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之於加密貨幣(上):從「雞鳴狗盜」到「黃袍加身」

2020年之於加密貨幣(上):從「雞鳴狗盜」到「黃袍加身」
Photo Credit: Reuters / TPG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論傳統金融與加密貨幣圈的爭戰未來會變成什麼樣,加密貨幣在2020年地位大大的躍升、甚至朝主流的方向地位邁進,都是不可否認的事實。

「最好的時代」:企業應用、政府接納、機構投資與產業佈局

雙城記的卷頭語:「It was the best of times, it was the worst of times」(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若未來人們在回顧2020年的歷史時,這句話可能這會是最精準的註解。

回顧過去一年,Covid-19的肆虐,造成全球政經的動盪;由疫情所引發的封城、封店對各國民生經濟帶來嚴重的打擊。但在這樣前所未有的局勢之下,加密貨幣卻異軍突起。

一方面是因為其存在本質的特點──去中心化,在各國政府大量印鈔而造成貨幣貶值下,被越來越重視;二來也是大企業、機構與政府對加密貨幣的態度日趨擁抱,使得以比特幣為首的加密貨幣,漸漸成為市場中不可輕忽的一股力量。

本系列文章嘗試透過正、反總體趨勢的歸納,來總結2020對於加密貨幣發展的重要性,同時做出分析展望未來,為加密貨幣在2020的里程碑做一個總結。也提醒身為散戶投資人的我們,該用什麼樣的心態看待加密貨幣的發展。

本篇為上篇,將從幾大面向總結2020年,是什麼讓加密貨幣發展加速、邁向市場主流的種種原因。從加密貨幣在2020年的正面總體趨勢上,主要可以分成四個方向,分別是:企業應用、政府接納、機構投資與產業佈局,以下將逐一做列舉與說明。

企業應用:龍頭企業的應用背書

在2020年,最受全球矚目的兩個關於加密貨幣的企業應用,應該就是Paypal(美國的第三方支付)宣布支援加密貨幣付款/買賣全球信用卡龍頭Visa宣布將穩定幣USDC納入其支付體系中

為什麼這兩項企業應用這麼與眾不同呢?可以從「企業本身的代表性」與「該項應用的影響力」兩個層面來探討。

全球擁有3.46億活躍用戶、2600萬支援店家的Paypal,選擇提供加密貨幣買/賣與支付,等於一下子讓背後的使用者與商家都加入了加密貨幣的體系中。企業的信譽等於為加密貨幣的未來做了擔保,老牌信用卡龍頭Visa的加入也是同樣的道理,讓本來對幣圈仍在觀望的使用者,更有可能因為相信企業本身,而連帶的願意嘗試而加入使用。

應用性上,Paypal的應用比較簡單,只是提高了其背後潛在使用者接觸到加密貨幣的可能;讓Paypal服務所能接觸到的廣大潛在市場,進入加密貨幣圈子的門檻降低了許多。

Visa與USDC的合作,所帶來的影響性與意義則更與眾不同。將USDC穩定幣納入其支付體系,等於是把USDC視為美金、人民幣這樣的一種貨幣,而發行USDC的Circle就變成了處理USDC這項「外幣」的匯兌機構,直接讓在Visa支付網路內的發卡銀行、收單銀行都可以直接以USDC進行交易,不必事先換成法定貨幣就能流通,大大增加了交易的效率。(更詳細的解釋請看區塊勢的解釋

這樣無疑大大提升了USDC在Visa支付體系中的重要程度,也從根本上使「應用加密貨幣(USDC)成為了高度的可能」,增加了穩定幣的應用性與接受度。

Paypal與Visa兩家公司身為產業的龍頭,既然都做了這樣跨時代的應用,想必其他的競爭者,為了提高競爭力,也必定不落人後的採取類似的措施。比如同為第三方支付的支付寶、同為信用卡國際組織的Mastercard、JCB與銀聯等,也必定在不久的將來推出類似的應用而跟進。

拋磚引玉的效果後,即是各個領域有更多對加密貨幣的應用,擴大潛在市場的應用場景,滾雪球效應下數倍的提升加密貨幣進入主流的速度。

政府接納:從「法外之徒」到「黃袍加身」

如同在傳統金融領域的地位一般,美國政府在加密貨幣圈的影響力,一直以來皆是全世界數一數二、最有標竿性的指標。許多政府的政策走向與市場態度,基本上是「蕭規曹隨」、比照辦理的。

而一直以來被認為是「法外之徒」的加密貨幣,若能夠得到美國政府的認可、甚至是應用許可,對幣圈的發展無疑是劑強心針。

而美國銀行最高的主管機關──貨幣監理署(OCC),便在最近施打了這劑強心針。該項宣布表示:「美國的銀行不僅可以使用美金穩定幣作為清算服務,也可以成為區塊鏈網路上的節點來驗證每筆交易。

這很可能是歷史首次,加密貨幣明目張膽地踏入銀行的領域。

傳統以來,銀行在各國都受到政府嚴格監管;而由於加密貨幣的創立時間短、變化又太快,政府一直以來都沒有合適的監管法案對其監督。再加上「去中心化」的創立宗旨與政府監管的立意直接衝突,「一個不想被管一個拼命要管」,因此加密貨幣一直被傳統金融界認為是「雞鳴狗盜」之輩。

而此項宣布之前,美國的主管機關也從未明確表態銀行是否能為加密貨幣提供金融服務。各國政府又多唯美國政府馬首是瞻,因此多半也沒有表明對於加密貨幣的態度。

這樣造成銀行在面對加密貨幣業者時,多半抱持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雖然稱不上是處處刁難、但絕對不會算是「熱情的合作者」。

經過了OCC發布這樣的許可後,可想而知加密貨幣在傳統金融借將引起的滔天巨浪。不但是政府明確的表態,從應用層面來說,也將顛覆目前系統的想像。

就清算服務與跨國匯兌上來說,目前人們要跨國匯款/跨境支付時,仍仰賴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系統(SWIFT)進行資訊與資金的交換。不僅成本高(跨國匯兌手續費高)、時間長(數小時到數天)且程序繁瑣(需要臨櫃填寫一堆表單)。在一切講求數位化與效率的時代,這樣的程序真的是不合時宜。

若是使用加密貨幣的區塊鏈轉帳技術,跨國匯款的行為不需要透過中間商、直接掃二維碼或輸入對方的錢包地址,幾秒鐘內就能將加密貨幣轉到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

而像USDC這樣的美金穩定幣,可以應用最新最快的技術解決過去金融體系的問題(煩瑣且未數位化流程、成本高、時間長),但又沒有加密貨幣過去被詬病的問題(不被政府合法認可、幣價波動而風險高);可以想見這樣的破壞性對傳統金融有多強大。

這就像是用手機打跨國電話,跟用Line等即時通訊軟體打電話的差別一般,孰優孰劣高下立判。

當加密貨幣夾帶著方便的區塊鏈轉帳技術、透明即時的清算系統入侵金融領域時,或許這就如同當初Google、Apple等科技公司侵入其它跨領域一般,吹響了傳統與加密貨幣金融再也難以分割的時代號角。

Bitcoin themed balloons float in during Inside Bitcoins: The Future of Virtual Currency Conference in New York
Photo Credit: Lucas Jackson / REUTERS

機構投資:FOMO狂潮、鯨魚崛起

相信就算沒有自己真正持有加密貨幣的圈外人,在2020不可能沒有聽到「比特幣、以太幣瘋狂飆升!」的消息。而這波價格狂潮的背後主因,普遍被認為就是機構投資人FOMO(Fear of missing out)心態所推升的結果。

用白話文來說,過去加密貨幣的市場,主要都是還是由你我這些散戶所構成的;但在2020年下半年開始,大型法人、機構投資人則開始大量持有加密貨幣。

而由於進入市場的資金量級差距,機構投資人的大量資金購買加密貨幣,使得市場「供不應求」,進而快速推高加密貨幣價格。

隨便上網搜尋一下比特幣、以太幣為主的加密貨幣價格,可以很明顯地從去(2020)年11月左右開始看到一波攀升的狂潮。而機構投資人持有加密貨幣的市值數量與進場時機,亦可看出與加密貨幣的價格狂漲密不可分。

但為什麼選擇在這個時間點進場呢?其實與2020年的疫情也有關係;疫情造成全球政經局勢動盪,政府為了刺激經濟而選擇使用08年印鈔救市的方式。但鈔票太多而造成貨幣貶值,其中跌幅最大、影響最深的非美金莫屬。

美金長期作為企業現金保存的主要標的,貨幣的貶值等於是讓滿手現金的企業,每天看著自己的市值逐漸萎縮。

為了規避掉美金下跌的問題,許多上市企業開始突發起想,將腦袋動到了跟黃金一樣有保值性的「數位黃金」──比特幣身上,而開始了投資加密貨幣的旅程。

一開始只是幾家公司,如MicroStrategy等小試身手;但等幾週後的績效出來以後,上市企業紛紛發覺購買比特幣不但具有保值的功能,甚至資產還會隨著幣價上漲而增值。

拿著現金會隨著法幣貶值而資產縮水,購買比特幣不但保值甚至還會資產增長,傻子才不做這樣的投資。而購買動作最積極的MicroStrategy,自從8月宣布開始購入比特幣以後,股價已經翻了3倍。

除了有類似黃金「保值」的功效、以避免法幣下跌造成企業帳面上的損失外,有分析師也提出了另一項應該購買比特幣等加密貨幣的觀點。

政府貨幣政策、金融銀行體系等等,在2008年的金融風暴時,已經被證明是牽一髮而動全身的連動體系。這樣「中心化」組織在監管上當然有其優勢、方便被控制被調整,但當災難性的系統係危機降臨時,整個市場也會連帶的崩盤。

比特幣當初就是為了避免這樣「中心化」問題,而被創造出來的解決方案;經過時間的驗證後也發覺「加密貨幣」資產是最與傳統金融體系包含股市、期貨、房地產等市場表現脫鉤的。

也就是說當市場恐慌、萬物齊跌時,加密貨幣因為去中心化的特性,竟然有較大的機率不受到這些市場連動性風險的影響。這也是另外一個比特幣為何被稱作「數位黃金」的原因,因為可以用「低連動性」、「去中心化」等較難被直接操作的特性而「避開金融市場的系統性崩盤」。

諸多原因共同影響之下,投入加密貨幣市場的資金不斷攀升、價格也跟著狂漲;沒有入場的其他企業與投資人看到同行賺的荷包滿滿,也不甘其後的開始跟著買進。

無論當初的動機是什麼,加密貨幣瞬間變得炙手可熱、洛陽紙貴的同時,機構投資人的大手筆也讓加密貨幣的曝光大增、甚至讓其登上了富比士雜誌的封面。

https___blogs-images_forbes_com_pamelaam
圖片來源:Forbes雜誌封面
2018年2月28日出刊的Forbes雜誌封面,主角為全球性的加密貨幣交易所「幣安」的創辦人趙長鵬

而眾多分析師也開始提出了對於比特幣的價格看法,多數認為遠遠還沒有到比特幣的頂峰。

比特幣2021上看31萬8000美元!類比1970s黃金何以漲9倍。」──花旗銀行(Citibank)執行董事

比特幣兩年內(2022前)會攻上17萬美元。」──權威財經媒體《彭博社》(Bloomberg)的資深分析師

若2020下半年比特幣價格保持在1萬美元以上,則在2021年將達到4萬5000至5萬美元。」──著名分析師Tone Vays

與前述的企業應用一般,當這些機構投資人、大企業也開始相信而持有加密貨幣的同時,對還沒有了解、投資加密貨幣的一般民眾來說,也會因為曝光、相信企業的判斷等種種因素,而開始卸下對加密貨幣的心防,更容易接受這種新興技術與產品。

產業佈局:「無法打敗敵人,那就加入他們!」

除了開始認可加密貨幣的價值以外,傳統金融的領頭羊公司們,也開始感受到來自幣圈業務的威脅。

如破壞式創新的理論所證實,小蝦米打敗鯨魚的故事在這個時代屢見不鮮;而Google、Amazon這些科技巨頭更早已用事實顯示,跨界侵蝕對方的市場完全是有可能的。

自從2020年9月底時,在Coin Market cap上名列全球第四的美國加密貨幣業者Kraken,率先拿到SPDI的銀行執照,成了第一個橫跨了「傳統金融 vs. 加密貨幣圈」兩者涇渭分明界線的領航者,使得傳統金融界裡開始人人自危。

很顯然的,他們不可能選擇坐以待斃,金融機構決定不再只是選擇單純的投資持股或創建子公司,而是真槍實彈的開始沙盤推演、納入既有業務。至少在兩個業務方面,2020年已經有機構開始佈局、甚至直接進入到特定的領域。

如亞洲銀行業者DBS星展銀行,就在12月時宣布新加坡總部開始提供限量種類的加密貨幣/法幣購買服務,等於一腳跨進了加密貨幣交易所的業務領域。

要知道「加密貨幣交易所」的主要生意,其實就是匯兌法幣與加密貨幣。但本質上來講,這與銀行的「外匯業務」(各國法幣之間的交換)並沒有太大的差異,若要跨領域其實門檻也不大。

而JPMorgan早在10月底就已經向相關政府單位申請諮詢、想要跨入加密資產信託(Custody)的領域;Goldman Sachs也在最近做了同樣的動作,顯示其不落人後的積極性。

信託業務(Custody Service)簡單來講,就是替客戶保管資產的服務;而我們認知中的傳統銀行,就是替民眾/企業保管資金的機構。

顯而易見的,這等於是銀行與金融機構的老本行。「跨領域要從自己熟悉的業務做起」,若這些金融巨獸真的成功開始跨入加密資產領域,從傳統金融資產到開始提供「加密貨幣資產」的信託業務,市場上會掀起多大的波瀾。

在在的事實都顯示,傳統金融機構已經不再小覷幣圈。而夾帶著龐大既有金融體系的金流與勢力,決定要好好利用這蓬勃發展的新興產業、乘風而起。

不論傳統金融與加密貨幣圈的爭戰未來會變成什麼樣,加密貨幣在2020年地位大大的躍升、甚至朝主流的方向地位邁進,都是不可否認的事實。

總結:真的是「最好的時代」?

本文蒐集與分析2020年對於加密貨幣業界來講重要的幾項事件,並從上述四大面向分別切入:企業應用、政府接納、機構投資與產業佈局。

乍看之下整個產業欣欣向榮、每件事情似乎都宣示著加密貨幣終於在12年後(2008年問世)準備躍升至主流戰場,但一切真的都那麼美好嗎?

曾經準確預測2008年經融風暴、有「末日博士」之稱的紐約大學史登商學院經濟學教授魯比尼,就是不斷唱衰比特幣的領袖之一;聲稱其毫無內在價值,而泡沫終將破裂、並連帶使投資者血本無歸。

比特幣為首的加密貨幣到底是不是泡沫?2020年難道就沒有什麼不利於加密貨幣發展的事件與趨勢嗎?會否像當年的「.com」泡沫一般在被眾人普遍接納前先重摔一跤?

本篇文章的下集,將會回答以上幾個觀點,並整合正方雙方兩面論述來歸納出加密貨幣產業發展的未來、及身為散戶投資人的我們該如何應對。

  • 2020年之於加密貨幣(下):黎明前的黑暗,三個逐漸顯現的動盪風險

作者經營有粉絲專頁「詣言堂」,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