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德國各地郵筒被噴上「只有情信」?

為何德國各地郵筒被噴上「只有情信」?
圖片由作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家附近的郵箱,幾年前也被噴上「Nur Liebesbriefe」,然而每日投進那裡的信件,又有多少是情信?

近幾年,德國各地一些郵筒都被人噴上「Nur Liebesbriefe」(只有情信)的字樣。倒是有心人的行為藝術,盼望大家多用書信來散播希望和愛。

雖然網絡科技已經非常先進,大部分的溝通和文件往來都可以足不出戶地辦好,但大部分居德的外國人,還會有寄信的經驗。在德文班上,我們都學過不同信件的寫法:投訴信、邀請信、道歉信、致謝信、求職信,花了我們無數的心力,記住它們的格式和用詞。

來德居住,就是告別紙上談兵的年代,將學過的都派上用場。以上的信件,當然很多時可以電郵或網上傳遞取代,但印出來寄給對方,總令人感到誠意可嘉。以投訴信為例,白紙黑字的信件得到對方處理和回覆的比率比電郵大。所以我會建議電郵投訴多次卻石沈大海的人,應該把投訴列印出來寄給對方,才可得到重視。

搬了新家的人,總會找找最近的郵筒和郵局在哪,以免有需要的時候找不著門路。要是只寄普通的信件,最輕的重量,大可在網上列印郵票或到郵局外的售賣機購買,不用進郵局排隊。但假若要寄重要的掛號信,也或是不知信件多重而要磅重的話,那就必須到郵局一趟。對德文初階的人來說,這是令人戰兢的旅程。有時希望多問職員幾個問題:信件大約甚麼時候寄到、快遞又比普通郵遞快多少,但遇著欠耐性的職員,總是令人一肚氣。

有香港網友曾說過他在德國生活時,在郵局辛苦的拼命講德文,卻被中年女職員冷待,叫他會德文才回來。郵局職員理應多體諒外國客人的難處,不要忘記在不遠之前,書信還是與遠方家人通訊的主要方法。那邊的家人日思夜想,都是期盼收到摯愛孩子親手所書的一封信函,方能放下心頭大石,較他們樂上一大天。

RTR33V4C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郵局最忙碌的時份,就是聖誕前夕,人們都爭相寄信和包裹。而平時不寫信的人,也會在這時候寫幾張賀卡,寄給家鄉的親朋和遠方的摯友。疫情期間,許多人足不出戶,心情煩重。一天打開郵箱,驚見十多年前在德國認識的澳洲朋友,在地球的另一端傳來祝福,總會使人心境舒暢。

德國的郵筒,大部分都是一式一樣的鮮黃色加上德國郵政的標誌,沒甚麼特色。倒是各家各戶的郵箱,有時有別出心裁的設計—有的像個公事包,有的是間棕色木屋,有的像一尾魚,還有校巴的圖案,打開車門的位置放入信件。這些都是創意的體現。雖然每天收到的十居其九是沈悶的月結單和繳費通知,但要是在心愛的圖型裡收取這些函件,都是種別緻的感覺。

我的第一封德文信,是十多前的九月,從香港寄給慕尼黑寄住家庭的。那年暑假,我在那裡度過了三星期的良辰美景,回港後把合照寄回,也感謝他們的照顧。之後收到他們的電郵回覆。那年聖誕,我也在家附近的文具店,買了張香港出品的聖誕卡,與他們分享在港過聖誕的習俗。來德生活後,反而少了寫信。

我家附近的郵箱,幾年前也被噴上「Nur Liebesbriefe」,然而每日投進那裡的信件,又有多少是情信?還是大多是充滿怒氣的投訴信?揭開郵筒的黃色揭蓋,再投入信件,自己的文字,就如滑入了穿梭隧道,中間經過幾個人的手,最後到達心裡記掛的那人。把信放進去的一刻,我們都期盼它會早日平安到達,如同許多年前在機場送別的一幕。

本文獲授權轉載,內文由編輯稍作修改,原文可見於作者Facebook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