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緬甸局勢惡化發生大規模軍事鎮壓,中國或成最大輸家

若緬甸局勢惡化發生大規模軍事鎮壓,中國或成最大輸家
2月17日,曼德勒的民眾上街抗議,示威者舉出要求中國勿支持緬甸軍方的布條。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緬甸軍事政變半月有餘,國際社會在觀察中國的反應及其所受影響。有跡象表明,如果緬甸局勢惡化下去,對中國將會形成不利影響。倘若緬甸出現類似「六四事件」,中國無疑將會是緬甸政變的最大輸家。

文:鄧聿文(政治評論員,獨立學者,中國戰略分析智庫研究員兼中國戰略分析雜誌共同主編)

在剛過去的這個週末,緬甸軍方在最大城市仰光等多地出動了包括裝甲車在內的軍車,封閉互聯網、修改刑事法,四處逮捕異議份子,掐緊管控力度,至今已有至少400人遭扣留,包括翁山蘇姬(港譯「昂山素姬」)領導的民盟(全國民主聯盟)要員、原政府官員和民運人士等,翁山本人在政變當天即扣至今。與此同時,民眾的抗議也沒有停止,反政變罷工運動獲得了不少公務員的響應,很多政府部門的運作已受影響。

緬甸曾長期處於軍人統治下,發生軍事政變已不是第一次,大鎮壓也非首次,然而,目前的局面可能是緬甸總司令敏昂萊沒有預料的,儘管他宣稱軍人此次推翻民選政府接管政權不是軍事政變,而只是履行憲法責任。可是緬甸民眾畢竟享受了此前近10年的民主化生活,雖然這種民主化還有很多問題,不令人滿意,但只要民主的種子在人們的心裡紮根發芽,要他們再退回到軍政府,將不會順從。

換言之,緬甸的軍人還是過去的軍人,但人民已不是過去的人民。在社交媒體時代成長起來的緬甸年輕人,沒有前一次大鎮壓的記憶,他們反抗軍隊的統治,軍方要穩定社會秩序,似乎就不能不武力鎮壓。外界擔心如今這種情形會讓大鎮壓即將開始,聯合國特別報告員安德魯斯在推特就留言:「緬甸將領似乎向人民宣戰……深夜突擊、增加逮捕、取消更多民權、再度封閉互聯網、軍車進入社區,這些都是被逼急了的跡象。」根據緬甸民間媒體報導,安全部隊在第二大城市曼德勒開槍驅趕示威者,是否造成傷亡情況還不明。

對於常稱緬中關係為「胞波情誼」的中國,緬甸軍事政變可能並不會帶來地緣政治的好處。一種看法認為,鑑於西方反對推翻民選政府,緬甸軍方將不得不倒向中國尋求支持,儘管之前軍方對中國也持戒心,但在西方特別是美國的製裁壓力下,中國將是緬甸軍政府最重要甚至唯一的依靠,也因此將收穫政變地緣政治利益。

然而這個看法的前提是建立在西方雖然施壓,而緬甸國內沒有出現大規模的反抗運動,軍政府依舊能夠大體平穩運行之下。在翁山蘇姬執政的近10年裡,由於羅興亞人的問題,其「民主女神」光環在西方褪色,導致緬甸也受西方國家冷落,不得已向中國靠攏。中國駐緬大使陳海日前就緬局勢接受緬媒體書面聯合採訪時就說,緬甸全國民主聯盟和軍隊都同中國有友好關係。有了這個基礎,在軍人接管政權後,如若走泰國軍政府之路,民眾也沒有激烈的反抗,中國秉持一貫的不干涉內政原則,承認軍人政權,特別如果在其困難時還支持它,那麼作為回報,緬甸軍政府會和中國建立起比較密切的關係。

AP_21048274221246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2月17日,數萬名民眾走上仰光街頭抗議緬甸軍方政變。

六四回憶重來?

但現在的版本可能不會這麼上演。假如像聯合國特別報告員安德魯斯和其他觀察員觀察的那樣,緬甸在未來某天發生大鎮壓,造成流血事件,中國無疑會成為地緣政治的輸家,將承受以下幾個不利政治後果:

第一,緬甸軍政府的鎮壓行動會讓世界和中國民眾記憶起30年前中國發生的六四屠殺事件,從而削弱中共因經濟成就和國家崛起而建立起來的合法性。

對於六四,海外雖仍在紀念,中國很多民眾亦沒有忘記它,然而在中共的掩蓋和所謂國家崛起下,隨著時光流逝,越來越多中國人特別是年輕人逐漸淡忘,即使記得它,也沒有了當初那種悲痛感。記憶的鈍化只有在發生同樣事件的情況下才會被激活。

若緬甸出現大鎮壓的流血事件,民眾喋血在軍政府的槍口下,將會喚醒世上更多人尤其是中國人回憶起自己國家的那一幕,促使人們去思考民主人權和獨裁統治的關係,經濟成就和社會秩序是否一定要以人權為代價。這在很多人的心裡可能種下民主的種子。事實上,緬甸裝甲車出現在仰光等城市的街頭照片,已經在中國的自媒體大量流傳,這是一種隱晦的提醒。

第二,如果出現鎮壓,中國政府在這樣一個歷史時刻卻以不干涉內政原則為由,不能旗幟鮮明地譴責和製裁緬甸軍政府的暴行,那麼中國政府的道義形像不但在中國人那裡,也將在全世界進一步跌落。

不干涉內政原則表面看來是中國政府的拿手法寶,避免了在很多場合該表的態,但它也是中國外交的道義軟肋,削弱了中國的國際形象。全世界都知道,這個星球發生的不公不義之事,是無法指望中國主持正義的。然而,假如非流血的事件中國用「不干涉內政」搪塞過去人們尚可理解,對軍方屠殺平民的行為還以「不干涉內政」為由不譴責,將在自己的人民那裡都無法交代。

但是,中國政府如若譴責緬甸軍政府的鎮壓,它又有一個如何面對自己1989年的屠殺行為問題。另外,緬甸軍方是否因中國政府的譴責而疏遠中國?所以,譴責和製裁與否,對中國都是一個難題。

第三,緬軍政府如果採取鎮壓措施,西方的製裁和干涉要嘛令它知難而退,交出政權,翁山蘇姬再次執政;要嘛軍政府頂住了這個壓力。假如是前者,儘管有之前羅興亞人的問題讓翁山蘇姬對西方難以完全放棄戒心,但由於對中國的失望,她領導下的緬甸無疑會再次靠攏西方。而西方也明白,不能把緬甸重新推向中國。美國得已藉此介入緬甸的內部事務,從此在中國的西南邊境多了一個制衡中國的因素。

假如是後者,即使中國以不干涉內政為由不去譴責緬軍政府,也不跟隨西方制裁緬甸,但在這種情況下,中國也不可能公開表態支持它。緬軍政府雖然可能不會埋怨中國,可亦不會明顯傾向中國。

上面假設的是大鎮壓後對中國的幾種不利情形。當然,緬甸的大鎮壓最後也有可能不會發生,但即使如此,依然對中國會產生其他的不利政治影響。緬甸軍政府承諾一年後重新大選,將政權還給贏得大選的政黨。照目前樣子,民眾對軍政府的強烈不滿在未來一年內難以消停,一年後的大選極可能仍是翁山蘇姬領導的民盟獲勝。翁山會把這個獲勝看作西方對軍政府壓力的結果,對中國,則很可能會因為某些訊息「誤導」而認為中國在她和軍方的選擇中偏向後者,不像西方一樣,對軍政府施加應有壓力。

AP_21049133955693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2月18日,多名民眾走上仰光街頭抗議緬甸軍方政變。

專制政權和強硬路線的困境

最近在網路上,出現了大量有關中國飛機運送技術人員赴緬、中國幫助緬甸建防火牆、中國士兵出現在緬甸街頭的說法,引發緬民眾在中使館請願,以致中國官方不得不出來闢謠,批評此乃無稽之談,是故意給中國設套,表示緬甸現在的局面完全是中國不願意看到的。

然而中國政府已有的對緬甸政變的模棱兩可表態,以及否決聯合國安理會譴責緬軍方的聲明,顯然也會讓翁山失望,儘管這可以預期。在未來一年內,假如緬甸局勢變得惡劣,對中國偏向軍政府的傳聞和訊息肯定還會不斷出現。那麼,民盟和緬甸民眾對中國的觀感和看法也就更傾向負面。重新執政的民盟勢必也就會去接近西方疏遠中國。

總之,除非出現軍政府支持的政黨贏得大選或者在下次大選中翁山蘇姬雖然獲勝但權力依然掌控在軍方手裡,且在這一過程中沒有出現大的衝突,否則中國就是輸家,而這兩者出現的概率不是很大。當然也不排除軍政府撕毀承諾執政較長時間。考量各方情況,緬甸局勢對中國的不利明顯要大於有利,這是由中國的專制政體和強硬政治路線導致的地緣困境。

© 2020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