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來電!納坦雅胡成為拜登致電中東領袖第一人,專家警告冷落沙國王儲很危險

終於來電!納坦雅胡成為拜登致電中東領袖第一人,專家警告冷落沙國王儲很危險
開心與拜登講電話的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Photo Credit: 納坦雅胡臉書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距拜登就職總統後已過了約1個月,拜登致電北美、歐洲、中俄領導人,獨缺中東地區。以色列總理納塔雅胡(港譯「內塔尼亞胡」)終於接獲拜登電話,確保以色列仍是美國在中東主要盟友;而美國對沙烏地阿拉伯(港譯「沙地阿拉伯」)王儲發出了外交降級訊號,則被外界專家認為相當危險、不切實際。

引頸期盼美國新任總統拜登來電的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等了將近1個月,終於接到了拜登來電。拜登昨(17)日致電納坦雅胡,重申美國對保障以色列安全的承諾,雙方亦討論阿拉伯世界各國的關係。

另一方面,拜登政府調整與沙烏地阿拉伯的關係,對沙烏地阿拉伯實際掌權的王儲穆罕默德(Mohammed bin Salman)採取冷淡態度,不僅拜登尚未致電,白宮發言人受訪時更稱,與美國總統同等地位的應該是沙國國王、而非王儲。專家分析,冷落王儲並不實際,更可能帶來巨大傷害。

拜登來電,納坦雅胡展露笑顏

拜登就任總統後,昨天終於首度致電中東國家領導人,第一通電話打給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標記了美以關係的重要。等待電話已久的納坦雅胡在推特上連發2則推文,1則以希伯來文書寫、1則用英文,聲明稱這通電話「非常熱烈且友好,聊了大約1小時」,並附上1張納坦雅胡持電話筒露出微笑的照片。

以色列總理官方聲明稱,拜登與納坦雅胡提到雙方有長期個人往來,承諾共同致力兩國聯盟,並應對伊朗威脅和區域挑戰;以色列更稱,拜登讚許納坦雅胡領導以國防疫,雙方交換了關於抗疫的想法。

白宮聲明則指,拜登在電話中重申他長久以來對維持以色列安全的堅定決心,也對美以之間各種層面的關係表達強力支持,包含國防合作;雙方強調持續密切磋商包含伊朗在內的區域安全議題,拜登還提到努力促進以色列與巴勒斯坦和平的重要性,並支持使以色列和中東多國關係正常化的《以阿和平協議》(Israel–United Arab Emirates peace treaty)。

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資深研究員米勒(Aaron David Miller)對《半島電視台》分析,拜登在上任後近1個月才打電話給納坦雅胡,傳達出的訊息就是「我是個親以色列的總統,可不見得是親納坦雅胡」,拜登不想延續川普的劇本,在以色列3月23日國會大選前為納坦雅胡抬轎。

拜登政府和納坦雅胡之間卡著兩個問題,一是伊朗、二是巴勒斯坦。拜登政府已表示,如果伊朗遵守核協議內容、恢復限制高濃縮鈾的產量,美國將重新加入川普2018年單方面退出的核協議;拜登也承諾與巴勒斯坦自治政府(PA)恢復外交往來、援助巴勒斯坦人。

針對以色列在聲明中提到「拜登稱讚納坦雅胡的防疫處理」,《半島電視台》提醒,被以色列佔領的約旦河西岸與加薩走廊有巴勒斯坦人居住,而以色列並未分配疫苗給這些居民,因而遭到抨擊;本周,巴勒斯坦自治政府還指控以色列封鎖了要給加薩走廊地區醫護人員的疫苗。

《路透》指出,若拜登政府果真重回伊朗核協議、又反對以色列在巴勒斯坦尋求建國的土地上建立長期定居點(屯墾區),這對於以色列而言將是較大的考驗。

對於拜登為何延遲去電納坦雅胡的時機,白宮發言人薩琪(Jen Psaki)否認是有意為之,強調並非不尊重。

冷落沙國王儲,「與總統對等的對象是國王」

《CNBC》報導,薩琪前天還明確指出,美國與沙烏地阿拉伯的關係正在改變,「對於沙烏地阿拉伯,我們從一開始就明確指出,我們將調整與沙烏地阿拉伯的關係」。被問到拜登會否致電沙國實際領導人、王儲穆罕默德(Mohammed bin Salman),薩琪以外交辭令表示:

「這個問題有部份要回歸地位對等問題,與總統對等的對象是國王沙爾曼(Salman bin Abdulaziz),我預期總統將在適當時機與國王對話,但目前我手上沒有時程表。」

薩琪這番話引起區域分析師、外交政策專家和波斯灣地區領袖關注。這些話明確對王儲穆罕默德冷漠以待,但現年35歲的王儲是沙國正統繼承者,可說是中東地區最有權勢的人。

RTS1L0NL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沙烏地阿拉伯王儲穆罕默德・沙爾曼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普萊斯(Ned Price)昨也表示,薩琪說的是實話,他知道薩琪說總統將會與「對等對象」聯繫,而那位對象指的是國王,國務卿布林肯也會依照這個對等關係而與沙國外交部長費瑟(Faisal bin Farhan Al-Saud)聯繫。普萊斯強調,拜登說將會審查美阿關係,確保一切合乎利益與尊重,「不僅區域安全及反恐考量,我們當然也知道沙烏地阿拉伯在許多層面來說都是重要夥伴」。

美國高層官員這些說法,明確指出這是針對沙國王儲穆罕默德的外交降級。《CNBC》引述投顧公司Verisk Maplecroft的中東分析師索非特(Torbjorn Soltvedt)說法,冷落王儲穆罕默德,將被視為不認同他的領導,而王儲過去就被認為是個難以預測的決策者,這些作法將未來與他協商更加不易。

終究要面對沙國王儲,何不現在就面對?

拜登在去(2020)年競選時就曾表示,將對石油資源豐富的沙國採取更嚴格態度;拜登就任後,美國國防部就宣布暫停川普政府時期通過的對沙烏地阿拉伯、阿拉伯聯合大公國軍售。川普在任期間對沙國王儲相當友善,對名振一時的《華郵》記者哈紹吉(Jamal Khashoggi)被分屍案也幾乎未加置喙;川普女婿庫許納(Jared Kushner)與王儲關係十分良好,眾所皆知。

智庫外交政策研究所(Foreign Policy Research Institute)分析師史蒂芬斯(Michael Stephens)表示,拜登政府冷落沙國王儲的舉動並不令人意外,但十分大膽,而且可能帶來傷害。

即使如此,拜登政府想繞過王儲穆罕默德,這個想法相當不切實際。穆罕默德不僅是王儲,還是國防部長;熟悉沙國法院的沙國政經分析師阿里‧席哈比(Ali Shihabi)對《Politico》指出,若不與穆罕默德往來,拜登政府根本對沙國無能為力:

「國王仍健在,但他已年邁(編按:沙爾曼國王現年85歲),他像是理事會主席,不會直接參與日常事務,美國政府終究還是得與穆罕默德直接對談。」

《Politico》報導,拜登上台後,沙國也開始調整對美國的態度;沙國近來釋放3名因倡導人權而被判與恐怖分子有關的政治犯,包含2名美國人、及提倡女性開車權利而被捕的沙國公民哈斯洛爾(Loujain al-Hathloul),跌破外界眼鏡,是沙國示好的象徵。

華府智庫阿拉伯灣國家研究所(Arab Gulf States Institute)資深學者迪菀(Kristin Smith Diwan)指出,只要沙爾曼國王還在世,就能替不想和王儲打交道的拜登政府提供緩衝,但沒有跡象顯示國王會重新安排王儲,且國王健康狀態不佳。專家大多指出,拜登團隊應開始考慮向王儲發出一些正式訊息;美國前駐葉門大使費爾斯坦(Gerald Feierstein)表示,最終還是得和「那個人」對話,畢竟沒太多選擇。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