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與美國的外交關係,將取決於莫斯科與北京的態度

土耳其與美國的外交關係,將取決於莫斯科與北京的態度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白宮新人新氣象,拜登政府治下華府可望政通人和。而安卡拉與美國機構和國會素來缺乏良好關係,這恐怕會讓雙邊關係好不起來。加上美、歐日益融合,這也將壓縮土耳其可以運作的空間。

文:何宏儒(中央社駐安卡拉記者)

國際間強權競爭態勢日益浮現,分析土耳其美國關係的評論文章認為,與其說中東情勢演變牽動雙邊關係,還不如說安卡拉與莫斯科和北京的關係對土美關係影響更大。

德國柏林羅伯特博世學院(Robert Bosch Academy)魏茨澤克研究員(Richard von Weizsaecker Fellow)達雷(Galip Dalay)在獨立新聞媒體《中東之眼》(Middle East Eye)撰文〈土-美關係:前途多舛〉,作以上表示。

文章指出,在地緣政治和安全議題的形勢上占上風的美國,要求諸如土耳其等條約盟友選邊;俄羅斯和中國則對美國夥伴們表達多方合作無妨,不必在莫斯科、北京和華府之間做選擇。對土耳其而言,左右逢源顯然更符合自身利益。

冷戰期間,在兩強競爭架構下,土耳其基於對蘇聯地緣政治算計的威脅認知而加入西方陣營,其中又以1952年加入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最為重要。

在當前地緣政治形勢中,土耳其沒有類似蘇聯那樣的威脅認知,相反地,還出現諸多機遇。但因強權競爭更加激烈,像土耳其這樣的國家很可能日益陷入非此即彼的抉擇,而且不管怎麼選都要付出代價、面對後果。

國際事務體系發展將成為土-美關係,以及更廣泛的土耳其-西方關係的主要試煉。

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政府的中東政策正在形成中,如果華府擱置與敘利亞庫德族的夥伴關係,就不會牴觸土耳其利益。華府對沙烏地阿拉伯和埃及採取更具批判性立場,並且計劃逆轉前總統川普(Donald Trump)政府對伊朗採行的最大施壓政策,這都符合土耳其利益。儘管如此,安卡拉很可能還是會支持遏制德黑蘭區域影響力的作法。

當前測試土美關係的5大議題包括:土耳其對俄採購S-400防空飛彈系統和隨之而來的美國制裁;敘利亞庫德族;東地中海危機;與美國制裁伊朗有關連的土耳其人民銀行(Halkbank)訟案;拜登評論民主和人權議題的傾向。

S-400飛彈危機

5大議題中又以S-400飛彈一事最重要。這項軍購鞏固日益密切的土-俄關係,使土-美關係遭遇亂流。就美國而言,此一軍購顯現出土耳其在地緣政治上的新認同和政策調整:與西方疏遠、向俄羅斯靠攏。

川普卸任前已就此對土耳其實施制裁,矛頭對準土耳其軍事採購機構。對安卡拉而言,被川普制裁總比被拜登制裁略微正面。如果拜登一上任就對土耳其制裁,這將使得早就問題一籮筐的兩國關係陷入更大陰霾。

土耳其國防部長艾卡(Hulusi Akar)已經提出「希臘模式」試圖為S-400危機解套,凸顯如何解除既有制裁並且避免遭到新制裁,對安卡拉而言是挽救土-美關係的當務之急。

「希臘模式」意指另一北約盟國希臘將採購的俄製S-300防空飛彈系統布署布克里特島(Crete),只在非常有限制的情況之下才去使用。

但是華府堅持,安卡拉在S-400議題上必須徹底改弦更張,才會解除制裁。土耳其如果照辦,出現麻煩的就會換成土-俄關係。因此這項議題註定會是土-美關係的長期引爆點。

AP_20230481098891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能源探勘

拜登上任後,大西洋兩岸的華府與歐洲聯盟(EU)合作有望,加上土耳其經濟陷入困頓,這些因素似乎已經促使安卡拉尋求緩和東地中海緊張。避免歐洲理事會(European Council)3月集會時祭出制裁,並且防止在拜登政府上任初期就搞壞關係,這已成為土耳其近期目標。

土耳其最近不再派遣地質考察船前往爭議海域,土耳其、希臘1月還恢復了中斷近5年,針對解決領土等爭端而展開的探索性談判。不過東地中海依舊緊繃而且一有擦槍走火,情勢很容易就會再度升高。

目前爭議海域沒有探勘活動,如何讓趨緩情勢持續下去成為一大課題。首先,若無法讓土耳其加入東地中海天然氣論壇(East Mediterranean Gas Forum),歐盟就該創設一套3方架構,讓論壇成員國、歐盟和土耳其可藉以尋求管控爭端的更好辦法。

埃及、以色列、賽普勒斯、希臘、義大利、約旦和巴勒斯坦2020年9月正式設立東地中海天然氣論壇,目的在加強成員國間的油氣合作。

與此同時,歐盟和美國也應該強烈支持牽動著東地中海衝突的利比亞外交進程。

隔空交火

拜登政府如果對土耳其民主倒退和違反人權的作風直言不諱,很可能成為兩國關係另一引爆點。

華府暢談民主和人權,一方面意味著對於違背民主價值毫不在意的川普時代結束,這也將成為美國與中國和俄羅斯任何制度性競爭的一環。

在川普時代,華府政壇對安卡拉的不滿和體制內懲罰性作為,基本上對土耳其沒有什麼影響。但是在拜登時代,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不太可能那麼輕易地直通白宮。

白宮新人新氣象,拜登政府治下華府可望政通人和。而安卡拉與美國機構和國會素來缺乏良好關係,這恐怕會讓雙邊關係好不起來。加上美、歐日益融合,這也將壓縮土耳其可以運作的空間。

上述危機似乎都還看不到解方。但除此之外,土-美關係主要將會受到強權國家競爭態勢牽動。土-中、土-俄關係的樣態和深度,尤其將會決定土-美關係走向。

新聞來源:分析:強權競爭牽動 土耳其美國關係前途多舛(中央社)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