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排妹性騷擾風暴中,看不見的媒體深淵如何「圍獵」鄭家純

雞排妹性騷擾風暴中,看不見的媒體深淵如何「圍獵」鄭家純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記者不問翁立友對鄭家純說了什麼,做了什麼,想什麼,要求什麼;反而選擇「沒有發生問題」的對象、狀況,來報導「沒有發生性騷擾」。這是轉移焦點。

文:盧郁佳(曾任《自由時報》主編、台北之音電台主持、《Premiere首映》雜誌總編、《明日報》、《蘋果日報》主編、金石堂書店行銷總監,現職寫作。獲《聯合報》等文學獎,著《帽田雪人》、《愛比死更冷》等書。)

女星鄭家純(雞排妹)控訴主持尾牙遭男歌手翁立友性騷擾。許多人照外遇劈腿影劇腥聞慣例,視為品牌公關危機,評判攻防輸贏。這種商業角度的盲點,就是不在乎事實:既然各執一詞沒證據,那麼事實不重要,重點在利益最大化。

事實如何,當然重要。不重視事實,帶來兩個結果,一是雙重標準,二是誤把球員當裁判。

媒體的雙重標準

翁立友記者會否認了襲臀,顯然鄭家純無法證實確有襲臀,翁立友也無法證偽。但鄭家純列舉翁立友公開的言語性騷擾,既然翁立友開了記者會,就該傳達,究竟是他沒有說;或是他說了,認為不構成性騷擾;或是他說了,他道歉?沒有交代。

起初鄭家純抱怨尾牙不快,網民鼓噪,指鄭家純造謠,逼她公布是翁立友,公布了又逼她提告。壓軸還來了一批資深女星,怪她尾牙上沒當場制止,厲害的是她們還臉不紅氣不喘同時承認,自己遇事都選擇相信男星只是做舞台效果。女星把自己做不到的高標準,拿去要求鄭家純,假裝教她不滿就當場講,實則怪她事後也不該講。但是這批得寸進尺的網民,和記者會眾多記者們,卻沒用同樣的標準逼翁立友交代真相;為什麼?

預設立場,放棄調查現場事實細節,直接排除「鄭家純沒撒謊」的可能。媒體無權這麼做。

媒體轉移焦點,觀眾誤把球員當裁判

鄭家純爆出是翁立友後,當晚Google新聞被翁立友的明星好友們洗版:

最後一則標題強調翁立友損失慘重,但內文卻沒說是節目停播、廣告解約、演唱取消、歌迷會解散,都沒有。而是描述他酗酒沉淪,因母愛而振作、終於奪得金曲獎,孝子的溫馨催淚故事。內文和標題相反,形象沒毀,還積極建構翁勵志楷模的形象。

眾多共事女星稱讚翁立友風趣親切,保證「因為翁立友沒性騷擾我,所以他不會性騷擾別人」。就像聽說某人殺了人,好友驚呼:「不可能,他從來也沒殺過我。」這無法當證據,因為就算真殺了人,也不是見人就殺。

記者不問翁立友對鄭家純說了什麼,做了什麼,想什麼,要求什麼;反而選擇「沒有發生問題」的對象、狀況,來報導「沒有發生性騷擾」。這是轉移焦點。

翁立友召開聲明記者會 強調自己是受害者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翁友會接力背書同時,記者再開新系列,報導「網友預言」其他人和鄭家純同台過,可能會被指控性騷擾:

其他新聞點名邰智源、許效舜;在許效舜揚言提告後刪除。《台視新聞》和《TVBS》都跑去問柯文哲,在柯文哲大笑「不可能」中結束。其實誰騷擾過鄭家純,只有騷擾者和鄭家純知道。鄭家純要揭發誰,只有鄭家純知道。為何記者不去問鄭家純,去問柯文哲?

大預言乍看像2014年PTT網友賭「如果柯P得票超過八十萬,我把政大的樹都吃掉」,柯勝選後,有新聞拍攝政大樹林,現場記者強調要吃完很難。純腦殘。但記者把「沒有發生的事」(鄭家純指控柯文哲、邰智源、許效舜)當成「已經發生的事」報導,利益歸誰?

新聞潛在預設鄭家純「碰瓷」,宣傳她可能指控柯文哲等人,是強調翁立友、曾國城被陷害。

同樣報導「沒有發生的事」,照報導翁立友的套路,該找柯文哲、邰智源、許效舜作證「我和鄭家純共事過,她從來沒有誣賴我性騷擾,我無法想像她會誣賴別人,所以她絕不會誣賴別人」,不是嗎?記者地毯式動員翁立友的好朋友,為什麼范雲等力挺鄭家純就上不了電視新聞?鄭家純是惹上了韓國瑜加蘇貞昌嗎?

動作之大,顯然媒體不是裁判,是球員。記者是跑新聞,還是綜藝大哥們電視台所屬媒體集團的傳聲筒?

大預言不是新聞,而是用「網友預言」包裝過的「不實指控」

美國賓夕法尼亞州富商夏普(Milton Shapp)設法阻止賓夕法尼亞鐵路公司與競爭對手紐約中央鐵路公司合併,自掏腰包到各地遊說。1966年雖然未獲民主黨提名,夏普仍獨立參選州長。賓夕法尼亞鐵路公司總裁桑德斯(Stuart T. Saunders)成功煽動華盛頓的民主黨抵制夏普。而《費城詢問報》老闆安寧博格(Walter Annenberg)也是賓夕法尼亞鐵路公司的大股東,藉自家報紙質疑夏普沒資格當候選人,讓夏普輸給了共和黨。

《費城詢問報》怎麼弄夏普?記者問他是否進過精神病院,夏普說「沒有」。隔天見報大標題「夏普否認進過精神病院」。

新聞故意報導一件沒發生的事,讓讀者感覺發生了,並把當事人的否認當作證實,去操縱選舉。雖然字字屬實,卻是百分之百的假新聞。造假擋下了什麼呢?在《費城詢問報》易主、桑德斯也消失後,夏普當選了兩屆州長。

事件激起體制敏感神經的後座力遠超出性騷擾。各媒體不會這麼大陣仗對付區區影劇腥聞,這是給反服貿、反送中示威者的待遇,消滅政敵的層級。陳沂激鄭家純鬥氣推擠,意外撞出電視圈老人都不看不聽不說,媒體不能見人的一面。

既不是「鄭家純對翁立友」,也不是「鄭家純對陳沂」;而是「洪仲丘對國防布」。

本文經思想坦克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李秉芳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