濫訴者浪費司法資源,《民事訴訟法》修法最高可處12萬元罰緩

濫訴者浪費司法資源,《民事訴訟法》修法最高可處12萬元罰緩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民事訴訟法日前修法,對濫訴者最高可處12萬元罰緩。法界人士指出,濫訴浪費司法資源,並讓被告疲於奔命,耗費精神、財力,盼修法後有效遏止層出不窮的濫訴案件。

(中央社)民事訴訟法日前修法,對濫訴者最高可處12萬元罰緩。法界人士指出,濫訴浪費司法資源,並讓被告疲於奔命,耗費精神、財力,盼修法後有效遏止層出不窮的濫訴案件。

近年來有部分民眾以一起訴狀或聲請狀,向好幾個法院提起民事訴訟求償,被告數十名到上百名,但均因未繳納裁判費等原因被裁定駁回。

這些「原告」再就同一事件一再抗告或具狀聲請再審,同時聲請訴訟救助或聲請法官迴避,經裁定駁回後,又聲請再審和訴訟救助,造成一個事件最後衍生出數十件民事事件的情形。

法界人士指出,各法院收到這些案件後,須分案、計算裁判費、裁定補繳裁判費,再裁定全案駁回,寄送裁判書等,每一案件動用的人力均包含收發人員、書記官、法官等,嚴重耗損有限的司法資源。

而被濫訴的被告,除了要忍受訴訟拖累的精神痛苦,很多案件還要花錢聘請律師,維護自己的權利。所遭受的精神與財產上損失,與濫訴的原告只要負擔的訴訟費用來比,顯然不成比例。

另外,也有家事案件當事人為爭奪監護權或騷擾對方,提出一堆刑、民事訴訟,企圖造成對方心理、精神、工作和身心不安寧,生活也會受到影響。

法界人士表示,新法上路後,增加濫訴罰鍰,也把訴訟代理人、法定代理人納入開罰的對象,並要求濫訴者負擔被告的訴訟費用,希望未來能遏止部分人士濫訴歪風,讓有限的司法資源合理使用,被告的權益不再受到侵害。

新的《民事訴訟法》修改了哪些內容?

《中央廣播電台》報導,修正後的《民事訴訟法》,明定為起訴基於惡意、不當目的或有重大過失,且事實上或法律上主張欠缺合理依據,或依所述事實在法律上顯無理由者等,法院應以裁定或判決駁回。同時,法院得對實質上有濫訴行為的原告、法定代理人或訴訟代理人,各處12萬元以下罰鍰。

此外,這次修法為有利訴訟程序進行及簡速,以兼顧實體及程序利益,修正送達代收人制度,增訂「原告、聲請人、上訴人或抗告人於中華民國無送達處所者,應指定送達處所在中華民國之送達代收人」的條文;未指定送達代收人者,受訴法院得依職權,命為公示送達,以利程序的進行。

同時,三讀通過的條文也擴大科技設備的使用,明定當事人、法定代理人、訴訟代理人、輔佐人或其他訴訟關係人所在與法院間有聲音及影像相互傳送的科技設備而得直接審理者,法院認為適當時,得依聲請或依職權以該設備審理;有此情形,法院應徵詢當事人意見。

司法院開放民眾參觀(3)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什麼是「濫訴」?

《中央社》報導,《憲法》第16條規定,人民之訴訟權應予以保障。不過,人民如果過當使用訴訟權,變成了濫訴,浪費司法資源。所謂「濫訴」,是指原告的起訴在主觀上具不當意圖,在客觀上欠缺事實上及法律上依據。

司法院官員指出,所謂「起訴基於惡意、不當目的或有重大過失」,就是原告基於騷擾被告、法院,延滯或阻礙被告行使權利的目的起訴,或一般人施以普通注意就可知所訴沒有依據但仍提出請求。

有關濫訴的實際例子,《中央社》報導,花蓮縣一名男子在十多年來,每年向各法院提出近百件國家賠償案,求償金額百萬元至數億元不等金額,被告從鄉鎮市公所、縣政府、地檢署、各法院、法務部、行政院,到檢察官、法官、司法院長等,幾乎到無官不告的地步。

這名男子提告卻不繳裁判費,法院裁定補正也不理會,男子在法院駁回他的國賠聲請後再提抗告,法院再裁定駁回。男子提告案件已超過1000件,各法院光是他的訴訟文書就處理超過2000件。

另外《鏡週刊》報導,一名黃姓男子2019年對桃園警分局、大溪警分局、鐵路警察局台中分局、新北市林口警分局、新竹市第三警分局以及某計程車行、交通公司提告求償,因沒有繳費遭判敗訴後,黃男又對的承審的劉姓及蕭姓法官求償。

黃男過去至少曾對7名法官提出損害賠償告訴,另於桃園地院提出5件、桃園簡易庭7件、中壢簡易庭2件損害賠償告訴,桃園地院認為,黃男多次提告,幾乎都因為沒有繳納裁判費且沒有具體說明提告內容而遭駁回。

桃園地院認為,黃男遭判駁回後,又多半不按正當途徑尋求救濟,反而指承審法官枉法、濫權,再訴請損害賠償,卻又同樣沒有表明要告什麼麼,也未繳納裁判費而遭裁定駁回,法官認定,黃男濫訴成性,惡意浪費司法資源,情節甚為嚴重。最後桃園地院裁罰6萬元的罰鍰,並在判決書上寫下:「給原告一個教訓,讓原告知道,法院不是讓你這樣玩的。」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