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電、坦克、斷網,政變後軍政府恫嚇手段不斷,但緬甸人民害怕嗎?

停電、坦克、斷網,政變後軍政府恫嚇手段不斷,但緬甸人民害怕嗎?
Photo Credit: Reuters / TPG 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夜色能遮掩暴行嗎?世界在看,地球是圓的,總有人是白燦燦的陽光下注視著。當晚緬甸北部大城密支那響起了成串槍聲,起因來自軍隊進入當地發電廠,民眾擔心軍隊控制電力而故意停電,包圍電廠而和軍隊發生衝突。軍警對抗議人士開槍,造成數人受傷,無法證實是橡膠子彈或實彈。五名進行直播報導的記者遭到逮捕,並被要求簽署認罪文件。

2月13日那天是緬甸國父翁山將軍(港譯「昂山將軍」)的生日,遊行民眾聚集在他的雕像紀念,廚師製作他喜歡的烤餅與豆子料理分送民眾,然而,緬甸人民的驚恐夜晚才剛要開始。

深夜烈焰

軍政府在夜裡追捕全民盟人士、參與公民不服從運動的公務員與醫護人員,更宣布撤銷「無法院命令不得拘留任何人超過24小時」的規定,形同軍警可以任意逮捕拘禁。

12日白天被特赦的23000多名囚犯,被救護車載運著,據傳救護車到哪,就會有房屋被焚燒。仰光、曼德勒與密支納等大城市的夜晚,持續傳出火警;數個鄉鎮傳出水塔與飲用水被下毒。

反對集權的人被抓起來了,縱火與放毒的囚犯被釋放了。

民眾自發地組成巡守隊,檢查有無可疑人士進入社區,如有訪客必須通報村長,甚至製作識別證供居民進出。

仰光徐涼的晚風,驚懼與憤怒籠罩。

警察到醫院追捕醫生;警察帶著紅玫瑰,比出三指反威權的標誌,站進人群裡;1988年帶領「8888民主運動」的領袖U Min Ko Naing與其他六名民主人士,13日被以煽動叛亂罪名逮捕;腦部中槍的女孩,同一天被移除呼吸器,成為2021年政變第一個犠牲者。

RTX970VR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2月12日,民眾在緬甸中國大使館前抗議軍事政變,並要求釋放翁山蘇姬。

2021年公民不合作運動主要有四個族群:1.1988年代的民主人士與意見領袖;2.全民盟成員,從翁山蘇姬(港譯「昂山素姬」)、總統溫敏到政黨人士;3.參與不合作運動的公務員;4.「Z世代」,25歲以下,1995年以後出生的的年輕人。

1988年緬甸民主運動推出了領袖翁山蘇姬;2021年政變,前三個族群是敏昂萊政府主力追捕的對象,社會中具影響力的人被捕或躲藏,而敏昂萊只是尚未將步槍對準年輕人。

「無大台」的緬甸Z世代,手機裡的應用程式、VPN、直播是他們通往世界的工具,城市的年輕人體驗政治自由、經濟繁榮與選舉制度後,再也走不回軍事鎖國,敏昂萊也難以複製1988年大規模逮捕與流血鎮壓。

RTX98DQU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2月13日,緬甸民眾在仰光舉行的抗議軍事集會中,舉三指致敬。
RTX98DQW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2月13日,學生們著畢業袍抗議軍事政變

2020年至今的泰國青年示威運動,2019年香港青年Be Water精神,緬甸Z世代勢必將與敏昂萊正面衝突。

傷感與希望的複雜情緒,讓人難掩激動。

緬甸詩人莫偉寫了一首詩,總讓我想起仰光的夜晚,涼風徐徐,熱帶暖黏氣味襲人,無酒也醉。

「像現在,我失眠,仰光城也失眠

在整個城市都好眠的時刻

我將無法忘卻的思念

一邊在新建物的牆上塗鴉

一邊回到仰光,仰光也和我一樣」

RTX99SO1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2月14日,一輛裝甲車行駛在緬甸仰光街上
RTX99EWG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2月14日,在日本東京街頭的抗議緬甸政變的民眾。

最漫長的夜晚

緬甸人在2月14日至15日經歷政變後最漫長夜晚。

14日,數台裝甲車行駛在仰光道路上,一台忽快忽慢的裝甲車看似故障地冒出白煙,周遭的民眾憤怒地鳴喇叭、敲擊物品。

同一天政府宣布,15日凌晨1點至早上9點,全面斷網,就算發生什麼事,外面的世界也沒人知道。

斷網加上裝甲車,許多緬甸人決定徹夜守著不睡,恐懼與等待。等待發生,或是不發生任何事。

駐緬甸的歐盟國家與加拿大大使,14日發出聯合聲明,呼籲安全部隊避免暴力對待對抗議示威者與平民;強烈譴責緬甸當局拘留政治領袖、意見領袖、記者與公務員,同時也譴責軍方對電信系統的阻礙,與限制緬甸公民的基本權利。

聲明以「The world is watching」結尾。

RTX9BB4W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2月15日,緬甸軍人在全國民主聯盟外駐守

夜色能遮掩暴行嗎?世界在看,地球是圓的,總有人是白燦燦的陽光下注視著

當晚緬甸北部大城密支那響起了成串槍聲,起因來自軍隊進入當地發電廠,民眾擔心軍隊控制電力而故意停電,包圍電廠而和軍隊發生衝突。軍警對抗議人士開槍,造成數人受傷,無法證實是橡膠子彈或實彈。五名進行直播報導的記者遭到逮捕,並被要求簽署認罪文件。

暴行從夜色走入白日。軍警闖入民宅,粗暴地毆打拘捕人士,最後舉起步槍對準頭部。

AP_21046419081920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2月15日星期一,警察逮補在曼德勒緬甸經濟銀行前抗議的示威者,

疾駛的軍用卡車,軍人用彈弓向停等交通號誌的群眾射擊

什麼樣的國家,會這樣對待人民?

原本傳聞翁山蘇姬可能於2月15日被釋放,目前延至17日

同日緬甸電信業者再度對用戶發出通知,16日凌晨1點至早上9點,全面斷網

原來黑暗不是只有一日,有第二日,還有未來看不到的多少個夜晚。

夜色、停電、坦克、槍枝、斷網,逮捕記者與抗議人士,軍政府使用古老的恫嚇手段,但緬甸人民害怕嗎?轉頭看看進行中的泰國示威行動,再看看因疫情而如水潛流的香港抗議人士。

有誰不害怕?但永遠都會有人站出來。

RTX9BXOI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2月15日在緬甸仰光的抗議活動,民眾高舉寫著「請拯救我們的領袖、未來的希望」旗幟,要求釋放翁山蘇姬。
RTX9BEPO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2月15日於緬甸仰光的抗議人群,如同在2020年泰國抗議軍政府的遊行集會,民眾以高舉三指表達心聲。

曾有中國媒體問我台灣民眾對「武統」的看法。

「香港已經示範了統一的結果,所以香港民眾反送中。」我簡單地回答。我的7歲姪子,長得粗勇結實,好動愛講話,10年後如果他跟香港年輕人一樣走街頭,我現在就心碎了。

「但是反對可以改變什麼呢?香港人也沒有改變自己的命運。」他說。

我已讀不回。嚐過自由的空氣,就再也回不去了;沒有嚐過自由空氣的人們啊,你要如何跟他解釋自由的滋味呢?

緬甸也是。

AP_21047177294502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本週二(16日),示威者躺在街上,以矇上雙眼的方式抗議軍事政變。緬甸安全部隊本週一對抗議群眾開槍,並用棍棒試圖鎮壓遊行示威的群眾。
RTX9CU82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2月16日,一名婦女在位於仰光的小吃攤做飯,後方貼有「釋放我們的領袖」的海報。
AP_21047280068061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在2月16日抗議軍事政變的場合,一名坐在輪椅上的男子舉三指致敬。
RTX9D7CZ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16日抗議人潮中的緬甸僧侶身影,他們舉著「反對軍事政變」的標語
RTX9D5NO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記者16日參與在緬甸首都內比都舉行的軍方記者會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杜晉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