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軍事政變,替「不干涉內政」的東協與最大外資新加坡帶來進退兩難的挑戰

緬甸軍事政變,替「不干涉內政」的東協與最大外資新加坡帶來進退兩難的挑戰
2019年11月3日,緬甸國務資政翁山蘇姬出席曼谷的東協峰會。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東協必須維持與緬甸當權者溝通、降低外力經緬甸問題介入東協組織運作的風險,及淡化政變在其他區域國家可能產生的模仿效應。只要緬甸還是東協成員,其他成員國就必須與任何緬甸掌權者維持往來。

緬甸2月1日發生的軍事政變或許是東南亞國家協會(ASEAN,新加坡譯「亞細安」,以下簡稱「東協」)近年來最大的外交挑戰。

東協在2月1日緬甸政變發生的當天,2021年的輪值主席國汶萊也發佈了聲明表示關切,以及呼籲緬甸尊重東協憲章、維護政治穩定,應經過對話尋求符合緬甸民意的和解方式。另外,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尼也分別對緬甸軍事政變表示密切關注,但泰國軍政權柬埔寨卻表示這事件是緬甸內部事務,而菲律賓的立場則經歷一番反覆後,也稱那是緬甸內政

而汶萊政府自身與越南、寮國一樣依舊未表態。可見,東協成員國對於緬甸政變的態度不一,而新冠肺炎疫情已讓各東協成員國面對巨大的經濟負擔,因此東協除了一些基本的原則表態之外,很難在穩住緬甸和區域政局上有所作為。

這次軍事政變凸顯了東協的種種內部分歧。東協在1967年的成立,可以追溯到當時同樣是保守、反共、發展型威權主義(Developmental Authoritarianism)的原成員國——印尼、菲律賓、馬來西亞、泰國和新加坡,當時這幾個國家決定攜手抵制因越戰而在中南半島崛起的共產黨勢力,而汶萊則是在1984年獨立後加入東協。

50多年後的今天,武裝共產革命的威脅不再存在,一些原成員國的經濟和政治結構有所改變,東協在上世紀90年代還新增了緬甸、柬埔寨、寮國和越南幾個會員國。這些改變重組了東協內部的利益結構,強調共識、互不干涉和自主。然而沒有明確共同政治價值的東南亞國家,更難在任何議題上找到共鳴。緬甸國防軍(Tatmadaw,以下簡稱塔瑪都)奪權,恐為東協成員國帶來難以克服的挑戰。

東協的緬甸困境

從最簡單的想法來說,譴責塔瑪都違反民意奪權,對東協理應不是一件難事,但現實上的結果卻會讓部分東協國家間接地自我批判。

泰國現在帕拉育政府也是經過軍事政變而掌權的,柬埔寨則是洪森強人專政,汶萊向來就是君主專制,菲律賓杜特蒂政府又常被指濫權和偏向威權,而越南和寮國仍是共產黨主導政治,或許很難期待這些政府對任何團體提出尊重人權、退出政治的要求。

至於剩下的馬來西亞、印尼、新加坡,雖然在制度和施政方面,比較有勸導的條件,而且印尼、馬國的外長也曾提出東協應為緬甸政變舉辦特別會議,但很難想像他們能夠說服塔瑪都,或刻意做出對其他會員國造成批評的舉動。畢竟,東協內部大概心中有數,若發動民主、人權等議題的公開討論,很可能造成組織的撕裂。

當然,避開內部矛盾並不是東協唯一的考量。緬甸的政治動盪,可能再次帶來種族清洗和難民潮,也可能導致馬六甲海峽北部出現海盜,引起他國干預,給東南亞政局帶來潛在的風險。東協成員國也經常鼓吹東南亞事務,應「以東協為中心」(ASEAN centrality),尊重區域國家的集體主導權。因此,東協成員國也有原因主動提出對軍事政變的因應措施,表示組織在東南亞區域仍有一定的主體性和領導地位,避免被國際政治邊緣化。

東協在近幾年來,一直被指內部分裂、在關鍵議題上優柔寡斷、無法號召成員國認真面對區域事務、「以東協為中心」口號有名無實等。因此,成員國若希望保住東協在東南亞的地位,就應在處理緬甸政變問題上有實際表現。

除此以外,東協也必須考慮如何維持與緬甸當權者溝通、降低外力經緬甸問題介入東協組織運作的風險,以及淡化政變在其他區域國家可能產生的模仿效應。只要緬甸還是東協成員,其他成員國就必須與任何緬甸掌權者維持往來。

不過,直接或間接縱容以武力奪權的團體,輕則可能引發國內外批評,重則可能無意中鼓勵其他成員國內的武裝勢力仿效塔瑪都,讓不穩定局勢擴散。若因為對兵變表示不支持和譴責,緬甸軍人政權可能刻意擾亂依賴共識的東協內部程序。限制緬甸的參與則可能削弱,甚至中斷東協與緬甸各方的有效對話,導致東協失去勸說緬甸的能力,以致其他外來勢力得以介入緬甸政治、影響區域局勢的情形。

AP_21048239636001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2月17日,曼德勒的民眾上街抗議,示威者舉出要求中國勿支持緬甸軍方的布條。

新加坡與馬來西亞的進退兩難

緬甸因為長期參與東協的組織活動,與其他成員國建立了深入的貿易和社會往來,使得不同的東協成員國在政變之際,很難找到適當的回應。

馬來西亞新加坡境內,分別約有55萬和10多萬名的緬甸移工(包括合法和非法移工)。根據聯合國難民組織的數據,馬來西亞收容了緬甸難民15萬4030人,其中有10萬2250人是因種族清洗而逃離緬甸的羅興亞人。

至於新加坡,則是緬甸最大的外資來源國,而緬甸也給新加坡蓬勃的建築業提供砂石資源,造成緬甸國內的自然生態受損,使當地民眾生活受到困擾。根據路透社報導,緬甸各界高層和家屬,經常到新加坡就醫、利用金融服務。這些利益和關係,很難讓受益的東南亞國家與緬甸(包括軍方)切割。

新加坡與緬甸國防軍之間的關係,似乎特別密切。早在上世紀九十年代末起,就有媒體報導稱新加坡國防企業協助塔瑪都設立軍工廠製造武器;新加坡至今仍然售賣軍事和執法配備網路安全系統給塔瑪都及其附屬單位。

聯合國安理會2018年的一份報告指出,緬甸軍隊在新加坡登記附屬商業機構,在新加坡與北韓購買軍火,疑違反聯合國對北韓制裁的第1874號決議。聯合國人權委員會2019年的另一份報告則指,有多間在新加坡註冊的公司,協助緬甸國防軍高層轉移資金,甚至可能進行洗錢活動。反政變的緬甸民眾和團體,因懷疑新加坡銀行替軍方提供財經和商業服務,在新加坡駐緬甸大使館前抗議,和社交媒體上發動抵制新加坡產品和品牌的運動,要求新加坡禁止與塔瑪都的金融往來。

纏繞著緬甸的東南亞經濟和其他利益,使得東協國家不得不在緬甸政變的立場表態有更多顧慮之。泰國運輸公司,因為政變引發的抗議行動,造成泰緬跨界運輸癱瘓。新加坡投資者在政變後,或許因為國際輿論壓力,決定撤出緬甸市場,如退出以塔瑪都為主要股東的維珍尼亞菸草公司(Virginia Tobacco Company)。在緬甸經營石油供應的新加坡企業Trafigura,則因為政變產生的動盪,決定暫停營業。這些機構或多或少利益都受到政變的衝擊,也因此希望見到緬甸安穩,但與此同時,也必須避免因顯得偏袒軍方,而引起反政變的民眾不滿。

可能出自這些複雜考量,因此儘管此前新加坡對緬甸政變的立場表示保留,但外長依然在國會公開表示反對國際社會對緬甸實施廣泛的經濟制裁,而馬國政府雖然也曾對緬甸政變表達關切,但依然在緬甸軍方要求下,決定遣返約1200名緬甸難民。

東南亞的考驗

現在緬甸的局勢依然充滿變數,國際社會對緬甸的立場也未趨於一致,因此緬甸政變的後勁、效應可能還未完全發酵。

假設塔瑪都決定為了維持權力,而血腥鎮壓抗議民眾,不但會造成人道悲劇,也會導致國際社會的強烈反彈。若鎮壓規模足以刺激國際輿論,美國可以啟動《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Global Magnitsky Act),強制要求以美元進行交易的任何機構禁止與指定侵犯人權的個人、機構進行商業往來,進而迫使個別東協國家對緬甸採取更強硬的措施。即便這樣的發展可能有助於緬甸的長期穩定,但在短期內很可能導致至少緬甸軍方與東協之間的摩擦,甚至嚴重分裂。要如何妥善應變,東協至今可能還未想到解套的方法。

與1962年和1988年的政變相比,緬甸今年2月的政變不止影響國內政局,影響面及力度可能更廣泛和深遠。今天的緬甸不再是以往封閉和被邊緣化的國家,作為東協成員國,緬甸可以使整個組織陷入癱瘓,也可以削弱組織任何主張的力度。緬甸也有能力改變東協在不同議題上的共識和集體態度。

緬甸政局的穩定,不但可以影響區域和個別東協國家的經濟和商業利益,也可能擴散到東南亞區域外,但因種種考量,個別東協成員國在因應緬甸局勢時,除了勸導緬甸各方外,其實都沒有更好的選擇,使得東協始終處在較被動的地位。如何解決或逃避這個難題,或許會影響到東協未來的走向。

AP_21049133917160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2月18日,上萬名民眾走上仰光街頭抗議緬甸軍方政變,並要求釋放翁山蘇姬。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


猜你喜歡


年薪破百萬在台北買不起房?調整資產配置,買房不難!

年薪破百萬在台北買不起房?調整資產配置,買房不難!
Photo Credit: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想在買房時擁有好的貸款條件,一定要趁有穩定好工作的時候申貸較佳。面對通膨升息時代的來臨,大家務必聰明善用資產配置成為人生最佳助力,而不是讓買房成為拖垮自己財務的稻草。

本文作者: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

買房是很多人畢生夢想,許多上班族開始投資的動機,也是希望透過能扣除每月支出後、盡可能放大剩餘的存款,更快買到人生第一間房。但是看著房價不斷飛漲,媒體不斷報導百萬年薪工程師、醫師都無法在台北置產,讓很多人感到恐慌、甚至放棄買房念頭。

32歲的飛輪教練阿謙很努力賺錢,汲汲營營忙於工作,希望能買一兩千萬的房子,好安身立命。為了達成目標他相當努力培養技能,除了具有飛輪跟肌力教練資格外,平時也提供學員筋膜按摩服務。

因為服務口碑很好,目前團體加個人每月穩定都有100小時課程,即使前段時間疫情不穩定也只有少掉一成教練收入,月收入約為6至10萬。

對於未來目標,阿謙除了希望可以透過被動收入增加、改變目前靠時間及體力換取金錢的現況,也希望能夠買入兩間2000萬的房子,一間自住、一間出租賺取被動收入。

既有資產配置上,由於懷抱著買房夢,因此阿謙保留110萬活存現金,另外有一張台幣56萬的美元保單,投入美股58萬有不錯獲利。

買房對平均月收入8萬的阿謙來說是否為不可能任務?我認為,阿謙應該先拋掉想法便是:別為了賺頭期款而投資。

五月第一篇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建議阿謙讓投資為自己置產。

給阿謙的投資建議一:別為買房投資,要讓投資為你置產。

遇到像阿謙這樣懷抱著買房夢的學員,我都會先要他們反覆問自己:為什麼要買房?

如果從資產及投資角度來看,房子算是防守型資產,如果將房屋價值放進整個資產配置後,花在買房的錢就不能超過總資產50%,否則就會讓自己變成房奴,更會因為多數資產都卡在房子,而因為房價變化影響心態。

假設買房能為自己帶來安全感,那這想法相當好、也值得去達成這個人生目標,這時就可以思考如何利用投資來幫自己買房。

以阿謙希望買到2000萬的房這個目標來看,房價2000萬首購需支出頭期款為400萬,這時除了要因為固定支出增加房貸這一項,因此要提高保障型資產外,也要確保進攻型投資組合有400萬,並透過選擇權等投資方式妥善配置讓自己能利用每年10-20%投資報酬來支付房貸本金及利息。

給阿謙的投資建議二:想買房保障人生,別抱持保障心態投資

在與阿謙諮詢對談過程中,我也看到許多保守型投資人最容易落入的「陷阱」:認為是保障,其實處於風險中。

將錢投入投資市場,因為跌價造成損失,這是一種可視但未知的風險。但是如果將錢都投入到定存、活存現金中,每年因為通貨膨脹造成損失,加上失去將錢轉進保守型甚至進攻型投資組合中能產生的獲利,這是屬於容易忽略但已知的風險。

保障型資產是為了當有突發風險產生時,讓我們不用擔心生計並可渡過半年時間進行避險。就阿謙每月支出約5萬來說,保留30萬是足夠的。特別是在進攻型投資組合都握有許多高價值公司並有不錯獲利時,應該將額外80萬緊急帳戶資金及活存轉進進攻型投資組合,才能更快達成買房目標。

而究竟是否該買第二間房出租賺取被動收入,我也請阿謙好好想想:買第二間房的目的是什麼?

如果買房是為了投資,那麼比起將一大筆錢投入保守型資產,以阿謙還年輕並且收入相對穩定情況下,該如何積極進攻讓自己退休時可以擁有千萬甚至億萬資產,才是最適當思考方式。

這些建議也適合你:購買投資型保單前先停看聽

在阿謙現有投資組合當中,我也看到在許多學員資產配置中都會出現的「投資型保單」。這類同時具備投資及保險功能的保單屬於保守型資產,因此建議在購買時要注意投入金額加上其他保守型投資不要超過總資產20%外,更要先釐清以下關鍵。

首先便是保單報酬形式為何?是在一定年限後固定會發放股息給保戶,還是保險公司會每年將這些錢投入特定投資標的做為報酬?這些資產增長能否看得見,甚至是否穩定,必須先了解。

其次則是這些保單綁約年限,這會影響可動用資金及運用彈性。當然,既然是保險更要確認又是綁定哪方面保險,在自己真正需要時是否能夠降低醫療或意外造成風險。懂得從資產角度思考保單,可以讓你在投資道路上少走相當多冤枉路。

附帶一提,想在買房時擁有好的貸款條件,一定要趁有穩定好工作的時候申貸較佳。面對通膨升息時代的來臨,大家務必聰明善用資產配置成為人生最佳助力,而不是讓買房成為拖垮自己財務的稻草。

image

本文章內容由「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