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野圭吾《迷宮裡的魔術師》小說選摘:既然不可以離開東京,我也不需要猶豫了

東野圭吾《迷宮裡的魔術師》小說選摘:既然不可以離開東京,我也不需要猶豫了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東野圭吾寫給大疫年代的最高壓卷傑作。

文:東野圭吾

看到液晶螢幕上的照片,真世立刻羞得臉頰發燙。那是她讀高中時和另一個同學的合影,記得是在放學回家的路上,站在便利商店前拍下這張照片。

「這張照片……我覺得還是不要用比較好。」真世小聲嘀咕著。

「啊?為什麼?」坐在她旁邊的中條健太有點意外地問,「我覺得這張照片很好啊。」

「因為那是我最胖的時期,而且整條腿都露了出來,你不覺得不太妙嗎?」

照片中的兩個女高中生的裙子都非常短。

「一點都不胖,但裙子真的有點短。」

「那時候穿裙子的時候,都會在腰部折兩、三次,讓裙子變短。在學校的時候會被老師罵,所以就會放下來──妳以前會不會這樣?」

真世問坐在桌子對面的女人。雖然她目前戴著口罩,但之前曾經多次看過她的臉。她的年紀大約三十歲左右,和真世年紀相仿,穿著飯店的制服。

「對,我以前也常這樣。」女人的雙眼笑了起來,「好懷念啊。」

「就是嘛,健太,你們那時候的女生不會這樣嗎?」

健太今年三十七歲,比真世大七歲。

「不太清楚,我不記得了,因為我讀的是男校。」

「你在上下學的路上,都不會看到其他學校的女生嗎?」

健太聽了真世的問題,忍不住露出苦笑。

「只是看一眼而已,怎麼可能看得那麼仔細?總之,我覺得可以用這張照片,拍得很不錯啊。」

「我也覺得不錯。」飯店的女性工作人員說。

「是嗎?那就用這張吧。」

「要配什麼文字?」

「配什麼文字……」真世想了一下說:「高中那些年,捨命拚裙短。」

「哈哈哈,」坐在旁邊的健太拍著手,「太中肯了。」

「很不錯喔。」飯店的女性工作人員瞇起眼睛,在鍵盤上打字。

真世和健太正在東京都內一家飯店的婚宴接待廳。他們將在兩個月後舉行婚禮,今天要討論婚宴上播放的影片,所以他們分別帶了各自的照片來挑選。雖然現在自己也可以簡單製作影片,但她還是希望製作高品質的幻燈片秀,而且也很擔心萬一自己製作的影片在婚宴上發生卡住,或是沒有聲音之類的意外狀況,最後決定交給專門的業者處理。婚宴會場在戶外,但天黑之後婚宴才開始,所以應該不至於發生看不清螢幕上播放的影片這種事,只不過微妙的畫質和色彩這些問題,外行人應該沒辦法搞定。

真世和健太繼續挑照片,不一會兒,沙龍後方的包廂門打開,一對準新人走了出來。真世不經意地看向那個女人,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氣。雖然那個女人刻意掩飾,但還是可以看到下腹部明顯隆了起來。

飯店的女性工作人員將那對準新人送出沙龍,真世覺得他們的背影散發出幸福的味道。

「怎麼了?」健太問她。

「嗯……只是覺得剛才的女人肚子有點大。」

「啊?有嗎?我沒看到。」

真世轉頭看向飯店的女性工作人員問:「最近也有很多這樣的準新娘嗎?」

女性工作人員輕輕點了點頭說:

「是啊,每年都會有幾對。」

「是不是現在大家都覺得奉子成婚也沒什麼好丟臉的?」

「很難說,應該也不是,新人多少還是會有點在意,所以在挑選婚紗時,我們經常會推薦一些比較能夠修飾體型的款式。」

「果然是這樣。」

「妳為什麼會在意這種事?」健太訝異地皺著眉頭。

「我只是覺得奉子成婚也不壞,」真世注視著未婚夫的臉,「不需要等到結婚之後,再來擔心生不生得出小孩,難道你不覺得嗎?」

「是嗎?」健太偏著頭說:「我從來沒這麼想過。」

「是喔。」

「即使不生孩子也沒問題啊,如果沒有孩子,可以好好享受兩人世界,對不對?」健太說完,徵求飯店女性工作人員的同意。

「是啊,世界上有各式各樣的夫妻,大家的價值觀也各不相同。」婚禮企劃的回答四平八穩。

「也許吧……對不起,我說了這麼奇怪的話。我們繼續挑照片。」真世重新坐好,挺直了身體。

挑選完照片,走出婚宴接待廳時,健太問她:「剛才是怎麼回事?」

「你是指哪件事?」

「就是奉子成婚啊。」

「喔……沒什麼特別的意思,只是有點好奇。」

「妳最近經常聊到小孩子的話題,像是問我會不會想馬上生孩子,要生幾個孩子之類的。」

「我有經常說嗎?」

「有啊,也許妳自己沒有發現。」

「但是,討論這種話題很奇怪嗎?我們快結婚了,討論這種話題不是很正常嗎?」

「也許是這樣,只不過我覺得妳好像太在意了。」

「所以我就是在問你啊,」真世停下腳步,轉身面對健太,「不可以在意這個問題嗎?我反而覺得不考慮這個問題有點不負責任。」

健太皺起眉頭,舉起雙手,將手心對著真世。

「我知道,妳不必這麼生氣。」

「是你在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

這時,真世皮包裡傳來手機收到訊息的聲音。「不好意思。」她打了一下招呼,從皮包裡拿出手機。

一看手機,發現是老家那裡的老同學傳來的。她知道對方為什麼事找自己,看了訊息的主旨,發現自己猜對了。

她嘆了一口氣,微微偏著頭嘀咕:「怎麼辦呢……」

「怎麼了?」

「老同學邀我去參加同學會,就是下個星期天,好像只有我還沒有回答要不要去參加。」

「妳好像興趣缺缺,妳不想見到以前的同學嗎?」

「並不是不想見到他們,只是覺得到時候會很累,因為他們一定也會找我爸爸參加。」

「對喔,同學會通常都會邀當時的恩師一起參加。」

「嗯。」真世回答,「我之前不是和你說過嗎?我在讀中學的時候超低調。」

「妳說妳在班上努力不引起別人的注意,但不都是過去的事嗎?」

「我覺得還是一樣,以前,我曾經去參加過高中的同學會,一看到老同學,就好像回到了高中時代,無論人際關係還是用字遣詞都和以前一樣。更何況中學時的同學會,大家都住得很近,彼此本來就認識,這種情況應該更加嚴重,到時候又會說我是神尾老師的竊聽器。」

「他們當時這麼說妳嗎?」健太意外地挑起了眉毛。

「雖然沒有當面說,只是在背後這麼說。好像有人說,有我在的時候,只要有人做壞事,我就會去向神尾老師告密,所以要提防我,簡直就是把我當成了臥底。」

「那真的太過分了,但妳應該也有好朋友吧?」

「當然也有幾個好朋友,傳訊息給我的也是其中一個,只是現在已經沒什麼來往了。」

「但是,如果妳不去參加,妳爸爸會感到很寂寞吧?」

「我覺得我爸爸並不在意我的事,反正我們每年都會見幾次面,只是如果我不去,爸爸就會問東問西,反而會很煩。算了,我再想一下。」

「等一下,如果你們是下個星期舉辦同學會,搞不好妳想去也去不了。」

真世知道健太想要表達的意思,「你是說新冠病毒,對不對?」

「沒錯。」健太點了點頭,「東京都知事說,目前疫情有擴大的徵兆,所以可能這幾天就會採取因應措施。」

「到時候會要求stay in Tokyo──暫時不要離開東京嗎?」

「很有可能,因為最近大家已經有點疲乏了。」

他們正在討論在二○一九年爆發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症──COVID-19,和許多國家一樣,日本的疫情也很難說受到了控制。

目前已經證實有幾種藥物對該疾病具有治療效果,而且確診病例也得到了控制,所以對日常生活已經不會造成太大影響,但確診病例並沒有歸零,有時候甚至會一下子暴增。如果能夠掌握感染途徑,問題還不算太嚴重,但感染途徑不明時就很棘手。為了防止疫情擴散,就會採取各種防疫措施。防疫措施分成好幾個階段,從基本的「避免進入通風不佳的密閉空間,避免進入人群聚集的密集空間,避免近距離密切接觸,減少不必要、不緊急的外出」等基本防範,到籲請學校停課和特定行業停業等,階段性限制民眾行動的範圍。

一旦政府發布「避免從東京都前往他道府縣」的要求,除非有重要的事,否則就必須遵守。雖然並非強制的措施,但如果不遵守,就會遭到周圍人的白眼,搞不好還會遭到肉搜,在網路上遭到攻擊。

「如果真的這樣,也許反而更好。」真世嘆著氣說,「既然不可以離開東京,我也不需要猶豫了。即使不去參加同學會,大家也不會多想。」

「如果東京的疫情擴大,外縣市的人反而希望住在東京的人不要在這種危險的時候回去。」健太笑著說,最近他們單獨相處時,即使在外面,他也經常不戴口罩,真世的口罩也放在皮包裡。

「嗯,反正就是這樣。」

她把手機放回皮包時確認了時間,發現已經四點多了,叫了一聲「慘了」,把手機螢幕對著健太,「已經這麼晚了。」

「哇,慘了,我們加快腳步。」

他們快步走向電梯廳。因為他們等一下要看電影,電影院目前仍然正常營業,之前必須坐梅花座,現在終於可以坐在一起了。

相關書摘 ►東野圭吾《迷宮裡的魔術師》小說選摘:他去世至今已經十六年了,如果他還活著⋯⋯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迷宮裡的魔術師》,皇冠文化

作者:東野圭吾
譯者:王蘊潔

【作者介紹】

1958年生於日本大阪市,大阪府立大學工學部電氣工學科畢業。曾在汽車零件供應商擔任工程師,1985年以處女作《放學後》獲得第31屆「江戶川亂步賞」後,隨即辭職,專心寫作。1999年以《秘密》一書獲得第52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賞」,2006年則以《嫌疑犯X的獻身》榮獲第134屆「直木賞」和第6屆本格推理小說大賞,更憑此作入圍2012年由美國推理作家協會主辦的「愛倫坡獎」年度最佳小說,不僅成為史上第一位囊括日本文壇三大獎項的推理作家,更是第二位入圍「愛倫坡獎」年度最佳小說的日本作家。2012年,他又以《解憂雜貨店》榮獲第7屆「中央公論文藝賞」,該書並連續7年蟬連台灣各大書店排行榜,創下空前銷售佳績。

他早期的作品以校園青春推理為主,擅寫縝密精巧的謎團,獲得「寫實派本格」的美名。後期則逐漸突破典型本格,而能深入探討人心與社會議題,兼具娛樂、思考與文學價值。其驚人的創作質量與多元化的風格,使得東野圭吾成為日本推理小說界的超人氣天王。

除了最具代表性的《偵探伽利略》系列外,另著有《徬徨之刃》、《美麗的凶器》、《異變13秒》、《黎明破曉的街道》、《偵探俱樂部》、《天空之蜂》、《假面山莊殺人事件》、《在大雪封閉的山莊裡》、《學生街殺人》、《十字屋的小丑》、《同級生》、《操縱彩虹的少年》、《平行世界的愛情故事》、《人魚沉睡的家》、《白金數據》、《戀愛纜車》、《雪煙追逐》、《危險維納斯》等書,其中多部作品並已被改編成電視劇、電影或漫畫。

【本書特色】

  • 東野圭吾寫給大疫年代的最高壓卷傑作!
  • 台灣、日本、韓國、中國、泰國、越南、印尼同步出版!
《迷宮裡的魔術師》限量精裝版-立體書封+書腰
Photo Credit: 皇冠文化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