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日俄羅斯盛行的「謊言派對」裡,政府的「笑話」已無法讓人民覺得好笑

在今日俄羅斯盛行的「謊言派對」裡,政府的「笑話」已無法讓人民覺得好笑
2021年1月31日莫斯科街頭。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納瓦尼利用的是新興的網路力量,靠著社交媒體有計畫地接露俄國政府的缺失與貪污事件,並且積極參與選舉活動,譴責普亭政權的腐敗。今天在俄羅斯盛行的「謊言派對」裡,政府捏造的「笑話」效應已無法讓人民感到完全認同或覺得好笑,但俄羅斯要一夕之間變成美國的政治形態,希望還是有點渺茫。

俄羅斯反對派領袖納瓦尼(Алексей Навальный)2020年8月在西伯利亞遭到神經毒劑諾維喬克的毒害,轉至德國柏林醫院治療。當時外界猜測納瓦尼此後將永久留在柏林,但納瓦尼最後選擇回到俄羅斯,繼續他反對普亭政府的「事業」,而後於2021年1月17日遭到當局逮捕,並判處兩年八個月的刑期。拘留中的納瓦尼公布了一部長達兩小時的影片,內容是普亭任內收賄,他的友人們助其在黑海格連吉克建造一棟占地74公頃,價值285.7億台幣的豪華宮殿。

影片一出,兩週的時間已有1.1億人觀看,創下了納瓦尼在YouTube頻道上最多人點閱的影片。相較於三年前,納瓦尼公布前總理梅德維耶夫的貪腐影片〈Он Вам не Димон〉的4239萬點閱率,足足多了快三倍。從目前(截至2021年2月14日)納瓦尼的YouTube頻道擁有647萬人訂閱人數、現在大多數年輕人使用的Instagram則有近427萬追蹤者來看,納瓦尼的支持者有逐年上升的現象。

俄羅斯列瓦達(Levada)民調中心在2021年1月2日調查了人民對納瓦尼中毒事件的看法,至2020年12月有61%的俄羅斯人知曉此次中毒事件,但卻有30%的民眾認為中毒只是個演戲,根本毫無事實根據,有19%認為這是西方國家派遣特務故意挑釁俄羅斯的作為,19%的民眾難以回答,與15%認為是克林姆林宮消滅政治對手的方式。這個看似政府佔上風的民調在2月時大逆轉,近期在納瓦尼被政府逮捕入獄與「普亭宮殿」影片的影響下,各個城市的年輕人選擇在寒冬中的周末再度走上街頭抗議政府逮捕納瓦尼,而同時普亭的支持率在18-24歲的族群中也急速下降。

根據1至2月的調查,俄羅斯約有46%的年輕族群不滿意普亭,相較於去年同期的31%,上升了15%。這足以顯示新一代年輕人正在遠離克里姆林宮。政府的主要支持者多為年長族群,隨著年齡增長支持度向上增加。但從2020年10月至今,俄國人民對總統的信任度已從34%降至29%。儘管列瓦達民調中心是屬於獨立性質,但要了解實際的數據還是有些差距,是否符合真正的民意,我們無法確認。

非傳統菁英,納瓦尼的力量來自網路

而納瓦尼從一名起先被政府、民眾稱為部落客的角色,漸轉變為反對派的領導者,即使俄羅斯政府多次阻止他在公共事務上的參與,但納瓦尼卻用自己的方式改變了俄羅斯。俄羅斯政治會走向何方?我們無法立即下定論,但可以確定的是,現在納瓦尼面臨多重案件的審判,將來刑期只會有增無減。換句話說,納瓦尼確定得錯過俄羅斯2021年9月的杜馬選舉。但即使如此,納瓦尼為克宮帶來的挑戰,現在這把火燒到了普亭身上。這是否意味俄羅斯菁英控制的政治系統已逐漸失靈?

因為納瓦尼從來不是俄國傳統政治菁英的成員,他更不是來自普亭的兒時玩伴或是長期政治盟友。加上納瓦尼缺少與從前的俄羅斯反政府者的特色,他與富有且擁有政治勢力的米哈伊爾・霍多爾科夫斯基(Mikhail Khodorkovsky)和前副總理鮑里斯・涅姆佐夫(Boris Nemtsov)不同。納瓦尼利用的是新興的網路力量,靠著社交媒體有計畫地接露俄國政府的缺失與貪污事件,並且積極參與選舉活動,而納瓦尼主要的政治立場是譴責普亭政權的腐敗,他強調的是1991年蘇聯政府垮台後,貪污在俄羅斯並沒有消失,反而成為將精英束縛於政權的黏著劑。

AP_21043309503181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準備出庭的納瓦尼。

納瓦尼的政治邏輯不難理解:人民的數量比上層壓迫者還要來得多,他認為總有一天人民的力量將壓倒那些不該正常存在的政情。俄羅斯政府大多時候輕忽了人民反對的力量,即使2020年6月進行憲改投票,將普亭任期重算至2036年,面對國家機器加強控制的情況下,反對派卻毫無力量抵抗,除群龍無首外,也無法帶領人民做出有效的回應。加上去年俄羅斯經濟與疫情的嚴峻狀況,政府認為人民已自顧不暇,因而過度自信納瓦尼的中毒事件將不會對執政者造成太多的威脅。

納瓦尼的返國及其政府的作為反映了俄羅斯政權的矛盾,有力的當權者與同時缺乏安全感的狀況。此外,對內、對上的忠誠度也令人感到脆弱,「自己人」究竟是不是「自己人」,這種矛盾將變得更加緊迫且難以預測。無論納瓦尼是否為西方國家安插的棋子,但克宮錯誤的估計,證明了納瓦尼所構成的威脅遠遠超出原本的預期。特別是他收集地方政府腐敗資訊的能力令當權者們感到驚慌失措。普亭執政20年的期間,對信息的保密程度實則不像自己所想像。

當政府的笑話不再好笑

從古至今,面對政治難題時,各國採取的主要作法大多為鎮壓、操縱和說服等方式,但面對訊息量爆炸的今日,操縱與說服的技巧越來越難達成目的,並且需要花費更多的時間,導致在處理政治異議的作用越來越難達成結果。多數的非民主國家都習慣生活在「謊言派對」和「暴力派對」政治條件下。因為暴力使人屈服,謊言則讓人信服。在世界歷史進程中,暴力與謊言是包覆在政權核心的兩大要素。但是,今天在俄羅斯盛行的「謊言派對」裡,政府對於指控所創造出的「笑話」效應已無讓人民感到完全認同或覺得好笑,甚至漸漸感到反感。

所以在有限條件下,俄羅斯政府選擇將主力放在壓迫的方式上,不管是政治的管束還是網路消息的限制,都將為執政者增加幾分優勢,即使大部分的民眾最後不會選擇站出來為自己發聲,但同時政府也不想低估暴力的效力。尤其是2014年烏克蘭的Euromaidan危機與2020年白羅斯的反盧卡申科的示威活動都帶給俄羅斯最佳的範例。現在俄羅斯與白羅斯政治相似之處是雙方政權已為反抗活動準備就緒,並且政府維安人員擁有軍事和力量上的一切優勢。一方面,政府能隨時鎮壓那些「不適當」、違反疫情「居家隔離」的群眾;另一方面,在人民與警衛之間新時代的混合戰也已開始。

AP_21043309503181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2021年2月2日納瓦尼開庭,在紅場集合的俄羅斯安全部隊。

許多人對俄羅斯一夕間產生革命,天亮後轉為美國政治型態抱著期望,但抱歉的是,俄國終究不是美國,也不像美國,俄國民眾家裡沒有槍械,也沒有大量青年人口可以去廝殺消耗。在俄羅斯,更沒有2014年在烏克蘭Euromaidan一樣的抗議場景,你無法想像防暴警察開始向人群開槍時,抗議群眾也開槍反擊,最後看見防暴警察逃離現場的景象,更不會因為歐盟的介入與更多的經濟制裁造成政權的更迭。即使在拜登執政下將焦點回歸俄羅斯,把俄羅斯定調為西方國家的敵人,降低了競爭對手或夥伴的比重,但這樣的結果也只會讓俄羅斯人對外的情緒越來越堅毅。

你若問,俄羅斯是否會像中國一樣?實際上也不容易,即使西方國家對中國感到不滿,甚至認為中國是敵人,但中國仍然是個強大的製造國,已是世界體系的一部分,它同時可以是敵人,也可以是經濟對手和夥伴,而俄羅斯雖然在軍事和能源上佔上風,但也漸漸被中國佔取市場。長期而言,普亭的對外政策一直都是強硬卻可溝通,而國內的政經狀況近期卻是一籌莫展。如果社會是篇由不同的音符組成的樂曲,那各吹各調的俄國政府與人民,想必在近期還無法聽見一首完整的協奏曲。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林宜萱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