是:若一個人比他人付出更努力,他就值得得到更多。如阿特金森(Anthony B. Atkinson)曾說過:「公平這件事,意味著的是努力和回報之間感受得到的連結:從工時的增加或責任的增加或第二份工作中,人們至少要能夠賺取到部分應得的合理酬勞。」

這段話為什麼看起來有道理?其中的答案是,樂意努力工作這件事,表現出某種值得獎勵的道德價值(moral merit)。一個行為的道德價值取決於主體這麼做的動機,由此,這個基本原理的要求似乎是,出於利他主義的理由而努力工作的人,其所得到的報酬,要多於希望藉此有更多收入的人。所以,這種行為未必有著曼昆(Greg Mankiw)等人心中所想的那種意涵。

道德價值取決於動機同時引發一個難題,亦即一個人的動機是難以辨別的。由此羅爾斯引述,根據道德價值來要求回報的原則是「不可行」(unworkable)的,而海耶克的觀點大致上也是如此。另一個問題則來自我們稍早的討論──道德價值的概念無法提供決定金錢報酬的確切標準。道德價值值得讚許和推崇,卻不能據此要求特定數量,甚至是任何的額外薪資。

此外,可能也有人會基於同樣的理由認為,獎勵道德價值不應成為經濟體制的一種功能。經濟體制的「功能」可能有點空泛。但除了前述所提的理由之外,有個理由認為,依據道德價值來分配並非分配正義的適當標準,而會這麼認為在於,所謂公平的分配標準,必須提供一理由讓某些人擁有比較多資源而其他人也接受自己擁有得比較少。而道德價值似乎沒有提供此一合理的理由。也許,道德價值本身便促使一個表現出這種特質的人得到更多讚賞和推崇是恰當的。但這個理由似乎無法要求道德價值較低的人接受較低的收入。

這樣的理由可能需要一個和應得主張類似,實際上卻大不相同的主張才可行。這個概念是,如果有人本來可以和其他人一樣,享有更高的收入,卻因為付出不夠而得到比較低的收入,那就沒有理由抗議低收入,因為賺不到更多是他自身的問題。雖然這段辯護聽起來好像源自「努力的人值得更多回報」,但實際上並不是。其中的概念並不在應得於否,而是另一種全然不同的概念稱之為「充分的選擇機會」。

給努力工作的人更多酬勞的政策若能合理化,原因並不是應得於否,而是因為這麼做可以刺激整體生產力的提升,或是藉由讓弱勢者過得更好來滿足羅爾斯的差異原則。如果是這樣的話,倘使弱勢者所處的體制已符合公義,那麼未努力工作來回應這類激勵政策的他們,也許就沒有理由控訴自己的所得少於其他人了。也就是說,在這個條件下,如果他們自己選擇不付出更多努力,這絕不算是不符公義。

相較於我在第五章討論的機會平等,羅爾斯討論這件事的段落更有爭議,不過我要再次重申,因為這不但和我們的討論有關,而且也很重要。羅爾斯當初的提問是:「在一般的情況下,即便一個人有意願努力、嘗試,好讓自己值得更高的報酬,也有賴於幸福的家庭和社會環境。」從這段話可以理所當然得出(natural interpretation)兩種主張:一是,如果一個人能主張自己有意願付出更多的努力,那麼,這份努力工作的意願,便是合理化更多報酬的正面依據;但是,如果努力是因為「自身之外的因素」,如「幸福的家庭和社會環境」,那他就不能主張這是他自己的意願,此為其二。

這種說法有兩個問題。首先,我們很難辯稱從羅爾斯的話可以得出第一種主張,因為他自己曾論證過,道德上的應得無法成為分配比例的依據。其次是,第二種主張源於「一個人是否應得到某種待遇,一定和他的行為符合」的想法,然我已論證過這是錯的了。

一如我在第五章的論證一樣,這段話可以有更好的解釋。如果已經有人以合理的條件提供你某種福利,而你卻在夠好的條件下拒絕這些條件,那就沒辦法抱怨自己沒得到這些福利。正義原則的重要性之一,是確定了社會體制需要給出什麼才算是「夠好」──也就是能做出具有道德約束力的選擇。這麼解釋的話,羅爾斯那段話的重點就不是「如果努力的意願本身來自(有幫助的)外在條件,則不值得獎勵」,而是「如果一個人缺乏某種福利,沒有意願努力並不會讓這件事符合公義,除非讓他無法努力的條件符合正義的要求。」

如果有些人身處在「幸福」的環境,因此可以努力獲得某種福利,而另一些人身處的環境既不幸福也不公不義,且造成他們無法做出這些努力的話,從而產生的不平等會因為這種差異而不符合公義。由此可以看出,這兩個合理化不平等的依據,也就是「應得」和我所說的「充分選擇機會」之間有何不同,因為後者預設了「符合公義的條件」的標準。

另一個理由也可以解釋為何比較努力的人值得更多獎勵,那就是這種努力需要犧牲,而付出犧牲的人應該得到補償。一份工作需要比別人犧牲更多,不見得是因為需要更多努力,也可能是因為比其他工作更令人不愉快、更危險或是對健康有不良影響。所以,如果從這套理由來要求更高的報酬,受益的也不會只有高門檻的白領階級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