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野圭吾《迷宮裡的魔術師》小說選摘:他去世至今已經十六年了,如果他還活著⋯⋯

東野圭吾《迷宮裡的魔術師》小說選摘:他去世至今已經十六年了,如果他還活著⋯⋯
Photo Credit: 皇冠文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東野圭吾寫給大疫年代的最高壓卷傑作。

文:東野圭吾

真世獨住的大廈公寓位在離地鐵森下車站走路一分鐘的地點,四坪大的房間有廚房、浴室和廁所,這樣的小套房租金超過十萬圓。她之前一直想搬去大一點的房子,如今即將藉由結婚實現這個夢想。

她回到家中,坐在床上時,床頭的鬧鐘顯示目前是晚上十點四十分。她和健太看完電影後,去日本橋的居酒屋一起吃完飯後才回家。如果是星期六,他們通常會在其中一個人的租屋處過夜,但今天是星期天。

真世在市之谷一家不動產公司的大廈公寓改建部門任職,她原本很喜歡室內裝潢,大學時讀了設計科,但中途對房屋整體的搭配產生了興趣,於是就以考上建築師為目標。

中條健太是同一家公司的前輩,他負責透天厝,以前彼此並沒有交集,但在兩年前,他的辦公室搬到和真世同一個樓層之後,兩人經常有機會打照面。他們在一年半前開始交往,最初是健太主動約她吃飯,但真世並不感到意外,因為聊過幾次之後,真世可以感受到對方的好感,真世對他的印象也不差,相信他也已經感受到了。

半年前,健太向她求婚。當時新冠病毒的疫情趨緩,真世猜想他差不多會向自己求婚,所以並沒有太驚訝,但內心的確鬆了一口氣。因為她已經三十歲,談感情無法只是玩玩而已。

她當然答應了健太的求婚。雖然健太應該猜到她不會拒絕,但還是露出鬆了一口氣的表情。

真世打電話給父親英一報告了這件事,但並沒有說自己要結婚了,只說想讓他見一個人。英一似乎立刻心領神會。「恭喜妳,太好了,我想你們應該很忙,我去找你們就好。」真世覺得父親說話的語氣中帶著落寞,自從母親在六年前因為蜘蛛膜下腔出血去世之後,英一都一個人生活。

不久之後,他們約在銀座的日本餐廳見了面,真世把健太介紹給英一。健太明顯很緊張,但英一的笑容也很僵硬,幸好他們對彼此的印象很不錯,讓真世鬆了一口氣。英一在事後說健太「談到工作時的表情很生動,嫁給這個人應該沒問題」。真世問他這句話是什麼意思,英一回答說:

「為客戶改建房子,就必須瞭解客戶的家庭狀況,思考怎樣的生活可以讓客戶更舒適。健太在這份工作中找到了人生的意義,既然能夠為別人的家庭考慮,應該不會忽略自己的家庭。」

真世覺得這種思考方式很有父親的作風。英一是國文老師,經常透過說話方式和選擇話題的方式判斷對方的人品。

真世現在又回想起父親當時說的這番話。他們即將在兩個月後結婚,但她內心的不安超過了期待,她也不知道這是否只是所謂的婚前恐懼症。

她伸手拿起手機,看了幾個社群網站,電話鈴聲響了。手機螢幕上顯示了本間桃子這個名字。

「妳好,好久不見。」她接起電話,對著電話說。

「什麼好久不見,為什麼沒有回覆我的訊息?」桃子用和中學時代相同的尖銳聲音問。

「對不起,我還在猶豫。」

真世說的是同學會的事。下午也是桃子傳訊息來問她這件事。

「為什麼?工作很忙嗎?」

「嗯,這也是原因之一。」

「妳說是原因之一,是代表還有其他原因嗎?啊,妳該不會覺得和神尾老師一起參加很尷尬吧?」

「不是說尷尬,是我不希望大家不自在。」

「才不會不自在。」桃子立刻否認,「我們都已經三十歲了,怎麼可能在意這種事?妳來參加嘛,妳不在的話,我也覺得很寂寞,而且還是回老家比較好。」

「我想起來了,妳現在正在老家那裡吧?妳覺得怎麼樣?」

桃子之前在訊息中提過這件事。她原本住在橫濱,但她老公被公司調去關西,她上個月帶著兩歲的兒子回了老家,把橫濱的房子轉租給朋友。

「太舒服了,可以把孩子丟包給我爸媽照顧,我有自己的自由時間,如果妳回來這裡,我隨時可以陪妳。」

「太好了。」

「是不是很棒?所以妳趕快回來,那我就告訴他們,妳會回來參加同學會囉?」

「等一下,因為還有工作上的問題,所以讓我再想一下,這兩、三天內一定會回覆妳。」

「好。」

「但是,有辦法舉辦同學會嗎?疫情好像又有擴大的趨勢。」

「喔。」桃子低聲回答,「我們已經想好了對策,也預訂了有開放空間的餐廳,萬一疫情真的擴大,就去那家餐廳,只要大家保持安全距離就好了,不是嗎?」

「原來是這樣。」隨著一波接著一波的疫情,大家也已經知道如何因應,「但到時候我可能無法離開東京。」

「妳是說避免跨縣市移動的自肅籲請嗎?」

「嗯,我可不想在敏感時回老家,結果被人丟石頭。」

「呵呵呵,」電話中傳來桃子的冷笑聲,「既然這樣,那要不要趁知事宣布一些莫名其妙的措施之前,就先回來這裡?天才杉下那傢伙就已經回來了。」

「天才?妳是說那個杉下嗎?」

「沒錯,就是杉下快斗。他上個星期就帶著老婆和剛生下不久的孩子回來了。他說疫情不樂觀,而且剛好要舉辦同學會,他就決定趁早離開東京,還說他的公司早就實施在家工作了,老闆不需要整天守在東京。他的自命不凡還是老樣子,和以前一點都沒變。」

「聽妳的語氣,你們好像已經見過幾次了。」

「只有在討論同學會的事時見過一次而已,但其實根本沒有人邀他來參加,我猜想他應該只是想來向大家炫耀。」

如果桃子所說的情況屬實,杉下的確還是老樣子。成績優異,運動能力很強,而且父母很有錢,他身上所有的東西都很高級── 這就是同學對杉下快斗這個人的印象。他在中學畢業之後,去東京就讀一所大學附屬的私立高中,幾年前聽說他成立了IT企業,獲得了成功。

「另外還有一個人,我們小鎮的英雄好像也已經回來了。」

「英雄?妳說誰?」

「妳不知道嗎?就是《幻迷》的作者釘宮啊。」

「啊!」真世張大了嘴,「對喔。」

「喂,真世,他不光是在我們這個年級,更是我們母校最成功的人,妳怎麼可以忘記他!」

「我沒有忘記,而是他太了不起了,一下子沒想到他。」

「我能夠理解,因為我也和妳差不多。他說會來參加同學會,大家都超興奮。」

「如果釘宮要來參加,大家會這麼興奮也不意外。」

「大家都很現實,以前讀中學的時候,誰都看不起他,罵他是漫畫阿宅、軟爛釘,雖然我也沒有資格說別人。」真世不難想像桃子吐出舌頭的樣子,「啊,對了,差點忘了重要的事,大家說要在同學會的中途為津久見舉辦追思會。」

「津久見的……是喔,原來是這樣。」真世內心深處有點起伏,但她努力不讓說話的語氣有任何變化。

「所以就希望大家有任何可以悼念津久見的東西,都可以在同學會時帶來。真世,妳以前不是和津久見關係很好嗎?有沒有什麼東西?像是照片之類的。」

「啊?妳突然這麼問我,我也想不起來啊。」

「那妳可不可以找找看?」

「好啊,但妳不要抱太大的希望。」

「妳別說這種話,努力找找看嘛,因為太缺乏題材,大家都很傷腦筋。」

「我知道了,我找找看。」

「拜託了,那我等妳的電話。」

「嗯,我會打電話給妳。」

「對不起,這麼晚打電話給妳。」

「不,沒關係。」

掛上電話之後,她發現內心湧現很多回憶。一方面是因為好久沒有和桃子聊天了,再加上聽到了好幾個記憶中的名字。

津久見……

回想起他那對中學生來說,算是很強壯的身材,和那雖然精悍,但還來不及邁向成熟,仍然帶著稚氣的臉龐,不禁感受到帶著淡淡甜蜜的懷念,和像是舊傷般的心痛。

「妳是神尾老師的女兒又怎麼樣?妳就是妳啊,幹嘛在意那些無聊的傢伙?妳有病嗎?」

這番有力的話激勵了自己,而且他是躺在病床上時說的。雖然他那時候整個人都瘦了下來,氣色也很差,但炯炯有神的雙眼仍然和以前身體好的時候一樣。

他去世至今已經十六年了。

真世忍不住想,如果他還活著,而且也去參加同學會,自己應該會興奮地表示一定會去參加。

她沖了澡,在睡覺前保養了皮膚後上了床。她在關燈之前拿起手機看了一下,健太傳來了「晚安」的訊息。她也回了「晚安」,伸手關了燈。

相關書摘 ►東野圭吾《迷宮裡的魔術師》小說選摘:既然不可以離開東京,我也不需要猶豫了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迷宮裡的魔術師》,皇冠文化

作者:東野圭吾
譯者:王蘊潔

【作者介紹】

1958年生於日本大阪市,大阪府立大學工學部電氣工學科畢業。曾在汽車零件供應商擔任工程師,1985年以處女作《放學後》獲得第31屆「江戶川亂步賞」後,隨即辭職,專心寫作。1999年以《秘密》一書獲得第52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賞」,2006年則以《嫌疑犯X的獻身》榮獲第134屆「直木賞」和第6屆本格推理小說大賞,更憑此作入圍2012年由美國推理作家協會主辦的「愛倫坡獎」年度最佳小說,不僅成為史上第一位囊括日本文壇三大獎項的推理作家,更是第二位入圍「愛倫坡獎」年度最佳小說的日本作家。2012年,他又以《解憂雜貨店》榮獲第7屆「中央公論文藝賞」,該書並連續7年蟬連台灣各大書店排行榜,創下空前銷售佳績。

他早期的作品以校園青春推理為主,擅寫縝密精巧的謎團,獲得「寫實派本格」的美名。後期則逐漸突破典型本格,而能深入探討人心與社會議題,兼具娛樂、思考與文學價值。其驚人的創作質量與多元化的風格,使得東野圭吾成為日本推理小說界的超人氣天王。

除了最具代表性的《偵探伽利略》系列外,另著有《徬徨之刃》、《美麗的凶器》、《異變13秒》、《黎明破曉的街道》、《偵探俱樂部》、《天空之蜂》、《假面山莊殺人事件》、《在大雪封閉的山莊裡》、《學生街殺人》、《十字屋的小丑》、《同級生》、《操縱彩虹的少年》、《平行世界的愛情故事》、《人魚沉睡的家》、《白金數據》、《戀愛纜車》、《雪煙追逐》、《危險維納斯》等書,其中多部作品並已被改編成電視劇、電影或漫畫。

【本書特色】

  • 東野圭吾寫給大疫年代的最高壓卷傑作!
  • 台灣、日本、韓國、中國、泰國、越南、印尼同步出版!
《迷宮裡的魔術師》限量精裝版-立體書封+書腰
Photo Credit: 皇冠文化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