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黨「管天管地管人民」,政府權力延伸到自然,霧霾都成了政治

共產黨「管天管地管人民」,政府權力延伸到自然,霧霾都成了政治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白日的藍天白雲和新鮮空氣,以及夜晚的繁星密佈,只是最基本的日常,應該是上帝給世界的恩賜,這一切在成都市以及中國大部分城市都成了奢侈,在共產黨「管天管地管人民」的統治之下,政府權力延伸到自然,自然環境都成了政治。

春節假日期間,偶爾走在台灣的路上,就會聽見放煙花的聲音,做生意的商戶也很喜歡燒紙拜拜。台灣的大街小巷都有很多宮廟,經過時有濃濃的香火味,如果是大型的廟宇,紙元寶堆積成山,等著集中燒掉。

在我小時候,每逢清明和七月半,中國的大街小巷到處是賣菊花和紙錢的小攤子,家裡的老人也會去燒。

我雖不燒紙,但過年時看見各種各樣的鞭炮也想買一些來放,那時候的鞭炮很便宜,一到過年隨處可買,在院子裡面放炮也沒人來管。但不記得從什麼時候開始,煙花和紙錢越來越難買,必須要到限定的地方買不說,還必須去限定的地方放炮,這樣一來,我們小孩放炮的熱情就小了很多,因為城市裡幾乎找不到放炮的地方,必須去很遠的城郊。

少了煙花就少了很多年味,年復一年,春節的氛圍就被沖淡了。

中國為什麼不讓放煙花和燒紙錢呢?官方說法是污染環境,也容易引發火災。中國人的慣性思維,通常官方說什麼大家就信了。況且確實成都每年入冬以來,空氣越來越差,鞭炮和燒紙在成都幾乎是滅絕了。

成都的秋天來得很早,一過中秋,就開始連日陰天,陽光見得很少,一直會持續到隔年春天。所以有長達半年時間,成都幾乎都看不見藍天白雲,最近五年愈發嚴重,一進入秋天,天空漂浮著濃濃的霧霾,早上打開門幾乎就是伸手不見五指,空中灰濛濛的一片,空氣都是臭的,查一下空氣質量指數,每一天都顯示嚴重污染,會危害健康。

成都秋冬的陰霾天氣,加上糟糕的空氣質量,實在讓人覺得壓抑。我在台灣的朋友於冬天前往成都,需要每日播放舒緩心情的音樂,才能調節天氣帶來的壓抑感。

我個人對空氣污染反應比較遲鈍,不像很多人每天盯著空污指數看,然後認真戴口罩。但事實是,每一年冬天,我都覺得喉嚨裡堵堵的,總像是有痰咳不乾淨,鼻腔也覺得很乾,每天清理鼻孔的時候有很多黑色的髒污。

最近幾年,我身邊越來越多的人肺部出現問題,肺癌、肺部結節、肺部腫塊不在少數。有網友戲稱:「毒死你」的英語要怎麼說?答案是「Welcome to Chengdu」。

因為空氣質量很差,成都人開始盛行戴N95口罩,據說可以擋住霧霾中的有害金屬顆粒,很多民眾也在家裡安裝空氣淨化器,學校的家長們也集資為孩子班上安裝淨化器,想保護孩子安全。但是官方為了掩蓋霧霾的嚴重性,甚至規定學校中不允許安裝、使用淨化器,也不允許戴口罩。

空氣污染這個詞在成都很敏感。有人在網上公布照片,帶著口罩,舉著紙牌,紙牌上寫:「我愛成都,請讓我呼吸」,這類照片被屏蔽,發照片的人被談話。這樣一來,霧霾早就不是空氣污染的問題,而上升成為政治問題。

市民們都認為,霧霾的源頭是「彭州石化」的工廠,既然造成如此嚴重的污染問題,工廠應該停業整頓,但是「彭州石化」耗資巨大,是政府的明星產業,促進原油入川,填補四川及整個西南地區煉油工業的空白,政府不會輕易放棄,於是又有專家為官方背書:「霧霾不僅有工廠的原因,跟城市汽車尾氣排放巨大也有關。」

難道說為了解決霧霾問題,城市裡面也嚴禁開車了嗎?當然不能。不管是放鞭炮、燒紙,還是汽車排放,都只是工業污染的遮羞布而已。這就不難理解為什麼戴口罩、用空氣淨化器、宣傳霧霾危害都是政治問題,因為成都的空氣污染就是政府造成的,承認霧霾,就是承認四川、成都政府失職。

去(2020)年是我們家在台灣的第一次新年,有人送我們「仙女棒」,家裡最小的弟弟才第一次放炮,過年期間,天上到處可見煙花。台灣每年燒的紙錢和煙花應該比整個中國都要多,但是藍天白雲依舊。而成都呢,每年一入秋,若能遇見一天藍天白雲,都要上個新聞頭條慶祝一下。

成都的朋友說今(2021)年天氣不錯,入冬後一改往年,空氣好了很多,因為疫情很多工廠停工,污染少了。我聽了覺得有點心酸,白日的藍天白雲和新鮮空氣,以及夜晚的繁星密佈,只是最基本的日常,應該是上帝給世界的恩賜,這一切在成都市以及中國大部分城市都成了奢侈,在共產黨「管天管地管人民」的統治之下,政府權力延伸到自然,自然環境都成了政治。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