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種避重就輕,只能用「打假球」來形容拜登對中共的態度

各種避重就輕,只能用「打假球」來形容拜登對中共的態度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拜登政府外交政策的基調已經非常明顯:三句不離盟邦的重要、強調守護民主人權與維護國際規則。這些看起來都很動聽但並無法應對當前的世局,也等於鼓勵獨裁者大膽行事。

拜登(Joe Biden)政府已經上任近一個月,如同大部分評論家所預測,一開始的施政重點在美國的內政議題。

但他10天簽署43個行政命令的驚人速度,已經超過了前面四任總統上任前10天所簽署的行政命令數目總和。而稍微瀏覽這些行政命令的內容,大部分是符合其左派支持者的期望,而不見得是針對美國當前真正的急迫的議題。

很不幸地,這種把政治正確放在真正國家利益之前的傾向,也展現在他對外交政策的表態上,他在2月4日於國務院發表的20分鐘外交政策演說,針對美國對外政策真正威脅的中共,只有區區不到30秒的著墨,對於俄羅斯卻是具體列舉其惡行,並談了1分40秒左右。

其演說主要內容,則是反覆強調要恢復對盟邦的重視和重新拾起美國世界領導者的地位,並檢討美國在全球的軍力配置、停止撤出德國駐軍、終止美國涉入葉門內戰、修改移民政策、推廣LBGT權益等。簡單地說,他的演說內容大部份在滿足左派或是全球主義者,對美國過去擔任世界領袖並宣揚崇高價值的期望,對於眼前真正的威脅卻是避重就輕、草草帶過。

這樣的傾向還不只表現在他一人身上,連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和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和中共有關的表態也是一樣,因此未來的美中關係將很難預期美國會有什麼大動作,來制衡中共在全球的鯨吞蠶食,而是強調靠外交手段而非對抗來解決問題為幌子,在談判桌上換取中共小小的讓步和善意,但逐步犧牲新疆、香港甚至台灣的利益。

首先就拜登的外交政策演說來看,他在談到俄羅斯時,和他之前與普亭(Vladimir Putin)通話一樣都談到很具體的內容、事件,如強調俄羅斯干預美國大選、對反對黨領袖納瓦尼(Alexei Navalny)的毒害與網路攻擊等。

但談到中共就變成一小段抽象敘述中共惡行的內容而已,這寥寥數語就是以下三句話:美國要直面中共經濟上的劣行、反擊中共攻擊性、強迫性的行動並制止中共對人權、智慧財產權和全球治理結構的侵害。

但在中共對維吾爾人的惡行正不斷被曝光、對香港的緊縮也仍然持續、美國持續破獲中共技術偷竊、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是否得到有效執行是個大問號、WHO疫情調查團在武漢表演拙劣公關秀的當下,用如此的三言兩語就把中共的威脅打發過去,反而一直強調要和盟邦聯手維護一些抽象的價值,如民主、人權,很難不讓人用打假球來形容拜登對中共的態度。

AP_21021445952518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同樣的問題也出現在更早的智庫演講活動「交棒傳承」(The Passing of Baton)中,這是一場三位國家安全顧問同台的線上對談,由最資深的萊斯(Condoleezza Rice)對前任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Robert C. O'Brien)和現任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輪流發問。

萊斯先讓奧布萊恩回顧於川普(Donald Trump)任內的政績,奧布萊恩談到一些全球性議題後,很快一一點出川普對於對抗中共的各種政策,然後才談世界其他區域的問題。再來萊斯根據奧布萊恩剛提到的內容去問蘇利文,奧布萊恩交接了什麼給他。

蘇利文的回答,竟然只有提到全球性議題和美國國內問題,但對中共只快速點到兩次,讓萊斯忍不住等他答完後回頭追問,那對於新疆、香港和台灣以及中共靠防火牆進行思想控制,拜登新政府的政策是什麼。

結果蘇利文又是實問虛答,他說美國有四個步驟反制中共:

  1. 靠重建美國自身的實力,如解決種族議題和減少不平等;
  2. 要和佔世界經濟一半的民主盟邦,一起進行宣傳和其他方面的反制來應對中共在新疆、香港的惡行;
  3. 要在關鍵的科技競爭上維持優勢,如在美國國內大舉投資量子計算、生物科技和清潔能源等;
  4. 要將前三點清晰的表達並準備行動,要讓中共在新疆、香港所作所為付出代價。

由這段明顯長很多,但其實又是在談大方向、閃躲對具體問題的回答可以看出,拜登政府並不想延續川普政府的強硬路線。只想靠躲在好聽的「和盟邦協力」、「重建美國」等空泛口號後面來虛應故事。而很諷刺的是,到了這場對談講到中東的時候,蘇利文對伊朗的問題就變成侃侃而談,深入到細節。

這種躲在抽象的高調口號後面,不肯直面衝突的傾向,在美中雙方直接對話時有出現改變嗎?很遺憾,根據美國國務院發布關於國務卿布林肯和中共國務委員楊潔篪通話的聲明稿來看,這個問題還是一樣存在。

楊潔篪在2月2日位於紐約的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的線上演講中,直接且不客氣地講出了新疆、西藏、香港和台灣問題,因為事關核心利益和民族尊嚴是碰不得的。楊會這樣出言恫嚇,是因為在川普政府時期對香港、新疆的人權迫害,都祭出了史無前例的一系列制裁,川普也在2018年簽署過《西藏旅行對等法》,對台灣在卸任前更推出一連串的友台措施。

但國務卿布林肯對於楊如此不客氣的直接漫天喊價,只是用「美國會持續守護人權與民主價值包括新疆、西藏和香港」,對於一個有行政大權在手的世界首強來說,這樣的回應只能說非常制式,讓人看不出有和中共對抗的決心。

緊接著下一句說已對中共施壓,要求其對譴責緬甸發生的政變。這句話表面上強硬但毫無實現的可能,可以說是一廂情願的文青式囈語,或是說講給拜登政府充滿理想的左派支持者看的。

聲明的後半又是老調重彈,說會和盟邦協力對中共威脅印太區域(包含台海)穩定和破壞,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體系究責。同樣地,威脅區域穩定和破壞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體系,也是很抽象的描述,一樣不願意直接提中共對南海的非法主張、在中印邊境的無端生事、對澳洲的經濟霸凌、去(2020)年惡意隱瞞疫情和與世界衛生組織的勾結等。

AP_20309461960691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