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子賢:聯考只是形式上公平,社會不需要「會考試」的人

童子賢:聯考只是形式上公平,社會不需要「會考試」的人
Photo Credit: Sherman Geronimo-Tan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聯考制度培養的是「秩序」思維,但此思維已不符時代需求。尤其這些人經歷過填鴨式教育,再讀完大學,進社會後並不好用...

清大榮譽講座教授李家同日前主張「不要再折磨年輕人 改回聯招吧」引起社會討論,和碩聯合科技董事長童子賢昨強調,聯考只是「形式」公平,不代表社會需要這些會考試的人,社會集中太多教育資源在培養PR值98以上的人,希望社會多關注底層PR值30以下的孩子,「他們將來可能會是台灣之光。」

相關報導:
多元入學符合潮流?李家同:別再折磨年輕人,改回聯招吧
「只是愛作實驗罷了!」學測僅60級分 大四生論文登上《Science》
童子賢談教育:台灣一堆人在假裝教書、假裝讀書 卻對國家一點幫助也沒有

聯合報導,童子賢31日參加「翻轉教育網站」平台上線記者會表示,聯考是形式公平,目前的教育除了在宏觀上反映社會需要,微觀上也要讓每個人發揮潛力。

童子賢直言,企業、社會乃至國家需要的是多元人才,聯考制度培養的是「秩序」思維,但此思維已不符時代需求。尤其這些人經歷過填鴨式教育,再讀完大學,進社會後並不好用,他曾聽很多台大畢業生抱怨,學校的教學讓他們喪失再學習的熱情。

但是企業需要什麼人才?童子賢說,自己學電晶體,但出社會已是微處理機的年代,大學只有最後一年學到微處理機,「這種情況世界都一樣」,發明微處理機的人是學的是真空管,而學半導體的人則要面臨網路時代。

童子賢說,教育要培養學生應付未來的問題,也有學習熱忱和意願,才能自我再學習、再突破,大學畢業生不一定能直接和職場連結,就像沒有任何科系教學生「如何當行政院院長」。

蘋果報導,童子賢表示,聯考是渴求有秩序的思維,但不符合社會多元化發展需求,若教育過程太過填鴨式,講究考試的秩序,讓學生很安心的入學,社會付出的代價將是未來面對新的挑戰時,面對世界非常沒有秩序時,失掉應付挑戰的自我學習能力,那麼就非好的教育方式。

數位時代報導,童子賢以自己的經驗為例,他說,自己從小雖然都是鄉下學校前三名的學生,但是老師一上課他就想睡覺,因為老師在上面一直講,學生反而被迫停止思考;而等到他自己做父母時也發現,很多年輕孩子連睡都睡不飽,甚至有老師因為功課出的不夠多而被換掉,這是他為什麼認同教學方式應該有重大變革的原因。

「我們的教育應該像自由行的小旅行,把孩子帶到一個站之後,剩下的就讓孩子探索。」童子賢說,從企業經營者的觀點,人才最重要的是自我更新的能力,因為能夠寫在書本上的東西,雖然有普及傳播的優勢,但也都是過時的東西,而我們面對的未來是沒有秩序的,必須要讓年輕人學會學習的方法,永遠保有追求答案的熱情、學習的動機,才有機會開展未來。

童子賢舉例,前惠普執行長菲奧莉娜,是讀歷史出身,但一樣能掌管企業(今日菲奧莉娜表態要出馬競選美國總統)。所以他今日也表態反對恢復聯考,他認為重點不在於考試的方法,也不在於現在需要的技能,「我們在學校裡也不會教人怎麼當行政院院長、得諾貝爾獎。」

回應李家同 童子賢:聯考已不符時代需求(聯合)
技職出身 童子賢不贊成恢復聯考(蘋果)
童子賢:有自我更新能力,才是未來需要的人才(數位時代)

如果您認同TNL的選文標準,歡迎在這裡推薦您認為「應該」要報導的新聞給我們。

Photo Credit: Sherman Geronimo-Tan @Flickr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