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遍不認同翁山蘇姬的緬甸少數民族,如今也加入反對政變的「公民不服從運動」行列

普遍不認同翁山蘇姬的緬甸少數民族,如今也加入反對政變的「公民不服從運動」行列
示威者在緬甸曼德勒聚集,拿著標語要求釋放翁山蘇姬。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現在包括克倫族在內,緬甸每個民族都加入了反對政變的公民不服從運動,請大家轉傳我們的訴求,我們希望『廢除緬甸軍方2008年頒布的憲法,並制定新的聯邦民主憲法』,這樣的民主才是我們想要的!」

文:張瑞邦(歐盟Erasmus華沙大學人道救援系碩士)

緬甸軍方2月1日在國防軍總司令敏昂萊(Min Aung Hlaing)的帶領下發動軍事政變,不僅逮捕民選政府領導人翁山蘇姬(Aung San Suu Kyi)及總統溫敏(Win Myint)等領導階層,軍方更表示將實施為期一年的「緊急狀態」,等於重新實行了對緬甸全國的軍事控制。對此,緬甸醫護人員率先發起「緬甸公民不服從」運動(Myanmar Civil Disobedience Movement),抗議軍方奪權、破壞民主的行徑,短短幾天緬甸各大城市的民眾也紛紛響應,除走上街頭示威抗議外,更有許多民眾應用網路傳達訴求、組織抗議活動。

然而,緬甸是由多民族組成的聯邦共和國,境內獲得緬甸政府承認的民族高達135個,翁山蘇姬於2016年初掌權時曾表示「將致力於各民族間的和解,以及制定聯邦憲法為首重事務」,結果近幾年來少數民族跟緬族人相比之下仍然處於弱勢地位,「緬族化」、「獨尊緬族」的現況仍無法改變,更別提翁山蘇姬為「軍方血洗羅興亞人」進行辯護的舉動。而原本就存在與軍政府長期的敵對衝突,加上緬甸民族主義、極端佛教主義的盛行更是讓少數民族在追求民族平等、民主政治的路上難上加難。

AP_21041428484703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緬甸示威者2月10日在曼德勒抗議軍事政變,民眾喊口號,要求釋放被拘留的翁山蘇姬

也因此,少數民族大多不像佔全國總人口68%的緬族一樣推崇翁山蘇姬,反倒普遍不認同翁山蘇姬民主女神的形象。但不認同翁山蘇姬是否就代表了少數民族樂見翁山蘇姬跌下政壇,慶幸其被逮捕?本文將透過線上採訪緬甸欽族(Chin)、克倫族(Karen)友人的方式,了解少數民族是如何看待此次軍事政變,以及政變可能對其帶來的影響。

不喜歡翁山蘇姬,但我們願意為緬甸的未來走上街頭!

緬甸軍事政變後,許多少數民族開始在網路上寫下抗議軍方的聲明、譴責政變讓民主化改革被迫中斷,但部分發文者表示,會這麼說並不是要聲援翁山蘇姬及其所屬的全國民主聯盟,而且去年國會選舉時他們根本沒有投票給全國民主聯盟,反倒是投票給各邦在地的少數民族政黨;相反的,寫下抗議聲明較像是出於想表達反對軍方控制緬甸全國的心聲,並對發起公民不服從運動的醫護人員表達敬意,且國難當前,少數民族也願意一同參與示威遊行,為緬甸的民主化發展盡一份心力。

「多數少數民族其實並不支持翁山蘇姬,但我們現在走上街頭並不是要支持翁山蘇姬和全國民主聯盟,而是要抗議軍隊剝奪我們人民的權利、毀了緬甸民主化的進展。」擁有四分之一華人血統的克倫族女青年Min Eaint San (化名,以下簡稱Min),一語道破少數民族同樣走上街頭示威的原因。

25歲、目前在緬甸欽邦 (Chin State) 從事翻譯工作的Nyi Phyu Lay (化名,以下簡稱Nyi) 為緬甸少數民族中的欽族人 (Chin people),Nyi則認為欽族人普遍對翁山蘇姬沒好感,但就目前政變後的情勢而言,仍有部分欽族的民間團體將翁山蘇姬視為國家未來的希望,而欽族對於「公民不服從」運動的參與也同樣熱絡。

「現在已經有越來越多的少數民族團體參加緬甸公民不服從運動,就我自己的觀察來看,在欽邦有90%的欽族團體都響應參加公民不服從來抗議軍方政變」Nyi說道。

(2月8日,超過8000人在緬甸欽邦的首府哈卡「Hakha」參與公民不服從運動)

身為緬甸克倫族、現年27歲的Tha Wai Oo (化名,以下簡稱Tha) 也提出相似的看法,「儘管多數克倫族和少數族裔人士都不太喜歡翁山蘇姬和其所屬的全國民主聯盟,但很多克倫族人還是在去年的選舉中將選票投給全國民主聯盟,希望藉此結束緬甸軍政府的獨裁統治。」

當然,少數民族依舊擔心就算翁山蘇姬和全國民主聯盟重新拿回政權,其抱持「緬人中心主義」的態度仍將與軍政府無異。

「少數民族在緬甸好似只有在這種抗議政變的大型示威發生時,緬族才會想起我們,事情落幕後又會把我們遺忘。」Min指出。

欽族,29歲的Khun Song Par (化名,以下簡稱Khun) 也認為少數民族很願意為民主走上街頭,但國家長期忽視少數民族的人權問題卻遲遲沒有解決,尤其2月12日為宣揚「各民族簽署《彬龍協議》 (Panglong Agreement) 同意共同爭取民族獨立」精神的法定節日聯邦節 (Union Day),現在看來更顯得格外諷刺,畢竟少數民族與軍方持續內戰、政府又只重視緬族發展,和平根本沒有真正到來過。

「各民族一同走上街頭值得嘉許,但未來民族平等的問題還是需要被重視,要不然《彬龍協議》爭取『少數民族地區享有民主國家的各項公民權利與自治特權』的精神將淪為空談。就我而言,現在的聯邦節就是坨狗屎!」Khun不諱言的表示。

少數民族的充分自治與權利並沒有在翁山蘇姬的執政下步入軌道,近程而言緬甸各邦的民族也不對其報有太大的期望,然而比起發動內戰圍剿少數民族的軍方,就算不喜歡翁山蘇姬、不認同全國民主聯盟,包含欽族、克倫族在內的緬甸少數民族還是願意和緬族人一同走上街頭響應公民不服從運動,一同抗議軍方所發動的政變。

政變恐限縮救援團體對少數民族的人道協助

在軍事政變發生前,緬甸各邦因軍政府與反政府武裝所產生的衝突地區造成將近100萬人須仰賴人道援助,然而政變後部分國際援助組織已經暫停或減少了援助計畫,凡舉國際救援委員會(International Rescue Committee)、挪威難民事務委員會(Norwegian Refugee Council)、丹麥難民委員會(Danish Refugee Council)皆是。無國界醫生(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則表示,政變後的緊急狀態使該組織員工在移動上受到限制,馬蒂沙國際組織(Malteser International)也認為軍事政變讓人道援助工作更難到達過往需協助的衝突地區,將嚴重影響人道工作的施行。

瑞士媒體《新人道主義者》(The New Humanitarian)在2月2日的一份報導中提到,軍事政變已讓緬甸各邦的武裝勢力與政府軍的衝突加劇,而緬甸軍方長期以來將國際救援組織視為「反對聲音」、「非中立者」的不信任態度,也可能讓救援團體面臨更大的工作壓力及風險、更難進入衝突地區援助。

《新人道主義者》也認為,在地的非營利組織等民間團體經常具有「人道援助者」、「議題倡議者」的雙重角色,在要求軍政府需改變國家政策的政治活動中,這些在地團體往往面臨更大的人身安全風險。

根據聯合國人道事務協調廳(OCHA)的報告顯示,若開邦和欽邦已有超過三分之一因武裝衝突造成居民流離失所的村莊禁止大多數援助團體進入,而在政變之前,人道工作者若要進入武裝衝突地區,較常見的做法是與各邦的政府官員協商、找尋可行的途徑,然而軍事政變發起後,許多邦級部長、官員皆在這次的軍事政變中被逮捕,這使人到工作者找到與政府協商的對口更為困難。

來自克倫邦的Tha證實了聯合國人道事務協調廳的說法,「就算是在地的非營利團體也很難進行人道援助工作,這種情形在緬甸勃固省的Kyaukkyi地區特別嚴重,許多克倫族人居住的山區都因為緬甸軍事管制的道路封鎖,使得援助物資無法運送。」

美國沃克斯傳媒旗下的新聞評論網站《Vox》則提出,雖然緬甸進近十幾年開始推動民主化進程,但許多緬甸的少數民族仍然被以緬族為主體的政府嚴重邊緣化,「在這場政治政變中,羅興亞人與其他少數民族可能會與軍政府的關係更加不穩定。」

對此,Nyi同樣為欽邦往後與軍方的互動感到擔憂,「我們的確可以說,在軍方政變後,包括欽族在內的少數民族將變得更加脆弱,與緬甸軍政府的關係將更加緊張」。

Tha也點出少數民族的處境,「許多少數民族聽到政變後都表示會隨時準備逃離,以避免遭受迫害」。

「從歷史經驗來看,過往只要軍方發動政變,少數民族遭受軍政府的迫害都最為嚴重,我們與軍政府的關係將更為緊張」Tha補充說道。

AP_21041428445442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示威者在緬甸曼德勒聚集,拿著標語要求釋放翁山蘇姬

抗議政變的公民運動下,少數民族的訴求為何?

僅管少數民族走上街頭聲援公民不服從運動並不是要支持全國民主聯盟,但譴責軍方奪權、破壞民主機制的態度與緬族一致,而此次「公民不服從運動」示威抗議除了要求釋放翁山蘇姬外,少數民族還有三大訴求:

  1. 終結緬甸獨裁軍政府。
  2. 廢除緬甸軍方2008年頒布的憲法,尤其必須取消「軍方在議會中自動取得四分之一的席位」條款。
  3. 促進緬甸各邦與緬甸聯邦政府的和平進程。

「我們代表被軍事獨裁者迫害、且在教育,經濟和社會受到壓迫的撣族人,堅決反對不遵守民選制度、以武力奪權的軍事獨裁統治」緬甸撣邦(Shan State)的撣族人民在網路平台上一同呼應反對政變的聲明。

此外,許多民族也在這次示威運動中要求軍事政府終止過往諸多對少數民族的迫害,例如泰國清邁大學的緬甸克倫族學生會 (以下簡稱 KSA-CMU) 便於2月8日發表以少數民族為主體的反政變聯合聲明:

  1. 要求發動政變的緬甸國防軍 (Tatmadaw) 尊重人權和民主價值、規範,同時透過政治對話解決現有問題。
  2. 要求軍方撤出少數民族掌控的領地。
  3. KSA-CMU支持克倫族人於1948年2月11日進行的和平示威口號:
  • 給予克倫邦真正的民族自決、成為非緬甸政府控制的自主聯邦區。
  • 緬甸境內需推行種族平等。
  • 克倫族不想要有族群衝突和國家內戰。

(2月9號在克倫邦舉行的反政變示威遊行)

所有聲明中,「廢除緬甸軍方2008年頒布的憲法」被視作較為具體的訴求,雖翁山蘇姬被國際社會指責罔顧人權、為緬甸政府辯護羅興亞人遭迫害之事實,但在2020年緬甸議會選舉中,翁山蘇姬所屬的執政黨「全國民主聯盟」仍然贏得超過80%的選票,取得超過半數、能籌組政府的席次。然而,由緬甸軍政府於2008年頒布的緬甸憲法規定,軍方人員擁有保留席位,可在不被投票的狀況下自動取得議會四分之一的議席,這也表示緬甸軍方仍然掌握很大權力,能掌控內政、國防和邊境事務等重要的政府部門。

因此,在「修改憲法需要75%的國會議員同意、但軍方已自動控制的25%議席」的情形下,想藉由修改憲法來推動緬甸民主進程幾乎是不可能達成的任務。而緬甸人民其實也清楚,要廢除2008年軍方頒布的憲法恐比登天還難,但為了國家及各民族的民主化進展及自覺,各民族的年輕人仍盡最大的努力突破緬甸現階段的困境、奮力一搏將訴求告訴全世界,如同Tha所說:

「現在包括克倫族在內,緬甸每個民族都加入了反對政變的公民不服從運動,請大家轉傳我們的訴求,我們希望『廢除緬甸軍方2008年頒布的憲法,並制定新的聯邦民主憲法』,這樣的民主才是我們想要的!」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杜晉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