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區國安法》如何威脅香港網路自由?

《港區國安法》如何威脅香港網路自由?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隨著香港政府繼續通過國安法加強對公民社會的控制,自今年1月起,至少有兩個網站已被香港的網路供應商封鎖。專家認為,香港政府將打壓的重心轉移至網路是遲早的事。

文:William Yang

自去年6月香港《國安法》生效以來,香港公民社會的不同層面都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響。香港《國安法》對涉及分裂國家丶顛覆國家政權丶推廣恐怖主義和與外國勢力的勾結活動進行懲罰。根據香港警方統計,自該法生效以來,至少有97人因違反該法而被捕。

現在,香港政府將加強對社會控制的新目標轉移至香港的網路自由。今年1月,香港的網路服務提供商證實,香港警方根據香港《國安法》,要求他們封鎖「香港編年史」的網站。該網站除了記錄2019年的「反送中」示威運動外,也公佈香港警員與官員的個人資料。「香港編年史」的網站是香港《國安法》生效以來,第一個被香港網路供應商封鎖的網站。

隨後在2月13日,香港社群網站用戶與多家香港媒體都表示,台灣的獨立政府機構「台灣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的網站疑似也被香港網路供應商封鎖。

《立場新聞》與《香港蘋果日報》都報導,在香港透過數碼通丶香港寬頻丶香港電訊及中國移動的網路都無法連上台灣促轉會的網站。他們只能透過虛擬私人網路(VPN)經德國丶美國等國的伺服器,才能順利連到促轉會的網站。香港保安局在回應媒體詢問時表示,他們不回應認為針對香港警方執法行動所做的揣測。

shutterstock_1083784346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部分專家認為,這一連串網站在香港被封鎖的事件顯示香港《國安法》對網路自由帶來的寒蟬效應。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助理教授徐洛文告訴德國之聲,這些案例顯示,香港警方認為利用《國安法》封鎖含有被當局視為敏感內容的網站是對的作法。

他說:「在內容審查這個方面,香港政府不需要花費太多力氣,因為香港人在《國安法》生效後,已逐漸開始自我審查。由於香港政府和警方都非常廣義的在定義什麼是國家安全,所以我們可以預期未來會有更多的網站因國安相關理由被封殺。」

來自香港的數字權利活動人士鄺頌晴認為,最近香港的網路自由受到攻擊,受到影響的不僅僅是訊息失去自由流通,更重要的是隨之而來的寒蟬效應。

鄺頌晴則認為,部分網站遭封鎖證明香港政府已經將打擊公民社會的重點轉移到了網路。她表示,這可能與過去的幾年裡,香港市民運用網路組織抗議活動有關。

她告訴德國之聲:「我從這件事中學到的一個教訓是,我們不能把過去擁有的自由視為理所當然。部分網站開始在香港被封鎖告訴我們,香港已出現網路審查制度。」

RTS2Q4EP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鄺頌晴認為,最近香港的網路自由受到攻擊,受到影響的不僅僅是訊息失去自由流通,更重要的是隨之而來的寒蟬效應。

用區塊鏈技術對抗網路審查?

儘管香港的網路用戶未來可能得面臨網路自由度快速消失的情況,但鄺頌晴和徐洛文都指出,部分香港人仍試圖通過有創意的方式來抵抗政府侵蝕網路自由度的作法。

鄺頌晴表示,香港的一些網民正在使用區塊鏈技術保存與過去18個月在香港發生的事情相關的紀錄。她告訴德國之聲:「由於香港人擔心政府可能會以不同的說法來掩蓋真相,所以他們嘗試使用區塊鏈技術來保存記錄,這樣可以確保真實的紀錄不會在網路上被刪除。」

但徐洛文有不同的想法,他表示:「如果區塊鏈技術是一個可行的方法,那麼中國也會比現在還更開放。我們可以把中國視為預測未來趨勢的基準。網路自由度受政府限制是一個社會問題,而不是一個純粹的科技問題,所以區塊鏈技術無法完全改變這個事實。」

在香港《國安法》和新冠疫情的影響下,徐洛文認為,很多香港人已無法毫無顧忌的發表言論。他向德國之聲表示:「香港政府在打壓香港人言論自由的作法十分有效。這個政府相信自己不會犯錯,他們也通過一些法律和制度來強化自己的立場。香港的立法會中目前沒有反對派的成員,香港的司法系統也開始受到攻擊。」

RTX8CAMK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鄺頌晴指出,最近香港的網路自由受到攻擊,受到影響的不僅僅是訊息失去自由流通,更重要的是隨之而來的寒蟬效應。這些因素都促使香港人在把任何內容放到網上前,都要三思而行。

她表示:「人們在談論事情的時候會開始自我審查,我想這就是香港政府想達到的衝擊目的,他們希望通過對打壓公民自由和公民社會來製造恐慌。香港已不是我記憶中的城市。」

儘管香港的網路自由繼續惡化,徐洛文認為,目前還不清楚這一連串對網路自由的打壓會帶來什麼樣的長期影響。他告訴德國之聲:「香港是一個建立在自由之上的城市,許多人為了追求自由而來到香港。然而,現在這一切都在改變,而這是令人擔憂的現象。我不知道這對香港來說意味著什麼,但目前看來,這都不是什麼好事。」

不過,在許多香港人做好最壞打算的同時,徐洛文認為唯一一個稍微正面一點的消息是,目前情況還沒有完全定論。他說:「香港人可以做的是,為自己爭取一些時間,並希望未來情勢可能會發生一些轉變。」

© 2021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