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眼中盯】雖然看似理所當然,但對彩券得主的「好運」課稅合理嗎?

【關鍵眼中盯】雖然看似理所當然,但對彩券得主的「好運」課稅合理嗎?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相對於中獎金額超過2000元就要課稅的台灣,英國和日本的彩券刮刮樂得主不論中獎金額多少都不會課稅,你可曾想過,當今天彩券的玩家,在和所有人付出同樣的投入後得獎,政府真的有權力對他的「好運」課稅嗎?

大樂透在春節期間開出頭獎後,在開工後第一期槓龜,連續25次無人得頭獎的威力彩頭彩也上看5.6億元,於此同時,刮刮樂新年開出百萬大獎的新聞也時不時傳出。

雖然不是每個人都能中頭獎,但在台灣不論樂透、刮刮樂、發票,即使是對小獎也會被課稅:2000元以上按給付全額課20%(外國人還要再繳20%),如果得獎金額超過5000塊,還要額外繳2%的所得稅。

這其實是包括中國在內許多亞洲國家常見的「機會中獎稅」概念,不僅是彩券發票的中獎,依照法律就算是加活動抽中的獎品也要依照價值課稅。這項規定從防止有人「假抽獎之名行贈與之實」的角度看堪稱合理,但你是否想過,由政府舉辦、收錢進國庫、彩金國家用的彩券刮刮樂,對中獎人課稅是合理的嗎?

中多少錢都不用繳稅的英國和日本,彩券制度是怎麼設計的?

事實上,在英國和歐洲大部分的地方,本國人若中了樂透或刮刮樂獎項,不論金額多高,都不會課稅。

以結構和台灣相似的英國樂透為例,每1英鎊裡面約有50%做為彩金,28%給政府用來進行醫療、教育、環保、藝術、文資等「好事(Good causes)」支出,剩下12%以「銷售稅」的形式給政府當純利,5%分給攤商,4%則支付營運和人事成本。

正因為政府在其中已經有慈善運用和固定比例收入,所以在英國不管你中了5英鎊或是500萬英鎊,政府都不會直接對獎金課徵所得稅,被政府收錢唯二的可能,就是這筆錢放在銀行的利息收入,或是得獎人去世之後延伸的遺產稅;和英國一樣不會向得獎者課稅的日本,根據資料,獎金也大約占銷售總額一半,地方政府則可以從其中拿到約40%的收益,剩下的才是營運費用。

b8psu7m0uevxlv14ho5t5mii0sijnu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在台灣,根據《公益彩券發行條例》和台彩方面的相關規定,獎金支出不得超過75%、銷售管理金額不得超過15%,等於至少會有10%收入交由中央或地方政府使用。

實際執行上,根據2019年報導年度獎金支出大約60%,營運經費大約14-15%,最終留在國庫的額度大概還有25到26%——與英國的狀況相差不遠——其中差異應該就是那大約10%的獎金分配差異:在英國先預繳給了英國政府,在台灣留給大家贏。

政府收規費本無錯,但對刮刮樂得主的「好運氣」課稅合理嗎?

綜上來看,英國中央政府發行彩券「實收」的部份是在銷售金額直接分配特定比例,日本則是中央政府不收,但降低獎金占比讓更多錢可以進入地方政府分配。相比獎金比例稍微高,中央又不在過程中收取「規費」,或許這就是政府要從得獎者身上「賺一點回來」的原因。

某方面來說這是個聰明的方法,因為心理學上人類對「少賺」的失望總會小於「多賠」,先讓人得獎再扣錢,肯定比中不了獎還討人喜歡。

威力彩頭獎上看20.8億元(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但話說回來,就連孫文在三民主義裡面收「土地增值稅」時,都還會套上「土地因為社會進步繁榮而漲價」所以要回饋社會的理由,大部分稅捐課徵也會指向某些政府的建設或支出,那今天一個彩券的玩家,在和所有人付出同樣單位的投入後得獎,他要額外感謝政府的什麼?這筆繳給政府的錢,究竟代表政府對得獎者所做的什麼特殊貢獻?

營運成本所有參賽者都已付過,讓得獎者得獎的不是公共基礎建設、不是教育和開發造成的社會進步,是純粹的「好運」。這時候,政府因為他的好運,用課稅方式減少他原本能得到的收入。比較英國、歐洲、日本等國收稅的邏輯,台灣「好運稅」的制度絕對有檢討的空間。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