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戰爭》:1962年7月,美國偷偷在240英里高的太空中引爆一顆核子武器

《影子戰爭》:1962年7月,美國偷偷在240英里高的太空中引爆一顆核子武器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影子戰爭」是不對稱作戰、灰色地帶作戰、政治影響戰、認知戰的綜合體,作者吉姆.修托為我們揭露這場新的國際衝突,內容驚心動魄。

文:吉姆.修托(Jim Sciutto)

第六章 太空戰爭

(前略)

美國以前曾經嘗試在太空部署武器,立即清楚發現那樣做實在是危險至極。一九五七年俄羅斯發射「旅伴號」(Sputnik)揭開了太空時代的序幕,事實上,在太空時代元年,美國就在地球軌道上部署武器了,美軍指揮官把太空視為下一個合理的戰場。

一九六二年七月,美國偷偷在兩百四十英里高的太空中引爆一顆核子武器,這顆核彈名為「海星一號」,這次在地球大氣層外的機密武器測試是人類史上威力最強的一次。結果驚天動地。在地面的觀察人員目睹一個亮點,持續發出強光,照得一架遠在紐西蘭的飛機發現變得更加容易找到反潛艦演習的標靶。核爆除了提高能見度以外,也激化了電離層的能量(電離層是地球周圍一層布滿電子的大氣),造成地面電子設備故障。這次核爆造成夏威夷的用電網路全面停電,但爆炸點其實是發生在超過一千英里外的南太平洋上空。

美國軍方後來發現另一個意外的結果:核爆讓地球周圍產生了人造輻射帶,輻射帶的脈衝電子造成七顆衛星故障了幾個月,包括世界第一顆商業通訊衛星和英國的第一顆軍事衛星。之後的十年裡,美國太空計畫都持續偵測到那些輻射帶,期間美國的太空人前往地球軌道以及更遠的地方數十次。不顧這些預警現象,美國和蘇聯在一九六二年結束之前,又在太空中進行了幾次核彈試爆。

一九六三年,俄羅斯又進行太空武器測試:在一顆衛星上安裝化學爆炸裝置,移到另一顆俄羅斯衛星附近之後引爆。俄羅斯這次試爆未對地球造成重要的影響,但近地軌道立即多了數千塊殘骸,萬一在太空發生碰撞,將會造成損害或是破壞,危及俄羅斯自己和各個國家的衛星。那顆是俄羅斯的神風衛星,比Kosmos 2499還早發射超過五十年。

那些早期的太空武器試爆發生在遙遠的太空,一般人看不見,但試爆結果令俄羅斯和美國的領導人都十分憂心,因此這對冷戰的死對頭都心照不宣地宣布在太空休兵。根據大部分人的說法,停戰是持續到一九八○年代,當時《星際大戰》又讓民眾注意到太空。雷根總統提出了戰略防禦計畫(Strategic Defense Initiative),支持者和反對者都稱之為「星際大戰計畫」,目的是要避免地球遭到核武攻擊。

事實上,戰略防禦計畫重新激起了太空軍備競賽。一九八五年,美國又進行了太空武器測試,這次是用F-15戰鬥轟炸機裝載改裝過的飛彈,稱為空射型微型飛行器(air-launched miniature vehicle),射向一顆除役的美國氣象衛星。那顆飛彈命中目標,造成近地軌道又多了數千塊的殘骸。俄羅斯再次提議禁用太空基礎武器,雙方雖然沒有正式達成協議,但是都暫停測試太空基礎武器一段時間。

俄羅斯人和美國人認為,只有爆發核子戰爭,才會動用太空武器——核子戰爭是「相互保證毀滅」慘劇的其中一部分。雙方在使用太空都毫無節制。現在俄羅斯和美國,以及中國、北韓和伊朗,愈來愈認同在傳統衝突中使用太空武器,愈來愈認為「可行」,因此也愈來愈可能在盛怒之下發射太空武器,在影子戰爭中又開闢新戰線。

然而,可能加入太空大戰的國家變多了,有十幾個國家有能力在太空引爆核子裝置,包括美國、俄羅斯、中國、伊朗、北韓以及英國和法國這兩個北約盟國。世界上有長程飛彈系統的國家比核武強權還要多,任何一個有長程飛彈的國家都能夠用飛彈攻擊太空中的目標。同時,有幾十個國家在研發可摧毀或破壞太空資產的雷射和導能武器,有些甚至提供商業販售,讓非國家組織能取得類似的設備,像是俄羅斯製造的全球定位系統和格洛納斯干擾機(GLONASS jammer)。

初期的太空武器測試經過五十年之後,太空再度成為幾個國家的武器測試場,由影子戰爭的主角們帶頭。二○○七年一月十一日,中國從位於四川省山區的西昌衛星發射中心(Xichang Satellite Launch Center)發射一枚火箭,起初有些在美國的人以為這枚中國火箭運載的是傳統衛星,但火箭飛升到大氣層上方之後,便飛去撞擊一顆中國氣象衛星。火箭以每秒八公里的速度撞上衛星,把衛星炸得粉身碎骨,變成數千塊殘骸。

原來這枚火箭是大規模太空破壞武器,中國這次太空武器測試引發國際譴責,一來是因為這意味中國步步進逼,打算在太空動武;二來是因為地球軌道原本就布滿殘骸,現在又多了六千片,變得更加危險,每片都可能會摧毀衛星或太空飛行器。一片兩公分寬的太空殘骸,以軌道速度移動,擁有的能量相當於一輛以時速七十英里行駛的休旅車,足以摧毀人類發射到太空中的任何東西,包括國際太空站。

二○○八年二月,美國伊利湖號(Lake Erie)導彈巡洋艦從海上發射一枚戰術導彈到太空,攔截與破壞一顆在軌道上失控偏離的美國衛星,官方稱之為「燃霜行動」(Operation Burnt Frost),目的是防止衛星上頭有毒燃料危及地球上的人。然而,很多人認為美國是在警告中國和俄羅斯等國家,美國有太空防禦武力,隨時備戰。雖然美國尚未決定在太空部署防禦武器,但是,二○○八年的飛彈攔截衛星戲碼證明了,如果總統和軍隊指揮官決定部署太空防禦武器,美軍起碼是辦得到的。我訪談過那些指揮官,顯然有些人正在催促那樣做。

飛彈、導能武器(包括雷射)、軌道反衛星系統(像是俄羅斯的Kosmos2499「神風衛星」)、可在太空引爆的核子裝置,都能作為太空武器。

二○一七年在波斯灣進行測試時,一支CNN團隊親眼目睹美軍的第一個作戰雷射武器,又稱雷射武器系統。CNN團隊目睹能量瞬間爆發,摧毀目標,第一個目標在水面上,第二個在空中,致命火力以光速移動。海軍告訴我們,雷射武器系統摧毀目標的樣子看起來很像「長程火焰噴燈」。龐塞號(Ponce)的甲板上架設著一門雷射武器系統,那可不是實驗用的,而是作戰用的,只要艦長一聲令下,就能反擊進逼的威脅。

要在太空部署雷射武器系統這類的武器,美國就必須大幅修改戰略,美國軍事領袖和策劃人員仍在討論是否要改變。然而,許多人在二○一六年四月注意到,國防部副部長羅伯.沃克似乎是在提出新的警告,在演說中鄭重宣告,美國倘若在太空中遭到攻擊,絕對會立即「反擊」——不只是反擊,他補充說,「還要打敗敵人」。

那年稍後我前往五角大廈到他的辦公室拜見他,問他是不是在警告必要時會在太空開戰。「不是,美國無意在太空發動戰爭,但我不想讓潛在的敵人認為:『嘿,咱們可以在美國的衛星旁邊一直繞,遲早能走運偷襲成功。』」沃克副部長解釋道,「『而我們也能摧毀敵人的衛星。』所以我認為應該要讓想要與我們為敵的人明白這一點。打從一開始,如果有人騷擾我們的太空設施,我們就會以牙還牙,加以遏阻。」

戰略改變可能僅限於在美國衛星周圍部署防禦武力,也就是相當於太空的飛彈防禦。「這樣說吧,能發射魚雷反制敵人自然是好事。」他繼續說,「所以我們一直在討論怎麼做才是上上之策,就我看來,坐以待斃絕非良策。」

然而,美軍如果在太空部署具有攻擊能力的武器,就類似中俄現在部署與測試的那些武器,可能會進一步將太空武器化。

「基本上,威嚇的方式有兩種。一種威嚇方式是勸止,也就是說服敵人相信,不論他們怎麼做,不論他們攻擊我們的衛星多少次,我們都承受得了,能繼續運作。第二種威嚇方式是懲罰,也就是警告敵人:『如果你打我,我會反擊得更用力。』」

現在有些人倡導的,正是第二個選項,從地球發射的武器是其中一種手段。理論上,每個戰術導彈都能摧毀太空中的目標,起碼絕對打得到在近地軌道上的目標,近地軌道在大氣層上方約莫一百英里而已。一九八○年代,美國曾經派F-15飛到地球的大氣層內,發射飛彈摧毀太空中的目標。二○○八年,美國海軍驅逐艦發射飛彈,同樣摧毀太空中的目標。然而,沃克副部長的一席話讓美國愈來愈可能在太空中部署武器,在衛星上面裝載武器,抵禦威脅。

「可以裝載反制武器,以反制來襲的武器。」沃克副部長說。他拿深水炸彈來比擬,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美國軍艦專門用深水炸彈來攻擊敵潛艦。

「驅逐艦會保護商船,艦上有深水炸彈,用來攻擊潛艦。所以,你應該可以想像,我們在太空就是要進行那樣的反制。基本上都是防禦性質的,避免我們的衛星遭到破壞。所以,有些人可能會說:『我怎麼覺得聽起來像在太空發動攻擊。』我們認為完全是防禦。最重要的是,我們說過了,我們的政策就是不發展會在太空中製造大量殘骸的武器。」

美國更加深入探究「星際大戰」的領域,悄悄開發美國第一架太空無人機「X37B」。這架無人機像極了太空梭,根據官方的說法是可以反覆使用的太空飛行器,能運載東西到太空。其他的用途則是機密,但操控性佳,經過證實能在軌道上飛行數百天,如此在太空既可攻又可防。然而,美國堅稱X37B不是武器,但俄羅斯和中國相信嗎?

「他們要下什麼樣的結論,隨便他們。」海騰將軍告訴我,「我只能告訴你,現在X37B不是武器,而且我們的本意也不是要拿它當武器。我們可以用它來實驗新科技,也可以把東西運載回來查看狀況,確認沒問題之後再運載回太空。實在是妙用無窮。所以,我可以告訴你它有什麼功能,我可以告訴世人它有什麼功能,它絕對不是武器。但有些人看到它就擅自解讀,而且固執己見。」

然而,海騰將軍仍舊認為太空衝突是無可避免的,最後大概就是用好萊塢所描繪的那些科技吧。「總有一天會出現X翼戰機,人類的衝突會擴大到太空。我們進入的每個領域都容易爆發衝突,我們自然希望太空不會爆發戰爭,但是這實在是難以如願啊。我們必須做最壞的打算,假設我們看到的是真的,有人在擴張武力,準備挑戰我們,我們必須有能力打敗敵人。一旦敵人來襲,我們絕對會打敗敵人的。」

所以要如何降低爆發太空戰爭的可能性呢?太空指揮官們說美國必須全盤重新思考太空防禦,還有目前的太空資產有多麼容易遭到攻擊。

「我們的目標就是要打造韌性。」曾經在國家安全會議(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針對太空威脅提出建言的作家彼得.辛格說,「韌性就是遭到攻擊之後可迅速恢復,安然解決危機。韌性和冷戰式的威嚇有所不同,冷戰式的威嚇是告訴敵人:『別打我,因為我會以牙還牙。』韌性則是讓敵人知難而退:『別打我,因為起不了作用,傷不了我。』我們的太空能力還沒有韌性,我們的衛星數量還不夠。」

二○一四年美國就嚐過缺乏韌性造成的苦果,當時全球定位系統出現單一個技術故障,就導致整個美軍癱瘓。

「美軍有多達數萬個系統,從航空母艦到每一輛悍馬車,都無法導航。」辛格說,「大家不只不曉得自己在哪,也不知道其他人在哪,因為全球定位系統故障了。如果這種情況發生在戰時,後果不堪設想。萬一在太空打輸,就可能會出現這種結果。」

衛星本來就很脆弱,設計與建造的原則就是盡量裝載多一點精密的系統,同時把重量減到最輕,如此才能用小一點的火箭,花少一點的經費,把衛星送到軌道上。正因如此,衛星完全無法像戰艦一樣裝備裝甲,或者像軍機一樣增加防衛功能。當然還有其他的難處。比方說,干擾絲,干擾絲是小金屬片,軍機會發射干擾絲來瞞騙防空導彈,但是如果在太空使用干擾絲,會製造大量太空殘骸,反而會危及美國的衛星。

「他們正嘗試加強系統的韌性,這表示敵人或許能摧毀衛星,但是我們至少可保住衛星的功能。」桂齊亞尼說。

因此焦點就在於減輕失去一顆乃至於數顆衛星所造成的損害,方法就是使用可以快速替代而且替代成本低的衛星,同時把同一項功能分配到多顆衛星上。各位還記得為美國提供核子預警系統的那四顆衛星嗎?只要少掉其中一顆,美國就無法監視大約地球四分之一的地區有沒有飛彈發射。

「這個策略是為了解決實際的威脅,敵人會攻擊我們的衛星,因為敵人知道衛星很脆弱。」桂齊亞尼說。

美國雖然聚焦於加強韌性,但是並沒有因此輕忽增加傳統形式的防禦。有些美國衛星現在有裝備一些「強化防禦配備」,防止電子干擾。此外,美國現在建造的衛星,愈來愈多具備逃離「神風」或「綁匪」衛星的能力。但這些措施還是無法保證衛星安全無虞,威力強大的導能武器可破壞強化防禦配備,用足夠的能量攻擊衛星,就能破壞衛星上面的系統。再說,儘管有些可能成為攻擊目標的衛星能夠移動,俄羅斯的神風衛星和中國的綁匪衛星也可以移動啊。

要打造韌性,其中一個方法可能是仰賴快速發展的微衛星技術,微衛星就是很小的衛星,只有幾公分寬。美國已經部署數百個作為實驗之用,一次發射超過十個,利用其他的太空任務來運載。微衛星比烤麵包機還要小,可以傳送訊號和拍照,還可以在太空中靈活移動。

「微衛星的大部分現在都還在研發中,」空軍太空司令部的大衛.巴克將軍解釋道,他遞給我一個目前正在進行測試的微衛星,黑色金屬方形,幾磅重,很像立體音響的零件,看起來完全不像太空飛行器。訪談時他說得很明確,我們頭頂超過一百英里高的太空中,有數十個在飄浮。

「美軍,」他說,「正在思考該如何運用這個微型科技,微衛星可以追蹤飛行器和傳輸通訊,有些甚至有推進動力。」

此時美國已經在追蹤超過兩百個在軌道上運作的微衛星,由美國和其他幾個國家所發射,包括俄羅斯和中國。對美國而言,微衛星的應用潛力很簡單:把美國的太空需求從現在部署的數百個衛星分散到數千個,甚至更多,讓目標變得多到敵人打不完。

目前微衛星大都仍用於實驗,美國還是必須仰賴大型衛星來執行最根本的任務。根據物理學的定律,衛星必須有一定的大小和電能,才有足夠的能量,在距離遙遠的太空與地球之間往返傳輸訊號。然而,美國現在在新的衛星上配備新的能力:推進器和燃料,用於躲避潛在的威脅;擋光板,用於防禦雷射武器;或許很快就會有沃克副部長所提出的「太空深水炸彈」。

美國人記得在一九五○年代和六○年代的太空競賽中美國大勝,但可能也忘了,一九五七年俄羅斯發射「旅伴號」之後,太空競賽才在恐慌中展開。人類的第一顆人造衛星引發了恐懼,美國害怕自己落後於超級大敵,於是立刻開始推動大規模的太空計畫,從水星計畫的太空人、甘迺迪誓言把人送到月球上,到最後阿波羅計畫的成功,在一九六九年七月二十日登陸月球。然而,這場新的太空競賽——以及影子戰爭的這條新戰線——進展得相當快,而且美國所面臨的強敵不是一個,而是兩個,俄羅斯和中國。

「我們將會看見中國人登陸月球的背面,那將成為創舉。」二○一九年一月中國成功登陸月球之前,彼得.辛格說,「火箭將會從地球升空,飛到月球,釋放登陸艇。登陸艇將會在月球的背面登陸,出動機器人,上面有中國國旗。那將是歷史性的一刻,不只是中國的,而是全人類的。我們必須了解我們不會是領頭羊。」

這就是二十一世紀之後的軍備競賽,美國開始擬訂作戰計畫,但是沒有絕對的勝算,這本身就是一種調整。美國習慣在太空獲勝,今日的太空競賽與一九六○年代的太空競賽一樣,競爭十分激烈。

「癥結已經找到了,但卻沒有實際採取行動,解決問題。」辛格說。

二○一五年四月在科羅拉多州的太空研討會,沃克副部長下令展開備戰,美軍現在聽從命令,積極整備。

相關書摘 ►《影子戰爭》導讀:中俄將美國視為敵人的非典型戰爭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影子戰爭:從資訊戰到尖端衛星武器競賽,二十一世紀戰爭的隱形戰線》,左岸文化出版

作者:吉姆.修托(Jim Sciutto)
譯者:高紫文

我們即將輸掉一場鮮為人知、已如火如荼展開的戰爭嗎?
本書是劃時代的巨作,描繪今日世界衝突的內幕。

毒害異議人士,干預選舉,武裝侵略,搗亂國際條約,暗中擴建軍力,駭客和病毒,在太空中部署武器……,中國和俄國(以及伊朗、北韓)大膽挑釁,違反國際法規,引發媒體的報導。

每當這些國家的計謀得逞,就會變得更加大膽,它們正肆無忌憚地對美國和西方等國家發動全球戰爭。這是新的冷戰,還未察覺自己正在打這場戰爭的人,是絕對贏不了的。西方等民主國家的敵人明白自己可能贏不了熱戰,但可利用影子戰爭這個門路致勝。我們所認為的最大優勢,包括開放的社會、軍事創新、在地球與太空中的科技優勢,都一一成為弱點,遭到這些國家暗中破壞。

在《影子戰爭》中,作者吉姆.修托為我們揭露這場新的國際衝突,內容驚心動魄。這場影子戰爭對國家安全構成最大的威脅,即使大多數人對此所知甚少,甚至一無所知。從烏克蘭到南海、北極海的潛艦,再到史無前例的參訪美國太空司令部,作者擔任過新聞工作者和外交官,而得以運用其淵博的學識、廣闊的人脈、豐富的個人經驗,實地報導中俄如何發動新型戰爭的攻擊,其描繪面面俱到、繪聲繪影。

「影子戰爭」是不對稱作戰、灰色地帶作戰、政治影響戰、認知戰的綜合體。本書全方位描述中、俄如何對美國及西方國家發動影子戰爭,進行滲透、破壞、偷竊、勒索等行徑,包括莫斯科對在西方國家的俄羅斯異議人士發動的核生化攻擊(第一章);十三年前對愛沙尼亞的全國性網路戰(第二章);中國以國家為後盾對西方國家竊取情報與商業機密(第三章);俄羅斯對烏克蘭的滲透戰與分裂戰,甚至導致馬航客機被擊落的悲劇(第四章);中國從二○一四年在南海積極進行填島造陸(第五章);俄羅斯與中國在近地球軌道的太空作戰部署(第六章);俄羅斯對美國選舉的干擾與破壞,企圖影響選舉結果(第七章);俄羅斯與中國的潛艦發展,及其在北極與其他海域的水下作為(第八章)。

本書觸及的範圍包括水下、陸地、太空、網路、核生化、政治滲透戰與政治影響戰等,相當於近幾年美國軍方所聲稱的「陸、海、空、水下、太空、網路、電磁頻譜」等多域戰(multi-domain)的戰場;本書也論及和平時期的政治影響戰、輿論戰、心理戰等領域。本書是根據中俄對西方國家的具體作為,從中可見近幾年兩國對西方國家作為的多樣性及密度。

這本書無比重要、鞭辟入裡,雖然讀來令人惶恐,但也讓人大開眼界,明白指出未來的戰爭其實已經開打。所幸美國一改先前的姑息政策,開始反擊。在《影子戰爭》中,作者歷經多年採訪,與美、歐、北約等西方國家的軍事、情報與外交高層直接訪談,並介紹許多陸海空軍、潛艦與太空部隊及其指揮官,還有電腦科學家、非軍事人員及高階情報官員,都是這場持續新型戰爭中的前線戰士。

本書作者以其資深記者的職業訓練,採取簡約敘事的風格,全書節奏舒暢,讓人有高度的臨場感。對於有興趣了解影子戰爭及其操作過程、國際局勢和當下世界衝突的讀者來說,這是一本值得細品與收藏的好書。

本書特色

  • 「影子戰爭」是不對稱作戰、灰色地帶作戰、政治影響戰、認知戰的綜合體,作者吉姆.修托為我們揭露這場新的國際衝突,內容驚心動魄。
  • 中國和俄國(以及伊朗、北韓)利用民主國家所認為的最大優勢,包括開放的社會、軍事創新、在地球與太空中的科技優勢,暗中破壞。
  • 全方位描述中俄如何對美國及西方國家發動影子戰爭,進行滲透、破壞、偷竊、勒索等行徑,觸及的範圍包括水下、陸地、太空、網路、核生化、政治滲透戰與政治影響戰等。
  • 作者擔任過新聞工作者和外交官,而得以運用其淵博的學識、廣闊的人脈、豐富的個人經驗,實地報導中俄如何發動新型戰爭的攻擊,從烏克蘭到南海、北極海的潛艦,再到史無前例的參訪美國太空司令部,其描繪面面俱到、繪聲繪影。
  • 作者歷經多年採訪,與美、歐、北約等西方國家的軍事、情報與外交高層直接訪談,並介紹許多陸海空軍、潛艦與太空部隊及其指揮官,還有電腦科學家、非軍事人員及高階情報官員,都是這場持續新型戰爭中的前線戰士。
  • 作者以其資深記者的職業訓練,採取簡約敘事的風格,全書節奏舒暢,讓人有高度的臨場感。
(左岸_L)影子戰爭_立體書封
Photo Credit: 左岸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王祖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