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身邊無人會講粵語,也有很多機會講母語

就算身邊無人會講粵語,也有很多機會講母語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人在異鄉,用上母語才夠地道,就算有C2的德文水平,都是用廣東話才最傳神。

長居德國,用到廣東話的機會多較在港少。但就算居於偏僻村落,身邊一個會粵語的人都不認識,也有很多機會講母語。

這當然不算上網上與朋友或家人傾談,而是在日常生活中,情急下最自然的感嘆,衝口而出的,都是粵語。到麵包店購物,剛好自己沒現金在手,對方又不收卡,在付錢的一剎打開銀包,發現空空如也,多會吐一句:「死喇」或「蠢咗,又唔記得帶錢」。前方的德國收銀員,聽到語音奇特的亞洲語,必會暗自竊笑,然後休息時告訴同事,今天學了句Chinesisch(對不起,許多德國人都以為東亞人都講Chinese),叫做「sei la!」,一眾同事笑作一團。

而在街上遇到乞丐煩擾,又或是與無禮的職員對質,以及馬虎的送遞員將包裹隨意丟在大廈樓梯,都或會情不自禁,用廣東話嘆一句:「嘩,咁都得?」要是鄰居經常開派對,噪音屢勸不改,住在隔壁的港人,尤其正在專心溫習的,都會罵一句:「嘈很夠未呀?」畢竟,用上母語才夠地道,就算有C2的德文水平,都是用廣東話才最傳神。

有時在街上遇到推銷員,推銷產品或叫人捐款,港人時會用廣東話回答,假裝不會德文及英文,對方自知難而退。而收到推銷電話時,只要第一句回答:「喂,又打嚟,想約我去邊度開心吓先?」話筒另一端的慈善團體職員,多會問你:「Entschuldigung, sprechen Sie Deutsch?」你繼續說:「衰鬼,扯,又唔話畀人知去邊玩,好衰㗎你,以為入咗聯合國做嘢就大晒,乜聯合國唔畀打牌浸桑拿咩?」對方多立即收線。正如在香港跟電話推銷員講英文,十居其九點九九都不會浪費時間。有時在德國見到卡通人物,例如數碼暴龍和比卡超,都會哼起其廣東話版的主題曲,自娛一番。

至於處理數字方面,始終是母語最快,有時別人問到自己的出生日期、電話號碼、戶口編號,我們多會在腦內先出現中文,然後再翻譯成德文講出來。而在數數目或人數時,我們多會用最快的廣東話來數,而不是用「eins, zwei, drei, vier」。

當然,身邊有說粵語的家人和朋友,用到母語的機會大很多。要是兩名港人結伴,一起去銀行辦手續或申請網絡,當職員提議一些服務時,兩名港人或會用廣東話談一下好不好答應,對方聽不懂之餘,又可多些時間思考。

隨著網絡影片的興起,很多居外港人都愛拍攝身邊的事物,除了娛人自娛,還有保持廣東話的水準,不會因沒機會講而退步。所以人在德國,就算身邊無一人會講廣東話,與香港家人沒有聯絡,都有很多講粵語的機會。

本文獲授權轉載,題目由編輯稍作修改,原文可見於作者Facebook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