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戰爭》導讀:中俄將美國視為敵人的非典型戰爭

《影子戰爭》導讀:中俄將美國視為敵人的非典型戰爭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影子戰爭》中,作者歷經多年採訪,與美、歐、北約等西方國家的軍事、情報與外交高層直接訪談,並介紹許多陸海空軍、潛艦與太空部隊及其指揮官,還有電腦科學家、非軍事人員及高階情報官員,都是這場持續新型戰爭中的前線戰士。

文:賴怡忠(專欄作家、前台灣智庫副執行長)

【導讀】

(前略)

影子戰爭是中俄將美國視為敵人的非典型戰爭作為

中俄對美國發動影子戰爭,往往只有一個意義,就是莫斯科或北京基本上將美國視為敵人。但這個把美國視為敵人的緣起與意涵是什麼,又有很多不同的解讀。

蘇聯崩解代表冷戰的正式結束,美國因此曾獨霸一方,也開始宣稱民主必勝論,當時福山《歷史之終局與最後一人》的樂觀說法反映了這個時代氛圍,即使是比較悲觀論的現實主義者,也主張世界進入美國單極獨霸狀態(The Unipolar Moment),美國具有史上最強的軍事力量,可以一己之力達成類似兩千年前羅馬和平的狀態(Pax-Americana)。而繼承只有一半前蘇聯力量的俄羅斯,一開始也無意與美爭霸,一方面是本身沒實力,另一方面是俄羅斯也沒有意願與美國爭霸。美國柯林頓政府積極支持當時的俄羅斯總統葉爾欽,而當時葉爾欽也確想要融入西方體系,還曾出現其總理蓋達的五百日激進經濟實驗,只是功虧一簣。

如果今天問俄羅斯的領導精英,大都會認為一九九○至二○○○對俄羅斯來說是個外交恥辱不斷,軍事軟弱不堪,政治上相對自由,同時在內政上也極為混亂與腐敗的時刻。出身情治系統的普亭在擔任總統後,全力透過擴張國家力量以改變這個狀況。雖然普亭的俄羅斯沒有回到共產主義,但戰鬥民族的民族主義卻在上漲,透過對蘇聯歷史的改寫,基本上俄羅斯意圖重新打造冷戰結束時其與前蘇聯加盟共和國的關係,將這些區域視為俄羅斯不容外國置喙的勢力範圍與安全邊界。在這個脈絡下,對前華約成員國西進的動向高度敏感,也因而對美國與歐盟的怨懟快速上升。

莫斯科在若干議題對美國採取針鋒相對的態度,與其日後在國際上對美國日益強大的敵意,國際觀察家對此出現不同的解讀。有人認為美國在一九九○年代的北約東擴政策,以及二○○四至二○○六對發生在烏克蘭、吉爾吉斯、塔吉克等國顏色革命的鼓勵,使得莫斯科認為美國在冷戰結束後還是持續在弱化俄羅斯,也持續拒絕讓俄羅斯成為歐洲的一部分。因此俄羅斯對美國的敵意,實際上是美國在冷戰結束後對俄作為的自作自受。

也有人認為俄羅斯在冷戰結束後依舊不願融入歐洲體系,回身乞靈於其歐亞傳統(Eurasia),意即俄羅斯不是歐洲國家,而是個歐亞國家,這與過去三百年來彼得大帝的歐化思維不同。例如前總理Primakov就曾提出建立「俄印中亞洲戰略三角」以抗衡美國,等到印中矛盾強化,而且印度明顯向美國趨近後,也出現俄——中——伊朗新三角戰略合作形成的趨勢。針對不同版本的歐亞陸權軸心主張持續出現的現象,有人認為這是俄羅斯作為陸權國在面臨美英日歐等海洋勢力緊密合作時的自然反應。

雖然俄羅斯因實力衰退之故,一開始會把焦點放在俄羅斯周邊區域,但之後其關注點就會向其他地區擴張。因此這一派人認為不一定是美國的對俄作為導致俄羅斯對美國的敵意,而是俄羅斯自己選擇了歐亞傳統而不是歐化俄羅斯的傳統,作為其地緣認同與戰略選擇,這使得莫斯科與美國出現日益對立的態勢。

至於中國會把美國當成敵人的發展,對華府來說更是感到奇怪。美中在冷戰時是抗蘇盟友,但冷戰後期出現天安門屠殺事件讓美中關係出現大幅震盪。固然冷戰結束讓美中失去共同敵人,凸顯了美中政治價值的歧異,但會導致利益的巨大反差,對不少經驗美中合作的華府冷戰戰士來說,毋寧是很難接受的。因此,這與中國指控美國在冷戰結束後為了尋求新敵人的需要而鎖定中國,是剛好相反的。

此外,美國希望透過與中國的經濟交流,將中國整合進入全球體系,藉此促進中國的現代化與向國際主流認同,並最終帶來中國的民主化。但是中國可以接受現代化,可依然對民主化始終抱持警戒,認為這是在變相顛覆中共政權,這與俄羅斯冷戰結束後接受某種形式的選舉民主,反應非常不同。

中國的改革始於一九八○年代,使美國認為中國發動經改在先,在冷戰結束時,沉浸在一片樂觀氣氛的華府主流看法,更認為中國已經變成一個揚棄馬列主義,仰賴民族主義與經濟發展以建構中共統治正當性的政權,因此不但沒有發動世界革命的需要,也是個內向性與防衛性的政權。美國堅信經濟發展的後果必然會外溢為政治改革,早晚會使得中國出現改變。

雖然當時北京言論上不再提到馬列主義,但對上述看法卻認為這代表歐美意圖利用和平演變中國以使共黨垮台、如同一九八九年之後的東歐國家一般,自然對各種民主促變論高度敏感。相對於莫斯科抱怨一九九○年代美國對俄羅斯處處提防,美國可是對中國加入世界經濟體系舉雙手歡迎。除了在九○年代對中政策發明所謂的交往促變戰略,當中國於二○○三年正式宣告和平崛起後,更接著說中國是個得益於這個國際建制,因此更沒有意願改變它,這便使得北京在二○○五年進一步升格為「負責任的利害關係者」(Responsible Stakeholder)。

之後美國在二○○六年更與中國積極發展絕無僅有的雙邊全政府高級別對話(美中經濟戰略對話、以及美中戰略暨經濟對話)。二○○八年當金融海嘯重擊美國後,華府甚至有人高唱美中合組G-2以共管世界與亞太區域。與後冷戰對俄羅斯處處設防相比,美國對中國可說是雙手全力擁抱,即使早先有天安門事件,之後還有台海危機,但都沒改變美國對中國的看法。

如果認為俄羅斯對美國的敵意是來自美國在九○年代種種無視俄羅斯感受之作為的自作自受,或者與俄羅斯本質是個跨歐亞的陸權國以及其歐亞認同等有關,那麼中國對美的敵意就只能是獨裁對民主的先天焦慮,以及崛起後中國有意重回亞洲霸主,逆轉西方優勝論,回歸兩百年前天朝秩序之想法。

一百年來美國雖未與中國為敵,但因為雙方政治體制與價值存在著基本差異,以及中國意圖回復兩百年前中華帝國主導東亞秩序的局面,而使得美國在此區域的存在成為妨礙中國崛起的問題,須將美國驅逐到夏威夷以東,北京也因此把區域其他國家與美國的合作,視為有意抑制中國崛起的潛在敵人,須予以分解。不管中國是否有意圖顛覆美國在此區域的存在感並將其擊潰的百年馬拉松計畫,直到二○一七年十二月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發表後,華府才開始正視中國的意圖,確認中國是有意改變現狀的強權,不再是維持現狀的「負責任利害關係者」,並嚴肅回應。

作者提到:「影子戰爭不是深藏於中俄情報機關的祕密計畫,影子戰爭背後的戰術和思維都藏在清楚看得到的地方。」這句話具體而微地點出現在所看到來自中俄的所謂影子戰爭,雖然是類似作用在灰色地帶,但不是侷限在中俄兩國情報部門的對外情報戰而已,而是個有清楚國家目的、有戰略指導,有準則引導作業預期、有專門訓練、有專屬資源的投放,有全政府的統合協調作為。這基本上是在非傳統戰場上展開戰爭的作為。既然這是戰爭,當然意味著把美國作為敵人。值得注意的是,作者並不認為這只是專門針對美國,他也認為其他在歐洲與亞太地區的民主國家,也是其目標。

西方世界如何看待中俄關係,是影響地緣戰略格局的關鍵

雖然西方世界對於中、俄的影子戰爭已經有了警覺,但如何處理它們、優先順序是什麼、中俄之間是否存在合作關係等議題,美歐有相當不同的看法。整體來說,美國發展的印太戰略針對中國的意味強烈,但對於俄羅斯則比較緩和,川普本人在選前就已經與普亭建立不錯的關係,美國戰略社區中較親近川普者,甚至也在思考「聯俄制中」的可能性。

相對來說,歐盟國家對於俄羅斯的警戒心較高,不管這是基於二○一四年俄羅斯對烏克蘭領土的瓜分或是內政干涉,或是與俄羅斯接壤的前東歐國家對於蘇聯支配時代的恐怖歷史記憶,但歐洲對中國的態度卻不太一樣,還不太將中國視為敵人。身為歐洲最大經濟體的德國,其民間甚至對於與中國發展更緊密經濟關係抱有期待,這份期待隨著德國政府對美國總統川普的不信任感,甚至厭惡感升高,使得德國在「發展獨立外交」的口號下,把與中國的關係視為迂迴走出美、俄等所謂第三條路的重要基準。

總結而言,美國是印太國家,因此對中國在印太的侵略性作為頗有感觸,也更傾向視中國為改變現狀,意圖挑戰美國地位的亞洲大陸強權。歐洲因接壤俄羅斯,對於二○一四年俄羅斯迅速併吞克里米亞島的記憶猶新,而中國距離較遠,因此沒有軍事威脅的感受,對中國的考慮就比較多元,會權衡各種商業利益。但當武漢肺炎發生後,看到中國令人咋舌的作為,不少歐洲國家也逐漸改變先前對中國比較友好與輕忽的態度。

因地緣關係而使得美國與歐洲對於中俄兩國的急迫性認知與應變態度,有不一樣的反應,美國目前顯然是以中國為首要目標,但是歐洲依舊高度憂慮俄羅斯的作為,部分歐盟會員國的公民甚至還因與俄羅斯的相關行動而出現死傷。此外,到底現在中俄的關係是如何,至今西方戰略社區的看法也相當分歧。

冷戰中後期,中俄關係不睦,美國打中國牌對抗蘇聯人盡皆知。中俄之間存在矛盾的看法,直到今天還在西方戰略社區有強烈的影響力,而認為中俄之間的矛盾大於合作。採這種看法者會提到幾個因素,包括遠東俄羅斯擔心本身會被中國人民淹沒,希望回復往昔蘇聯/沙俄榮光的俄羅斯,急切希望掌握前蘇聯領土為其勢力範圍,因此對中國崛起,特別是其在中亞勢力的擴張,感覺十分焦慮。

中俄在中亞區域有利益矛盾,當二○一三年中國發動「一帶一路」計畫時,這個矛盾更引發俄羅斯的焦慮,因其方向與俄羅斯在同年初發動的歐亞經濟聯盟(Eurasia Economic Union)的方向背道而馳。莫斯科過去也對中國的軍事發展感到芒刺在背,對於中國以「逆向工程」(reverse engineering)複製俄羅斯先進武器,還將其轉賣到其他國家以打擊俄羅斯的軍火工業一事怒不可遏。他們也認為俄羅斯仍不願看到原先共產主義的北京小老弟可以與莫斯科平起平坐。

這些原因使得他們認定俄羅斯與中國因本質存在矛盾的關係,兩邊不太可能真心合作,而這也提供美國仿照當年打中國牌的方式,發展「聯俄制中」戰略的空間。現在中俄存在合作始自二○一四年,是因為俄羅斯入侵克里米亞及介入分裂烏克蘭,引發歐盟與美國的聯合對付,導致莫斯科在亟需找到經濟緩衝之下而與中國越走越近。但他們認為這個中俄合作只是「同床異夢」無法持續。只要美國提供足夠的誘因,中俄必然拆夥。

抱持中俄存在合作關係且無法拆開的想法的戰略分析家,認為中俄合作不需要彼此高度互信,只要存在有共同的敵人就夠了。中俄彼此都知道最大的共同敵人是美國,雖然兩國都沒有單獨擊敗美國的力量,但彼此也都知道美國無法對付中俄聯手。更何況由於彼此的戰略地理,合作形同掌握內線優勢,可以從容對付美國沿著太平洋與大西洋兩岸所部署對中俄的兩洋包圍網。中國與美國在西太平洋的衝突,可以舒緩美國在歐洲對俄羅斯的戰略壓力,同樣的美俄在歐洲的對峙也會稀釋美國在印太區域的對中包圍能力。因此,中國會支持俄羅斯在歐洲與美國的對抗,而莫斯科則會積極向中國輸送戰鬥資源,以使中國可以有效遲滯美國在西太平洋的戰鬥能力。

這一派人也主張,中俄兩國在銳實力、政治影響戰、滲透戰、政治作戰等也存在彼此學習的實例。如國內研究中國滲透的專家沈伯洋教授曾表示,中國喜歡搞無特定對象的人海戰術以進行情報廣蒐,而俄羅斯更傾向聚焦在高價值目標並對其鎖定蒐集,彼此有不一樣的目標設定與操作文化。但根據捷克「中國分析」(Sinopsis)智庫創辦人與執行長Martin Hala的分析,中俄一開始雖然方法不一樣,但之後似乎出現在方法學上有交互滲透的狀況,顯示中俄兩國可能有互相學習,甚至彼此合作的跡象。

而過去台灣對中國購置俄羅斯高科技武器有高度警覺,包括基洛級潛艦、可發射日炙超音速巡弋飛彈的導彈潛艦、更高效的蘇愷戰機及涵蓋全台灣的S-400防空系統等,分析俄羅斯販賣中國武器的種類,可以判斷基本上是強化中國渡海攻台的能量,意即俄羅斯可能認為台海衝突對其潛在有益。這也與所謂俄羅斯可以從美中衝突得利的判斷方向一致。

當然現在無法確定中俄關係是同床異夢隨時準備拆夥,或者是雙方存在緊密的利益關聯,而使這個原先為了方便的結婚(marriage of convenience)變得更具實質意義,但中俄關係的實質確實牽動全球的戰略格局,也深深影響美歐的戰略判斷。

如果普亭或習近平下台,中俄對美國(或其他國家)的影子戰爭會結束嗎?

另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是,現在中俄對西方與其他民主世界發動的所謂影子戰爭,不少人認為主要與習近平及普亭有關。如果這兩位離開政壇,中俄與民主國家的矛盾,以及影子戰爭的頻率等,是否就會降低?

這牽涉到習近平與普亭是代表一個人或一個集團的問題。普亭出身的情治系統力量,在蘇聯解體後搖身一變成為最有紀律與最不受監督的集團,所謂蘇共的影響應該不大。普亭主要還是防守俄羅斯的眼前利益,雖有對其他國家發動令人髮指的作為,但對象都還是在懲治其認定的叛亂者或異議人士,並以此警告其他人批評俄羅斯不會有好下場。

但習近平是堅定的馬克思主義者,對西方民主採全面反對的態度,其中國夢不僅要富國強軍,還有意仿效當年天朝支配亞洲的姿態,讓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也能同時對外推進中國的治理模式。而根據習近平對各級幹部強調中國有制度優勢,更應該要有制度自信,預告了其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含意,不僅是中國的經濟富足與擁有一支現代化軍隊,還包括歷史上「四方來儀」朝拜上國,周邊夷狄仿效天朝的治理哲學與治國作業情境,能在二十一世紀重演。相信這也是近來美國會一再強調習近平是馬列主義信徒、有意對外推展其治理模式,美中關係不是「修昔底德陷阱」等說法。

雖然習近平面臨諸多政敵,但中國對外的銳實力操作在胡錦濤時代就已經出現。不管是對台的三戰、海外廣鋪孔子學院、買台灣比打台灣便宜、以降低稀土供應警告日本、以禁止香蕉進口對付菲律賓等等,都發生在胡錦濤任內。習近平固然做得比較不加掩飾與粗魯,但基本上方向與先前的中國領導者仍是一致的。

在此提出另外一個問題,如果這不是習近平或普亭的個人問題,那麼大家該如何處理與中、俄的關係呢?

中俄的影子戰爭與台灣的密切連繫

「本書要談的是,當西方的敵人發現不可能打贏熱戰,但卻有別的辦法可以獲勝時,他們會怎麼做。」

有一種說法認為會採取「影子戰爭」者,往往是自己實力不如人,因此才會訴諸這些手段。但目前看來,似乎中俄對於實力比他強的國家會發動,但對於實力不及他者也同樣會使用。作者在書中提到俄羅斯在二○一四年以小綠人戰術對付烏克蘭、在二○○七年以全國性規模發動長時間的持續分散式阻斷服務攻擊(DDOS)對付愛沙尼亞,或是中國在南海對付東協聲索國的作為等,可以發現書中所提的影子戰爭,已經變成現在世界的新日常,不論大小國都遭受攻擊,無一倖免。影子戰爭不僅是打不贏熱戰的另類選擇,也是協助熱戰獲勝的重要輔助。

對台灣來說,不論是二○○○年中共發動全球華人反獨促統大聯盟,或是二○○三年啟動的「法律戰、輿論戰、心理戰」三戰作為,或是在馬英九執政時期即對台系統積極全台走透透「入島、入戶、入心」,在太陽花運動後改變策略提出「三中一青」的系統性拉攏,之後針對青年工作提出「一代一線」,或是包括宮廟、大學等的十項優先重點工作等,這些都還未觸及二○一八年時日益明顯在社群媒體對台假新聞的作戰。

美國驚訝於二○一六年俄羅斯對美國總統大選的干擾戰,但中國從二○○二年至今投入對台灣政治影響戰的資源與能量,相信華府看到後也只能瞠乎其後吧。台灣作為中國共產黨影子戰爭受害者數十年的經驗,對於西方國家在如何應對影子戰爭一事上,應該可以提供頗具價值的經驗談,而這也是過去幾年來包括歐美及部分印太國家急切希望與台灣交流的主要議題。

要分析中國駭客作為,大家都知道台灣有最清楚的中國駭客分析足/印跡,這是因為中國在開始駭其他國家前,會習慣先拿台灣試點,以便「完善化」其病毒能力或駭入方式。而理解中國的影子戰爭,台灣的經驗分享,或是與台灣的訊息交流,也能提供新的洞見與抓出新的脈絡。

舉例來說,中國對澳洲政治影響戰的華人操作方式,往往是利用已經存在的政治組織與可利用的僑團發動,進一步分析可以發現,這些所謂的僑團往往與二○○○年後中國在海外四處建立的反獨促統大聯盟有關。

台灣早在二○○四年就針對中國在海外設立孔子學院的作為向各界提出警告,憂慮這個行動對校園言論自由可能帶來的影響,只是當時各國多將台灣的警告視為只是兩造的統獨爭議,而不清楚或不願面對中國在各國校園建立孔子學院後,會以此作為海外言論審查基地的可能發展。過去這些互動經驗對於之後如何認知與理解中國的影子戰爭作為,會很有幫助。即使現在中國經過與俄羅斯充分的經驗交流後大幅改進其操作方式,但中國不太可能移植搞個橫空出世的新作法,北京多會在既有的組織與脈絡上操作,否則中國無以運轉其龐大的國家機器,以及對此展開資源投注。

台灣經驗對於解讀中國影子戰爭的作為、判讀其意圖、預期之後的運作對象,以及對其國家的整體影響等,會有相當的幫助。但也要注意的是,中俄的作為基本上是利用民主體制的開放特性對其滲透破壞。冷戰時期因為防禦目標很清楚,即使蘇聯在西方埋伏不少間諜,但美國與西方國家已對此有一定程度的高度警戒,這會相當程度影響當時蘇聯成功的比率。

現在中俄可以在影子戰爭如此猖狂與肆無忌憚,更大的原因是西方國家尚未將其視為「敵人」,因此以一般民主開放體制的自我改正方式來面對。換句話說,整個西方民主國家對中俄的態度是以民主體制的一般性作為予以回應。西方世界在對抗恐怖主義上,都比對抗中俄發動的影子戰爭投入更多資源與戒心。

當然這麼做也不是沒有好處,因為這會迫使大家進一步思考如何對民主體制進行結構性的改革,以強化其對抗影子戰爭的能耐,而不是針對特定對象採用臨時/特別措施。但如果這種一般性措施是類似以社區維護治安取締小偷與流氓的警察行動,在以其對抗來自國外擁有無限資源,還有個專門設計來破壞民主體制的複合性軍團時,我們又該如何面對呢?

誠如作者所言,只要能確認威脅來源並予以正視,我們就可以在這場戰爭中獲勝。但更進一步,我們可能還需要確認威脅的性質與深度,同時也不能被傳統觀點束縛和牽引,才能務實找出具可操作性的策略。現在美國所邁出的步伐,就有很重要的意義。

相關書摘 ►《影子戰爭》:1962年7月,美國偷偷在240英里高的太空中引爆一顆核子武器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影子戰爭:從資訊戰到尖端衛星武器競賽,二十一世紀戰爭的隱形戰線》,左岸文化出版

作者:吉姆.修托(Jim Sciutto)
譯者:高紫文

我們即將輸掉一場鮮為人知、已如火如荼展開的戰爭嗎?
本書是劃時代的巨作,描繪今日世界衝突的內幕。

毒害異議人士,干預選舉,武裝侵略,搗亂國際條約,暗中擴建軍力,駭客和病毒,在太空中部署武器……,中國和俄國(以及伊朗、北韓)大膽挑釁,違反國際法規,引發媒體的報導。

每當這些國家的計謀得逞,就會變得更加大膽,它們正肆無忌憚地對美國和西方等國家發動全球戰爭。這是新的冷戰,還未察覺自己正在打這場戰爭的人,是絕對贏不了的。西方等民主國家的敵人明白自己可能贏不了熱戰,但可利用影子戰爭這個門路致勝。我們所認為的最大優勢,包括開放的社會、軍事創新、在地球與太空中的科技優勢,都一一成為弱點,遭到這些國家暗中破壞。

在《影子戰爭》中,作者吉姆.修托為我們揭露這場新的國際衝突,內容驚心動魄。這場影子戰爭對國家安全構成最大的威脅,即使大多數人對此所知甚少,甚至一無所知。從烏克蘭到南海、北極海的潛艦,再到史無前例的參訪美國太空司令部,作者擔任過新聞工作者和外交官,而得以運用其淵博的學識、廣闊的人脈、豐富的個人經驗,實地報導中俄如何發動新型戰爭的攻擊,其描繪面面俱到、繪聲繪影。

「影子戰爭」是不對稱作戰、灰色地帶作戰、政治影響戰、認知戰的綜合體。本書全方位描述中、俄如何對美國及西方國家發動影子戰爭,進行滲透、破壞、偷竊、勒索等行徑,包括莫斯科對在西方國家的俄羅斯異議人士發動的核生化攻擊(第一章);十三年前對愛沙尼亞的全國性網路戰(第二章);中國以國家為後盾對西方國家竊取情報與商業機密(第三章);俄羅斯對烏克蘭的滲透戰與分裂戰,甚至導致馬航客機被擊落的悲劇(第四章);中國從二○一四年在南海積極進行填島造陸(第五章);俄羅斯與中國在近地球軌道的太空作戰部署(第六章);俄羅斯對美國選舉的干擾與破壞,企圖影響選舉結果(第七章);俄羅斯與中國的潛艦發展,及其在北極與其他海域的水下作為(第八章)。

本書觸及的範圍包括水下、陸地、太空、網路、核生化、政治滲透戰與政治影響戰等,相當於近幾年美國軍方所聲稱的「陸、海、空、水下、太空、網路、電磁頻譜」等多域戰(multi-domain)的戰場;本書也論及和平時期的政治影響戰、輿論戰、心理戰等領域。本書是根據中俄對西方國家的具體作為,從中可見近幾年兩國對西方國家作為的多樣性及密度。

這本書無比重要、鞭辟入裡,雖然讀來令人惶恐,但也讓人大開眼界,明白指出未來的戰爭其實已經開打。所幸美國一改先前的姑息政策,開始反擊。在《影子戰爭》中,作者歷經多年採訪,與美、歐、北約等西方國家的軍事、情報與外交高層直接訪談,並介紹許多陸海空軍、潛艦與太空部隊及其指揮官,還有電腦科學家、非軍事人員及高階情報官員,都是這場持續新型戰爭中的前線戰士。

本書作者以其資深記者的職業訓練,採取簡約敘事的風格,全書節奏舒暢,讓人有高度的臨場感。對於有興趣了解影子戰爭及其操作過程、國際局勢和當下世界衝突的讀者來說,這是一本值得細品與收藏的好書。

本書特色

  • 「影子戰爭」是不對稱作戰、灰色地帶作戰、政治影響戰、認知戰的綜合體,作者吉姆.修托為我們揭露這場新的國際衝突,內容驚心動魄。
  • 中國和俄國(以及伊朗、北韓)利用民主國家所認為的最大優勢,包括開放的社會、軍事創新、在地球與太空中的科技優勢,暗中破壞。
  • 全方位描述中俄如何對美國及西方國家發動影子戰爭,進行滲透、破壞、偷竊、勒索等行徑,觸及的範圍包括水下、陸地、太空、網路、核生化、政治滲透戰與政治影響戰等。
  • 作者擔任過新聞工作者和外交官,而得以運用其淵博的學識、廣闊的人脈、豐富的個人經驗,實地報導中俄如何發動新型戰爭的攻擊,從烏克蘭到南海、北極海的潛艦,再到史無前例的參訪美國太空司令部,其描繪面面俱到、繪聲繪影。
  • 作者歷經多年採訪,與美、歐、北約等西方國家的軍事、情報與外交高層直接訪談,並介紹許多陸海空軍、潛艦與太空部隊及其指揮官,還有電腦科學家、非軍事人員及高階情報官員,都是這場持續新型戰爭中的前線戰士。
  • 作者以其資深記者的職業訓練,採取簡約敘事的風格,全書節奏舒暢,讓人有高度的臨場感。
(左岸_L)影子戰爭_立體書封
Photo Credit: 左岸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王祖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