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上台的那一刻,感動了同儕、感動了來觀課的老師、主任、更感動了我

孩子上台的那一刻,感動了同儕、感動了來觀課的老師、主任、更感動了我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現代人的資訊隨手可得,不知者有科技做為解惑,甚至比為師者更能迅速補充知識;那麼我就在想,現在他們知道很多事,那麼如果他們一起成為「老師」,向台下的人講課,那會是什麼感覺?

文:許智鈞

花一學期的時間,大家一起做好一件事,到底是不是值得呢?上台一起當稱職的「老師」,到底是不是準備充足呢?請校內的老師一起看「他/她」上課?到底是不是準備好了?自己,還那麼年輕,到底有沒有辦法面對這個社會的壓力?

上述的煩惱,相信都是(年輕)老師常有的煩惱;但,如果我們把這個煩惱丟給學生?而且還是剛入國中的新生呢?

第一次上台,能像老師的樣子嗎?

「師者,所以傳道、受業、解惑也。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無惑?惑而不從師,其為惑也終不解矣!」這是韓愈在〈師說〉裡所提到的一段話,其中,我對「人非生而知之者」這句話挺有感的,現代人的資訊隨手可得,不知者有科技做為解惑,甚至比為師者更能迅速補充知識;那麼我就在想,現在他們知道很多事,那麼如果他們一起成為「老師」,向台下的人講課,那會是什麼感覺?

但我覺得要做就做到極致,因此我跟台下的學生說,你們除了要上台報告,而且學校的校長、主任、老師,會在報告期間隨時進來課堂,跟班上的同學一起提問、一起表達感受。

為了避免他們恐懼、害怕,我給他們打一個預防針,比如我會教他們上台表達的結構,自己想發表口訣:三不四要原則(不緊張、不笑場、不亂動、要生動、要注意時間、口齒要清晰、要眼神交流),每一次上課都會有發表的練習,而且他們每次看我上課,也是一種「典範學習」,相信他們久而久之也會習慣上台的感覺吧?

坦白說,他們是新生,我還是很擔心;但都決定要放手了,怎可以在這時喊停呢?

學生幫我解讀了我自己

我給他們一學期的時間,準備一位心目中的「典範人物」,大部分的典範人物都會選知名的歌手、小說家、畫家、企業家……等;不過其中一組要介紹的內容吸引了我的注意,他們要介紹的人是「我」,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問了他們,他們說:「我就想嘗試看看。」我就帶著既驚訝又緊張的心情,在等待他們的介紹。

終於到了要發表的日子,自然地有校內的老師,甚至教務主任都進到教室,看學生把這一學期的內容「教」給大家,我自然也會好奇,那組以「我」為典範人物,他們該怎麼呈現。

他們首先很用心地尋找我的臉書,了解我的生平背景,接著,他們做了一件令我難以想像的事,他們用心地閱讀了一篇,我在天下雜誌的獨立評論裡,曾投稿了一篇文章〈偏鄉服務,不是一廂情願的「付出」〉,並且他們用自己的視角跟大家詮釋。

他們覺得,自己最印象深刻的一句話,是「這裡的老師每一學期都會換,很少人像你這樣不怕死的人繼續留下來,繼續給我欺負!」,他們在想,如果今天面對一個需要長時間的叮嚀與陪伴的個案,大多人都會打退堂鼓;可是,卻選擇留下來,繼續等待個案的成長。

坦白說,我原先對這句話,是沒有太大的感覺,事過境遷,當自己站上講台,對多位莘莘學子們「付出」,好像輕而易舉地把當時的那分感動,忘了一乾二淨,當他們重新再用這一句話告訴大家時,這句話便閃耀了起來,它,再次提醒了我「做服務,不要只有單純的付出」,如果要更直接地說明他們心裡想傳達的精神,那就是「莫忘初衷」。

「莫忘初衷」這四個字,意思那麼簡單;卻時而被生活的情境下,沒有存在感。當今天我們被生活壓得喘不過氣,初衷卻消失得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便是日以繼夜地「繁忙」,或是理所當然的「報酬」,抑或是似有似無的「名譽」。曾幾何時,我們多麼認真思考自己為什麼要當老師?為什麼要當漫畫家?為什麼要工作?這麼多發自內心的疑問。

「為什麼,我們迷失了自我?我們不會思考了?總需要孩子提醒我們不要蒙蔽自己的感官呢?」

孩子上台的那一刻,感動了同儕、感動了來觀課的老師、主任、更感動了我。那一刻,他們是「師者」,我們是謙虛的「學生」。

新課綱,新精神:自發、互動、共好

透過這一學期,他們要上台講課,需要自動自發地蒐集資料,不斷練習;有更多的校內學生及同儕跟台上的人表達自己的想法;最後,除了學生藉由這一次的經驗有所學習、老師也可以從中思考自己的盲點,然後彼此調整自己的步伐,進而成長。讓每一位進來教室的老師、學生,都是教室裡的主人。

也許,若讓學生主導一次自己的公開觀課,有什麼不行呢?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