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入境都蘭國(上):從小書包到生活節,年輕人以部落家園為後盾的創生計畫

歡迎入境都蘭國(上):從小書包到生活節,年輕人以部落家園為後盾的創生計畫
Photo Credit: 都蘭國平台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都蘭國」的計畫,就像是從原民地方性的部落中,用「土地」與「人口」開始說起的創生故事,遠看可能會覺得跟其他文創品店很像,但若仔細觀察,每個都蘭國小的書包都有繡十字繡,都有部落媽媽的名字。

「以前部落的頭目、就是國的概念,與隔壁村、跨一個部落就是到另一個國。在日本人還沒來,在國民政黨也還沒來之前,我們與鄰近的交往本來就是以國與國的概念,出了部落都是跨了一個國的概念。」

~拉千禧林一凡

提到都蘭會讓你想到什麼?是都蘭國小的書包?退休生活首選地?還是某種態度或是生活風格的代名詞?都蘭位在台東東河鄉,是阿美族發源石碑所在地,也是鄉內人口最多的村,[1]近年更是以台灣第一個原住民文化主體的「阿米斯音樂節(Amis Music Festival)」聞名。

而位在都蘭部落的「社團法人台東縣東河鄉阿度蘭阿美斯文化協進會」在2020年發展出「都蘭國(A'tolan Style)」品牌,並舉辦了以文化與生活為主軸的「都蘭生活節(tatata!一起這樣過生活~)」。

對造訪者來說,生活節的安排,就如同是個能對話交流的博物館、美術館、文史館,巧妙地透過「部落儀式、山海體驗、藝文工藝、創新產業、音樂錄像」等67場「活動」,在17天的期間內完整呈現都蘭的日常生活,為「原民自治」以及「以部落為主體的社會企業」打開創生序幕。

本系列文章將一一為關心台灣地方創生的讀者們,爬梳都蘭創生的模式。

圖片1
左一起:都蘭國總經理鄭宜豪、協會的前總幹事蔡政良、入境大廳的引路人高秀雪Ina、協會副總幹事林一凡、出力釀負責人許震銓 | 攝影:Mori

在地核心:從原民地方性創生部落中,那一塊「土地」與「人口」開始說起

都蘭部落是一個以阿美族為主的部落,日治時期都蘭部落僅有五戶漢人,對部落來說,移民人口進入是從戰後才開始。

第一波是在1959年台灣八七水災後,政府將雲嘉南的閩南人口安置到花東的國有地。第二波為1970年代,客家人移入種植香茅。第三波則是到了2000年代,開始有很多藝術家前來都蘭,像是2002年的意識部落,眾藝術家在金樽海灘、在糖廠裡創作,各種創作與部落的狀態被記錄在《都蘭新東糖廠曾經》一記錄片中。在人口遷出方面,重大事件則有1952年時都蘭發生部落大火,有部分族人於災後移民至鹿野巴拉雅拜部落。

第三波人口移入,不僅帶來藝術人口之外,也有很多熱愛衝浪的外國人搬到都蘭定居,[2]都蘭甚至被討論過能否將成為台灣的夏威夷,也就是能歡迎外籍旅客的地方。然而,隨著聲名鵲起,都蘭一應經營是以本地人為主體,還是以資本為主體,便成了在地發展過程中重要的討論。

目標任務:在自治法與土地改革推動過程中,地方創生策動新一波在地可能性

這樣的情形,在近年迎來一個改變的契機。

2018年,都蘭部落中40公頃國有土地,由國家機關退輔會以行政委託的方式移交給部落。在2019年移交時,行政院長蘇貞昌院長也特別與部落領袖一同種下阿美族的樹種「構樹(lulang)」,希望能將土地交給部落營運,做到地方創生復振、讓年輕人回來。[3] 過去,這塊土地曾長達30年的時間是由永豐餘承租,遍植尤加利樹和銀合歡樹。在合約期滿移交給都蘭部落前,經行政院東部聯合服務中心與永豐餘協調,也將地上物捐給部落,現以「阿度蘭農場」之名活用將近10公頃土地。

這對部落來說,有兩個進展與一個挑戰。進展一是部落能以地方自治的精神與退輔會共管土地,二是帶來都蘭經濟自主的機會。這兩個進展帶來了根本性的翻轉可能。

首先是土地面,過去1970年代時,由於沒有健康保險,部落的老人家為了醫療因素不得不抵押出自己的土地,導致了土地權利並未真的屬於都蘭人們所有,並且隨著晚近房價的上漲,使這樣的情形更可能雪上加霜-根據2021年的房價報導,[4] 台東整體房價相較於10年前上漲了75%。而從經濟面來看,在有土地權利後可以經營新的部落產業,透過產業和新的法律框架體制,才會發生更多可能性,人留下來、人一起回來傳承並復振文化。

然而,契機也帶來了挑戰。為了能符合承接政府行政委託的組織型態,部落也必須成立行政法人。都蘭目前只能做到以行政私法人的型態成立協會,其他公法人型態或是財團法人型態,能以公基金轉投資的方式,礙於資金尚等未來討論。

在這過程中也發現,部落的制度和符合政府現行政治制度形成兩難,例如:阿美部落組織是由傳統領袖、顧問團以及各年齡階層組成,五年一任,但是一般協會是四年便要改選一次理事長,或是在面對不同政府機關計畫時,須配合符合不同申請對象如「農企機構」等條件。這使部落的自治精神與實際制度、程序、資格面上還有許多挑戰,尚待一一克服。

圖片2
台東大學公共與文化事務學系蔡政良老師分享都蘭的歷史 | 攝影:Mori

組織媒介:以部落為主體,在復振活動中留人、在文化尊重中引人

都蘭部落阿美族人在1995年復辦中斷多年的年齡階層受訓,也稱之為復振,由策動組負責針對最低階層年齡的青少年進行訓練。這樣的復訓是把人聚在一起的第一步,再來會是每年的豐年祭,也同樣是策動組負責分配相關工作給青年。讓青少年階層從小參與舉辦、從做中學,累計未來部落傳承的能量。

圖片3
一凡副總幹事分享部落協會團隊溝通協作的經驗 | 攝影:Mori

除了以部落自身為主體培養人才的復振之外,部落更以行政私法人「社團法人台東縣東河鄉阿度蘭阿美斯文化協進會」單位,進行方方面面的努力。組織面上每週固定開一次行政會議,而每月理事顧問團開會也固定與各項專案負責人開會,達成內部交流及進度掌握。

在社會福利面上,目前承接部落的文化健康站協助長輩長期照護。在空間經營面上,則於2019年承接了東部海岸國家風景區管理處管理的廢棄修路工宿舍,將空間打造為「都蘭國入境大廳(都蘭部落行政中心)」,打破大家對傳統的遊客中心的印象。

「我們都跟遊客說,你走進來可能會覺得跟其他文創品店很像,但你仔細一看,像是都蘭國小的書包都有繡十字繡,都有部落媽媽的名字。而即便是小包包,他的編織都是用苧麻,用傳統常用的產品放進來。我們一開始串連部落十三位職人,包括『出力釀』的酒,是我們門市銷售第一的產品,銷售很快一直很難補齊。」

圖片4
宜豪分享在規劃品牌活動時細膩的策略 | 攝影:Mori

不只如此,在以部落為主體的前提下,協會展開了「部落品牌化」行動專案,成立製作「都蘭國 Ident|品牌識別動畫」、還成立了「都蘭國平台」,希望透過網路資訊服務及電子商務,串連區域的工藝職人、推廣文化體驗。部落的體驗與選品販售的盈餘則一半作為都蘭的社會支持系統所用,包括公共事務、急難救助以及舉辦文化活動所用。希望從協助部落行銷曝光、平台分潤機制,為傳統部落買賣重新定義工藝價值,再一次凝聚部落內外的文化自信心,並嘗試以理解吸引為主軸的部落自治模式。

「阿公的(商品售價)從300塊開始,我最早是當阿公的助理,跟著去上山砍樹皮,那時發現300元好像太少了,後來在進來都蘭國入境大廳前是500元,像是人力還有敲樹皮敲不好都是成本。我們早上一批去就30人,而且構樹要三年才會長成,因為他的纖維也要質量夠熟,不然一年就敲的話纖維馬上就破掉了。」都蘭國入境大廳的鎮店之寶高秀雪ina分享著部落工藝的過去,以前工藝品在銷售時,都沒有把人力和報廢風險成本算進去,更別說這項「都蘭樹皮工藝」是由曾任都蘭部落頭目十年的沈太木Panay復振,這中間中斷了六十幾年。

圖片5
Ina分享著身為部落職人們的物語與都蘭國新嘗試 | 攝影:Mori

「以前部落都是各自做自己的,而現在由部落的單位來做串連合作這件事,會讓大家覺得原來都蘭這麼棒,尤其文化層面、部落主體的東西這麼多,很完整的東西能讓大家看得見。而一直也有人說應該要做這件事,但誰跳出來就會被問你代表部落嗎?而現在是以部落協會來做這件事,我們一起代表都蘭做這件事,大家就覺得好像可以試試看。」

協會的都蘭國總經理鄭宜豪,補充在串連時部落的合作共識。

圖片6
都蘭國A'tolan Style識別LOGO,由阿美族十字刺繡、常用色以及一個加號「+」組成,由協會共同討論設計

「以家園(Omah)為根,看見地方元素,從部落(Loma')小姐(Kayin)、青少年(Pakarongay)、青年(Kapah)、策動組(Mikumoday)、靠近祖先的人(Malitengay)、耆老(Tu’as)作為後盾,走向組織整合。汲取有品質(Fangcalay)的養分,用專業(Matanengay)的態度,綻放自己的花。」

  • 歡迎入境都蘭國(下):舉辦「生活節」拉開地方創生序幕,成就都蘭國A'tolan Style

註解

  1. 根據108年東河鄉統計年報,東河鄉有8,347人,其中都蘭村為2,357人。
  2. 蔡政良老師於1994年到都蘭,關於藝術家對都蘭的影響可參考〈台灣東村?〉一文。
  3. 蘇貞昌都蘭種樹挺原民 盼啟地方創生
  4. 年年人口往外跑 台東10年房價卻噴漲75%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月薪25萬牙醫與3萬小資有相同煩惱?缺乏財務大局觀或許更焦慮!

月薪25萬牙醫與3萬小資有相同煩惱?缺乏財務大局觀或許更焦慮!
Photo Credit: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針對高收入族群的財務焦慮,建議先清楚所有支出項目,列出每項支出的底限;並檢視每一支出的流向、好好善用機會成本;最後重新調整資產配置,才能慢慢邁向想要的理想生活。

本文作者: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

先前一名網紅指出「25萬高收入族煩惱跟3萬小資相同」引發熱議,多數網友都無法認同,但我曾經遇過一位每月平均收入約25萬的牙醫,焦慮指數遠超過一般月薪3萬小資族。

職業為牙醫的陳醫師,雖然每月收入依診所患者數量有所起落,但近一年來平均月收入也有25萬,如果看診數量較多,當月收入可能差不多是小資新鮮人一年的薪水。

接到陳醫師的諮詢需求時,我檢視了一下陳醫師資產負債情況,各種狀況算相當不錯,並沒有特別需要修改的地方,除了投資組合總資產比多數人高出許多外,手頭也有足夠現金可以擁有良好生活品質。

然而我也發現陳醫師的焦慮恐慌指數位居「前段班」。在老婆還有一份時間彈性的工作,可共同貼補家用同時,陳醫師本人還是因為每月總「入不敷出」而始終對「缺錢」存在極大焦慮,對談時可以明顯感覺到他愁眉不展。

除了覺得賺的錢跟不上花錢速度外,陳醫師對投資始終無法看到明顯獲利,也對能不用擔心經濟壓力、實現財務自由和減少晚上及週末工作時間,這些遲遲無法達成的願望感到無力。

將陳醫師的資產負債、預算損益及投資組合全盤檢視一遍後,發現他入不敷出及焦慮主要原因有三個:「財務審視不全面」、「保險機會成本過高」及「理財結構過於保守」,而這三個問題同時也是相當多小資族財務管理及投資理財時容易犯的錯誤。

五月第二篇
Photo Credit: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建議陳醫師要看清財務全面大局拋除金錢焦慮。

賺再多也是超支,都是因為缺乏財務的大局觀。

陳醫師雖然有做帳的習慣,但缺少了與老婆妥善溝通,因此對整個家庭支出總是後知後覺,金錢分配也有些混亂。

建議陳醫師應該要清楚將每月預算損益明確分類,倘若不能知道家中各個支出類別、就容易缺乏全局觀,不會知道各個預算哪邊多、哪邊少。一直見樹不見林就會覺得每一筆支出都該花,最後造成怎麼賺都無法完全支付開銷。

例如:陳醫師接下來可能會面臨換車這類龐大支出的抉擇,如果缺乏支出優先順序,容易讓每個花錢決策看起來都很合理,最後將陷入錢永遠不夠花的窘境。

我建議陳醫師將保險、生活費、交通、教育等支出分類,明確定義出每月比例,將這些支出以平均月收入設定底限,在有限「開銷」下就能避免各項開銷造成不必要浪費。

省下不必要的花費就有機會產生複利效應,這是高收入族群容易忽略的思維,所以會更容易在各個支出項目當中超支,即便收入高,最後也跟很多人一樣入不敷出。

給陳醫師的建議一:想清楚機會成本,每一塊錢都很重要!

不管收入有多少,有個理財共通觀念必須記住:每一塊錢都很重要!

陳醫師的財務現況,比起入不敷出這問題,我覺得更需要立即為他進行深入「保險健檢」!全家人一個月單醫療及意外險就高達4萬元保險支出,明顯高出該負擔成本,更不符合機會成本。

相當多人購買保險這類看似有「保障」的產品時,特別容易忽略機會成本問題,覺得應該多保一點,當有需求時就能多拿回一點。但是當我們只專注於保險,忘記或忽略其他開銷,就會造成過度投入。

無論收入有多少,保險支出絕不能超過每月收入十分之一。以陳醫師這個案例來看,假設把每月41,000元保險費降到合理比例24,000元,即使只將這省下的17,000元為小孩簡單投資ETF,以報酬率9%計算,30年就有2,400多萬元。

多出的17,000元保險費,能提供的保障是否超過將錢放入投資的報酬率?這就是他已經失去的機會成本。

給陳醫師的投資建議二:想實現財富自由夢想,先拋掉對金錢的焦慮

為何擁有高收入的陳醫師,也有相當多資產分配於投資中,感覺做了很多投資、卻無法看到獲利成果?理由很簡單:因為投資配置沒有辦法支撐夢想。

分析他的投資組合,保障型資產高達600萬佔23%,防守型資產包含房子共2,000萬佔75%,進攻型資產只投入60萬、佔2%,明顯無法帶來足以支付開銷的高獲利。

我的建議是如果本身個性無法承受太多風險,可以將進攻型資產提高到至少47%,防守調整至47%;至於現金、活存這些保障型資產,就算每個月支出高達30萬,預留半年180萬保障金也就足夠,可以降低至7%。

在房地產無法變現情況下,他現在也只需要將當初為小孩存的美金保單活用於投資中立即就增加200萬進攻型資產,在已經懂得如何選股的情況下,自然就離夢想更進一步!

針對高收入族群的財務焦慮,建議先清楚所有支出項目,列出每項支出的底限;檢視每一支出的流向、好好善用機會成本;最後重新調整資產配置,才能慢慢邁向想要的理想生活。

image
Photo Credit: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本文章內容由「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