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中國人「被趕出」Clubhouse,卻在防火牆上開了一道口子

雖然中國人「被趕出」Clubhouse,卻在防火牆上開了一道口子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TPG 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北京時間2月8日晚上大約七點多,在中國大陸風靡了幾天的Clubhouse軟體被中國的防火長城封了。在中國,不用VPN便無法訪問該軟體。而使用中國電話號碼(以+86開頭)也無法成功註冊該軟體。

文:劉文

試圖登入Clubhouse的人們在打開軟體時,不斷收到「error」這個提示,而正在Clubhouse收聽的人們,則通過截屏記錄下這一時候,紛紛發布在新浪微博上,很快就成為了熱搜。

但很快,Clubhouse這個關鍵詞在新浪微博上被屏蔽,用戶無法搜索到。而在知乎,豆瓣等其他中國社交網站上發言,如果內容中含有Clubhouse或者CH這些字母,便無法順利發布,而會得到一個發言中有違規內容,需要進一步審查的回覆。

Clubhouse被屏蔽是意料中的事情。這個軟體因為1月31日晚上馬斯克(Elon Musk)的直播,而在網路上被人們知道,當時,Clubhouse上主流的聊天室主要是一些在各自行業中有名氣的人,如Instagram網紅、矽谷投資人、創業者等來進行分享,但很快,當中國大陸的用戶發現了這片還沒有被審查和屏蔽的土地之後,許多政治類的話題在這裡進行了討論。

北京時間2月5日晚上,一個兩岸三地青年們的自由討論群在短時間內就聚集了近5000人,人們開始討論言論自由、邊疆問題、港台問題這些敏感的話題。青年們紛紛踴躍發言,雖然許多人的政治觀點略有不同,但是一講到音樂美食這些話題時,人們又很快認同了彼此。

有不少人在聽完這場馬拉松討論之後感嘆,說這是他們第一次和來自香港和台灣的青年,平等且平靜地討論問題,他們也意識到了來自對岸的青年,可能本質上和自己也沒有什麼不同。

隨著時間的推移,許多討論漸漸深入,在和新疆有關的房間裡,來自新疆的維吾爾族人、漢族人、和來自國外的人權律師、NGO工作人員分享了許多親身經歷,很多中國人民第一次聽到了維吾爾族人被迫和親人分離,再也無法打通對方電話的故事。

在一個討論1989年天安門事件的群組裡,有人講述了自己的父母親歷那一場學生運動的經過。而在一個只讓女性開麥的群組裡,有人坦誠地分享了自己在工作中被性侵犯的經歷,而許多有類似經歷的女性都從這樣的講述中得到了慰藉。

而被屏蔽之後,人們對言論自由的渴望並沒有消失。Clubhouse的邀請碼在中國仍然可以賣出很不錯的價錢,而許多人也開始在網上購買其他國家的手機號,或者通過谷歌生成虛擬的手機號,從而可以繼續使用該軟體。

Clubhouse上的中國人依然非常多,特別是那些和中國政治有關的房間,比如討論中國、台灣和美國之間的政治關係的房間,或者是討論網路公司在中國實行的「996工作制」的房間。

這些中國用戶在一個名為「Clubhouse被屏蔽」的房間裡講述了自己艱難翻牆的經歷,還說,過去的幾天裡,自己的話匣子被打開了,也終於有一個安全的場所讓他們講述自己被上司性騷擾,或者因為在微博上發布的言論而被公安局叫去訓誡的經歷。他們說,來自五湖四海的人們聚集在房間裡,但是絕大多數對話都是溫和、禮貌的,而同樣的內容,如果在微博上發布,則會被「小粉紅」們攻擊地體無完膚。

2月9日上午,一個名為「胡錫進後援會,吐槽恨國黨大會」的房間立刻吸引到了四千多人加入,其中不乏正在度過春節假期的中國用戶。

人們頻頻使用胡錫進的金句,比如他針對疫情期間給人們提供經濟援助時做的評論「都發錢就等於沒發錢」,用看似表揚的話語進行諷刺,許多發言都非常一針見血,切中肯綮,講出了胡錫進本人和《環球時報》言論中不合邏輯不合常理之處。

絕大多數發言內容非常幽默風趣,但又將台灣問題、天安門事件等內容巧妙地夾在在其中,展示了網友們的口才和學識。這房間也吸引了艾未未等許多著名人士圍觀,甚至艾未未本人也應邀說了一段對胡錫進的「讚揚」。

諷刺的是,就在同一時間,胡錫進擔任主編的《環球時報》發文章抨擊Clubhouse,並說該軟體並不是「言論自由的天堂」。

但無論如何,Clubhouse在中國政府的防火牆上開了一道口子,也將一些中國政府牢牢封鎖著的訊息滲透了進去,至於能夠滲透地多麼深入,又能夠影響多少人的看法,我們現在下結論還為時尚早。

© 2020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